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二十一章:遇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二十一章:遇难

“三弟,小心!”张登高大喊了一声,猛得扑倒在牛全忠的身上。

“叭、叭、叭”,紧接着一阵密集的子弹向刚才牛全忠站立的地方射了过来,纷纷打在了巷口的砖墙上,溅起了朵朵火星。好险!要不是张登高及时赶来,自己早就被刚才的子弹打成了马蜂窝!牛全忠立即惊出了一身冷汗。趁对方射击的间隙,两人赶紧抖掉了身上的尘土,从地上爬了起来。牛全忠此时也顾不上说些感激的话,立即趴在墙角探出脑袋往外紧张地张望起来:好家伙,只见一群黑压压的保安团黄狗子从街道两头向小巷这边包围了过来,带头的正是巷子口上的那个黄包车夫。

“二哥,俺在这里顶着,你快跑!”牛全忠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快往巷子里跑!”牛全忠意识到官兵已经封锁了他和张登高的退路,要想从正面冲出去显然是不可能的,活着的唯一希望也只能寄托在这条死胡同上了。他赶紧把口袋解了下来,递给了张登高。他想尽可能的拖住敌人以便赢得多一点的时间。

“三弟……”张登高接过口袋,嘴巴动了动,眼睛里一片潮湿。

“还楞着干啥?二哥快走!”牛全忠见他站在原地不动,立即着急起来,忍不住冲他喊了一嗓子。张登高这才从呆滞中醒了过来,撒腿就往巷子深处跑去。牛全忠迅速从腰间抽出了刚才田老三送他的驳壳枪,将身子贴在了墙角上。街道口上的黄狗子兵打了一排子枪,看看巷子里没有动静,在金钱的诱惑下胆子也大了起来,端着枪就冲了上来……

“叭、叭!”牛全忠手里的驳壳枪响了。随着两声清脆的枪声,两名冲在最前面的家伙立即中弹倒在了街道上,鲜血一下浸红了路面上的青石板。

“趴下,快趴下!”刚才还神气十足的保安团官兵嗷嗷乱叫着,哗啦一下全都撅着屁股趴在了地上,当起了缩头王八,盲目地冲着巷口乱打枪……。打了一会,他们见牛全忠没有了动静,也不敢靠近,便趴在地上喊了起来:

“牛全忠,实话告诉你,整个县城已经被包围了!你就是插翅也难逃……我们吴营长说了,只要你肯投降,保证给你留一条活路!”

“叭、叭!”牛全忠听到他们的喊叫也不搭腔,把身子紧贴在墙壁上,伸出手去就回敬了几枪,吓得喊话的家伙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一旁。

“机枪!把机枪给老子架起来,狠狠的打!”吴仁义一看牛全忠软硬不吃,自己还死了几个手下,心里非常窝火,躲在众人后面大声的指挥起来。保安团的这群乌合之众平日里也就只能欺负欺负老百姓。现在看到跟牛全忠真枪实弹的打了起来,再加上死了几个弟兄,早已经吓破了胆。现在听吴仁义说要架机关枪,赶紧弯着腰从前面撤了下来,躲在后面胡乱地打起枪来,以便给自己壮胆。牛全忠也不敢恋战,回头看着张登高已经消失在巷子尽头,趁这个机会转身往巷子里面跑去……

“快进来!”没等牛全忠反应过来,整个身子已经连人带枪被拽了进来,随后两扇沉重的大门迅速关上了。牛全忠抬头一看,救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田老三哥俩!他们的旁边还站着惊魂未定的张登高。牛全忠的眼睛一下湿润了,刚要说些感激的话,却立即被田老三阻止了。此时,巷子里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走,快从后门走!”说着,田老三领着他俩向后院匆忙走去。刚刚来到后院,身后便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的砸门声……。


“叭-叭”,整个县城枪声响成了一片。喊叫声、物品的破碎成乱成了一锅粥,大街上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群。牛全忠和张登高从田老三家后门出来,立即混进了四处逃难的人群中,随着慌乱的人流向城门口跑去。

“抓住牛全忠,别让他跑了!……”

官兵们胡乱打着枪,叫嚣着象马蜂一般从后面追了过来。牛全忠和张登高好不容易跑到了城门口,才得知城门早已经被关的严严实实出不去了。大家只好如潮水般又返了回来……

“哗啦!”张登高只顾低头跑路,一不留神被对面慌慌张张跑过来的行人撞倒在地上,口袋里的枪一下掉了出来,洒在了地上。

“在那里!快追!”眼尖的官兵立即从四面八方追了过来。枪声响成了一片,子弹嗖嗖地打在了周围,飞溅起一阵阵尘土。他俩急忙伏下身子把枪捡了起来,顺着一条宽阔的街道向城北跑去。

“叭-叭-叭”,几颗子弹呼啸着飞了过来。

“哎哟!”伴随着一声惨叫,跑在前面的张登高一个跟头跌倒在地上,肩上的白布袋子也摔出去老远,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二哥!”牛全忠赶紧上前扶起了他,把他搀到了当街的一座石碾子后面。只见一股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肩头缓缓地流了出来,立即染红了肩头周围破旧的棉衣。

“你快走!俺拖住他们!”牛全忠看到子弹没有伤到要害,张登高还能活动,急忙蹲在地上冲他嚷了起来。张登高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手捂着受伤的肩头,呆呆地看着潮水般涌过来的黄狗子,眼睛里充满了绝望……

“叭叭!”牛全忠举枪朝身后开了两枪。一个追上前的官兵应声倒在了地上。其他的黄狗子立即隐蔽了起来,从藏身处朝他继续开枪射击。子弹打在石碾子上呼呼乱飞,发出了一声声尖叫。

“二哥,快走!你想让咱俩都死在这里?快走!”牛全忠回头一看身边的张登高还坐在地上面无表情的发呆,不由地腾得一下火了。他双手用力地摇晃着张登高的肩膀,瞪着红红的眼睛冲他大声吼了起来。

“哎!”张登高被牛全忠用力的这么一晃动,立即从绝望中惊醒了过来。他机械的应了一声,站起身捂着受伤的肩头,踉跄着向城北的荒山跑去……。牛全忠刚要射击,枪里面却没了子弹。他回头看看张登高跑的快没了影,心一横,捡起地上的口袋掉头向城东护城河跑去……

叭、叭!身后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突然,牛全忠两腿一软,一个跟头栽倒在一座土丘上。不远处一片荒凉的乱坟岗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密密麻麻的墓碑在残阳下闪着血一般的光芒……他咬紧了牙,奋力向前爬去,爬去,身后的土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血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