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八章 漏洞百出 3

铁血姑娘 收藏 2 5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URL] 听到李欢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没了声息,之前陈大雷一口气指出的几点漏洞,虽然听起来甚是可笑,但是细想起来,处处都足以致命,战场上,如此漏洞百出的作战计划,显然无异于自杀。更何况,原本以为可以凭自己优秀的军事人才掉一下陈大雷的面子,可结果却被陈大雷反摆了一下,这绝对让李欢难以容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听到李欢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没了声息,之前陈大雷一口气指出的几点漏洞,虽然听起来甚是可笑,但是细想起来,处处都足以致命,战场上,如此漏洞百出的作战计划,显然无异于自杀。更何况,原本以为可以凭自己优秀的军事人才掉一下陈大雷的面子,可结果却被陈大雷反摆了一下,这绝对让李欢难以容忍。虽然有点过分,但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李欢确实对参谋长动了杀心。

见众人有心劝阻,却又不敢开口,一直站在旁边的陈大雷笑了笑,收起看热闹的闲心,站出来说道:“李师长,不用这么严厉吧,戏文里不还唱吗,两军未曾交锋,即斩大将,于军不利啊。更何况,我看这事的责任不在参谋长,主要原因还是小鬼子太狡猾了,用他们的话说,狡猾狡猾地。大家说是不是啊?”

听到陈大雷的话,在场的众军官仿佛得到赦令一般,终于恢复了正常状态,纷纷附和着点头。

见陈大雷开口,李欢一直严肃的表情有所缓和,在冷冷地白了一眼参谋长之后,再次开口道:“既然陈司令求情,这个过就暂时记在你名下。现在我命令你,按照陈司令刚才的意见,重新做一套战役预案,吃完饭我立刻要看到。”

“是,师座。”刚从鬼门关处走了一圈的参谋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打了个立正,大声回答道。

听到参谋长的回答,李欢鼻子再次一哼,随后转过头来,换了一副表情,热情地向陈大雷招呼道:“陈司令啊,你看是不是先休息一下?”

看完了这出好戏的陈大雷,懒洋洋地伸个懒腰,点头道:“休息?休息好哇。休息呗。”

见对方答应,李欢随即转头向身后众人吩咐道:“本部聊备薄酒,专等着为陈司令洗尘,来人,准备酒菜。”

见有吃的,陈大雷面色一喜,连忙追问道:“有席吃?好哇!有肚包鸡么?老子想这口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欢一时没听懂,表情诧异地反问道:“肚什么……包鸡?”

陈大雷笑着解释道:“嗨!就是猪肚炖老母鸡。李司令你是没吃过,要是吃了,保证你也爱上这口。”

见陈大雷点的是道菜,李欢顿悟,连忙笑着大叫道:“半小时之内端上!陈司令啊,你就是想吃龙肝凤胆,兄弟也给你弄来!“

“最好还有老刀烟,我要罐头盒的。要没有老刀你给骆驼牌也成!”见对方答应的痛快,陈大雷有些得寸进尺。

“老刀和骆驼,兄弟都给你!”李欢痛快地答应道。

“哎哟,还是国军阔啊!好好好……这辈子我是没指望了,下辈子我也干国军!别的不说,起码这洋荤,咱能天天开不是?”陈大雷一边赞扬着,一边在众人的请让下走出会议室。

国军的效率在餐会上得以充分地体现,仅仅只等待片刻,李欢所承诺的宴席就被迅速地准备出来。

餐厅内,桌子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珍馐美馔,旁边案上则堆着白兰地酒、海盗烟和骆驼烟,尤其摆在正当中的那一大罐热气腾腾的肚包鸡,让陈大雷原本眯缝在一起的小眼睛,变得更加细小。

陈大雷喜得声音发颤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断地叨咕着:“哎哟,哎哟哟!白兰地酒,这,这是海盗烟,连骆驼烟都有啊……唉呀,哈哈李师长,我这是一步登天哪!我上了玉皇大帝的饭桌哪!”

看着陈大雷流露出来的表情,李欢心情一松,高兴地大笑道:“陈司令,请入席!”

陈大雷这边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主位,正准备动筷,却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事情来,停下手说道:“哎,向师座报告一声——我外面还有个兄弟,我这当哥哥的山珍海味,不能让当弟弟的饿着啊,麻烦你也照顾他一下。”

听到对方的请求,李欢一愣,过了好半晌才明白过来,陈大雷所提之人原来是与他一起来的那个勤务兵,连忙说道:“哦,那个勤务兵啊。放心,安排了!”

可他的话音未落,身边忽然响起传令兵的报告声,众人转头望去,却发现,传令兵正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什么事?说。”见此情景,李欢脸上重新挂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冷然问道。

“报告!长官,外,外面的新四军兄弟不肯吃饭,他说,没有他们长官的命令,他什么都不吃。”听到李欢的询问,传令兵连忙报告道。

“这……”听到对方的报告,李欢头一转,为难地看向陈大雷,而陈大雷却嘿嘿一笑,站起身来。

“唉,我这些兵啊,就是死脑筋,听一是一,听二是二,让冲锋就冲锋,让撤退就撤退,全他妈都是死心眼。不过话说回来,这兵也有好的一面,我一声令下,刀山火海他也敢上。我没下令,饿死了他也不会动你一筷子。传我命令,告诉他,可以开饭了。”见众人目光望向自己,陈大雷嘿嘿一笑,面露得意地说道。

门外,一直端着饭碗站在那里的国军士兵,听到命令,连忙对站着笔直的顺溜说道:“兄弟,你们陈司令命令可以开饭了!”

听到命令,顺溜呱地收枪,大步走过来接过饭菜,随后横枪坐下,抓过面馍,就着红烧肉,开始狼吞虎咽大吃起来。

“来,既然您的手下已经开动了,陈司令,您也不必拘礼,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吧。”李欢收拾心情举杯邀请道。

“还是您李师长考虑的周到,来,杯酒寸心,我陈大雷嘴笨,不会说什么,干脆就祝你我此次联合作战成功吧!”陈大雷满意地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说道。

李欢这边,有意想通过这个闻名遐迩的陈大雷了解一些情况,所以见对方敬酒,他只是端起杯来轻啜一口,却接连不断地劝着陈大雷尽兴,推杯换盏间,陈大雷已然微醺,见此情景,李欢笑着试探着问道:“陈司令啊,你的第六分区有多少部队?”

见对方询问,陈大雷长叹了口气,放下刚刚夹起的一块肚包鸡,摇头说道:“不瞒李师长,我六分区是军区老末啊,最小的分区。我的正规军才只有五个团,每个团才两千八百来人!就是游击队多,多得连我都说不清。从一纵到十五纵,刨去空建制,总有八九个纵队吧。”

李欢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下却是不信,又不好追根询问,只能转移话题道:“陈司令啊,凭你这身本事,要是在国军这边,那最少是个中将!”

陈大雷惊讶,一脸喜色地说道:“中将啊?好啊,太好了!先搁那,我不太着急,不过话说回来,李师长。恕我直言,这一仗下来,呃……你肯定能干上军长。”

摆了摆手,扇开陈大雷喷出的一脸酒气,李欢淡然地反问道:“何以见得?”

没理会李欢的不悦,陈大雷再次打着酒嗝说道:“呃,因为,在第三战区,特别在江淮这片,你们国军一直保存实力。别说跟鬼子交手,好几年连枪都没放一下!呃,所以,此战,呃,你李师长率军出击,可以一枝独秀啊。”

李欢听出了对方的讽刺之意,笑着解释道:“陈司令并不了解实情啊。五年来,我三战区数十万官兵坚守中原,不让日军过桐关一步,这就非常了不起!此外,本师多年厉兵秣马,枕戈待战,就是为了今日建功于江淮!别的部队我不敢说,我可要轰轰烈烈干一场。陈司令拭目以待吧。”

陈大雷点头同意道:“好!战后,李师长的照片肯定会登在《中央日报》上。”

李欢笑着摆手道:“照片中,最好是你我两人并肩站在淮阴城头!”

陈大雷哈哈大笑,随即补充道:“哈哈哈,把肚包鸡也端上去,外加一坛酒。秋风明月,不醉不休!”

“一定。陈司令,咱们去作战室吧。这边请。”微笑着点了点头,李欢再次要求道。

“干嘛,你们的作战预案不是废了么,难道还有什么让我看的?”陈大雷奇怪地询问道。

李欢矜持地说道:“此时非彼时。一顿饭下来,或许新的作战预案已经产生了。”

“这么快!”这次轮到陈大雷一脸不信了。

看着陈大雷一脸愕然的样子,李欢终于找回了点自信,率先走回到作战室内。

大堂仍是那个大堂,作战地图也还是悬挂正墙,但是图上标示的作战区域、敌我标志、进攻路线和先前已经完全不同!陈大雷静静地伫立图前,久久地观看着、思索着,如果说之前他凭着自己多年的战场经验,让对方吃了一瘪的话,那么现在则是对方凭着深厚的军事人才,让他也吃了一惊。

旁边,李欢及所有国军军官注视着陈大雷,等待着,对于自己能在这一顿饭的功夫里,就做出了全新的作战预案,李欢等人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含义。

观看了许久之后,陈大雷慢慢坐下,朝参谋长颔首笑道:“辛苦了,参谋长肯定没吃饭吧?”

听到陈大雷的话,李欢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然达到,在微笑着坐回到座位上之后,他朝参谋长一示意。对方立刻再度执杆,语气有力地介绍道:“此次联合作战,我们的战役目标是,在津浦线与定淮路之间的区域重创日军主力,并相机攻取淮阴城。”

这次,参谋长语音中特意强调了“重创”与“相机”二词。陈大雷立刻明白过来对方已经贯彻了他刚才的想法,在默想片刻后,他赞同地点了点头。

见陈大雷表态,参谋长松了口气,充满信心地往下说道:“战役分为四个步骤展开。第一步骤,由我军一部潜入日占区百余里,于夜间袭扰南阳镇,并相机夺取之。如果战情不利,可围而不攻,但必须困敌三天左右。”

相比之前模糊不清的战役计划,这一次,对方似乎下足了心思和本钱,至少从地图和计划上,陈大雷并没有看出什么破绽,可越是这样周密,他就越觉得有问题,长期的战斗生涯,培养了他敏锐的直觉,而此刻,直觉告诉他,这个计划背后似乎并非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第四步骤,我军主力部队挥师东进,迅速抵达淮阴城下。经五十分钟炮火准备后,以一个营佯攻城东,吸引城内残余守军。两个主力团则插至城西,那里城墙比较薄弱,果断实施强攻。另一个半团担任预备队。战役预案报告完毕,请两位长官指示。”参谋长已经快速地将整个计划简略地解说了一遍,此刻正恭敬地站在一边等待着李欢和陈大雷的命令。

“这个预案嘛,我觉得大致可行。”李欢并没有急于表态,而是转头看向陈大雷,后者在沉思了良久后,才缓慢地说道。

见陈大雷同意,参谋长终于松了口气。李欢那边也微笑着开口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陈司令,我的安排是,在战役初期,出击南阳镇的任务,请贵部担当。理由是,第一,你的第六分区距离南阳较近,便于进军,隐蔽接敌。第二,陈司令对那一带的地形十分熟悉。用陈司令自己的话来说,‘每个山坡、村庄、城镇、河流都去过’,你闭着眼也摸得着!这本事,我的人确实没有。至于与日军主力交战,当然该由我率五十五师承担。你看如何?”

虽然李欢话里带刺,但陈大雷思索片刻后,仍然断然答应道:“好!”

战役计划的通过,解决了双方最大的分歧,在经过对细节的一番探讨后,时间已经匆匆走过正午,眼看着窗外的太阳逐渐偏西,陈大雷果断地拒绝了李欢再待片刻的邀请,拉着顺溜匆匆离开了五十五师的驻地。

返回的路上,陈大雷仍然骑着赤狐,顺溜也一如来时地快步跟随。渐渐地,两人登上一座山,凭高而望,眼前出现大片丘陵。

眼见如此壮丽的景色,肚中积累的酒气,顿时一扫而空,站在山顶,陈大雷挥鞭遥指,向顺溜示意道:“二雷,仔细看看这片地形。”

顺溜赶紧两步跑过来,仔细望了一圈,随后喃喃地说道:“我看了。”

“你看上几眼之后,就要牢牢记在心里,说不定以后哪天,这里就会成为战场。”见顺溜一脸的疑惑,陈大雷立刻开口解释道。

如此命令,让顺溜颇感为难,在勉强看了一圈后,他一脸痛苦地说道:“是。司令员……高高低低的,我记不住。”

听到他的话,陈大雷连忙从旁解释道:“熟记地形,有三个要领。首先,你要认准方位,也就是东南西北。“

“这我知道,我现在面朝正南!”听到陈大雷的要求,顺溜连忙点头道。

陈大雷微笑着鼓励了一句,继续说道:“对。之后,你要找着这片地形的核心。它的核心部位在哪呢?就是我们脚下站着的这座山,名叫乌石岭。你看,周围几十里的山坡、田野、河流、村庄,全部围绕这座山展开,它们就好像山的胳膊腿似的,一样样伸出去,它们统统配属给这座山!所以,山,是这片地形的将军。你认准这座山,周围的一切都好记了。”

“是呵,还真是这么回事。”听到诀窍,顺溜顿悟,连忙说道。

“你别急,第三个要领最重要,那就是从地形中看出它的军事价值来。一旦看出来了,地形就永远不会忘了。”见顺溜一点就通,陈大雷兴奋地继续说道。

“这,这我不懂。”顺溜一直觉得判断军事价值是司令才该有的能力,如今叫他估量,立刻感到甚是为难。

“比方说,我这个司令员率一个营据守这座山,应该怎么守呢?我会把第一道防线安在那边山坡,因为那里进可攻、退可守,出击和转移都方便。第二道防线安在山半腰。另外,我还会在东西两侧都安排上机枪,在整个正面形成交叉火力。鬼子要攻我,那就得死伤一大片!”见顺溜不懂,陈大雷连忙解释道。

仔细看了看地形,再次在心中回忆了一下陈大雷的话,顺溜立刻明白过来,连忙赞扬道:“司令员,你太厉害了!”

陈大雷笑着摆手,再次说道:“早呢,我才说了个开头。接着,我还要考虑,如果是松井联队据守这座山,由我来攻他,那应该怎么攻呢?我会判断,松井的山炮肯定在那片洼地,因为那里最适合于做炮阵地。他的一二道防线,会跟我刚才选择的一样。不同的是,他歪把子机枪多,所以这山头的左右两侧,每隔十来米都会有一个机枪掩体,相互之间有战壕沟通。他的指挥部嘛,应该就在附近。对了,就在这堵岩石后面。松井的整个防线十分坚固,唯一弱点,就是那片松林。可以供我隐蔽冲击。但是,他肯定会在战斗发起之前,把那片松林全部砍干净,以便扫清射界。”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