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TOM扯闲白儿——(02)松刑不卸镣

tomlea2000 收藏 23 3008
导读:上回书扯到了斩犯出白虎门,这回书接着说。 中国古建筑包括我们说的官衙一般都是面南背北,这不光和建筑物的生态气候需要向阳背阴有关,还和中国古人的天人合一、阴阳五行复杂的哲学思想有关。面南背北的衙署,右面则为西方。西方七宿虎形、白色,所以称为白虎。而西方则属“西方庚辛金”,四象上属秋。“金”古往今来都代指兵戈,有杀伐之相,“秋”季乃是万物凋零之时,亦有肃杀之气,所以,斩犯出“六扇门”最西边的“白虎门”,并且多为“秋后处斩”,可见其用意所在了。 扯到这里,TOM岔一句,中国古代的阴阳八卦、五行四象这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回书扯到了斩犯出白虎门,这回书接着说。


中国古建筑包括我们说的官衙一般都是面南背北,这不光和建筑物的生态气候需要向阳背阴有关,还和中国古人的天人合一、阴阳五行复杂的哲学思想有关。面南背北的衙署,右面则为西方。西方七宿虎形、白色,所以称为白虎。而西方则属“西方庚辛金”,四象上属秋。“金”古往今来都代指兵戈,有杀伐之相,“秋”季乃是万物凋零之时,亦有肃杀之气,所以,斩犯出“六扇门”最西边的“白虎门”,并且多为“秋后处斩”,可见其用意所在了。


扯到这里,TOM岔一句,中国古代的阴阳八卦、五行四象这些道家思想结合连山、归藏之《易经》学说影响了中国几千年的社会生活,时至今日,依然影响着我们的现代生活,不过是我们日常不太注意罢了。今后TOM还会提到,到节骨眼儿上再说。


以前的死囚,上得刑场,脚镣是不摘的,其他刑具比如枷、杻、锁等都可以摘掉,当然五花大绑以限制自由还是必需的,这就是标题所谓的“松刑不卸镣”。时至今日,处决人犯的时候,我们的一般程序都是卸镣上绑的,和古代传统不尽相同。这也就反映了古今思想的根本差异,古人讲究“一死百了”,死后所有的罪孽才能得以了结,只要生命还存在,罪责还是未了的。而今人更注重人权的平等,生而平等、死亦平等,行刑之时身上没有镣铐,表示最后时刻您跟我们一样,都是没有桎梏束缚的。肉体上如此,精神上又是如何呢?不得而知。


几千年来,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六扇门”里的束缚性戒具一直以来变化不大,古代的“枷”由于实在残忍我们现在是见不到了。想想以前被几十斤的包铁枷“枷号”,那时常是会死人的。苏三扛着鱼形枷,听“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恨怨“洪桐县里无好人”,何等凄惨。武老二飞云浦前“劈枷断锁”怒杀四贼,何等英豪。至于其他大部分种类的戒具现在依然在使用。前面提到的“梏”、“杻”就是手铐一类,“桎”就是脚镣一类。


手铐一类,除了锁具有变化,形制几乎没有改变,脚镣亦然。想当初,TOM见到重量不等的十几付脚镣,着实有些惊骇。轻的比常用的手铐重不了多少,唯有中间的锁链稍长。依重量排下去,最重的有一十八斤。远路无轻担,想来上了如此重的脚镣,长期戴着决不是好玩的。按照规矩,进号子的囚徒只有已决的死刑犯或者检方求死刑的未决嫌疑人才能获此殊荣,这也是分辨号子里普通人犯和死刑犯最明显的标志。根据法律诉讼程序的进展,排期公诉、一审、上诉、二审、核准……很有可能这种脚镣一戴就是几年。老实点的,管教挑一付轻些的,戴着少受些罪。不老实的,十八斤的伺候,叫你苦不堪言。


脚镣的上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加上大号的弹子锁,摘取很方便,一般都是轻镣。另一种就是直接用铁条铆上去的,一般乃是重镣。上镣的时候,人犯箕踞,劳动犯将好大一块铁砧置于镣钮之下,拿来粗粗的铁条,用铁锤先穿了镣钮,然后再将铁条两端砸扁铆死。这种脚镣上上去,纵有天大的本事恐怕也挣不脱了。想来齐天大圣被穿了琵琶骨,也不过如此了。


号中的死刑犯,寝食坐卧一刻也不能逃脱这种戒具的惩罚,人犯往往用布条厚厚的包裹住镣环内外,然后用布绳系住镣链中间,提在手中或者挎在项间。包裹镣环是为了日常行动脚镣不至于磨坏了脚踝,TOM是见过被脚镣磨破脚踝的。提起镣链则是为了行动方便,十几斤的镣,镣链拖赘于地,不光是哗棱山响,恐怕也很难行动。


最初看到戴镣的人犯,一直有一个问题无法解释,始终萦绕心头,他们上的镣在狱中决计是不能够脱下的,日复一日,时日漫长,那么在此期间他们该如何更换裤子呢?自始至终,TOM也没有见到过死刑犯如何换裤子。直到有一天问别人,答曰:掏。亏得TOM的抽象思维能力较强,空间几何想象能力较发达,想了许久,才把自己想象中的裤子脱下来,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试着想象一下。直到若干年以后,看《憨豆先生》中憨豆把内裤穿到了长裤外面,此君竟然能够不脱外面的内裤而把里面的长裤脱下来,和戴着脚镣换裤子异曲同工,TOM才得偿所愿,不禁哑然。


号子中戴镣的人员,唯有两种情况才可以卸镣,一种是判了非死刑立即执行或者直接就是开释,另一种则是在处决当日早晨才能够摆脱禁锢。出大差前一天,特准的最后的晚餐甚为丰富,有酒有肉,一般都会一夜无眠由劳动犯陪着,到了当日早晨,换了光鲜的衣服,坐等提调。由管教押出至号外,武警战士上死刑绳,之后劳动犯依旧摆了铁砧,拿了铁锤,一锤一锤砸去铆镣的铁条,这才卸了脚镣,双脚重获自由。可叹镣是卸了,魂魄却该赴黄泉了。


再闲话几句,之前曾经参加过一个关于捆绑术的讨论,印象中坛子里无论是侦察兵、警察还是武警,无论是捕俘还是约束酒鬼,以至于押解、秘密押解等各种捆绑法都基本相同,差异变化很小。唯有行刑用的死刑绳,似乎只有武警才掌握。这种绳法要求既要牢固,又必须全是活结活扣,以便在行刑后能把法绳顺利抽出。以后有机会也说说绳法的事情。


法绳抽出来以后会如何处置呢?上交?收藏?都不是。在这里TOM卖个关子,下回再说。喜欢看的请接着吱一声,TOM去睡觉了。




以下是相关文章:

[原创]TOM扯闲白儿——(01)身在公门好修行

[原创]TOM扯闲白儿——(03)绳之以法

本文内容于 2009-6-24 20:53:12 被tomlea20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