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18章

北来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我姥爷明白了,一口流利汉话的打铁在充当翻译。老彝人起身找来几个土碗,一边给每人倒酒,一边跟打铁又说了几句彝话,打铁听完冷眼看着我姥爷。“要区分黑白彝,可以看穿衣、看动作说话。黑彝主妇穿的裙子长到脚面,尊贵些,白彝和汉娃女人穿得短一些。黑彝眼睛毒,麻起脸不怕事,遇事敢干,干到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我姥爷明白了,一口流利汉话的打铁在充当翻译。老彝人起身找来几个土碗,一边给每人倒酒,一边跟打铁又说了几句彝话,打铁听完冷眼看着我姥爷。“要区分黑白彝,可以看穿衣、看动作说话。黑彝主妇穿的裙子长到脚面,尊贵些,白彝和汉娃女人穿得短一些。黑彝眼睛毒,麻起脸不怕事,遇事敢干,干到底。白彝遇到每个黑彝全都规规矩矩,叫干啥子就干啥子,跟外人打交道也凶得很。”

打铁说完,听老彝人又说了几句,接着朝我姥爷转过脸来。

他说,“人有三种三样,虎狼三花三色。有的彝族保人中途要变卦,反抢投保人,这种反保的事在凉山不在少数。汉人做生意、开垦种植向彝家投保,中途反被抢走当娃子,有时上百的投保人被抢走,有的一次就抢走二百人。彝族人的事情,有时候说不清。”

我姥爷说,呢抹,这个反保,没人管?

打铁说,管?哪个管?彝族土司就是管他们的,但现在管事的是黑彝不再是土司。

我姥爷说,这么说,不管怎样都得被抢?

打铁说,也不见得,负债时人不遭劫,犁地时牛不被抢。

说完,他跟几个彝人说了几句彝话,几人听了都咕咕咕笑起来。我姥爷觉得孤单,心里还一直在为刚才借宿时说错话的事报歉,端起酒碗连敬了打铁三次。打铁几口酒下去,高兴起来。背枪的彝人一直不声不响地喝酒,虽经介绍,但仍不理睬我姥爷。他斜着眼睛打量我姥爷和他放在屋角的行包,跟几个彝人说起彝话来,看神态和听口气,似乎说的内容跟我姥爷有关。说了一阵,几个彝人对我姥爷客气起来,开始轮番劝酒,打铁重又跟我姥爷说汉话,但不再说彝人,把话题转到了太平天国①翼王石达开,称太平军为长毛。

我姥爷说,太平天国造清朝的反,石达开可是个好人哪。

打铁说,是啊,好人。都说自己是好人,天晓得啥子人是好人。

说着,转脸对几个彝人笑一笑,笑完再转回脸来,跟我姥爷说,“那年子,石达开在大渡河遭了以后,一些长毛到处逃,彝汉百姓给他们换衣服藏起来,教他们说本地话和彝话,认作自己的亲属和儿女,有的还弄来当女婿。那个时候一锭银子可以买三四个长毛,一块荞粑都能换一个,太相因了。”

北方人说东西价钱贱,都说便宜不说相因,我姥爷一时没听懂。

但好像门口有人晃了一下,没进来,他可能看懂了这个。

背枪的彝人插了一番话,打铁把他的一通彝语翻译给我姥爷听:“他说那年子是猪年,长毛打起白字黑旗来了,马太累了,鼻子出不赢气,长毛就把马鼻子割开出气。长毛到这里住了几天,清官要彝族去杀长毛,割下一个耳朵赏银子六两。他们家穷得心慌,晚上他就摸黑去割一个长毛的耳朵,长毛正在睡觉,他揪到耳朵就是一刀,长毛醒了,要抓他,他抓起耳朵就跑了。后来他去领银子,清官说他拿去的耳朵不算,要两只才行。”

我姥爷说,他咋办呢?

背枪的老彝人知道是在谈自己,说了几句彝话,然后看着桌上的马灯发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