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十一节 温柔的惩罚

罗列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进到营地。 我先到兵士的帐篷里,看望受伤的两位兄弟。 郭启、邱亮、大山、凌霄、莫迟,他们都在。 背部受伤的兄弟,已经睡着了。 郭启想要把他叫醒了,我制止了。 “让他睡吧,这一路,跑都够累了,何况他还流了那么多血。” 手臂受伤的兄弟还没睡觉。 “怎么样?”我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进到营地。

我先到兵士的帐篷里,看望受伤的两位兄弟。

郭启、邱亮、大山、凌霄、莫迟,他们都在。

背部受伤的兄弟,已经睡着了。

郭启想要把他叫醒了,我制止了。

“让他睡吧,这一路,跑都够累了,何况他还流了那么多血。”

手臂受伤的兄弟还没睡觉。

“怎么样?”我问。

他回答道:“没事,除了有点麻,就没什么了。”

“恩。擦药了吗?”我问。

“就是擦药了才麻的。”他说。

那是药力起作用了。

“好好养伤。”我说。

我和郭启、邱亮他们五位一起出了兵士的帐篷。

大山说:“大哥,要不,你带我们旅去灭了那些彝族人。”

凌霄和莫迟也都说:“是啊,为兄弟们报仇!”

“为兄弟们报仇!”

原来,他们都从郭启、邱亮那里听说了我们此次被彝族人攻击的事情,都气愤异常。

我说:“别急,兄弟们,过几天,我们可能有特别任务;彝族人那里,怕是顾不上了。我们旅的两位兄弟虽然受了点伤,但所幸性命无忧。找彝族人报仇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特别任务?”大山惊喜,“这次,能带我们去吗?”

“能。可能我们全旅都要去。”我说,“但是,你们现在得保密,能做得到吗?”

“是。大哥。”他们全都应到。

“大哥,是什么任务?”郭启问。

“我现在还不能说。到时候,告诉大家。”我说。

“大哥,这次,我的弩箭用掉了,没箭,怎么办?”邱亮问。

“你先去找些竹片,削成弩箭那样。”我说。

“竹片削成的能用吗?”邱亮有些不相信。

“能用。只是因为竹片较轻,有些飘,射不太准,射程也近。”我说。

邱亮说他会去做竹制弩箭。

“大哥,这次遇敌,我看这个弩机又小,又容易携带,射得也准,特别好用。”郭启是见过弩机的实际效果了,想要,所以就问,“你看,能不能把这个弩机多弄几套,我们哥几个人手一套?”

“放心吧。钟将军在俞元郡定制了500套,如果工场打造好,送到了,大家就会都有一套了。”我说。

不知道我爹、殷班主、鲁班主,他们做得怎么样了。

“这几天,我们不在,营里,有没有什么事情?”我问大山。

“兄弟们都很听话,没闹什么事情。不过,大家都反应军营里的伙食越来越差了,分量也少了。前卫旅的几个兄弟还当场找厨师们理论呢。”大山说,“厨师们说,上面就给了这么多口粮,他们也没办法。我正想找你说呢,这兄弟们都吃不饱,还怎么打仗啊?”

看来,粮草是出现问题了。军营都已经受到影响,那那些难民会有什么命运?可想而知了。

看来,我的计划要尽早实施了。

否则,军营里,必然内讧。

“王一向宽大仁慈,肯定不是要克扣我们的军粮。我看,一定是我们的粮草运输出了问题。等别处的粮草运到,就好了。”我只能找个借口,安慰他们,“大家下去,多做兄弟们的工作,大家忍一忍,度过难关。”

他们说好,分开去了。

我回到我的帐篷。

拿出地图,仔细看那些标记,尽量将计划考虑得周全。


第二天,一早。

钟将军就来找我了。

“走,我已经和我大哥说好了,等下带你去见王,由你向王陈述整个计划。”他说。

“向王陈述?我?”

“是啊。这样更好,把你知道的,想好的,都说出来,大家一起完善。”他说。

“大家?”

“对啊。还有小卜上将军,走吧。他们现在可能都已经在等着了。”钟将军掀开帐帘,走了出来。

我赶紧把地图拿上,跟着。

到了营门口。

一个女人站在那里。

正是蝴蝶夫人。

“公主。”钟将军先施礼道。

“公主。”我也赶忙见礼。

“无须多礼。”她先对钟将军说,“将军,我有些话要单独对陈旅帅说。”

钟将军只好闪避,他说:“抚儿,我在前面等你。”

我说好。

等钟将军走开一点。

我赶紧再次施礼。“前,不知道您是公主,多有冒犯,请见谅!”我说。

蝴蝶夫人说:“我今天来,不是要听你道歉的。”

“那你是?”我问。

不要听我道歉?要报复我?划下道来,我接招就是。

“我来,是想请你去看歌舞的。”

“请我去听戏曲?”我惊讶。

“我请了一些乐坊的歌舞者,想请你去看看。”她说。

我看不会那么简单。

“我现在有事,没时间。”

“什么事?”

“这个,没必要告诉你。”我说。

“陈抚,你要太过分。”

“对不起,不能赴约,请见谅!”我转身走了。

“陈抚!”她跺脚,大喊道。


我才懒得理她呢。

走到东门口。

钟将军在那里等着我。

还有一个粉红衣服的姑娘。

是的,玲儿。

她刚才肯定是看到我和蝴蝶夫人说话了。

玲儿手里还拿着三支短矛。

难道是爹做给我试用的?

“玲儿。”我喊道。

“夫君。”她也喊我。

听到她喊夫君时,我心突然纠结,疼痛,脑海里浮现那张绝美的面容来。

原来是真的,只要我稍微动情,就会想起玉仙来。

玉仙,她现在在做什么呢?

对蝴蝶夫人,没感觉到心痛,是因为对蝴蝶人没情意吗?

蛊毒啊。这还是刚刚开始,以后呢?

我强力保持镇定,不让钟将军和玲儿察觉。

钟将军又摇头:“抚儿,我在前面等你。”

他也真是无奈。

这么丁久的时间,同样一句话,说了两遍。

他走了。

“我给你送这个来。”玲儿把短矛递给我。“爹说,让你试用一下,如果合适,我再托人带信给他,他再多做些送来。上次你来家里的时候,本来就要给你的。那天,你和爹、叔叔说着说着就出门了,我只想着要送你,也就忘记了。”

我拿在手里,掂了掂,分量刚刚好。我说:“应该很好用。”

“听说,你来了好几次了?”我问。

“是啊。都找不到你。”她娇嗔的说,“我还以为你跑哪里去了呢。问别人,也都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急死人了!”

“我就是和叔叔出去了一趟。”我笑笑说,“别担心,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

唯一不好的是,从此得心痛。

我要,也许她也会。

正如玉仙说的,她老公要分一些给别人了。

“切,谁担心你了?”她故意说。

“我刚才看见你和我姑姑,也就是公主,说话了?”她又问我,“她为什么找你?你怎么认识她的?”

我故意咳了两下,“现在,我有事要去见王。这事,我以后再跟你说。”

“我可警告你,她不是什么好人。我不许你去招惹她!”她要用指头戳我。

我躲。

“那要是她来招惹我呢?”我皮笑着问。

“那你也不许理她!”她说。

“她可是公主啊,我不理,行吗?”

“我说不行就不行。”她还蛮不讲理,“你知道别人都叫她什么?”

“不知道。”我假装。

“蝴蝶夫人。”她说,“你听听她这花名,蝴蝶,哼!”

“哦。”我装做明白了。

“难道,那种人尽可夫的人,你也要?”她有些羞涩的说。

“不要。”我说,“那要是不是那种人尽可夫的人,要跟我,我可不可以要?”

我抓住机会试探一下。

“你,你什么意思?”她很敏感。

“没什么意思。”我赶忙笑笑,“跟你开开玩笑嘛!”

看她还有点懵懂,我赶紧说:“叔叔等好久了,我得去了。完事了,我再去找你啊。”

我赶快脱身。

她会一个人回去的。


我找到钟将军。

“没敢说?”他问。

我知道他是指玉仙的事。

“是。”我说,“差一点就要说出来了。”

“唉!”他叹了口气。

我的烦恼,他叹什么气啊,真是的。


我和钟将军来到王宫。

王宫果然是雕栏画栋,气势恢弘。

门口的卫士说:“钟将军,王和太尉大人、上将军,都在南书房等你。”

他又看看我们:“请把兵器留下。”

钟将军把配剑取下来给他。

我也把配剑和三把短矛给他。

我们来到南书房。

门口卫士通报:“钟将军、虎师左卫旅陈旅帅到。”

里面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说:“请进。”

卫士打开门,我们进去。

卫士再关上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