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西欧由骑兵到步兵的革命及其影响

吴下的阿蒙 收藏 0 847
导读:军事革命一词,最早在英国著名军事历史学家迈克尔.罗伯茨于1955年一月在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的一次报告中提出。随后引起学界广泛争论,至今仍有较多分歧。不过,在多数学者中间还是存在一个对军事革命基本特征的共同认识,即“它必须是在急剧改变战争面貌的同时,对社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军事变革”。 由此,可以划分出几次重大变革,这在学界也有较大争论(主要是在时间上),这儿承认多数人认可的观点——“所以在14-17世纪这段时间里,欧洲发生了至少5场军事革命:14世纪步兵革命、15世纪前期的火炮革命、16世纪早期的防御工事革

军事革命一词,最早在英国著名军事历史学家迈克尔.罗伯茨于1955年一月在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的一次报告中提出。随后引起学界广泛争论,至今仍有较多分歧。不过,在多数学者中间还是存在一个对军事革命基本特征的共同认识,即“它必须是在急剧改变战争面貌的同时,对社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军事变革”。 由此,可以划分出几次重大变革,这在学界也有较大争论(主要是在时间上),这儿承认多数人认可的观点——“所以在14-17世纪这段时间里,欧洲发生了至少5场军事革命:14世纪步兵革命、15世纪前期的火炮革命、16世纪早期的防御工事革命、17世纪上半期的 技术革命于海战革命。”

步兵革命之前,西欧军队中占支配地位的是骑兵。所以,有必要讨论骑兵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学界也有众多说法,这采用常用观点:“13世纪中后期以来,西欧多方面的变化不利于骑士制度的存在与发展,骑士制度开始走向衰落。……笔者认为,骑士制度的繁荣时期出现在11世纪末叶至13世纪初叶。”

罗马共和国成长过程中曾遭受一次巨大的打击:第二次布匿战争,迦太基战神汉尼拔对意大利半岛的蹂躏。其中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汉尼拔的两翼包抄术,它令罗马方阵损失巨大,而完成这种战术的关键还是在骑兵——彪悍的阿非立加骑兵。罗马对迦太基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拉拢了阿非立加(努米底亚)骑兵。随后的蛮族入侵给罗马人留下痛苦的回忆,一些蛮族的骑兵无疑是其中最不堪的回首。这就给人一种感觉:冷兵器时代,骑兵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西欧人很早意识到这一点,创造性的搞出与他们经济、文化、信仰相一致的其实制度。

由于主题原因,在这就不讨论西欧骑兵制度的兴起,只着重考虑骑兵制度的繁荣和衰落。

1.经济方面。普遍认为,骑士制度的经济基础是比较分散的庄园经济。“骑士身份在整个欧洲的增多伴随有庄园产业的扩展。” 庄园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必须有一个城堡,那时候的城堡主要是以木材建成,但在当时已经算是很坚固的防御工事,城堡成为骑士存在的重要支柱。“城堡以其储备和坚固成为这种(骑士部队)机动化兵力的运动枢纽,使骑士的 力量得以延伸。同时,骑士文化就诞生在城堡里。” 可以说,骑士制度的存在离不开城堡。这就要求骑士要有一定的家产,所以,骑士一般是地方上的封建主,有能力配置两匹马、一副铠甲、剑等武器、一个副手,当然,在骑士制度的早期和中期,还是有一部分作战勇猛的“无地骑士”,但这毕竟是少数,所以,在中世纪的欧洲,骑士的数量不会太多,而且比较分散。这些骑士并非一生都在马背上,驭马能力必不如游牧民族。骑士们的武装十分笨重,据说武装好的骑士需要一人从旁协助才能上马,这无疑使骑兵的快速机动性大打折扣。另外,他们作战的时候没有协调统一性,与中国的“拐子马”、“连环马”等重装马队没法比,而是强调个人英雄主义。“这些东欧骑士装备笨重,行动迟缓,又惯于单骑决斗,完全不能与密集冲锋的蒙古轻骑兵相匹敌,一经接触随即溃败,” 从这几个角度不难看出,骑士与传统意义上的骑兵有本质区别,战斗力与传统骑兵不能相提并论。假如把他们放在训练有素的罗马公民兵面前,胜负只怕难以预料。但当时欧洲分裂情况比较严重,很难有规模非常大的战争,只是立足于小打小闹,以至他们能够在西欧的军队中居于核心地位。

西欧商品经济发展极大冲击了庄园经济,使它渐渐走入了死胡同。“但同时因为商品货币关系发展……也开始酝酿着庄园的衰落。” “骑士栅塞的围墙,在被新式大炮轰开以前很久,其墙角即已为货币所破坏。” “货币经济的发展动摇了农村庄园经济的主导地位,从而使骑士制度赖以存在的基础采邑——庄园经济走向衰亡。……与此同时,物价却在上涨。” 物价上涨带来严重后果,“当粮价和地租下跌、工资上涨时,地产主显然就处于经济困境。某些贵族可能也感受到商人和金融家的威胁” 传统的庄园主一般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卖或租地搞商业,二是等着破产。“骑士改变其土地经营方式,甚至承租大封建主自用地,办起资本主义农场者也不乏其人。” 同时,许多工商业城市崛起,甚至结成同盟。失去了经济支撑,骑士阶层的没落已成为必然。

2.文化方面。骑士阶层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骑士文化是在十字军远征中产生的。骑士文化代表着骑士阶层的素养、利益,反映着骑士阶层的生活愿望和理想。骑士,是大封建主为了进行掠夺战争所需要的。 ”这种制度最初存在于意大利和德国。“骑士为大封建主的利益而存在,早期,他们在战争、狩猎和音乐等领域都受到大封建主的训练。中世纪初期意大利城市受到日耳曼人的的侵袭,为了安全,骑士的住宅都在山冈上筑起堡垒,有的四周还有水道阻挡。他们占有大量的土地,并拥有农奴和寺庙,在骑士占有的土地上耕种的僧侣和农奴需要骑士交纳十一税,是农奴对骑士应尽的义务。” 骑士的兴起,很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取得的采邑可以世袭。随着骑士阶层的壮大,产生了骑士文学(恋歌、传奇、史诗)、骑士音乐,这些东西在当时社会有重大影响。骑士文化的成熟,则始于骑士三原则在十字军东征中的融合,“发生于该时期(11-13世纪)的一系列远征为骑士制度的完善提供了动力和舞台,使骑士制度的三原则——战争、宗教、爱情最终融合。” 其中,宗教作用居主要地位,这主要得益于宗教改革,“如果早在50年前进行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许多人是否会挺身响应很值得怀疑。但是11世纪的教会改革运动和格列高利七世出任教皇,使各地区的人们都对宗教重又产生了兴趣。” 。1095年11月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南部克勒芒城宗教大会上富有煽动性和诱惑性的演说词,拉开了东征的序幕,从此狂热的欧洲人把骑士的地位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上帝的众子们啊!……凡动身前往的人,假如在旅途中,——陆上和海上——或者在反异教徒的战争中丧失了性命,他们的罪愆即将在哪一顷间获得赦免。上帝授权给我,让我把这个赎罪的权利赐给一切参加的人。” 人们东征的热情是不用说。不过,之后,东征的好处渐减,热情逐渐衰退。在东征过程中,骑士的思想也渐渐发生变化,“固然,到达圣地的西方人没有几位肯下功夫学习阿拉伯语或自***世界具体的制度或思想中汲取教益——***徒和穆斯林之间最富成果的交流发生在西班牙和西西里——但长途跋涉穿越异域土地的十字军战士必然会受到某些影响,无疑,十字军东征促使西方人对他们迄至那时一无所知的奢侈品产生兴趣,……。” 东征给西欧社会带来很大的商业刺激,有很多骑士发财之后就开始转为东西方的商人,整个社会的逐渐看重商业,骑士文化的核心开始一点点被蚕食——因为宗教的精神权威也被现实、人性等思想一步步动摇。教皇一再使用上帝给予他赎罪的权柄,社会上被赎罪的人多了,赎罪在精神上的号召力也就少了,骑士在社会的心里优越感也渐渐消失……。种种变化,使骑士文化慢慢失去了活力。

3.社会阶层和技术方面。骑士阶层的兴起,离不开它的相对(对比于后期)开放。早期,只要战斗勇敢或者有功之人、甚至农奴都可以变为骑士,同时,骑士也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十分落魄,骑士阶层和其他阶层之间有流动。当骑士阶层发展壮大之后,它就开始走向封闭,成为一个相对封闭的阶层,拒绝甚至蔑视较低地位者,这样,战争规模逐渐变大、黑死病,骑士阶层损伤得不到充分补充,衰落已成早晚。另一方面,技术在向前发展。“长弓连同后来的火药些若了骑士作战的优势,动摇了骑士对战争艺术的垄断,从而冲击着封建的秩序。历史再次显示出了它惊人的相似之处:技术进步(如马镫的使用)使骑士攀登上社会的一个高层面,同样是技术进步则使骑士从这个层面上跌落下来。”

4.政治需要。前面已经提到,骑士是大封建主为了进行掠夺战争所需要的。他的重要道德规范就是效忠,因而说他们是地方分裂的魁首也不为过。经历数百年王权的衰落,十三、十四世纪,西欧的王权开始慢慢强大,各国(当然,德国累于罗马的、神圣的帝国这个世界性的称号,把统一力量消耗在历次入侵意大利中,不过这也正好说明其王权有极大的兴起可能性。)中央集权成了历史发展潮流,镇压起义的、宗教引起的、反对地方割据的、国于国的战争(如英法百年战争)越打越多、规模越打越大,“欧洲在这一时期内的战争异常频繁,各国遭受的战争压力空前强大……” 这样的战争需要正规的、常备的军队,骑士一方面桀骜不逊难以召集,另一方面作战时没有纪律,不适合大规模持久战争。这样,职业军人雇佣军和常备军(国王身边)迅速崛起,这些人的崛起反过来又动摇了骑士的地位 。

于是,骑士走向衰亡,步兵兴起。而步兵的兴起又给社会带来一系列深刻的影响。

“到了十四世纪,经过良好组织的步兵开始取得击败重装骑兵的希望。在1315年的摩尔嘉屯战役和1339年的牢彭战役中……在1346年的克雷西战役、1356年的普瓦蒂埃战役中……。这些胜利,表明重装骑兵对欧洲通知已经结束,预示着步兵时代的再次来临。” 不过,雇佣军主要出现在意大利半岛,它的破坏作用很大,“我想,君主用来保卫国家的军队,不外乎自己的军队、雇佣军、外国援军或者混合型军队。雇佣军和外国援军有害无益。如果君主以雇佣军充当他的统治基础,他将既无安定可言,也无安全可享;” 所以,雇佣军与由中央控制的步兵相比,英法等国更愿意选择后者。步兵是最古老的军队组织之一,在古罗马时代取得辉煌的成就,其威力的充分发挥需要彼此配合以及良好的战阵和充分的补给,许多贵族都预见到这一点,于是纷纷学习古代的军事思想,努力创造出新的战术,这对于西欧军事思想的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同时,装备起来比骑兵方便,只是需要较多的训练才可达拥有较强作战能力。这就使得步兵要在一定程度上脱离直接的生产,单这一点,就足以给西欧社会带来较大的影响。君主要维持一只常备军,就会有更多的财政支出,为了补充财政来源,就不得不采起一系列相关的措施。“然而,在当时改善君主财政状况最可靠的途径是更加有效的征税。这就需要改进国家的官僚机构,提高行政效率。” 此外,工商业带来的利润也是很大的一笔,国王因此没有道理不支持工商业发展,而这些因工商业发财的人,经常受到大领主压制,便以遥远的国王为借口,公然与地方的封建主对抗,很多时候,国王并不能亲自给以这些工商业城市武力支持,但常会给予法律上的支持。“受命于天的英格兰国王……亨利,谨向林肯城主……及该城一切忠顺于予之法兰西与英格兰人民致意。……城中任人民以及本郡其他商人之商会,亦将充分而自由地保有彼等在前述予之先王爱德华、威廉与亨利时代所享有之上项权利。” 两者间很难说清谁决定谁,但一定相互影响,使得王权渐强,步兵队伍亦逐渐增大。

另外,常备军(主要为步兵)的设立,形成巨大的市场,“14世纪步兵对骑兵的革命,不仅扩大了士兵的社会来源,还降低了单个士兵的装备费用,为近代早期欧洲军队规模的扩大打下基础。……以新工事方位起来的城堡用当时的和火炮很难直接攻取,要攻陷它只能通过挖掘壕沟的办法,或者实施严密封锁迫使里面的的守军因及饥饿而出来投降。而实施这样的封锁需要大量军队。另外为那些日益增多的新防御工事提供守备部队也需要大量人力。” 从经济学角度看,势必拉动生产的积极性,这种生产包括工商、农各个方面。“况且,为满足军需而进行的生产,直接刺激了欧洲工业的发展。军事革命所导致的行政合理化和企业组织管理方面的改善,也间接促进了欧洲经济的发展。” 其实,像雇佣军这样的军队(有职业道德的),多数给养都需要购买,这对于商品经济是很有好处的。同时,劳动力的转出(虽然步兵革命并非唯一的原因,但至少是一个重要原因),为后来的科技革命的推广提供了可行天地,李约瑟之谜的研究表明,中国技术本来领先却被西欧赶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劳动力的相对价格比新技术的的投入价格便宜的多,以至于新技术往往被仍在一边,而西欧除了黑死病外,步兵兴起使劳力大量流出农村,并且不进入其他生产部门,使得劳动力相对稀缺,劳动力的相对价格比新技术的投入价格高的多,于是,当新技术出现时,几乎毫无阻力的就被接受了,这就是“要素禀赋结构”的差异,这一点的影响,极大程度上决定了世界近现代的格局。此外,步兵革命提高了平民军事和政治的地位,至少在战争上,平民拥有和贵族同样的权力,战争趋向民主化。原有的等级秩序受到巨大冲击,一切都向新方向发展。

西欧社会的这一步,看起来似乎是很小的一步,却给西欧崛起带来很大的推动力。客观说,这也许只是西欧发展的一个小方面,它的作用也不能估计过高,但是,正因为人们无法辨清到底是什么(具体的)使得西欧突然跑到了世界的前面,于是才有各种猜测,所以斗胆把这一小步看成是一大步,希望将来可以找到更多的证据来支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