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决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二十二章:决别

“大当家的!二当家!消息打听清楚了,农历二月二午时三刻,也就是明天在县城东菜市口开刀问斩……。”一名叫黄金贵的土匪从崔命硬的手里接过一瓢凉水,一饮而尽,然后用手抹了一下嘴巴,气喘吁吁的说道。

“明天?二月二,龙抬头……好!是个好日子,明天咱就劫法场去!”崔命硬说完,把手里的葫芦瓢摔了个稀巴烂。

“俺去,”

“俺也去!”手下十几个土匪一起跟着喊了起来。

“大哥,不能去!这里面一定有埋伏!”旁边的张登高一听说要劫刑场,脸上立即露出了一片惊慌,赶紧出来阻拦道。

“二弟,你三番五次的出来阻挡,到底啥意思?上个月俺要闯县衙救全忠兄弟你死活不同意;今个俺要劫法场你又出来阻拦!你别忘了牛全忠不仅是俺崔命硬的三弟,也是你张登高拜把子的弟兄!如果你害怕就呆在山上,当自己的缩头王八,哪里也不用去!”崔命硬气得脸色发青,一把将桌子上的驳壳枪扫在了地上。

“大哥”!张登高的眼睛里一下涌出了泪水,他抬头看了看满脸怒火的崔命硬,把头一扭,在旁边抽泣起来。

“大哥,俺不是怕死……。说心里话,俺这条命是三弟用性命换来的,俺就是为他豁出去这百十斤也是应该的……可俺说啥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兄弟们往火坑里跳呀!刘仕达是啥人?他早就张好了大网专等着你和兄弟们去啊!……自从跟大哥上山的那天起,俺就没想过有一天能活着下山……俺死了不足惜,可你万一有个好歹,将来谁领着俺们打地主救穷人、给全忠兄弟报仇啊!……”

“大当家的,二当家的说得没错……刘仕达在县城里早就做好了安排,正等着你去……。”黄金贵在一边红着眼睛接过了话。

“今天俺从城里打听消息的时候,看见城门口加强了岗哨,四下里都是便衣,还在墙头上架起了机关枪……。”

“那,那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三弟被砍了头……俺还有啥脸面配做这个大哥!”崔命硬说完,握紧了手里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震得桌子中间的茶杯发出了一阵哗啦声响。

山洞里一片安静,只有水滴从洞顶落下发出的嘀哒声响,时间仿佛也在这一刻凝滞了。

“不能让全忠兄弟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的上路!明天俺要送他一程,也好让他走的没有牵挂!”许久,崔命硬抬起了头,两眼含满了泪水,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牛全忠那熟悉的身影和亲切的声音……

“大哥,如果你铁了心的要去法场,就让俺陪你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再说,俺也想送送三弟……”张登高走了上来,擦了一把眼泪,捡起了地上的驳壳枪,交到了他的手里。崔命硬接过了驳壳枪,用袖子轻轻地擦拭着上面的灰尘……然后,抬起头,双眼久久地注视着张登高……两人的眼睛里都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彼此的身影深深映入到对方的瞳孔中……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刚爬上城墙。

“咣、咣……!”冷冷清清的街面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敲锣声。接着,传来了几声粗犷的声音:

“各位父老乡亲听好了,东岭山上的土匪头子牛全忠已经认罪了。今天午时三刻就要在东菜市口问斩啰……”家家户户的人们听到叫喊声纷纷从门缝里探出了头,好奇地四下张望着。不一会,原本稀稀疏疏的街道上便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群。大家相互小声议论着向菜市场的方向挤去……。在离菜市场不远的一片空地上早已经搭好了一座方方正正的木头台子。台子大约有二米多高,四米见方,全是清一色的松木板材。

“各位父老兄弟,老少爷们!”监斩官、县长刘仕达从离断头台二丈远的一座临时搭建的亭子里迈着四方步走了出来。

“托南京国民政府的洪福,祸国殃民、罪大恶极的东岭山土匪头子牛全忠现已抓获归案。经审问,他对所犯罪行已经供认不讳。根据省政府的批文,今天就当着大家伙的面将土匪头子牛全忠就地正法,以泄民愤!”

“东岭山上有土匪?俺咋不知道呢?”

“没听说东岭山上有土匪啊。”

……

刘仕达的话音刚落,台下围观的人群中就爆发出了一阵疑惑的讨论声,众人对刘仕达的说辞充满了怀疑。

“静一静!乡亲们静一静。”刘仕达一看台下的众人都纷纷议论开来,心里面一下慌乱起来。他怕自己的谎言被大家伙戳穿,赶紧挥着手大声地喊了起来。

“哗啦”!紧接着,站在刑场四周警戒的黄狗子立刻端起上了明晃晃刺刀的‘汉阳造’步枪向围观的人群逼了过去……喧闹的刑场上渐渐地又恢复了平静。

“把人犯--土匪头子牛全忠押上断头台!”站在身边的李副官抬眼看了一下刘仕达的脸色,接着高声喊叫起来。“哗啦”,停在断头台旁边的一辆囚车被打开了……牛全忠衣衫破烂、浑身血迹的从车上被拽了下来。由于身上伤势过重,加上受刑太多,他身子根本无法站稳,一个跟头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快起来!是爷们就站直了,别他娘的装孬!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身旁两名身穿红衫、赤着半条膀子、手捧一指多厚大刀片的刽子手带着愚弄嘲笑的口吻,不耐烦的冲着他嚷嚷道。牛全忠咬紧牙关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站直了身子,单薄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人群,然后拖着沉重的脚链踉跄着向断头台上挪去……捆绑在手脚上的铁链发出了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在寂静的刑场上格外的刺耳。

“午时三刻已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