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落草的凤凰[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22 394
导读:看到丈夫的成绩,小初很是高兴,本来她也有自己的一番事业心,但由于生孩子后要带孩子,要培养教育孩子,分散了她很多的精力,不过,小初看到自己的爱人有了一定的成绩,也就有了一些成就感,她知道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她愿意成为丈夫的贤内助,打理好家里的一切事务,让丈夫轻松愉快地投入到工作中去,由于丈夫在教育局主持工作,学校为了照顾小初把她调离了教学岗位,让她做学校的行政管理工作,小初的歌唱得好,每当学校有文艺活动或是参加什么比赛,都由小初牵头组织实施参加。虽然没有直接的教学任务了,但当学校的老师有事或出差

看到丈夫的成绩,小初很是高兴,本来她也有自己的一番事业心,但由于生孩子后要带孩子,要培养教育孩子,分散了她很多的精力,不过,小初看到自己的爱人有了一定的成绩,也就有了一些成就感,她知道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好女人,她愿意成为丈夫的贤内助,打理好家里的一切事务,让丈夫轻松愉快地投入到工作中去,由于丈夫在教育局主持工作,学校为了照顾小初把她调离了教学岗位,让她做学校的行政管理工作,小初的歌唱得好,每当学校有文艺活动或是参加什么比赛,都由小初牵头组织实施参加。虽然没有直接的教学任务了,但当学校的老师有事或出差生病进,小初都会主动的替课,对待工作上,她一点都不含糊。

这样夫唱妇随的生活平静地过了几年,这时,L也是教育局的局长了,他的工作能力得到了上级的认同和赞赏,在原局长调任其它岗位后,他理所当然的转任了局长的职位,对他来说,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责任更大了,坐上了县教育局第一把交椅的他踌躇满志,准备再展宏图,大显身手。

在局长的任上,L大力办好了几件事,一是县中学的中考升学率有了很大的提高,创出了建县以来的新高,被市里重点高中录取人数达到历年之最;二是加大了小学的建设,全县由过去的小学普及率百分之七十提高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三全县的扫盲工作进展顺利,在全国扫盲工作检查中达到标准,受到省政府的表彰,这可是民族自治县的扫盲工作啊;四是全县的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创下该县之最。

辛勤的工作换来的是丰硕的成果,用业绩来展示自己的L得到了上级相关部门的提携,在一个丰收的秋季,组织上宣布L升任县里的副县长,主管县上的文教卫生工作。

在外人看来,小初是个有福气的女人,工作好,丈夫好,现在丈夫又高升了,她自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他们共同憧憬着幸福的未来。

也许是这个家庭太顺利了,也许是老天有意要磨砺他们,在L任副县长一年多后,小初得了白血球减少的病,起初是感到浑身无力,没有精神,在县上诊治后,医生建议转到市里条件好的医院去治疗,因为县上的医疗条件有限。

于是小初就转到市上的第一人民医院冶疗,可由于她这是比较严重的一种病,和自身的免疫力有相当的关连,虽经多方治疗仍不见根本好转,每到冬天是小初最难受的日子,让她简直是痛不欲生,幸好有L的关怀和爱护,让她支撑着一路坚持了下来。

在这五年多的冶病过程中,小初的身体一直很虚弱,简直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其间还因为病重送到省城的大医院进行过三次抢救,所幸都转危为安了,命是保住了,但因为长期吃药对身体造成了很大的副作用,一有伤风感冒就得发病,所以,小初的日子过得暗无天日了。

五年多啊,L仍然一心扑在工作上,工作之余对家里的病妻照顾有加,但正值壮年的L内心是痛苦的,压仰的,他需要正常的家庭生活,需要爱,但由于自己的地位和对小初的爱,他只有内心痛苦挣扎着。

由于L主管着全县的教育工作,在一次工作检查中,邂逅了自己以前的高中同学琴,没想到琴也是老师,在一个乡上的学校里,多年不见,又是同一个系统,让两人很兴奋,工作之余,两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在,这时L才得知了琴现今是单身一人,前夫是外来的人员,在县里生活十多年后,调去外省工作了,随着调走的还有他们之间的婚姻结束,琴就带着一个和L女儿相当的孩子独自生活。

经过这次相遇,他们联系的多了,慢慢的,L向琴诉说了自己内心的苦闷和痛苦,一个壮年男子,五年多没有过夫妻生活了,苦啊!听老同学诉说着自己的内心世界,琴这个离婚的单身女人也同样感到孤苦伶仃,他们在多次的互相倾诉之后,都能从对方身上得到一丝抚慰,他们走近了。

随着时间的流失,L和琴的关系很是亲密了,但当时还属于地下情,因为L是领导干部,家中还有患病的妻子,他们只是利用L到市里的机会,在市里约会,见面,在县城里,L仍然是个好领导,好丈夫好父亲。

L虽然对小初一如既往的照顾和关怀,但自从有了琴,心就有些分散,女人的直觉让小初感受到了丈夫的细小变化,由于养病在家,她无所事事,在一次同学召集的同学会上,她遇到了以前曾经暗恋过她的男同学W,这时的W也经是县上的房管局长,春风得意,有权有钱,妻子因故后目前是单身一人,当同学们一起回忆起那难忘的高中生活,同学们纷纷拿他们俩来开玩笑,大家都是过来人,开得有时就有些过火,小初装作生气的样子,但她内心还是高兴的,因为女人都喜欢被别人爱和宠啊。

以后,当小初在家无聊和心情不好时,就会打电话约W喝茶,聊天,时间久了,两人不免就生出一种很奇特的情意来,在一个阴霾的下午,他们喝完茶时下起了毛毛细雨,W开上车送小初回家,在路上,请小初去家里坐坐,小初想回家也是一个空坐,没意思,就答应了,这样,他们两人来到了W单居的家,W的家很宽敞,有一百八十多平米,跃层,在县城算得上是好地方好房子了,两人聊着聊着,仿佛回到了以前的高中时代,矇胧中,两人个拥到了一起。

自从和W有了这层关系后,小初觉得生活又充满了阳光,她想到自己生病五年多了,L对她的冷淡,现在L每天很晚才回家,而且是每次回来几乎都是一身的酒气,也难怪啊,当了领导有应酬了,有迎来送往的公务事宜,回来后倒床便睡,差不多忽略了她的存在,望着床上醉意朦胧的丈夫,她不禁想到那位同学对她的关心,对她的好。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段时间后,不大的县城就有风言风语的了,这让L很是恼火,在和小初数次吵嘴后,小初冲出了家,去到W的房间,她对他说她要离婚并要求娶她,望着眼前的小初,W思考良久,在小初的再三要求下,答应了。

回到家里,小初便要求和L去办理离婚手续,L劝小初再考虑一下,小初断然的拒绝了,她强烈要求马上去办理,L当时内心虽说是盼望着离婚,但碍于领导的名声和影响还是不想声张,不想离,但也经得到W承诺的小初却是铁了心的要离,于是,他们在办理处协议办理了离婚手续,L特别关照办理人员为他们保密,因为工作需要一个好的形象。

感到自由了的小初连忙来到W的家里,把这喜讯向他报告了,这时W见到小初真的离了,感到手足无措,虽说自己是个局长,但比起小初的丈夫还是要低一级,说不定那天还要直接领导他,想到自己一旦和小初再婚,在小县城里的轰动是可想而知,这让领导的面子往那放,他这个局长还有好日子过吗?而且是自己当局长这么些年来,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干净,要是领导发怒认真查下来,搞不好丢官不说,还得去坐几年的班房呢!

思前思后,W退缩了,他在关键时刻保全了自已的前途,放弃了小初,那些天,小初几次自杀,用刀子割脉、上吊、吃安眠药,却与死神一次次的擦肩而过,至今小初的手碗上都能看到伤痕累累。

L还是住在家里,外人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两样,但晚上有时L就会不回家来,小初却心里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她心里变态了,她上当后心里受到极大的扭曲,她要对L加以管制,不让他和别的女人来往,而L却利用工作的便宜,把琴调去市里的一所学校上班了,这样,每到周末L就会到市里去和琴相会;而在县城的家中,一样的工作和回家,但他和小初心里都明白,失去的,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虽然L心另有所属,但他对小初还是负责的,当市里的房地产火热时,县上很多干部都在市里买了房子,一来周末可以去市里休息,以后退休了就到市里条件好的地方过晚年,二来家中有孩子的可以迁户去市里,接受较好的学校的教育。L也在市里的一个地理位置好的楼盘春天花园下了单,按揭了一套160平方的房子,并花钱进行了装修,让小初随时可以去市里疗养和休息,于是,周末时,这一对“夫妻”便一起上车到市里去了,到了市里送小初去春天花园后,L便去“工作”了。

小初不甘心,她偷偷地进行了跟踪,原来在这人花园的另一个楼盘里,L的琴还有着一套房子,他送小初到了后,又转身去到和琴的房子里;看到这一切,小初忍不住怒火冲天,她和L吵架动手,但L说你能怪我吗?是你要死要活的强求我离婚的,现在又要来管我,从法律上说我们也不是夫妻了,你没权利管我了,我只是看你身体不好,对你尽义务。

小初失去的不仅是尊严,同时也有许多实惠,比如官太太的面子,人们尊敬的眼神,在县城的很多方便,还有那家里喝不完的茅台酒,极品烟和特级茶,女人是现实的,小初想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琴得到!于是她在一次当L进入到和琴的家时,小初冲进去和琴撕打在一起,琴身材比小初要高大,加上小初生病体力不支,被琴用手指划破了脸面,小初就去相馆照了像,逢人就拿出来给人家看,诉说着L和琴对她的伤害,以博取人们的同情。

这段时间,L还是常回家去,虽然不和小初行夫妻之事,但还是尽义务照顾着她,但心灵也受到伤害的小初也失去了理智,常常发狂和L吵架,再一次发作之后,小初拿起水果刀刺向了L的身子,望着鲜红的血液流出,小初才如梦初醒,连忙打电话给L的弟弟,家里来人很快把L送入医院救治,幸好伤得不致命,L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后可以回家上班了,但从此他就再也没有回过那个曾经的家了。

当L在医院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的小初做好了鸡汤送去,但L的家人不让她进病房,不让她见L,在家人眼里,小初也是另类了,小初明白,这下她彻底的失去他了。

现在,小初在社保上班,周末时去市里的房子住住,和在市里的熟人打打牌,喝喝茶,女儿由于他们的长期吵架,而得不到良好的管教,学业不好,在卫校混了三年后在市里的房子里住着,等待着父亲给找个工作。

而住在同一个花园里的琴,每周末都会迎来L,在出了那次小初刺伤L后,他们就公开的在一起了,通过这些事件,L也认识到自己的前途也没多大上升可能了,最要紧的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生活。

只是在那高档的住宅里,晚上那间粉红的房间灯光下,常常有一个女人低低的哭泣声,那个女人就是小初。


本文内容于 2009-6-22 23:13:31 被小西天的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