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南正逐渐变成“阿鲁纳恰尔邦”

北星之光A 收藏 38 10182
导读:藏南正逐渐变成“阿鲁纳恰尔邦”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2_1268_9501268.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2_1448_9501448.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2_1449_9501449.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

藏南正逐渐变成“阿鲁纳恰尔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近以来,印度高调宣布向中国藏南地区增派二个师约六万兵力,以及增调二个苏30中队往藏南地区,旨在加强对该地区的实际控制能力。据网上消息,作为回应,中国军队最近也加强了在西南地区的兵力部署以作为反制。

藏南问题的久拖不决,势必让中国在领土争端中陷入越来越处于不利的处境。随着印度加快对该地区的移民步伐,以及文化渗透与侵略,中国的藏南地区现在正逐渐朝“阿鲁纳恰尔邦”的方向发展。眼下最令人担忧的的实际情况是:印度传统文化在“阿鲁纳恰尔邦”当地居民心中影响逐渐扩大,中华文化的影响力在当地日渐式微。因此,“藏南地区”距离中国是渐行渐远了。


其实一直以来,无论是从战略态势来看,还是从战役层面来看,还是从双方战术态势来分析,中国与印度相比都占据着一定的优势。如果中国毅然发动收复失地的战争的话,中国取得胜利将会是毫无悬念的。但是,自1962年那场自卫反击战以来,中国并没有将这些战略及战役上的优势转变为对自己有利的整体态势。反而是坐视印度这几十年来,采取了诸多切实可行的措施,并付诸实施,苦心经营中国藏南地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如今,印度对藏南地区的实际控制力已经不断得到加强。


1987年,印度议会通过法案,正式在“麦克马洪线”之南建立“阿鲁纳恰尔邦”,并且开始了往该地区进行大规模的移民。当时,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埋头于经济建设,执行“韬光养不出头”的国家发展战略。对印度方面的挑衅行动,中国政府除了由外交部门照例发表了一通“抗议”,宣布“决不承认”及“保持继续采取行动的权利”之外,就悄无声息的将此事压下来了。然而,中国对印度方面蛮横行为的冷静处理并不能阻止印度对藏南地区的变本加厉。印度方面更加快了朝藏南地区大规模的移民步伐。二十多年来,印度直接往藏南地区移民约30至45万,这几十万印度移民目前已经在藏南地区定居、安家落户、耕耘劳作,并且繁衍生息。而且,现在这些移民大部分已经有了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总人口接近六十万。而中国在藏南地区的土著居民主要为珞巴族、门巴族和僜人,其中珞巴族占绝大多数。据中国统计部门2001年统计的数据是:珞巴族约30万人,门巴族约4万人,僜人近2万人,合计共约35万人。



从以上数据中得知,藏南地区现在实际居住人口中,印度人已经逐渐成为多数,中国人已经沦落为少数民族。



我们都知道,文化认同感是一个地方居民对主权归属的一个重要标杆。中华文明传承五千年经久不衰,其中最具凝聚力的地方就是华夏子孙们根深蒂固的中华传统文化认同感与归属感。这也是中国历经多次外族入侵,但始终没有分崩离析的主要原因。现在,在藏南地区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华文明在藏南地区的影响是越来越弱了。中国的行政管理力量长期无法投射到藏南地区土著居民身上,长期不能为他们提供有关中华文明的教育,自然也就无法实施对藏南地区进行中华传统文化的教育、影响与渗透,也无法为他们提供各种政府服务,更加不能为他们提供军事保护。长此以往,藏南地区的土著居民们还会认同中华文明吗?还会认同中国政府对这一块土地拥有管辖权吗?还会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他们的祖国吗?



我们都知道,剥离原住民的传统文化是侵略者对占领区采取的一个必然手段。如今,藏南地区长期处于印度实际管辖下,一方面,印度当局对当地居民从小就进行“阿鲁纳恰尔邦自古就属于印度领土”的灌输教育,另一方面,大量印度移民涌入该地区,自然带来了印度的文化传统与生活方式,当地土著的珞巴族人、门巴族人平时与这些印度人进行日常交流、接触,耳濡目染印度文明,无时不受到印度文化的熏陶。这样的生活环境下成长的中国土著少数民族地区居民,在再经历几代人的繁衍后,他们对中华文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到底还能剩下多少呢?



这是印度在藏南地区长期进行管治及文化侵略后的一个最可怕的后果。



试设想一下后果:几十年来,藏南地区的印度移民越来越多,占据了当地人口的大多数,而当地土著居民自小就接受“阿鲁纳恰尔邦自古就属于印度领土”的教育,一直深受印度文化的影响成长。在该地区人民心目中,恐怕印度比中国更象是自己的祖国。如果在某一天,大批荷枪实弹的、他们从未见过的陌生的中国军人突然出现在这块土地上,并声称要赶走印度军人,收复领土时,设想一下,这些当地居民们届时到底是帮助印度军人保卫自己的土地呢,还是会帮助中国军队打击印度军人?平时,印度移民与当地土著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休戚与共,甚至相互通婚,相互关系越来越密不可分,相信不久后,很难再分辨出谁是真正的原住民,谁是移民了。中国政府需要花多少精力与时间,才能说服他们、让他们相信“藏南地区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印度才是侵略者”这个道理呢?



因此,印度通过往藏南地区大规模移民,实现了对当地中国土著居民的文化渗透和文明归属影响,为他们永久占领藏南地区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对此,我们不能不佩服印度人的精明与目光长远。自1987年正式宣布在“麦克马洪线”之南建立“阿鲁纳恰尔邦”以来,印度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往该地区实施移民。为了混淆视听,印度在设立“阿鲁纳恰尔邦”时,还进行了精心的设计与布局。“阿鲁纳恰尔邦”的地理区域并不完全与麦克马洪线划分的藏南地区重合。从地图上可以看得出来,“阿鲁纳恰尔邦”大部分属地是中国的藏南地区,但却有一小部分属地是位于与中国无领土争议的印度境内。也就是说,“阿鲁纳恰尔邦” 和藏南地区的领土并不完全重合,两者相互交错、重叠。所以,当中国日后提出边境的问题时,将会遭遇到更大的困难,比如:如何处理这些移民?如何厘清印度移民与土著原住民之间错综复杂、犬牙交错的关系?


到今天,印度占据藏南地区已经长达36年了。当年,中国主动放弃藏南地区是在当时异常复杂的国际形势下,以及自身国家实力未有足够强大的情况下的不得已之举。没有想到的是,当时的“暂时放弃”这一“放”就“放”了三十多年。


现在,严重的问题是:如果听任印度继续往藏南地区移民、继续对藏南地区行使实际管辖权的话,藏南地区将毫无悬念逐渐变成“阿鲁纳恰尔邦”,国际社会也会逐渐承认印度对该地区的实际管辖权(如中国的琉球群岛一样),藏南地区的当地居民也会产生对印度的国家认同与文化认同。这绝非危言耸听。


到了那个时候,纵使中国变得强大的,军事力量强大得足可以与美国抗衡了。但恐怕届时我们解放藏南时,面临的将不仅仅是印度军人,我们还将会面对国际社会强大的压力,以及“阿鲁纳恰尔邦”当地居民对中华文化的强烈排斥与抵触情绪。甚至,不排除在印度的挑唆号召下,当地居民会奋起反抗中国军人“入侵自己领土”的现象。很难想象,祖国母亲届时会是何等的心痛!全国人民届时将会是何等的心痛!到那时,中国还能心安理得地强行收复这块失地吗?


我曾经读过解放军作家金辉的著作《墨脱的诱惑》,书中的一段非常精辟的评述,我一直刻骨铭心:“(当时战争的)胜利者和失败者是十分明确的。但是,经过了近三十年之后,结合现在再来看那场战争及其结果,却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胜利者除了没有失败的名义,却具备了失败者的一切;失败者除了没有胜利的名义,却得到了胜利者的一切。胜利者因为胜利的飘飘然,以至连对胜利成果的彻底丧失和巨大的屈辱都无动于衷。失败者因为唯独还没有得到胜利者的虚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发誓要报一箭之仇。也许这就是历史的嘲弄,如果当年印度取得了胜利,那么现在他们在这一地区肯定不会如此占尽便宜,如果当时中国在此地失败,那么现在反而大概不会这么被动和可怜。”


中印藏南领土之争,最终会是这种令中国人悲伤的结局吗?我不希望是。


在中华文明历史上,我们先失去了一块土地、继而再失去了中华文明在那块土地上立足之地的实际例子是太多了。现在,当我们的儿女们在教科书中学习“西伯利亚”的地理知识时,可曾有人告诉他们,这块广袤的土地曾经叫“鲜卑利亚”,是我们的祖先鲜卑族人曾经放牧的地方;当我们的儿女们在教科书中学习“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个名词时,可曾有人告诉他们,这个地名原来叫“海参崴”,是中国东北居民出海捕鱼的码头。当我们很自然地称呼“冲绳群岛”为“日本领土”时,可曾有人告诉我们的年轻人,这里原来叫“琉球群岛”,曾经是中华的附属国。


我实在是不希望看到,我们的后代在以后的教科书中,会学习到“阿鲁纳恰尔邦”这个名词,而忘记了这里曾经叫“藏南”、“达旺”。


希望国家从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从为中华民族子孙后代负责任的态度出发,在目前我们的综合国力和军事力量对印度尚占上风的时候,趁目前我们在收复藏南失地问题上尚存有有主动权的时机,趁伪“阿鲁纳恰尔邦”未获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的时候,趁藏南地区当地土著居民对中华文化尚有一丝认同感的时候,趁印度移民在藏南地区立足未稳的时候,当机立断,尽快采取果断措施,一举收复藏南失地,赶走印度移民,恢复对藏南地区行使国家主权,进行实际的、有效的行政管辖。






阿鲁纳恰尔邦

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 Pradesh,又译阿鲁纳查尔邦)是中国西藏门隅、洛渝、下察隅三个地区,1987年,印度在非法侵占的中国这一地区,宣布成立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对此,中国拒绝承认。此地区位于中国西南部、印度东北部边界,绝大部分都由中国政府宣称主权,称为藏南,并将该地区划入西藏自治区的错那、隆子、朗县、米林、墨脱、察隅六县的管辖范围之内。中国政府不承认印度控制该地区或者设立此邦的合法性。


中印这段争议始于1914年的中英藏西姆拉会议,在会上英国全权特使威廉·亨利·麦克马洪提出麦克马洪线为西藏和英属印度之间的边界,该线将达旺等地区割与英国。后来英藏代表皆签字批准该线,中方代表则因中央政府反对而没有签字。中方至今的观点是: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西姆拉会谈条约只有单方签字(即英国),应视为无效。中国所坚持的是中印传统线。


1954年,印度在该地成立了东北边境特区。同年出版的印度官方地图首次把麦克马洪线从1936年以来注明为“未标定界”改为“已定界”。1962年中国和印度在边境上发生中印边境战争,中国在战争中取得全面胜利,但在战后撤退回实际控制线。


1972年印度将该特区改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1986年底印度议会两院通过立法将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升格为邦。翌年,印度正式宣布成立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即“旭日之国”。


中国政府不承认该邦的合法性,该问题尚在搁置中。现时印度军方在本邦与邻国的边境都布置了很严密的军事防守。一方面,由本区的问题已引起来自中国的关注,使他们担心中国可能会再度越境取回本邦;另一方面,本邦北面与缅甸及那加兰邦的边境有那尕基督徒军事集团活跃,所以外人进入本区,都要取得特别的许可证,才可以进入。


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出生在该地区的中心城市达旺。


其实这些年,中印边界问题谈判已经进入正常轨道,双方不仅有专家级的工作小组谈判,还确定了特别代表谈判机制,目前仅特代就已经进行了十几轮谈判。


2007年1月,在辛格总理访华期间,中印两国签署“关于21世纪的共同展望”文件。双方再次强调,不能让包括边界问题在内的遗留分歧影响双边关系积极发展。在边界问题上,双方将寻求以2005年4月共同达成的关于解决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为基础,寻求公平合理和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解决问题,构建和平与友好的边界。



首府:伊塔那噶(海拔530米)因14世纪建筑物伊塔堡(意为砖垒的堡垒)而得名。


主要语言:门巴语、米吉语、阿卡语、谢尔杜克彭语。


其他语言:(共12种,略)


面积:85743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25.23%)


时区:GMT+5:30


气候:气候变化广泛:从热带气候到寒带气候。低海拔地区炎热而潮湿,高海拔地区非常寒冷。平均降水330厘米。


行政区划:16个县。


人口:1091117人(2001人口普查)男性573951人,女性517166人,性别比例901(女)比1000人(男)


人口密度:13人/平方公里


受教育率:54.74% 男性受教育率64.07%,女性受教育率44.24%


交通:主要国内机场有伊塔那噶、达波日觉、帕西格。公路建设良好,公路总长度10240公里,高速公路352公里。


农作物/经济作物:水稻、玉米、粟米、小麦,含油种子(如花生仁、棉籽等)。


主要矿藏:白云石、石墨、煤、石英岩、原油、天然气、土黄、大理石


主要工业:邦内共有16个工业区。其中水力发电居全国之首。主要工业有:煤矿、钢铁、化工、黄麻、纺织、茶叶、皮革和鞋类、石化、医药、酒精饮料、酿酒、纸业、电子、塑料、软件和信息技术。


生物多样性:从生态地理上划分,该邦坐落于东喜马拉雅山脉地区,是喜马拉雅地带生态地理最丰富的地区。整个地段呈复杂的山丘地形,从山脚下海拔50米逐渐上升到7000米,其间被几条大河和小溪贯穿。自然界对美丽的阿鲁纳恰尔邦十分慷慨,赋予它广袤的森林和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这里的动植物品种繁多,森林中有5000余种植物,85种陆地哺乳动物,500多种鸟类和大量的蝴蝶、昆虫和爬虫,展现出一幅生物多样性的全景画面。


由于阿鲁纳恰尔邦位于喜马拉雅山脉旁,所以当地多山。2005年夏季,由於印度持续发生暴雨,使安娇和劳哈特区都出现大规模山泥倾泻,造成严重的伤亡。


阿鲁纳恰尔邦的人口有超越一百万人。根据当地政府统计,本地有八十二种的不同民族。民族包括了中国的门巴族、审度苯族、珞巴族、爱缔族等。门巴族主要聚居于达旺及西卡门这两个区内。


虽然印度政府把印地语定为阿鲁纳恰尔邦的官方语言,但是当地所有原住民的语言都属于汉藏语系的藏缅语支。根据当地政府统计,本地的方言计有超过40种。


现状

2001年全邦分为13个县,面积情况分别如下 :

1、 达旺县(Tawang)2172平方公里

2、 西卡门县(West Kameng)7422平方公里

3、 东卡门县(East Kameng)4134平方公里

4、 帕普派尔县(Papum Pare)2875平方公里

5、 下苏班西里县(Lower Subansiri)10135平方公里

6、 上苏班西里县(Upper Subansiri)7032平方公里

7、 西桑朗县(West Siang)8325平方公里

8、 上桑朗县(Upper Siang)6188平方公里

9、 东桑朗县(East Siang)4005平方公里

10、迪邦山谷县(Dibang Valley)13029平方公里

11、洛西特县(Lohit)11402平方公里

12、长朗县(Changlang)4662平方公里

13、特拉普县(Tirap)2362平方公里


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全部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之外有二个县:长朗县(Changlang)和特拉普县(Tirap),计7024平方公里


第二种:全部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之内有八个县:达旺县(Tawang)、西卡门县(West Kameng)、东卡门县(East Kameng)、帕普派尔县(Papum Pare)、下苏班西里县(Lower Subansiri)、上苏班西里县(Upper Subansiri)、西桑朗县(West Siang)、上桑朗县(Upper Siang),计48283平方公里


第三种:部分土地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之内有三个县

1、洛西特县(Lohit)11402平方公里,有约1/2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之内,计5701平方公里

2、迪邦山谷县(Dibang Valley)13029平方公里,有约4/5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之内,计10423平方公里。

3、东桑朗县(East Siang)4005平方公里,有约2/3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之内,计2670平方公里。

以上三县在中国主张的领土范围之内合计18794平方公里。


第二和第三部分合计为67077平方公里。这一面积应是真正的中印边界东段争议土地,占整个阿鲁纳恰尔邦面积的80%。概述:阿鲁纳恰尔邦位于印度东北,是印度东北地区面积最大的邦。它以绚丽所菜豆景色和使用多种语言的众多部落而闻名于世。

6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