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漫漫长夜

til1111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从战斗打响的那一刻,三娃的子屁股就长的比脑袋高,学着鸵鸟的样子把小脸埋在裤裆的正前方,逃避着他不愿面对的东西。

“起来”袁克恒照准三娃的胯骨一脚,由于是蹲坐在战壕内,他这一脚并没使上什么劲,否则,一定将这没出息的东西踹躺下。

“快起来给老子压子弹”,袁克恒的手已经不停使唤了,但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正在发抖的事实,不住地告诉自己,天很发冷,自己只是在发冷。

“旅,旅…旅…旅…”三娃子也在不住地抖,断断续续的叫着袁克恒,但听上去却像是在叫一只五花大牲口。他把自己的枪递给了袁克恒,满满的十发子弹都在,连保险都没拉开。

袁克恒夺过枪把手伸到战壕外,连头都没冒,劈劈啪啪地就打光了十发子弹,将枪仍回去骂:“快给老子压子弹!”。

“唉!”三娃就这点好,只要旅长下令什么都肯干,摸出弹桥一颗一颗地往里压着,压的速度非常快,因为他害怕了,干起来活来也就利索多了,干完,也好继续去埋他的脑袋。

战壕外到底有多少红军?袁克恒没数过,这么黑的天除了膛火和飞行的子弹外,什么都看不出到。子弹竟然真的会像流星一样朝你砸来,尤其是重机枪排成的火网,漫无目标的到处扫射,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

咬着牙朝外望了一眼,忙又躲回到战壕里的袁克恒急促的喘息着,他是个旅长,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命令,但他却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果不持续打枪,敌人很容易就能摸到你的眼皮子底下,但一直这么打也不是个办法,枪弹的消耗量实在太大。袁克恒暗暗地告诉自己,这样不行,作为一名指挥员,必须时刻掌握战场的信息,看不见人头就数膛火,只要自己离机枪战地远些,不放枪,应该不会被人‘关照’。而且对面的那群人,也一样看不清什么东西。

想清楚此点,袁克恒拉了拉身边的三娃子和边永茂,沿着战壕朝两组机枪的结合部摸了过去,找准位置,探出了头。

看了几眼,他下令:“命令,单数的机枪阵地停止射击,其他机枪都打点射,哪里放枪,就往哪里打!”。

边永茂从拉过来两个战士做着布置,完了,趴到袁克恒的身边问:“旅长,一团和二团的马队还用吗?”。

袁克恒看了看天色,摇头道:“现在不行,必须熬到天亮再让他们动,否则敌我不分的情况下,自伤就够我们受得”。

“那敌人万一冲上阵地怎么办?”。

“那就都死在阵地上吧!”。

袁克恒压低声音对边永茂说:“现在撤退,不用打队伍就会跑散,你这个警卫营会丢大人的!还是准备准备怎么拼命吧”。又看了几下,他吩咐道:“让战士们都停火,敌人的攻击下去了”。

边永茂忙哑着嗓子喊:“停火!停火!检查弹药,清点人数”。

一时间,空旷的平原上风声又起,呼呼地,像是谁在不安中呻吟着。

袁克恒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几,安慰边永茂道:“放心吧,没伤到多少人,你听,都没几个兔崽子喊疼”。 袁克恒正在找烟抽,但别人却不明白他的意思,因为在所有人的印象中旅长是从不抽烟的。但现在的袁克恒却非常想给自己来上一支,而且觉得很有必要。

这还是袁克恒第一次如此近的接触战场,本定在天明时发起的伏击战,打成了阻击战,近两个团的骑兵没派上用场,真是天意难料啊。

“谁有烟,给老子拿来”袁克恒朝战壕里问,很快,就有士兵为他送来了正宗的俄罗斯烟卷。瞧着旅长那吞云吐雾的样子,附近的人都一脸的疑惑。

坐在战壕里内避风的边永茂站起了身,爬在战壕边上笑道:“还是我帮您看着吧,这抽一口看一下的,多危险”。

映着烟蒂的红光,袁克恒笑着不住点头,提醒道;“不止要看,还要仔细地听,小心被敌人摸到鼻子底下”。

边永茂点点头。

战壕内,各班班长正在小声地叫号,很快就把损失情况汇报到了连排长官那里,军官们又派人把情况汇报给了边永茂营长。袁克恒在一旁都听清楚了,一共损失了十四个人,重伤了八个,轻伤不计。

枪打的这么激烈,竟然没出现太大的损失,也不知那些个子弹都喂了谁。

袁克恒不由地想,苏联内战期间据说打过100亿发子弹,死了一千多万人,便是全被枪打死的,发射1000发子弹也只能打死一个人,可真不是一般浪费啊。更何况,多数的人都是饿死、病死,或是被集中屠杀的,战场上的枪弹,看来远远不如某些东西来的可怕。想到这些,他也就不再怕子弹了,扔掉烟,和边永茂爬在一处,朝战壕外看着。

他小声的分析道:“通过计算敌人发起冲锋的频率,就能初步推断出他们的军事素养,我们面前的这伙红军,看来也不怎么样,应该没打过什么大仗。让战士们都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夜还长着呢,不能总陪着他们折腾”。

“是!………各班长注意观察,其他人原地休息!”。

边永茂很认真地将命令传达了下去,战场上也变的更加安静了,只能从身后的城市方向听到些隐约的枪声。

“捷克人的动作够慢的” 边永茂抱怨道。

“慢是好事,说明他们有组织,要是快了,这鄂木斯克早就是一片火海了。我们对面的红军,不跟我们拼了老命才怪”袁克恒头头是道的分析着,拿他的说话,要学会琢磨别人的心思。。

“那他们为什么不绕开我们的阵地?”边永茂不理解的问。

袁克恒比划道:“首先,他们不能确定我们有多少人,铺开的阵地有多大,还有没有在四周布置伏兵,搞不清楚这些,如此黑的夜,贸然出击的损失会很大。其次,如果我们故意让条路放他们进城,那他们再想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当军官的最怕什么?不是伤亡,而是怕失去对战场的控制。我们在西南方向留了那么大的一个空子,他们肯定能发现,但为什么不去钻?想想空城计下的司马懿吧,有时候决定是最难下的。比如说我让一团和二团原地待命,就要担着你这个警卫营全员报销的危险”。

“天黑点好啊”袁克恒看着天色:“这样敌人暂时摸不清我们战地上的情况,刚才我让二十挺马克沁一同开火,就是想给他们制造幻觉,我们摆在这里的是一个团,而不是一个营。你就准备着苦战吧”。

边永茂摘下满是土的帽子拍了拍,“旅长您就放心吧,我这一个营能当一个团用,来多少人,我都给您打下去”。

袁克恒又与边永茂聊了一些关于战场上的问题,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让休息中的士兵再次进入了战斗位置。

城外的平原上突然安静了下 ,风声没有了,天却变得更冷了。

“味道不对,俄国红军没这么怕死”等了许久,袁克恒自言自语道,还没等他和边永茂展开商量,犀利的长哮声便从远方响起,飞到阵地的头顶上,“轰——!”地炸开了。

“速射炮!隐蔽!”。

袁克恒在英国见识过速射炮的厉害,那东西虽然没有重炮和加农炮威力大,不能用来打坚固的工事,但对单兵的杀伤却极为可怕。俄制76野炮操作得当的话,可以在步兵前方上空数公尺处引爆榴散弹,像一把超大型散弹鎗,把金属弹丸洒向不同的方向。

有人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但在速射炮面前,没有哪个老兵还能保持从容。尤其是在这么一个没有建立火炮掩体的阵地上,榴散弹的杀伤力,让人无法忍受。

显然,对警卫营战地展开炮击的这支红军炮连的操炮水平不错,首轮速射,就都打在了阵地前,一定是刚才经过了长时间的观察。袁克恒不由后悔,他只顾着分析红军的整体战力,却忘了,炮兵是专业兵种,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

战壕内的士兵们已被猛烈的炮火震住了,卧着不敢再动,有的人甚至还不要命的嚎叫起来。鲜血裹着被撕碎的尸体落在某些人的身边,受不住的人便不顾命令地跳出了战壕,向阵地后方逃去。

伴着炮火的闪光,军官们吼叫起来,一枪又一枪,把本该送给敌人的子弹送给了自己的士兵。

“都起来,敌人要上来了!”

袁克恒拎着枪大吼,已顾不得那还在喧嚣的炮声。因为在炮击的间隙,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了那无比熟悉的声音。大地都在跟着颤动,万马奔腾,直冲着他的阵地而来。

俄国红军这次似乎是吃定他了,火炮加骑兵的冲锋,这可是最不要命的打法。

袁克恒扯住边永茂的领子喊:“快去!找到王金镖和马得草!冲锋!让他们给我冲锋!”。

还能顶得住的士兵爬上了战壕开始反击,顶不住的人也被连排长们一个个拉起来,堆到阵地前,能用的机枪更是毫不怜惜地挥洒着它们的疯狂,枪声、炮声,裹夹在来自两种不同语言的喊杀声中纠缠在一起。天空中下起了雪,像是哪只天使从头顶上送来的召唤,舞动着,有关于死亡的韵律。

(今天的第一更结束,谢谢大家的支持,尤其是某位‘装甲团’书友,每天都给吸烟送花,谢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