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快手从唐伟桦居住的小区翻墙出来,路边不远处停着一辆越野车,正是龙震宇的那辆丰田霸道,他跑过去拉开车门,跳上车。

“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龙震宇一只手扶住方向盘,侧脸问快手。

“出事了?”快手气喘吁吁地说。龙震宇感觉到快手的喘息不是因为运动,好像是情绪激动所致。

快手无论面临多大的危险都不会慌乱,象这种情况龙震宇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马上问:“出什么事了?”

“你先开车离开这里,路上我再慢慢说。”快手似乎是要稳定一下情绪。

龙震宇发动起车,缓缓离开,他们的车刚离开,距离他们几十米外的另外一辆越野车也离开了,不过没有跟着他们,而是朝相反的方向开去,这是刑警支队长武峰安排的人。

因为这里是高档住宅区,保安很严密,武峰担心快手出事,所以特意安排人在这里保驾护航,见快手平安出来,他们也就回去了。

“神弹被唐伟桦的人暗中陷害,误染上了毒瘾……”

“什么!”龙震宇不由自主地一脚踩在刹车踏板上,轮胎摩擦着柏油路面发出刺耳的声音,随即停止道路中间,好在是凌晨道路上没有其他车辆,否则非发生追尾不可。

“神弹染上了毒瘾?”龙震宇惊讶地又追问了一遍。

“不错,一个叫鬼眼的家伙趁神弹喝多了酒,暗中把有海洛因的烟让他吸了。”快手随后把铁蛋讲的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龙震宇一声不响地重新发动起车,猛踩油门,越野车又咆哮着窜了出去,带着一股愤怒呼啸着向前冲去。龙震宇似乎是想用这种方式发泄内心的愤怒,他眼睛盯着前方一句话也不说。

快手了解龙震宇的心情,他们都知道染上毒瘾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刚才为了安慰铁蛋快手说的很轻松,可以戒毒,事实上染上毒瘾的人,真正戒毒成功,不再复吸的人不到万分之一。

戒毒绝非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海洛因之所以被称为“毒品”,就是因为根本戒不了。染上毒瘾的人除非是生活在一个无毒的社会里,否则他永远戒不了,意志力比钢铁还硬的人除外。

快手把铁蛋告诉他的其他情况讲了一遍,特别提到了唐伟桦的手提电脑。龙震宇边开车边听快手说,他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直到停下车。

龙震宇跳下车后,边向小楼里走边对快手说:“去把李萱叫起来,让她马上来我办公室。”

龙震宇回到办公室不到二分钟,李萱就穿着睡衣跟着快手身后走进来,龙震宇直截了当地问:“如果电脑被密码锁住了,输错三次硬盘里的资料都将被自动销毁,象这种情况如何处理?有没有办法解决?”

李萱考虑了一下说:“必须借助特殊技术手段才能解决,象这种情况最好是将电脑送到公安部计算机管理中心,即便是硬盘里的文件自动销毁,他们也能用技术手段进行复原。”

“我知道了,你回去睡觉吧。”

李萱离开后,快手望着龙震宇问:“大哥是不是想把唐伟桦的电脑抢过来?”

“现在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我们不能再等了,让神弹越快脱离那个狼窝越好,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龙震宇不敢再说下去。

快手一听马上说:“我们是不是研究个行动方案?”

“嗯,必须研究一个可行的方案,如果一击不成就会打草惊蛇,再想收拾他就难了,另外还有防止他犯罪证据销毁了,否则抓住他也没用。”

“也不用把他看得太高了,这是在阔州又不是再燕滨,唐伟桦没有多少能量。”

龙震宇摆摆手,表情严肃地说:“千万不能小看这个家伙,唐伟桦绝对是个高智商的罪犯,你没听神弹说他从来就没有到过酒店的赌场里吗?如果抓不住他直接的犯罪证据,他完全可以把责任推给手下,现在金盛酒店负责人是马凯,唐伟桦就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很难定他的罪。”

“看来我们必须寻找恰当的时机下手,从神弹的描述看,唐伟桦外出的时候总是由保镖随身携带着那台手提电脑,而且是装在一只精致的皮箱里,皮箱会不会带有自毁装置?”快手担心地说。

“以唐伟桦的才智来说完全有可能,他当然知道电脑落入警察手里的后果,让神弹尽快了解一下皮箱的情况,然后我们再制定相应的行动计划。”

“好,我让李萱尽快通知神弹。”

龙震宇和快手的行动计划还没制定出来,又一件棘手的事情发生了,冷冰柔突然失踪了。

在铁蛋接近唐伟桦之前,冷冰柔在王亚丁律师的帮助下,开始整理相关法律文件,要从唐伟桦手里收回金盛酒店的经营权。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一切文件和手续都齐备后,在王亚丁的陪同下,冷冰柔到金盛酒店来找唐伟桦,跟他进行摊牌。

没想到此时唐伟桦已经离开了阔州,因为这边的网投中心已经转入正常,唐伟桦在两天前去了浙江,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在浙江再搞一家酒店,再弄起一条网投线来。

唐伟桦计划用两年的时间把所有沿海省市都搞起一家酒店来,那么中国的发达地区就都有他的网投线了。唐伟桦已经疯了,当一个人的欲望膨胀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变得疯狂起来。

当冷冰柔来到十九楼的集团办公室,里面的工作人员竟然认不出同他们一起工作了近两个月的冷冰柔,听了冷冰柔的自我介绍,把几个工作人员惊得目瞪口呆,谁也想不到同他们相处了那么长时间的女孩竟是董事长的女儿。

因为唐伟桦不在,有两个人赶紧领着冷冰柔和王亚丁来到马凯的办公室。

马凯认识冷冰柔,在冷严遇害后因为陪同唐伟桦来处理事情,那时就认识了冷冰冰。他不知道冷冰柔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皮笑肉不笑地问:“请问冷小姐来找我有何贵干?”

王亚丁主动走到马凯的老板台前,很严肃地对他说:“我是冷严董事长和冷冰柔小姐的律师,冷董事长在一年前已经将他所有资产全部转移给女儿冷冰柔,所以他已经无权处理金盛集团的任何资产。也就是说冷严向你们签署的金盛酒店的经营管理权是无效的。”

说着话王亚丁把手里的文件夹递给马凯,然后接着说:“这是相关的法律文件,请你们过目。给你们一周的时间,请将金盛集团的经营管理权交还冷小姐,否则我们将动用法律手段强制你们退出。”

王亚丁的话把马凯惊呆了,他打开王亚丁放在面前的文件夹,愣愣地看了半天后,突然抬起头来说:“你们别忘了冷严欠我们董事长一亿多元,想要我们交出经营管理权也可以,先把欠款还给我们。”

王亚丁微微一笑,“冷严董事长的欠款与冷小姐收回集团的经营管理权是两件事情,你们可以向法院起诉,向冷小姐讨要欠款。不过我们也要申请司法介入调查这一亿多元欠款的真实内幕,如果这一亿元欠款是正常、合法的商业行为所产生的,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归还,同时也希望你们提供一亿欠款的详细证据,而不是仅仅凭借一张欠款单。”

马凯的冷汗流了下来,想不到对方的气势咄咄逼人,他心想提供一亿欠款证据还不等于把自己这帮人送进监狱里,妈的,算你们狠。

“嘿嘿……这里面的具体详情只有我们董事长了解,我只是一般办事人员,我们董事长现在不在阔州。请两位先回去,我会尽快把你们的意思向董事长汇报。”马凯立刻换了另外一幅表情,点头哈腰地说。

王亚丁回头与冷冰柔交换了一下眼神,冷冰柔微微点了一下头,这一趟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们知道在这里与马凯纠缠不会有结果。

王亚丁于是对马凯说:“好吧,我们给你们的期限是一周,请在一周之内做好交接的准备,否则一周后我们将申请司法介入。”

马凯急忙说:“一周时间也太紧了,万一董事长回不来我也决定不了,请再宽松些时间。”

“对不起,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王亚丁口气坚定地回答。

随后冷冰柔和王亚丁离开办公室。看着俩人走出去后,马凯迅速抓起电话,赶紧向唐伟桦汇报。

唐伟桦这次到浙江是想寻找一个偏僻安静,象休闲山庄一类的地方,他想换一种模式搞,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山里转。

两辆车一前一后行驶在温州西南的山区公路上,铁蛋跟唐伟桦乘坐奔驰600,车上还有唐伟桦的一个情妇蓝沁。阿昭和其他人在前面的越野车里。他们刚看过一个建在山上的度假村,唐伟桦对度假村的规模不太满意,认为太小没有大的发展,准备去看下一个。

就在这时,唐伟桦接到了马凯的电话,听完马凯的汇报,唐伟桦马上对开车的安建说:“立刻回阔州。”

安建急忙停下车开始掉头,铁蛋马上给前面车上的阿昭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掉头回来。虽然几个人都不知道唐伟桦为什么突然要回阔州。但是都猜测到一定是金盛酒店出大事了,否则不能这么着急地赶过去。

两辆车开始风驰电掣般地向回疾驶,从这里到阔州虽然有近千公里,但是走沿海高速公路七八个小时就能赶回去,晚上十点前就能到达金盛酒店。

唐伟桦拿出电话,拨通了马凯的电话后说:“安排几个人把那个小婊子盯紧了,有什么事情随时向我报告。”说完就扣了电话,随后就一言不发,默默地坐在后面沉思。

铁蛋听到唐伟桦提到小婊子三个字心里动了一下,心想不会是说小柔吧?坐在副驾驶位上,他的一举一动唐伟桦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根本不敢打电话,短信也不敢发,虽然心里着急却没有办法。

唐伟桦铁青着脸坐在后座上,紧张地思考着对策,他做梦也没想到冷严竟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手,难怪他当时那么痛快地签署了授权协议,原来早就将资产的所有权转移了。

唐伟桦知道如果司法介入这件事情自己必输无疑,因为这一亿多元的欠款根本拿不到桌面上,一旦调查这一亿多元的欠款,自己的罪行就暴露无遗,所以对于冷冰柔提出的要求他根本无法对抗,只能乖乖就范。

另外冷冰柔一旦接管酒店,那么17楼的赌场必定也要暴露,警察追查起来自己仍然难以推脱,现在唐伟桦已经是处于骑虎难下之势,进不行退也不行,只能铤而走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