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国王朝,好难看懂的电影

thomasronsu 收藏 17 61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天国王朝》是一部没有得到应得赞誉和奥斯卡的好片。如果说在近几年,反映罗马帝国时代历史最好的电影是《角斗士》,反映中世纪不列颠战事最好的电影是《勇敢的心》,反映美国独立战争最好的电影是《爱国者》,那么反映12世纪欧洲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代,以及当时因东征而存在的东方拉丁诸国的历史,最好的电影就是《天国王朝》。电影能够将那个时代鲜活的呈现在观众眼前,用历史的厚重与纯粹来打动观众,这是我国一直希望拍“史诗级”电影的电影人所必须学习的。只是,也许正是由于影片还原历史太成功了,800多年的时间间隔反而成为观众理解影片的一大障碍,要完全看懂这片子也就基本算是个拉丁王国史专家了,现在就以一外行的视角随便写写。

《天国王朝》反映的大致是公元1184年到1187年的历史,核心情节是萨拉丁攻陷耶路撒冷。剧情就不多说了,可以去看实片。这部电影应该说在出色的表演,出色的配乐,出色的道具、特效,出色的演出组织,出色的导演……等等之外最令人叹服的,是做到极品的编剧。这部片的编剧真正做到了熟知那段历史,深悟那段历史中的人生,这样观众才会有身临其境的感受。在这里我只提一下与电影有关的历史及电影中精描细绘的几个历史细节。

中世纪进入到11世纪,欧洲贵族的继承法已经非常苛刻,只有长子可以继承家族产业,次子或是非婚生子——也就是所谓的私生子不但无继承权,并且会被赶出家门闯荡或是成为自己兄长的属下和仆人。所以当时选择进入修道院和教堂——寻求救赎也顺便混口饭吃;以及成为四处流浪的流浪骑士就成为了贵族次子们的当然选择,这就是欧洲非常有名的次子问题。

穿上了教士袍的次子阶层还好应付,而成为流浪骑士的次子们则让人讨厌和头疼了,他们从小习练武艺,装备精良偏巧又大多囊中羞涩。于是这帮子整天惹是生非酷喜决斗,更要命的是对财富垂涎三尺的强大武力成为影响到西欧、中欧各国社会安定的大问题。恰巧在1088年左右统治耶路撒冷的穆斯林统治者对前往圣地朝拜的***徒非常严苛,甚至引起了欧洲各国的公愤,于是一心想要扩充教廷权威的教皇乌尔班二世借机鼓动起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把骑士阶层和宗教捆绑起来,号召骑士们用手中的剑捍卫宗教,所谓“基督的骑士们为基督而战”。

关于十字军东征不想提太多,着重提一下骑士十字军。在布永的戈得弗鲁瓦、土鲁兹的雷蒙、塔伦特的博希穆德和上城的唐克雷德等四名大贵族领导下,法国、神圣罗马帝国的贵族们率领手下的骑士、侍从、雇佣弓箭手、雇佣步兵组成了一支职业军队向圣地前进,而大量的流浪骑士加入了贵族们的军队成为其中的另一部分主力。骑士十字军的一部分动机确实是神圣的,东征长期以来被看作是武装朝圣;当然另一部分动机就是赤裸裸的掠夺财富和夺取领地,这种虔诚和罪恶交织的奇怪产物成为了中世纪的缩影。骑士十字军在1099年终于经过浴血奋战,完成了从中欧到巴勒斯坦的长征,占领耶路撒冷,随后开始了疯狂的大屠杀,和疯狂的掠夺。第一次东征在征战中沿途催生了中东的四个拉丁国家,从小亚细亚到巴勒斯坦大致从北到南依次排开,它们分别是埃德萨伯爵国、安条克公国、四国的盟主和统治核心耶路撒冷王国、的黎波里公国(非利比亚,而是在巴勒斯坦)。 在东征后随着四国的不断扩张,那些远征军中幸存的人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他们得到的封地、财富与地位令人惊叹,尤其是原本对贵族地位、封地可望而不可得的“次子”们更是如此。于是也就有了一个欧洲的普通人到了耶路撒冷都可能变成大贵族的说法。受第一次、第二次东征的鼓舞(第二次东征没任何意义),欧洲的次子阶层也和平民百姓,以及一些野心勃勃的大贵族一样,产生了到圣地的冒险的念头。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在圣地得到成功,但是大多数最终沉沦或泯灭。片中的老子爵就是那么个到东方冒险的次子。

不过在这里影片的剧情与历史有了比较大的出入,要交代下当时的历史。历史上,易布林的巴里安有耶路撒冷守护者的称号,所以影片将他选为主角,但事实上巴里安却是一次东征时就来到圣地的贵族世家子弟。他确实与耶路撒冷王室联姻,但他是娶了鲍德温四世孀居的母亲,而不是她的女儿,鲍德温五世的母亲西比拉。在形象和年纪上,巴里安更接近影片中的雷纳德,乍一看像个莽夫;雷纳德更接近影片中的盖伊,是个中年贵族;而盖伊反而是影片中巴里安的形象,是个人尽皆知的美男子,当然也可以叫小白脸……不过这些人物经过编剧和演员们的努力展现,会让观众看到从未有过的深度,这点后面介绍。先说说耶路撒冷王国的政治斗争。

在当时的耶路撒冷,政治斗争已经比较激烈。由于王国是因东征而起,东征军的组成又比较复杂,这就造成除拉丁王国分成了四部分外,耶路撒冷王国还在各地分封东征军军人的局面,这些贵族与骑士们也都各自独立领有封邑,王国的王权较弱,国家政权实际掌握在由国王领导的贵族议会手中。

在一次东征时基督徒和穆斯林互称对方为异教徒,但是他们的态度却是根本不同的。基督徒认为穆斯林信奉的安拉是个伪神,是恶魔,是上帝最大的敌人,因此他们初期在宗教战争中对穆斯林不留一丝怜悯;而穆斯林则认为犹太人、基督徒虽然是异教徒,但信仰的也是唯一真神安拉,只是犹太人和基督徒没有得到先知默罕默德的最终启示所以得不到拯救,这样他们对这些“读经人”就相当宽容,例如犹太人在中世纪更喜欢在穆斯林手下生活。东征和随之而来的***宗教迫害狂们把这种宽容一点点粉碎成灰,当安条克、耶路撒冷的大屠杀发生时,两种宗教就有了无法弥合的裂痕。

不过人都不是野兽,自有寻求社会环境认同的本能,当然有的人把这种本能扭曲成了对社会环境的对抗。当第一次东征到东方的军人们安顿下后,他们就开始了与东方文化的融合。这些人迅速被中东文化吸引,自身开始转变。他们的饮食、服饰与生活习惯更趋近拜占廷人和阿拉伯人,他们与阿拉伯人的关系也迅速好转。穆斯林大多是爱好文化的,他们也就有很多相关的记载。有阿拉伯商人记载,一个与他经常有生意往来的骑士与他平等相待,当他到耶路撒冷做生意时会像对贵客一样款待他(对同出沙漠文化的***文化和穆斯林文化来说,好客是个共性)。而当他被某些刚到圣地的欧洲贵族欺辱时,这个骑士又会像帮助自己同胞兄弟一样不惜与那些贵族拳脚相向。这样的东方化了的贵族还有很多,甚至包括耶路撒冷王室也是一样,影片中的西比拉公主就是一副拜占廷和阿拉伯混合的装束。这些人和他们的后代们可以被看做即得利益者,他们在故事发生的年代更希望得到宁静的生活,他们想要做的是守护圣地,利用保护这个重要商道和朝圣目的地获得收益,而不是像暴徒一样向周围邻居们挑衅。真实历史中的巴里安就是一个这样的贵族。

拉丁国家和基督徒对中东的穆斯林意味着什么?大多数穆斯林没把他们看成动物园和野兽。他们与基督徒交易、往来,有的阿拉伯贵族甚至向拉丁国家寻求帮助以对抗自己的同胞,以暗杀闻名的阿萨辛派穆斯林(颇有现代恐怖主义组织的味道)甚至还一度将拉丁国家看成战略盟友。不过人群总不是只用一个视角看问题,反对拉丁国家的呼声始终激烈,穆斯林和基督徒的战争也一直没有停止。当然在东方化的拉丁贵族和大部分穆斯林看来这是国家与国家的战争,不是宗教间的。萨拉丁曾经的上司(姑且这么称呼吧,这是种介乎上下级和宣誓效忠之间的关系)努尔丁怀有将拉丁人赶出中东的宏愿,他也开辟了这条道路。

穆斯林一边有怨气,要是基督徒一方就此安生下来也就好办了,麻烦就麻烦在不断有欧洲人到圣地冒险,特别是次子们。这里的战斗总是很多的,拉丁国家也需要新鲜的兵员,于是也就总有让穷光蛋发达的机会。而为了维持朝圣要道和保卫圣地——当然有的时候也为发泄宗教狂热——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先后成立,这些军事修会宣称安贫(结果他们成了豪富的商团)、守节(他们犯下的罪行一点不少),保卫拉丁国家边境上的许多城堡要地和通商要道,剧中有个身披黑色绣白十字架斗篷的骑士就是个医院骑士团成员,雷纳德则总披着白底红十字的圣殿骑士战袍。这些骑士团会帮助欧洲的骑士们到东方来或者干脆动员他们加入骑士团,他们的实力也迅速膨胀,逐渐成为拉丁国家举足轻重的军事力量,他们与贵族军队一起构成拉丁的军事保障。

如果光是这些军人也还有保全拉丁国家的万一希望,可更让人悲哀的是那些欧洲大贵族们。第一次东征的巨大成功让欧洲贵族体会到夺取领地的巨大诱惑,一批接一批贵族带着自己的军队来到圣地,最高潮时法国、神圣罗马帝国、英格兰的头头都来了,盖伊·德·鲁西尼昂和萨迪永的雷纳德都是这样的新派贵族。这些人中失败者占大多数,但不妨碍他们传播仇恨。这些新来的贵族把先前已经安顿下的东方化贵族蔑称为“小马”,利益和理念上的不同让这两批人开始政治斗争,他们争夺的是拉丁王国统治权。最终新人战胜了小马,在争斗中为了宣扬自己的理念他们已经用屠杀、抢劫传播了太多的仇恨,等盖伊终于登上王位时发现那些曾经与小马们称兄道弟的穆斯林贵族已经被萨拉丁以圣战——杰拉德的名义联合起来,要消灭拉丁王国。此时的新派贵族已经无力回天,尽管真实的历史中为了抵抗萨拉丁雷蒙与盖伊摈弃前嫌联合对敌,但也始终无法击败几乎整个穆斯林世界。卤莽的盖伊率领拉丁军队在哈廷一役被萨拉丁的穆斯林联军歼灭,盖伊被俘虏,雷蒙逃出,雷纳德与被俘虏的所有医院骑士、圣殿骑士一起被杀。失去守卫者的拉丁城堡毫无意义,在巴里安斡旋下耶路撒冷投降,基督徒交纳赎金后可以离开。结果巴里安与城中部分贵族为部分贫民赎身,萨拉丁的弟弟献身慈善事业也赎了贫民基督徒,而萨拉丁认为既然前面几位都做了善事,他这个胜利者自然要做得更好,于是减免了剩下的贫民赎金,基督徒得以安全离开耶路撒冷。

历史简单来说就是这么点字,片子也就是两个多小时,我没把历史浓缩成一段文字的水准,而电影人有把历史浓缩到两个小时影片中的能耐。当然也许正是因为影片太贴近历史了,所以很多能够体现角色性格、立场和内心挣扎的细节反而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他们被华丽的无视了,于是这片子才有5000万票房:

太巴列(影片中的雷蒙三世被叫做Tiberias,太巴列),就是那个由杰瑞米·艾恩斯饰演的老骑士,他在给巴里安倒酒时很自然的掰下些肉桂丢到酒杯里泡。这个习惯是拜占廷人的,西欧人历史上曾经对次大加嘲笑,而他是个典型的西欧人后裔及一次东征十字军将领土鲁兹的雷蒙的后裔,他也很自然的把东方习惯向与自己素未谋面的法国青年传播。一个典型的小马,一个全副武装的小马,这个角色就依靠这么个简单到被大多数人忽视的动作树立起来,鲜活无比,丰富到光为他就能写一本书。

曾经有自以为是的影评人把渡海前巴里安看到的穆斯林晚祷叫大BUG,说导演和编剧根本不了解***教,因为那些穆斯林是向夕阳而不是麦加朝拜。这些半桶水的家伙,在那个时代穆斯林是向耶路撒冷朝拜的,他们向夕阳朝拜,那正是耶路撒冷的方向,导演是用他们指示通向圣地的路径——过海。另一层意思,穆斯林心中的圣地与巴里安他们要去的“天国”在同一个方向……这就是暗喻两个文明的冲突。而影片最经典的几个场景之一就有穆斯林大军对着耶路撒冷的城墙做晨祷,这简直让人不寒而栗,还需要导演用其他方式诠释穆斯林的战斗意志以及夺回圣地的决心吗?这才是真正震撼人心的东西,编剧与导演对历史已经精熟到吴宇森之流汗颜。

影片中的表演也并非如人所评“演员的表演平淡无奇”,这些家伙能够多看懂一些就好了。片中萨迪永的雷纳德,粗看来是个粗鲁、残暴、狂热、没脑子的大老粗,但如果把历史上对此人的记载对比再一看,再想想影片中关于他的很多片段所透露的细节,就足以让人佩服了。

这个雷纳德有“毁约者雷纳德”的绰号,是个从法国来,运气不错通过讨老婆这种好办法继承了安条克的贵族,他总是时不时洗劫并屠杀路过他城堡的阿拉伯商队,而他的城堡正坐落在商业要道上,于是他也就总能轻松找到目标。他看起来真的像个疯子白痴,不过这个家伙有与穆斯林丰富的作战经验,他能说流利的阿拉伯语,也是对穆斯林非常熟悉的人,他的奸猾被无数史书记录——这样的人会是个疯子白痴吗?他是圣殿骑士团副团长,盖伊的政治盟友,他希望通过战争在东方获得更多的利益,于是一次又一次挑起穆斯林和基督徒的矛盾,以便让鹰派的盖伊顺势上台;他也希望盖伊在上台后全力投入新的战争,为他和与他一样的野心家们打开通往领地和财富的大门。影片中有个片段,雷纳德带着盖伊一起去屠杀商队,盖伊小心的说了句:“我不应该在这里。”雷纳德说道:“是啊,都是疯子雷纳德做的,反正罪都是我的,人人都会那么说。”连盖伊都只能惊叹“你真是个危险人物”。了解这些,再想想演员脸上貌似呆板滑稽的表情,这样的表演也能说没有出彩之处吗?导演和编剧的功力就在于把影片中的人物与历史中的联成一体。

类似的片段还有,当雷纳德抓获萨拉丁的妹妹后,她用阿拉伯语说:“我是萨拉丁的妹妹!”雷纳德一边说着“我知道,我知道”,一边扯下了她的面巾……这就更让人无语了,会说阿拉伯语就不可能不知道阿拉伯女人蒙面是什么意思,他这样做,当然还包括片中没描写的他把萨拉丁的妹妹给杀了,彻底拉开战争序幕。

当雷纳德谢幕时,他的表现就更让人对“你真是个危险人物”这句话深入体会,历史比剧本还有情节,还要跌荡起伏,只是历史大多不会被记载得那样详细。凑巧,这一幕正是那幸运得被记录下来,而且是被东西双方都详细记录而且还脍炙人口(?)的活幕剧。哈廷之战后,盖伊、雷纳德都被俘虏了。出于对沙漠文化的继承,穆斯林都好客,而且是特别好客,这点前面已经提过了。穆斯林有不伤害客人的传统,如果一个外人进入穆斯林的帐篷或营地,并受到了招待,那么那些穆斯林就不能伤害他,也不能让他在营地内受伤害,这点是现代普什图人庇护基地人员之滥觞。雷纳德非常清楚这个旧俗,并且想要利用这一点。雷纳德在被与盖伊一起押向萨拉丁的帐篷时装做很渴的样子(当然也可能确实是渴了),他随意地问萨拉丁要口水喝。不过电影里这段大概是被制片厂老板剪辑了。于是萨拉丁要属下端过一个盛满了碎冰的盒子——他一向阔气奢侈——盛了一杯冰水递给盖伊。萨拉丁也极精明,他明白过来对面这个拉丁人中数一数二的危险份子在耍阴谋诡计,要是直接给了雷纳德,那这个臭不要脸该拿拖鞋抽脸的家伙肯定就坡下驴,借着自己喝了口水算是被招待过的由头寻求客人待遇,于是逃过一劫。阿拉伯人就喜欢精明的故事,于是这个事情也就脍炙人口了,特别是关于一个阿拉伯人比基督徒更精明的。盖伊这时候则是明显不清楚状况,一脸茫然,他即不知道阿拉伯人的传统,也没有跟上另两人的敏锐思维,只是简单的以为萨拉丁是因为他是国王,所以把水先给他——萨拉丁也够损的,他说“国王就该有国王的待遇”,实际上雷纳德是安条克公国的领主,也算是国王。盖伊的平庸和他该死的自大使雷纳德诡计落空,盖伊一手接过杯子就把杯子递给雷纳德。雷纳德没办法,也只好装不在意的样子接过水一喝,就盼着萨拉丁没想起自己不是从他手里直接拿过杯子的。可惜上帝这回没保佑他,萨拉丁接着就说:“好象不是我给你水喝的。”于是野心家被砍了脑袋。

看,就在这个貌似多余的片段中两个精明人斗智,一个是众所周知的能人,一个是世传的傻瓜疯子,再夹着一个真正的庸人。回过头再仔细品位,演员的每个表情动作都充满韵味。

一部电影包含这样多的元素,这就是史诗电影,历史比任何文艺作品都更吸引人。只是可惜,如果真正把历史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反而没办法真正体会当时人的感受,没办法触摸那些鲜活角色。这个,该说什么呢?历史太深奥,电影太刁难观众,还是我们太没知识?

怪不得这片子本都没收回来,太难看懂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