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八章 漏洞百出 1

铁血姑娘 收藏 4 9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URL] “通往淮阴城有三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南山后面的小路,还有一条要绕棒棒山的山路。现在鬼子运兵、运粮的车很猖狂,在大平路上走得太舒坦了。我们得让他们知道知道新四军的厉害,让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从我们眼皮底下过!我们要逼鬼子出门只能进大山走小路。所以,这次派你在离淮阴城不远的赵庄口附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通往淮阴城有三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南山后面的小路,还有一条要绕棒棒山的山路。现在鬼子运兵、运粮的车很猖狂,在大平路上走得太舒坦了。我们得让他们知道知道新四军的厉害,让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从我们眼皮底下过!我们要逼鬼子出门只能进大山走小路。所以,这次派你在离淮阴城不远的赵庄口附近伏击,目标就是单个的日军和伪军。你不要贪多,每次打一两个就行。伏击完后迅速撤离,不留任何痕迹,明白么?”匍匐在草丛中,排长的命令犹然在耳边回荡。再次在心头重复了一遍命令后,顺溜小心地将自己隐蔽起来,透过瞄准镜看向前方的土路。

此刻的土路上,丝毫不见人影,潜伏在这里已经整整一上午了,道上除了来往了几个匆忙进城的村民外,就没见鬼子和伪军的踪影,莫非,他们知道自己要来,特意躲起来了不成?想到这里,顺溜不由得自嘲一笑。

被瞄准镜放大了许多倍的道路清晰可见,甚至连路两边的时不时窜出的野兔都可以发现。看到那紧张兮兮左顾右盼的野兔,顺溜心里就不由得感到一阵温暖,脑海中也随之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爹带他打猎的情景。

“娃儿,我们住山里,百兽们也住山里,它们跟我们像邻居,像……像亲戚。比起山外的财主,山里野兽更有人味儿,咱们虽然天天打猎,但心里头舍不得取它性命,你以后也不能多打。今日咱借它一口肉吃,将来,要把自个儿还给山里。”爹的话,再次在顺溜心中回响,想到已经去世的爹娘,和自己出嫁的姐姐,顺溜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原本稳当的枪口,也随之一颤。

“救命啊!”正当顺溜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向营长请假去看望一下自己的姐姐时,山脚下的土道上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呼喊声。

听到喊声,顺溜连忙将枪口掉转过去,立刻发现,在他沉思的这段时间里,一直空旷无人的道路上,竟然多出几个身影。

一老一少两个农民打扮的村民此刻被两名伪军拦阻在道路上,其中一人似乎对于一直藏在老人身后的年轻后生表现出莫大的兴趣,不断地来回围绕着他动手动脚。

顺溜透过瞄准镜仔细看去,惊奇地发现,年老的农民竟然是南各庄的维持会长老宋。

“姑娘……你就不要进城……交皇军了……把事办了?”顺风吹来的声音听起来若隐若现,却更让人焦急,前方,伪军在不耐烦地一把手将老宋推开后,贪婪地扑向身后那名年轻的后生,在鲁莽的一抓之下,后生裹得紧紧的衣服立刻被扯开好大一块儿,一截白生生的膀子立刻暴露在空气之中。

见此情景,顺溜不再犹豫,连忙拉动枪栓,推弹上膛,瞄向站的稍远的那名伪军,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砰!”枪声在空旷的平地上传出好远,在声音响起的同时,站在旁边阻拦着老宋的那名伪军身子一歪,整个人斜飞出去,一头摔倒在地,鲜血飙的老宋满身都是。

仍在纠缠着年轻后生的伪军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慌乱地放开对方,手忙脚乱的四下寻找起来,可就在他抬头努力向远处张望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

“砰!啊!”惨叫声中,伪军胸口一片血红,整个人如同煮熟的虾子一样,委顿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完成两次狙击的顺溜,麻利地站起身来,扔掉身上的伪装,顺着山坡快步跑下,很快就冲到两人身边。

一直傻傻地定在那,半天没回过神来的年轻后生在发现顺溜出现后,终于明白过来,大哭了一声后,飞奔着跑向被伪军打倒的老宋身边,不断的呼唤着,听声音,竟是个女子。

“你,你是谁的部队?”在顺溜的帮助下,晕倒在地的老宋逐渐苏醒过来,当看到顺溜后,立刻惊喜地询问道。

“我是六分区陈大雷的兵,我叫顺溜……啊陈二雷。”听到老宋的询问,顺溜嘿嘿一笑,随后说道。

“好,好,碰见了俩畜生,妈的,都该死。”老宋艰难地站起身来,看到倒毙在道上的两名伪军士兵,愤怒地咒骂了一句,随手拣起掉落在身边的包袱。

“荷花,谢谢二雷!”老宋感激地一把拉过身后的年轻女子吩咐道,那女子惊恐地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慢慢走上前两步,嗫嚅地对顺溜说了一句,又连忙藏回到老宋身后,虽然害羞得不敢搭话,但是被称为荷花的女子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却自始至终地追随着顺溜的一举一动。

“宋叔,你们先走吧,这里我处理。”觉得有点尴尬的顺溜,在安慰地拍了拍老宋后,连忙嘱咐道。

老宋点了点头,拉起荷花,迅速向来路返回,目送着两人离开,顺溜连忙拉起两名伪军的尸体拖到道边的沟壑中,胡乱地掩盖了一下,随后拿起两人的步枪和弹药,消失在茫茫的田野之中。

当背着两支汉阳造,斜挎子弹壳和手榴弹袋的顺溜刚刚走进庄子,就立刻被四处寻找他的文书一把拉了过来。

“你小子这又是跑哪儿去‘打猎’了?”接过顺溜身上挎着的步枪,文书关切地询问道。

“营长批准的,刚在淮阴城那边,打了两个二鬼子。”顺溜憨憨一笑,可见文书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又连忙补充道。

“就是营长批准的,你也得说一声啊,行了,东西放下,快准备准备,司令找你一起去五十五师呢。”文书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连忙催促道。

顺溜被文书连推带拉地带到司令部,陈大雷早已经准备妥当。看到顺溜出现,立马大声向围拢在周围的三营长等人招呼了一声,随后带着顺溜,再次从庄子出来,向五十五师的驻地奔去。

山道上,陈大雷张扬地骑着赤狐马走在前面,顺溜肩背着步枪小跑着紧随其后,见身后的顺溜走得有点匆忙,陈大雷拉住缰绳转头关切地问道:“二雷啊,从这到国民党师部,大概还有八十来里,你脚力如何?”

顺溜嘿嘿一笑,回答道:“司令员,你只管放开缰绳,我准保撵得上它。”

陈大雷不相信地摇头道:“吹牛吧你!它四条腿你两条腿,你还敢跟它比?再说我这赤狐,可仅次于关云长的赤兔。它要是跑起来,一天八百里。”

顺溜摇头道:“这是山道,它跑不快。我能跟得上。”

“那我倒要试试你的本事了——跟上!”陈大雷一脸怀疑地一抖缰绳,赤狐马得令,立刻扬起四蹄奔跑起来,一下子将顺溜落得好远。

顺溜笑望着赤狐马和马身上不断回头张望的陈大雷,仍旧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山道难行,在陈大雷驭马冲过一个山坡后,赤狐身上已是大汗淋漓,高昂的马头不断打着喷嚏似是在向他抗议,见此情景,陈大雷按定缰绳,回头张望,远处山道上根本不见顺溜踪影。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