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八十一章:美女记者中了诱捕圈套

王大三 收藏 1 39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第二天清早顾燕就起来了,洗梳完毕后她想昨天梁晴提醒的有道理,就想给郭书记打个电话,但是基地里的电话除了赵海龙和金大牙的一部连外线,其他的都打不出去。 顾燕穿着她习惯的“一身白”,也就是白西装上衣,白西装裙,肉色丝袜和白色的高跟皮鞋去赵海龙的办公室想借电话。 恰巧,赵海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第二天清早顾燕就起来了,洗梳完毕后她想昨天梁晴提醒的有道理,就想给郭书记打个电话,但是基地里的电话除了赵海龙和金大牙的一部连外线,其他的都打不出去。


顾燕穿着她习惯的“一身白”,也就是白西装上衣,白西装裙,肉色丝袜和白色的高跟皮鞋去赵海龙的办公室想借电话。

恰巧,赵海龙被张望鹤喊去有事了,顾燕想想也不会耽误太长的时间,黄星星又是自己的朋友,便不再想其他了。

她让保镖开车直接去了靠近“大世界”的标点模特演出公司。


“吉尔”轿车顺着南京路往大世界这赶来。

顾燕惦记客串演出完了以后,赶紧去欧阳佳慧家通知欧阳成先生,他的女儿要见他一面,然后就回设在汤凯别墅的“四力公司”和郭书记见面。

路上,顾燕多少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台步走的不专业,会不会被观众起哄,影响黄星星他们公司的声誉。


等顾燕赶到大世界的时候,她的那个姐妹黄星星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顾大记者,你来了啊,真准时。”

黄星星搂住顾燕的肩膀说。

“你黄大明星的指示,我敢迟到吗。不过我这也是赶鸭子上架,怕给你们公司撑不起脸面哦。”

顾燕是先把话说在了前面。

“恩,没关系的,我帮你准备,应该没问题的。”


黄星星又说:“顾大记者,我想告诉你,今天来的客人里有很多是上海滩的小开,阔少爷,比较挑剔。尽量给你走台的时间少点,不然走砸了场,老板该真要扣大家工钱的。”

顾燕说“星星,没关系的,我就就算是义务参加社会实践,学习一下罢了。尽量按你们的要求办。”

“好啊,那咱们去后台吧,对了,后台全是女士,男人勿入,让的随从委屈一下在外面侯着吧。”

“好,我让他们先回去,过两个小时再过来接我。”


顾燕打发走了两个保镖,和黄星星拉着手走进了后台。


黄星星首先忙着给顾燕张罗表演服装,顾燕外在的性格很开朗,但实际上内在的还是比较保守。

挑来拣去,顾燕最后才选中一件相对不是那么露肉的宽背带白色女背心。

她对黄星星说“下身的裙子都太短了,我要不就穿我身上这件吧,我觉得我身上这件已经够短的了。”


黄星星一看连说:“不行的,这些都是服装厂家送来的,穿自己的不穿他们的,人家能给我们公司宣传费吗?我们模特就是为了给人家推广宣传服装的啊。再说现在是新文化运动时期,时兴超短裙的,不然没人爱看。不过你的这双高跟鞋倒是不用换了,足够性感的了。”

无奈,顾燕只好选了一件浅米色的短裙,结果那短裙还没裤衩长那,短到只能勉勉强强的遮着臀部。

在更衣间换服装的时候,黄星星让她换下内裤,换上一条T字内裤。


顾燕说:“怎么,连内裤也要换那?”

“那当然啊,你不想想,你的内裤比裙子还长,那象话吗。上台一抬腿玻璃丝袜里大裤衩还不笑死人啊,象话吗?”

黄星星觉得顾燕很可笑。

顾燕想想也有道理,看看周围的那些职业模特都是这样穿的,她想,既然是一次社会时间活动,那就不必过于拘谨,还是和大家一样的好。

于是顾燕带着几分知识女性的羞涩,换上了T字内裤和展示服装,然后和后台的那些模特队员一道候场。不过她始终感觉T字内裤勒的自己的阴部很不舒服。


标点模特演出公司是自带演出剧场的,此时已经围满了专程来看模特儿大腿的公子哥和三教九流的人。

“听说今天标点公司把上海第一大美人儿顾燕也请过来了。”

“不会吧,顾燕是记者,又不是专业模特,能演好吗。”

“呵呵,我说兄弟,你管她那,一会顾燕上场,你把眼睛从下往上看就是,这个傲慢的白天鹅,也有被我们看到大腿根的时候啊,机会难得。”

“这倒也是,咱一起往前挤挤,说不定透过她的薄丝袜能看到大腿根上露出的毛毛那。

“平时看到那些模特小姐的毛都难,今天能看到美女记者的毛那真是福气啊。”

“是啊,是啊。想想这个女记者仗着自己年轻漂亮有身材,有学问,一直老傲气的。是该好好的羞她一下了。”


台底下甚是热闹,无聊的议论充斥着整个会场。


顾燕换上了那些性感的模特服装后,前台上的表演也正式开始了。

模特或单独,或两个,三个的一起走上T台亮相。顾燕不是专业模特,只是应朋友之邀来客串一下模特的生活,虽说她也曾经练习过,但毕竟没有正式演出过,自然走台经验差些,所以她被安排和另一个模特在后面走双人台。


顾燕身材属于匀称细腻到极点的人,加上她个子也高,足足1米71,比于洁还高一厘米,在女孩子里也称得上是大个子了。


前面的走台走的很成功,不断的获得了叫好声和鼓掌,闪光灯闪亮不绝。

《申报》头牌女记者顾燕和另一个专业一起模特上台了。

走完第一个回合时。台下有人议论了起来。“怎么,这是个新来的啊?长的太美了啊,咱以前从来没见过啊。”

“你个傻货,她你都不知道是谁啊?她就是号称上海滩第一美人的《申报》大记者顾燕啊。”


“哦,难怪那,是记者客串啊,你瞧她那走台的样子,一点也不专业,就是身材和脸蛋一流。”

“走的的确是不怎么样,但长的的确漂亮,瞧她那双白白的骚腿有多长啊,还有那骚脚够把人诱惑死的了。”

“对,对,看她那紧身背心把她那骚奶子勒的多挺啊,好象都要炸出来似的,要是能摸一摸就好了,哈哈…”


等顾燕去走第二个回合时,台下说的就更嚣张了。

“喂,台上的小娘们,你是才来的雏吧?走的不行啊,你的翘屁股要一歪一扭的走,懂不懂啊,要是不懂的话不如下来,哥哥我教教你吧!”

台下的公子哥儿纷纷嚷嚷了起来。


“嗨,小娘们,你的脚踝真好看,要是不会走台步,还不如把你的骚脚弯一弯,让大爷我们看看你的脚弓起来后美

不!”

“依我看,你就不是做模特的料,还是回去写你的文章去吧,要不干脆把你脚上的骚鞋脱下来,给大爷们展示展示你的大美脚吧,哈哈……。”


这些话让顾燕听的个清清楚楚,但她也只能先强忍住羞愤,等第二个回合下来,赶紧跑后台坐下喘气。

黄星星赶了过来:“顾大记者,你还是别走台了,今天就到这吧,下面人起你哄。一会胡老板要骂的。”

顾燕想想正好,一是再走下去,肯定下面这些无聊之徒说的就会更下流了。再则和欧阳成老先生约好见面的。


于是顾燕说:“好吧,星星,那我就换衣服走了啊,谢谢你照顾了,怪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你自己到更衣间去换衣服吧,我马上得顶你的台,就不陪你了啊。晚上我请你吃饭。”

顾燕也没多想,径直来到更衣间更衣。


她脱下了演出服装和短裙,只穿着乳罩和那条T字裤,然后打开衣柜去拿自己的西装上衣和白裙子。

更衣室的门突然开了,走进来一个三十多岁奔四十模样的胖男人。

这可把顾燕吓坏了,好在顾燕见过一定的世面,大声呵斥“你是谁?快滚出去,这是更衣室!男人不能进来的。”

那个男人并不惊慌,他说“我怎么不能进来,我是这的老板,爱进哪儿进哪儿。我正奇怪那,你是谁啊?怎么跑到我模特队更衣室来了?”

这个胖男人正是在军统里以胆大妄为出名的行动队大队长胡家民。


顾燕认出了他,连忙一边用西装上衣护住乳房,一边退到一个柜子后面护住自己的下身。她说“我是《申报》的记者,叫顾燕,你不是军统特务吗,怎么成了这儿的老板了那?”

“哦,原来是赫赫有名的顾大记者光临了啊,失敬失敬,这里是我开的公司,请问你不经许可闯到我的公司来干吗?”

胡胖子是明知顾问。


“你的公司?我是黄星星小姐喊来帮忙客串演出的。”

顾燕开始镇静了起来,她快速的把西装上衣套上扣好扣子。

“哦,原来刚才走台时被下边起哄的那个女人就是你啊?《申报》的大记者,你知道你走坏了我今天的台吗?”

说着,胡胖子又往顾燕这边走进了一步。


顾燕有点紧张,因为这里就她和胡胖子两人,看到胡胖子发达的肌肉,顾燕知道不能和她动手。

她说道:“既然你是这里老板,就请你先出去,这里是女更衣室,我换好衣服再跟你说话。”


胡胖子说:“那不行,你顾记者装什么淑女啊,我这的模特那个的裸体我没看过啊?以为自己是个记者就了不起啊,这里是模特公司,不是你的报社。今天你坏我台的事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不然…..”

“什么说法?告诉你,姓胡的,这里是上海,是法制的地方。记者参加社会实践也是大家公知公认的,我只走了四、五分钟的台,能坏到哪儿去?别耍无赖好不好!”


胡胖子第一次难得获得近距离看到顾燕的容貌和身材机会,他一下就有点不能自持住了。

他心想难怪谢长林下那么大的价钱要设局绑架她,这样的骚娘们让谁奸一次,都会成神仙的。


胡家民淫笑着答道:“既然是记者的社会实践,我也就不追究责任了,不过得按我们招收模特的规矩,你脱光了衣裳让我看一看,咱们就算是两清了,当然你脚的骚鞋可以不必脱的。”

顾燕马上愤怒了。

她骂道:“真无耻,臭不要脸的!你以为你是谁啊,快滚出去,不然我喊警察了。”

胡胖子说“喊警察?好啊,欢迎警察来给我们军统指导工作,你喊啊!”

胡胖子说着又往顾燕跟前迈了两步。


顾燕见胡胖子步步逼近,立刻联想到梁晴事先的警告。

“可能真是敌人设置的一个圈套。”顾燕想到这里环顾四周,想找个硬物做防身武器。

特务出身的胡胖子从顾燕的举止上也猜测出她想干什么,所以还没等顾燕找到可以用于自卫的物件,胡胖子已经扑到她跟前,一把拽住顾燕的胳膊,就势把她使劲的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顾燕虽说胆子不小,但也是第一次遇见从未有过的情况,一下吓楞住了。

胡胖子用两条胳膊把顾燕箍的紧紧的。

“呵呵,大记者身上真香啊,嫩肉真白。”他说罢,竟然腾出一只手想去抓摸顾燕凸鼓的乳房。

顾燕刚缓过了一点神,用力抽出一只手,顺手扇了胡胖子一个大耳光,打的他是眼冒金星。

“放开我,胡胖子你这个畜生,你想死吗!”


胡胖子被顾燕这一耳光煽的恼羞成怒,他喊叫道:“我叫你打,我叫你打!”

他不顾一切的抓住顾燕打他的那只手,使劲往后一拧,疼的顾燕也大声喊叫起来。被胡胖子这一拧,一反身,正好顾燕背后的结实浑圆的臀部正好顶在了胡胖子前面的裤裆口上。

不可抗拒的超强烈刺激让胡胖子疯狂了起来。

他顺势把顾燕的另一只手也反拧了过来,和她另一只已经被拧住的手合在一起用自己的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便放肆的去解开裤裆上的小便口,好让阴茎露出来。


顾燕感觉到了他在她身后的动作,又急又羞的大声喊叫呼救,一边拼命摇摆臀部和身体,想避开即将顶上自己这个臀部的阴茎,因为她的下身只有薄丝袜包裹着的一条T字内裤。

但顾燕的反抗举动奏效不大,才几秒钟,她就感觉到了一根火热的的玩意接触到了她的屁股上,因为顾燕臀部的丝袜是超薄的,等于那玩意儿直接接触到了顾燕的肉体了。顾燕脸涨的通红,急的几乎要发疯了。


此刻胡胖子已经是欲火攻心,热血沸腾了。

什么顾燕的后台,谢长林的交待和自己将面临的生死问题在一瞬间都被他抛掷到了脑后去了。

他把生殖器无耻的顶上顾燕结实的臀部后,伸手撕裂了顾燕臀部和大腿上的丝袜,然后去拉顾燕的T字内裤,他想让顾燕的阴户从后面露出给自己,然后凶狠的强行奸污占有顾燕了。


已经完全不再害怕了的顾燕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防线了,也是不顾一切的用出了全身最后的力气狂喊了一声:“滚开,杂种!”

随后她死命的一挣,终于挣了胡胖子的手,跑离了他。趁胡胖子用力过度在喘气和反应之机,她转身抬起穿着高跟皮鞋的脚来,狠狠的对他下身就是一脚踹过去。


胡胖子的下身是完全裸出的,目标十分明显,顾燕的一脚正好踢在他的阴囊上,又是使出的愤怒的力量,所以这一击力道极大。

胡胖子疼发出了野狼将死般的嚎叫,捂着下身躺了下去。


这时候,更衣室的门被人打开了。

闻声赶来的黄星星和另外两个模特,随后金大牙神奇的带着特务也赶了进来。

黄星星看见的自己的老板居然要无耻的强奸自己的朋友,气的大骂“胡老板,你怎么这么下作啊,连我的朋友也不放过,你真是禽兽。”她一边说,一边给顾燕披上衣服。

顾燕铁青着脸,迅速的穿上了自己那套“一身白”。


金大牙说:“哎呀,这不是顾燕记者吗,是怎么回事?我们是警察局的!”

胡胖子捂着下身直哎呀,“经济纠纷,经济纠纷,没事…儿,没…..”

金大牙装模做样的说:“胡说,经济纠纷怎么用上鸡吧了啊?这显然是性侵害案件,至少也是一件风化案件。”


缓过神来的顾燕看着金大牙十分疑惑,怎么这个恶魔特务转眼变成警察了那?

金大牙看出了顾燕的疑惑。

他说:“顾燕小姐,我是军统分管警察口子的,市警察局归我管,诺,这是我的警察证件。”


顾燕接过金大牙递上的证件一看:金红强,男,46岁,上海保密局驻市警察局特派专员。

聪明机警的顾燕此时已经觉察到从黄星星喊自己到胡胖子闯更衣室试图强奸,再到金大牙的离奇出现,都是一场阴谋里的细节。

她现在需要是赶快从这场阴谋里脱出身来,这就必须用点灵活的手段了。


顾燕说:“哦,真是你啊。金处长,我是应朋友之邀,来参加模特公司演出社会实践活动的,正要结束更衣时,这个流氓老板,也就是你的同事偷袭非礼我,幸亏你们来了。”

顾燕指着地上刚停止打滚的胡胖子说道。

金大牙知道谢长林交待的计划里没有让胡胖子强奸顾燕这一说,心想:你小子胆子也真够大的,要不是顾燕拼死反抗,那造成的后果你个死胖子能收拾得了吗。


胡胖子上前抓着胡胖子的后衣领子,把他拽了起来。

“姓胡的,现在是人脏俱获,你还有什么话说?!别看你也是我的同行,但是我金红强一贯秉公办事,不徇私情。走跟我去警察局去,来人把他铐起来!”

胡胖子当然知道金大牙这是在演戏给顾燕和在场的人看,所以顺从伸出手的让小特务铐起了自己。


顾燕那么聪明,当然是看出了演戏的。

但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当务之急,她说“金处长,哦,不,金副站长才对,谢谢你啊。”

金大牙怎么可能让顾燕就这么走掉那,他装着似乎很随意的说:“哦,顾燕小姐,不必客气。这样,你换好衣服,然后和我们一道去警察局做个笔录。”


“哎呀,不行。我马上还有个采访等着那,要不等采访结束,我不去亚洲小姐选美训练场了,直接上警察局找你去吧?”

金大牙道:“这恐怕不好吧,采集证据讲究时效性,再说不会耽误你多长时间的。还是请一起去吧。”

顾燕想了想说:“那好吧,我衣服已经换好了,我的袜子被这个流氓撕烂了,我得换双新的,还有请你们再等一下,我的保镖就要到了,一到我们就走。”


顾燕去更衣室换袜子的时候问黄星星:“星星,我们是几年的朋友了,是不是胡胖子让你喊我来的?”

“没有,没有的事,你想哪儿去了。”

黄星星不肯承认自己参与了,她没想到胡胖子刚才会那样对待顾燕,吓的她只能隐瞒了实情。

不过黄星星还算是良心未泯,她对顾燕说:“这个姓金警官,我好象以前见过,对了,他当记者的时候和我们胡老板一起喝过酒的,应该关系不错。顾燕,我看你还是注意一下,就别去警察局了吧。”


顾燕当然不想去警察局了,现在吴八也部分叛变了,警察局里没有自己的同志帮忙。

但是金大牙拦着顾燕,告诉她必须去做笔录。

“这样吧,我们不能再等你的保镖了,一会让黄星星小姐通知你的保镖直接去警察局找你就是了。”

金大牙似乎是不由分说的拉开了警车的车门。


顾燕想: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他金大牙在这么多人面前带走的我,还能把我怎么样那?

这时候,顾燕的胆大已经成了致命的缺点了。


顾燕上了警车,警车拉着警笛往76号所在的极斯菲尔路而去。而警察局正好是在西安东路,方向完全是不相同的。

上车后,金大牙怕顾燕看出破绽后闹起来,他必须先采取预防措施。

金大牙眼珠子一转对顾燕说:“对不起,顾记者,在你和胡老板的纠纷事件没弄清以前,你们两人都有违法的嫌疑。当然我是站在你这边的,相信你是无辜的受害者。但法律归法律,人情归人情,依照上海警局的规矩,双方当事人都要被暂时带上手铐的,所以,请你配合一下。”


顾燕说:“金副站长,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吗?你看我是象犯罪分子的样吗?”

“呵呵,不管象不象,事情弄清以前都得铐起来的,其实也是对当事人的保护嘛。喂,你们俩,给顾燕记者上铐子吧。”

金大牙对坐在顾燕左右两个小特务使了个眼色。


两个小特务马上按住了顾燕,顾燕还来不及反应,她那匀称的双臂就反拧到了背后,他们麻利的给她上起了手铐。

顾燕喊道:“怎么反铐我?而犯罪分子胡家民却是正铐着的,有没有弄错啊?你们这是什么规矩啊。”

顾燕平生第一次被人铐住了双手,她没经验的挣了几下,简直是毫无意义。


坐在她对面铁凳子上的胡胖子下身还疼的直哼哼那,见顾燕反抗,就说:“你这个骚女人,和我膘个什么劲啊?象你这种傲气十足的女人就应该反铐。”

金大牙呵斥道:“胡家民,不要乱说话!”

但金大牙对顾燕的质问却装聋作哑的不予理会。


警局这种押犯人的勤务警车空间很窄,胡胖子坐在顾燕的对面,几乎和顾燕的腿碰腿了。

看着顾燕匀称高佻的身材,俊俏的双脚,胡胖子是口水直流。他看押过于洁,也差点就凌辱到了高个子美人梁晴,还见过超性感美女张莉莉。但在顾燕面前他还是不得不改变了看法:顾燕才是真正鹤立鸡群的大美女


想着,想着,胡胖子竟然飞快的用两脚一夹,把顾燕一只脚连着高跟鞋和穿着新换上丝袜的小腿夹在了自己两腿中间。

顾燕马上叫道:“金副站长,这个无赖耍流氓了。快揍他!”

坐在前排座椅上的金大牙扭过头来:“胡老板,在这里你也放肆吗?请你松开顾燕小姐的腿脚!”


胡胖子说:“金长官,别误会啊。我这是怕顾小姐半路逃跑不配合你的调查,所以帮你们夹住她的腿,怎么不识好人心啊!”

“哦,这样的意思啊。出发点还是不错,那顾燕小姐,就请你就委屈一下吧,胡老板这样做也是为了双方相互牵制嘛。”


听到金大牙这么荒唐无理的一说,顾燕马上联想到梁晴的告戒和黄星星提醒叫她注意胡胖子和金大牙之间关系的警告。

她完全明白自己此刻已经落入了敌人陷阱里了。


顾燕从小到大没吃过这样的亏,她大骂道:“放狗屁,有你这样的警察,也有这样的道理吗?”

一个小特务也见有金大牙的撑腰,便也说:“你记者小姐刚才不是也踢了人家胡老板的蛋蛋子了吗,让人家夹一下你的美脚也算是给人家一个补偿吧。哈哈….”


顾燕一边奋力从胡胖子夹紧的双脚之间抽自己的那只脚,一边透过按着铁栏杆的车窗往外一看,车前进的方向根本是和警察局所在的西安东路是相反的。

她明白上车后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反铐了起来,顾燕开始着急了。

“金大牙,你这个伪君子,车这是往哪儿开,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我下车!”


金大牙道:“顾小姐不要误会啊,我是警察也是保密局的副站长,去警察局和去极斯菲尔路76号保密局询问都是一样的,所以现在是带你去76号,解决你和胡家民先生的*案。”

顾燕说:“你停车,我要下车,这案子我不参与了,我不不告胡家民了,你们停车!”


“那怎么可以那,既然已经出了警,那就得结案,你放心顾小姐,不会耽误你太多的时间的。”

金大牙怎么可能放掉已经到手了的“猎物”那。


顾燕越想抽出被胡胖子紧夹着的那只脚,,胡胖子就用双脚佳夹的更紧。毕竟能在现实生活中夹到顾燕的美脚是每个男人的梦想,眼下只有他胡胖子是得逞了。

想想刚才只差一步就要看见顾燕阴部的情景,虽被踢的差点送了命的胡胖子还是心里痒痒的不行。

他用带着铐子的双手一下捏托住了顾燕俊俏的脸庞。

“你瞎嚷嚷什么啊,女记者了不起啊?第一美人了不起啊?再嚷我把你的香舌头吸出来!”


说着,胡胖子做了个伸嘴去吻顾燕的姿势,吓的顾燕脸色发白,拼命躲闪呼救。

胡胖子趔着他臭嘴哈哈大笑了起来。

幸好,金大牙吃醋了。

他回手给了胡胖子一巴掌。

他呵斥道“胡胖子,你给滚开,离顾小姐远点,要是再弄顾小姐,我就枪毙了你!”

胡胖子这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被他紧夹着的顾燕的那只脚。

顾燕却恶心的一下子在车上吐了起来。


警车一路颠簸,总算是开进了76号的院子里。


下车后,先把顾燕带进了讯问室。

这边金大牙开了胡胖子的手铐。

金大牙看了看胡胖子的裤裆说:“你怎么洇湿了一片啊,老弟是射在里边了吧?”

“恩,是的,这个骚娘们竟然如此的骚,如此的俊,我真没想到我一下子就射出来了。”

“瞧你这点出息,卵子差点被顾大美人踢碎了,还居然能射出来,够男人的!”

金大牙真有点对胡胖子的性功能的健康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