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八十二章:顾燕失踪案牵动众多的神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讯问室并不象审讯事那么恐怖,平时也用来作为会客室用的。在这里一切摆设也都显得很寻常,干净的台布罩着一张桌长子,,桌子周边放置着六把椅子。

此刻,顾燕孤身一人在里面坐着,没人给她倒水喝,被反铐在背后的双手也没人来给她打开。

她急速的开动着脑子,终于想明白了是自己在《申报》上发表的揭露谢长林的特务机关妄图强暴梁晴的文章,激怒了谢长林 ,所以这是谢长林指示特务对自己进行报复。

顾燕明白,凭着金大牙和胡胖子自己,肯定不敢私自拘禁她的。撇开马步芳、朱家骅后台不谈,单自己是上海最知名的报纸《申报》的首席记者,他们也会怕事情败露,身败名裂的。

顾燕长了二十五个春秋了,还从未经历过被人铐起来,失去自由的生活那。

她自然不会不紧张的,因为接下来会遇到什么,谁也不知道。

也许被遭到拷打,也许会被这帮流氓特务轮流强奸,顾燕一点也吃不准。因为这次是谢长林在幕后主使,顾燕不再敢用以前的自信来宽慰自己了。她必须要通过交流来了解到敌人究竟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顾燕想到这里,起身用高跟鞋去踢门。

随着踢门的声响,门被打开了,进来两个人:金大牙和已经完全恢复自由了的胡胖子。

金大是个有充足色情场随时经验的人,现在被眼前这个俊俏的女记者的美丽给弄呆了。他在基地临时看押所见过梁晴和黄艳的无比风姿,也被张莉莉的性感迷的几次不能自拔。但是比起眼前的这个顾燕来说,都还不能让男人如此的痴狂。

金大牙也曾经多次见过顾燕,但顾燕那傲慢的气质和不可靠近的风度都没让他起过感觉,当时他根本没幻想过顾燕会和自己有什么纠葛。

现在完全不同了。眼前的顾燕是已经失去自由姑娘,她白净细腻的双手被背后铐的紧紧的,她就象在刀板上的一块肉,可以任人宰割,就象笼子里关着的金丝雀,任人观赏的时候,遇见这难得一幕的男人,感觉都会不自主的“蓬”的一声跳到了颠峰。

因为这种场合下,有一个名词很能高高的调起人的胃口,这个名词就叫:“强行占有”。

已经满了四十六岁年龄的金大牙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某处部位在急速的膨胀。

“金大牙,原来你们是要非法拘禁我啊,采取这么卑鄙的手段,真够无耻的!”

顾燕立刻揭穿了金大牙导演的这出闹剧。

金大牙已经不会再用和胡胖子发生*为名说什么了,因为胡胖子正潇洒的站在了顾燕的傍边。

金大牙对顾燕说:“哎,你这个姑娘太没素质了啊,一个名牌记者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嘛。你这么踢门,门踢坏了没事,要是把你这双大美脚踢伤了,不是这个世上的一大憾事吗。”

顾燕说:“呸,你也配谈素质啊!那好,那你这个有‘素质’的人就解释一下:为何把我反铐在这里,而想强暴我的那个坏人又没事人一般的站在那里那?”

金大牙说:“哦,这是误会了,胡老板经过我们询问,说是喝多了才对你无理冒犯的,现在他愿意当面向您道歉那。所以我们解除了对他的刑具束缚。

顾燕说:“哦,是吗。既然是这样,那请也打开我的手铐,我也可以走了呵,除了亚洲小姐培训紧张,报社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去那。”

金大牙哈哈一笑:“顾小姐很心急啊,放心,肯定是要放你走的,但不是现在,也不是今天。”

“怎么,你们真的想无辜扣押我吗?还是请你和你的主子谢长林想想后果吧。”

顾燕义正词严的说道。

“喂,喂。顾小姐你说错了,这是突发事件和我们站座毫无关系。另外这也不是无辜扣押你,你不是个大记者吗,我们这是想邀请你参加我们76号里的社会实践啊。比如请你采访采访我。”

金大牙嬉皮笑脸的说道,他丝毫没有给顾燕打开手铐的意思。

顾燕说冷冷一笑说:“采访你?对不起,我目前还没那兴趣。”

金大牙又淫笑了起来:“可我对你有兴趣啊,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勾引这位胡老板的。”

顾燕说:“放你的狗屁,你也不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一身贼肉的恶心男人,值得勾引吗!还是说说看,为什么设圈套非法拘禁我吧。”

胡胖子说:“怎么着,记者就可以随便骂人啊,你不在更衣室勾引我,我就会撕你的丝袜,扒你裤子了吗?这可是我们金副站长还问你话那,你一个小小女记者不要放肆。”

顾燕说:“滚开,你是什么东西,有资格和我说话吗。金大牙你说的痛快的,今天你是放我还是不放?”

胡胖子一下气急败坏了。

他叫嚣道:“都听说你因为漂亮,性感和有才气而高傲的很,但这里可是76号,不是你顾燕高傲的地方!”

“对,76号,当年日本鬼子和汪伪政府特务机关迫害爱国人士的地方,恭喜你们继承了他们的衣钵。”

顾燕反唇相讥讽刺了起来。

金大牙知道斗嘴不是顾燕的对手。

他便说:“呵呵,顾大记者,胖子说话不大客气,请你小姐原谅。但他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再傲气的人在我这76号里也得放一放架子。既然你知道这里是特务机关,那想必也清楚进了76号大门的人能全身走出去的不多。”

“哦,威胁我吗?”

顾燕说:“也就是说我被你们逮捕了,请问罪名是什么?”

“没有逮捕你,只是让你交代问题,你是如何勾引胡家民先生,然后又想借机敲诈他的,说清楚了,你就可以走了。”

金大牙始终不说政治上的原因,因为谢长林的意思只是教训顾燕一下,不要和她牵扯政治,否则顾燕出去后一定要大肆在媒体上渲染政治迫害的。

“这个问题我不想再回答了。”

顾燕说:“你们明明看见是胡家民这个流氓想强奸我,还硬说我勾引他,那就等着瞧吧。要么把我放出去,要么你们就枪毙了我,否则我和你们76号没完。”

她这一番话,说的金大压有点怕了。

顾燕说的出来,也做的出来。看上去这个上海第一美人远比想象中的难对付。他对谢长林罩着自己多少有点怀疑,万一真把顾燕惹急了出了事,谢长林再做了缩头乌龟,那自己才叫鱼没吃着,反落了一身腥啊。

金大压想了想后说:“那好吧,为了表示诚意,我先打开顾小姐的手铐,但还是需要适当的控制你一下。”

他为顾燕开了手铐,然后铐住顾燕的一只手腕,另一端铐在了顾燕所坐椅子的扶手上。

这样顾燕总算是比先前轻松了一些。

金大牙说:“顾记者,你就承认是自己勾引了胡家民先生吧,这样做完笔录,马上就可以放你出去了。”

顾燕知道这是金大牙在故意耍奸,谁要是承认了,按照现行的法令,会被以:破坏社会风化的罪名判处三个月的监禁。再说这样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事谁也不会承认的。

她说:“金红强,你身为党国的要员,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堂堂的军统保密局也管起社会风化了吗?这倒是挺新鲜的事。”

“呵呵,偶尔,偶尔也尽尽社会义务嘛。既然顾记者你不肯承认,那就对你做个测试吧,能过了测试关,就能证明你是清白的,就不需要再做笔录了。”

金大牙是一招不灵,又生一计。

“什么测试?真是莫名其妙。”

顾燕知道再和金大牙他们计较所谓“*”已经是多余的了,他们抓自己就是为了《申报》发的那篇文章,目的是为教训和羞辱自己一下罢了。

金大牙见顾燕默许了所谓“测试”,便示意胡胖子退出了讯问室。

金大牙关上门,搬了把椅子坐到了顾燕的身边,然后端起茶杯抿了了口茶。

“顾燕小姐,我们开始吧。这是讯问室,条件比较好。你要是很配合,我们就不必转到审讯室了。”

金大牙先对顾燕施加了一点心理压力。

顾燕不见金大牙的用意,有点揣揣不安的说:“好吧,你测试吧。”

金大牙咳嗽了一声,说:“那就开始吧。第一个问题,请问顾小姐可知道各地现在都流行玩美女的脚,以及在她们的脚上射出男性的生殖液,这你知道吗?”

“知道,这是高跟鞋出现并流行后,引起的一种男人的心理刺激而产生的心理崎岖的副作用。”

作为一名记者,自从自己的皮鞋屡屡被男人偷玩后,顾燕的确研究过这个课题。

“回答的很好,的确,被男人刻意玩过脚的女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都穿了高跟鞋。那第二个问题,知道为什么吗?”

金大牙完全是在满足着自己淫荡的好奇心罢了。

顾燕耐着性子说:“可能是高跟鞋包裹女人的脚,使脚面,脚趾以及脚踝部位显得秀美,皮做的鞋帮能把脚上多余的肌肉组织有效的包起来,所以显得脚的好看,也衬出了身材的婀娜,这个恰恰能引起了男性的欲望,这种欲望的不到释放的话便会选择一种心理扭曲的方式,那就是现在比较流行的恋脚恋鞋。”

“哦,呵呵,不愧是记者啊,说的很到位。”

金大牙说着,眼睛色靡靡的死盯着顾燕的那双脚看,这是一双脚和鞋配合的天衣无缝的典范。

顾燕的脚好象穿的专为她定做的高跟鞋一样,把这双白色的高跟鞋填的不多半毫,不少半厘的正好包成了一个极度的诱惑体。

金大牙不禁的下身高速的起了反应。

他喝了口茶又说:“第三个问题,顾小姐你本人穿这样的高跟鞋,就不怕吸引男人对你进行强暴吗?要知道,眼下由美脚引起的强奸案件很多啊,似乎很时髦的举动了。”

金大牙的这个问题既滑稽又显得很无理。

顾燕是又好气又好笑。

她讥讽着说:“我不怕啊,因为有你和谢长林,胡胖子这样的保护神在那吗,消灭社会丑恶行经可是你们的义务啊。”

金大牙尴尬的笑了笑。

他接着说:“最后一个问题,你顾燕小姐长着这么俊秀的脚,加上你脚上穿的又是这么性感的高跟皮鞋,不可能没被男人猥亵甚至强奸过吧,请你说说。”

顾燕没好气的说:“难道你希望遭遇强暴吗?可惜你要失望了,因为从来没有过。”

“哦?不会吧,那是别人怕你还是什么那?”

“不是别人怕我,而是我自爱、自重。还有,少去人少的地方,比如郊外和公园等僻静处,加上时常有保镖跟随,谁能靠近我那?”

金大牙此刻觉得顾燕非常正派,稳重了,当初想狠整顾燕一把的心理被锉掉了不少。但他也对顾燕更好奇,更想多了解一些了。

他说:“不会一次没遇见过,你显然没看说实话,当心你的测试不过关啊。”

顾燕怕他故意刁难,没完没了,只好说:“有过一次的吧。”

“看看,我就说吗,不可能你没遇到的。说说,是怎么回事。”

顾燕真的回想起了:就是去年日本鬼子刚投降那会,她还没有自己的汽车,便坐无轨电车去静安路某单位采访。

当时电车上人很多。顾燕背着采访包,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身上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

当时上车没多久,24岁的顾燕还是站在电车门口,她一下被两侧的两个30多岁的男人挤住了动不了了。

顾燕当时想躲开,但车上人太多了,根本挤不出去。这时候她觉得脚被什么东西在动,低头一看,站在低一层的电车踏板上的一个男人居然把阴茎在光天化日之下拿出来,正直直的顶在了她的脚和皮鞋上。

顾燕连忙抽脚躲避,谁知道站她两侧的那两个男人竟然分别用一只脚抵住了她前面和后面,使她不好进不得退不得。她马上明白了,这两个男人和踏板上的那个男人是一伙的。她想骂他们,但腰上寒光一闪一动,原来是其中一个男人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她的腰上。

顾燕再左右的一看,车上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但都装着没看见,那时候上海的治安很差,谁都怕惹祸上身。

这时候她脚面上一热,那个踏板上的男人在她脚上射精了,精液立刻洇湿了顾燕的丝袜,还顺着顾燕的鞋帮往下滴。这一刻,顾燕羞的是无地自容。

这还不算完,踏板上的男人射完以后和那两个夹着顾燕的男人其中一个一换,那个又下到踏板上,马上拿出“玩意儿”贴上顾燕的脚,准备轮流淫辱这个年轻女记者的秀脚。

幸好这个时候电车到站了,顾燕这才拼命的推开这几个男人,跑下了电车。结果因为回家冲洗换鞋,那次采访也没能完成。

金大牙听完顾燕的话,激动的下身几乎憋不住了。

“顾小姐,这些下三滥真不是东西,那你自己当时没什么感觉吗?”

金大牙几乎想伸手去捞顾燕的脚了。

顾燕说:“金副站长,你是有身份的人,遇见这样的丑恶现象,你说说看会是什么感觉那?”

“对不起,对不起,是你的叙述刺激了我,问的过了点。”

金大牙承认了自己的失态。

“现在你的测试该结束了吧,我可以走了吗?”

顾燕也不想在这个魔窟里多呆,因为她被带到了那里,外面是一无所知,别人没法找到这里来。

“呵呵,很抱歉,顾记者你还得做一件事。”

“还要我做什么?”

“你得在你们《申报》刊登一篇道歉文章,说明那篇诽谤我们保密局上海站的不实报道是你写的,不然你将以诽谤罪被逮捕。”

顾燕知道金大牙开始点正题了。

自己答应不答应那,要是答应了那就等于自己成了造谣记者,不仅给报社的声誉带了很坏的影响,还将自己推向让人白眼的地步,别人会说自己是受延安指使的,会影响到党的利益,这个是不能接受的。但是要是不不答应,估计自己今天是出不去了,外面那些多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被金大牙扣在这里,什么也干不了了,甚至还会出现自己绝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让我先回去想想,三天后给你答复。”

顾燕说道,她想先拖延一下是一下。

“想想是可以的,但不是回去想,而是我给顾记者你找个地方想。等你什么时候想好了,把道歉文章写出来刊登了,什么时候我放你出去。”

金大牙一口拒绝了顾燕,这个老狐狸那里会给顾燕这个机会那。

“怎么,难道金副站长怕我顾燕跑了不成?”

“也可以说是这个意思吧,你想出去再找后台关系来压我们,这是办不到的。”

“那总得让我考虑一下吧?”

“可以啊,我不是说了吗,给你地方考虑。”

“那好,我就去你说的地方考虑好了。”

顾燕定了定心,想缓和下来再说,有时间就有机会。不过她不知道金大牙会把她关在那里,显然不会关在76号里,因为金大牙会考虑赵海龙一定会带人找过来。更不会关到基地的临时看押所去,那等于公开收押了,根本没必要演模特公司的那一幕戏。

顾燕正在想着,金大牙喊人备车了。

进来两个特务,又把顾燕的手扭到背后反铐了起来,带到了院子里的车上,随后金大牙也钻进了车,随即汽车发动开出了76号的大门。

幸好,这次没有胡胖子的押送,顾燕挺怕他的,早上在标点模特公司,不是自己竭尽全力的挣脱还踢了他一脚的话,早被强奸他得逞了。

约莫四十分钟后,汽车在一处石库门房子前停了下来。

顾燕看见了自己熟悉的地方,原来正是当年云水话剧社所在的利园弄堂十六号,也是被金大牙霸占交还然后又霸占了的那处地点。

“你怎么把我带到你家来了?”

顾燕质问道。

“这很好解释,任何人都不会想到我金红强敢把一个后台很硬,知名度很高的漂亮女记者关押在自己的家里,所以这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就委屈一下吧,什么时候想好了通知我,你就马上获得自由。”

金大牙边回答边把顾燕推进了屋子。

一间原来为拘禁云水话剧社演员的简易牢房成了顾燕现在的居所。

铁门铁窗让顾燕明白自己的逃不出去的。

里面显然早做了准备,床上已经安放好了被褥,洗梳用品和马桶也都摆放在了墙角各处。

进了牢房后,金大牙又给顾燕打开了手铐。

“真的很委屈你这上海第一美人了,你就住在这里考虑吧。我让陈五带人在这里陪你,有事你可以喊他办。”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我不住,你给我换地方。”

“得了吧,就这地方也很不错了,就这样还得把你的一只脚铐上链子那。”

金大牙指了指地上打着地桩一条铁链子说道,链子的顶端有个铁圈,也就是监狱里能见到的脚镣。

“什么,你给我带脚镣?那我怎么睡觉起居那。”

顾燕这一天,又是手被铐,又是脚上镣的,非常的不适应。

这个出身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名门闺秀,从小就娇生惯养,成长的一路上都是有人宠着、护着的,根本没经受这些的思想准备。

“是啊。”

金大牙道:“你放心,这链子的长度足够你在房子里各处走动的长度,睡觉也不成问题,难过是肯定难过了点,慢慢的你就习惯了。”

顾燕冷冷的说:“金大牙,今天你就猖狂吧,你等着,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习惯的。”

“哎,顾小姐还不服气那,呵呵,这里可不是你耍大小姐脾气的地方。”

“是吗?你想见识大小姐的脾气吗,很快就会让你见到的,话先说话,到时候你别求饶。”

顾燕现在一点不在乎起来,她知道想救她的人多了去了。

金大牙不想再和顾燕斗嘴了,望着坐在床铺上的顾燕,他蹲下身来说:“顾记者,请问你让我铐你那只脚?”

顾燕知道除非马上答应金大牙的条件,否则现在采取任何抵抗形式都是没什么意义的,她伸出了左脚。

“真漂亮的脚啊,比于洁的一点不差。”

金大牙连鞋带脚的把顾燕的左脚攒在了手里,不由自主的在顾燕的脚面上掐了一把。

“哎呀,你干什么,你不是给我上脚镣吗,掐我的脚干吗。”

顾燕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呵呵,不好意思,一抓住你的秀脚就想起你刚才在76号讲的那些男人在电车上强玩你的脚的故事了。”

金大牙说着又摸了摸顾燕脚上白色高跟皮鞋的鞋尖和鞋帮,这才握住她的脚踝部位把脚镣铐了上去。

“你摸够了没有?!”

顾燕虎起了她那漂亮的丹凤眼问道。

“呵呵,不好意思。”

金大牙松开了摸着顾燕脚的手。

他在顾燕脚镣的合拢处上了一把小铁锁,然后把锁钥匙交给了站在一边的老马弁跟班陈五。

这些杂事他原本可以让陈五去做的,但是他怕陈五摸过顾燕那无法让人抗拒的美脚后,会产生强奸她的念头,因此他不仅自己来铐顾燕的脚,还关照陈五,不得碰顾燕一根手指头。

金大牙专门把老保姆刘妈请回来照顾顾燕的起居,刘妈就是我党的地下交通员,当时为营救云水剧社的那些演员出了很大的力气。

不过刘妈一时三刻还不能把顾燕被关押在利园弄堂的消息送出去,因为为了保密起见,金大牙下了除了陈五可以出去买菜外,任何人都不得离开这里的命令。

顾燕在《申报》的那篇文章的确是为梁晴创造了暂时不受危险的环境。

不过顾燕突然一整天不到训练场来,让梁晴感到了一种不安。

她对于洁说:“顾燕可能出事了。”

“是吗,那就不得了了,顾燕这条线可是我们完成‘美人鱼行动’的主线啊。再说,她平时对大家多好,多有人缘啊,这可怎么办那?”

于洁非常的着急。

梁晴说:“我虽然是比你自由,但也出不了基地啊,看来只能冒险联络杨乐乐,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洁道:“那可不行,太危险了,顾燕不在要是再连累到了乐乐,那我们这里可真就成瞎子了。”

黄艳的脚还有点一拐一拐的,也走来说:“不能找乐乐,她的作用是万不得已才能直接见我们。”

黄艳的脚是那次被谢长林吊的时间太长,而受了点小伤。

于洁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说:“对,可以找赵海龙,他是顾燕忠实的跟随者,一定会寻找顾燕的。”

梁晴也说:“对啊,我来找他,他最近看偷着看我,估计是想接近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

黄艳提醒道:“梁晴,你找他是可以的,但注意分寸,赵海龙偷看你未必安了好心。顾燕才一天没来,也许郭书记给她安排了新的任务那,我们不必先那么紧张。”

梁晴还没去找赵海龙那,赵海龙象丢了魂儿似的,晚上主动跑到了梁晴的宿舍里来了。

“梁小姐,你看到顾燕了吗?”

他急急忙忙的问梁晴。

“我正想找你,难道你也没见着梁晴?”

“没有啊,你瞧我急的一头汗,要是见到了顾燕会这样吗。汤凯去她的四力公司也没见着影儿,她公司的郭董事和汪总经理也在找她那。”

这下,梁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她说:“赵处长,顾燕会不会被军统的人抓走了?”

“不会啊。”

赵海龙肯定的说:“他们抓顾燕干吗?再说就是抓她肯定会给我事先打招呼啊。另外谢长林也不在上海,谁有这么大胆子去碰她那!”

梁晴说:“外面的黑社会流氓也动不了顾燕,因为她带着保镖那,只有军统的人才有这么大胆子。对了,我想起来了,顾燕一早走的时候是去标点模特公司帮着一个朋友客串演出去的,那个公司不是由军统控制的吗?”

“啊?这样啊,那真的和军统有关系了,那里的胡胖子这个肉头货坐镇的,我得马上连夜去找汤凯商量了。”

赵海龙知道不尽快找到顾燕就没办法向马步芳交待了。

梁晴说:“顾燕也是我的好朋友,你能带上我去吗?”

“这个,这个…..。行,那好吧,你穿好衣服马上和我走。”

赵海龙此时只有寻找顾燕了,管不上谢长林的那些狗屁禁令了,他知道当政委出身的这个高个子大美人很稳重成熟,关键的时候说不定会有好点子使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