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六十章 夜探黑龙寨

wenphon 收藏 1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80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下午三点,王辰龙带着小白来到了黑龙寨的山下。黑龙寨所处的山不是特别高,王辰龙目测了一下最高的山峰,海拔绝对不会超过一千米,但是山势的确是很陡,是有一处峡谷。

此时的王辰龙和小白就站在峡谷口,谷口大概有一百来米。

“走,跟老子进去看看,没有我的口令,别给老子鬼嚎,啊?”王辰龙敲着小白的“狗头”说道。

“嗯-嗯”,此时的白狼只得低着头轻嗯了一声,算是听明白主人的意思了。

向前行了大概300来米远,峡谷向右20°转向,这300来米的远的峡谷也有七八十米宽,看来,越向里,就越窄。王辰龙掏出望远镜顺着拐弯处的峡谷望去,前面大概400米又向左拐了,根本看不到山寨门。抬高望远镜,向山头望去,也没发现有什么瞭望哨之类的。看来,黑龙寨的人已经有所大意了。也是,打败了一个团又一个炮营的奉军,接着又打残了二十多个山寨的胡子联军,又灭了十几个山寨,也没人敢打黑龙寨的注意了;偷上黑龙寨的好汉来一个,消灭一个,还有谁有胆量孤身闯黑龙寨,没有。这山顶的瞭望哨也就没用了,每天换岗上上下下的,多累人,还是撤了吧。

走过400米长的峡谷,顺着左拐的峡谷看去,大概800米处又一个用巨石垒起来的石楼,大概七八米高,那段峡谷处,也确实只有七八米宽。寨门大概有三米来宽、高五米的样子,大腿粗的树干做成的寨门被石楼上的绞盘用铁链绞起来了,堵住了石寨门。石楼上有六七个人懒洋洋地靠在石墙边,每人身上都背着一支38式步枪,女墙上还架着4挺去年研制、今年年初才成功的大正11式轻机枪,也就是我们后来所熟知的歪把子机枪。这种垃圾货现在还没完全装备小鬼子的队伍,小小的黑龙寨就已经有了,看来,黑龙寨和日本人脱不了干系。

“小白,嗷两声,不要太大。”王辰龙拍着白狼的头,指着800米处的石楼说道。

“嗷呜--,嗷呜--”白狼还真听话,低嗷了两声,反正上面黑龙寨的人能听见就行了。

果然,两声狼嚎后,就有两个人试着放下寨门,想下来过过打狼的瘾。这时,从右边崖壁处钻出来一个人,制止了两人的动作,给了两人几个耳刮子。被打的两人立马站定,每被打一耳刮子,就狠狠地提一下头。这动作,简直就是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小鬼子部队里,长官教训下属的情况吗?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的确是军人,至少当过兵。

“狗日的,行啊,在石壁上打了一个洞,藏上一些人。要是碰上军队进攻,炮击时,还可以躲进去避弹,炮击过后,可以随时出来。如果两边都有洞口,也可以在洞口架挺机枪,火力封死前进的路。”看着钻出来的人后,王辰龙嘀咕道。看来,想正面进去是难了点?不过,这也难不倒王辰龙,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松地摸掉那些人。前提是,身后跟着一大帮子人马,这样,可以做到奇袭的效果。

“走了,小白。”王辰龙收好望远镜,拍了一下小白的头,“回去,找个山洞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再行动。”就带着小白,向峡谷外走去。

王辰龙打了一只野黄羊,确切地说,是徒步抓了一只野黄羊。王辰龙带着白狼发现一只野黄羊时,那羊和他相距大概800米远。王辰龙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徒步追上野黄羊,就没让白狼去捕猎,他让白狼趴着,不要惊动了黄羊,自己则是慢慢靠近。

在距黄羊下风大约20米的时候,王辰龙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向黄羊。那黄羊见有人扑来,撒开四腿就跑,可惜,20米的距离太近了,对于王辰龙这种变态的人来说,那不是一眨眼的功夫。黄羊的速度还没提起来,3秒后,那可怜的黄羊被王辰龙飞起一脚踢断了脖子,到死,那黄羊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类跑得这么快?

王辰龙扛起50来公斤重的黄羊,带着白狼,找了一个靠近水源的山洞,山洞不是很大,大概60来立方。王辰龙用颜玉娇送给他的小匕首給黄羊剥了皮,下了一只羊腿丢给白狼,他呢,则准备来一只烤全羊。这还是在后世的时候,王辰龙加入特种部队搞野外生存训练,一个内蒙来的兵教他的。

“靠,你个狗东西,羊腿都不吃,你想吃什么,啊?你们狼不是最爱羊的吗?”王辰龙见小白看着他丢过去的一只血淋淋的羊腿,只是闻了闻,舔了一舔,就不动嘴了。王辰龙奇了怪了:靠,还有不吃羊肉的狼?你相信吗?“我说小白呀,上午的时候,你这狗东西恨不得活吃了老子。怎么?现在给你一只羊腿,你小子也不吃一口?难道,在你它妈的眼里,这人肉就比羊肉好吃?”

“嗷呜--”,白狼看着正在烤着全羊的王辰龙轻嗷了一声。主人,俺白狼就是不屑于这种低级的食物,人肉就是比羊肉好吃。

我靠,要是王辰龙知道白狼心里的想法,还不立马扒了它的皮,来只烤全狼不可。

一会功夫,一股羊肉的香味开始在山洞里蔓延开来。

“我可告你,小白,你老大我这手烤全羊的功夫可不耐。待会,你小子要是喜欢吃熟肉,你也尝尝。”王辰龙一边翻滚这支架上的黄羊,一边说道。

香,真香,烤羊肉的香味钻进了白狼的鼻子里,它也忍不住抬起头,嗅了嗅。没想到,这低级的羊肉在火上这么一烧,还真香。这一个月来,白狼一个人都没捕到,无奈,它只好猎食野鹿为食,这是它的第二选择。今天,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大活人,把个白狼乐得不得了,它已经四天没进食了,碰上王辰龙,能不乐吗。谁知道,吃人不成反被捕,给王辰龙整得服服帖帖的,如一只温顺的小狗狗。

随着香味越来越浓,白狼就觉得自己的肚子越来越饿,开始咕咕响了,盯着那火架上的烤全羊直流口水。

“靠,没想到,你这家伙喜欢吃熟食?”王辰龙看着不远处,流着口水的白狼说道。动物天生怕火,就算王辰龙收了白狼做小弟,它也不敢靠近火堆。王辰龙解开包裹,拿出几个瓷瓶,分别均匀地洒在羊肉身上,是一些调味料。王辰龙上黑龙寨,根本没打算带干粮,他就打算在野外捕一些野味充饥,所以,他就在蛟河县的客栈里弄了一些调味料。洒好调料后,王辰龙收起瓷瓶,看了一眼小白,说道:“小白,再等会,马上就好了,这样,你就可以好好尝尝老子的手艺了。”

“嗷呜--”!白狼仰头低嗷道,然后,点了几下头。

“靠,你这畜生还能听懂人话?好了,可以吃了。”王辰龙把烤熟了的黄羊放到另一个架子上,下掉黄羊的两前腿,丢给白狼,“吃吧,不够还有,小心烫着?”

看着丢到自己跟前的熟羊腿,白狼用鼻子靠近,嗅了嗅,很香。不过,一股热气扑来,让它的鼻子很不好受,用舌头舔了舔:好烫。它只好暂时放弃,等它不太烫的时候尝一下。

“不错,还挺聪明的,没有一口吞下。”看着小白的一系列动作,王辰龙点头称赞。王辰龙也拿出匕首,开始割下黄羊大腿上的肉,饱食起来。

结果,没想到,小白那家伙,还真的喜好熟肉。王辰龙吃饱后,剩下的熟羊肉都被小白給灭了一大半。

“小白,吃饱了,喝足了,你老大我该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还有事呢。給我好好在洞口守着,知道不?”王辰龙看着吃得肚皮圆鼓鼓的白狼说道。

“呜呜--”,白狼乖乖的趴在洞口,闭目养神起来。它吃得太饱,也要好好休息一下。

王辰龙靠在一块平滑的石壁上,开始闭目休息起来。虽然收服了白狼,但王辰龙不知道那畜生是否是真心的,还是小心点,时刻警惕着白狼,右手握着腰里的枪把。

“嗷呜--”,白狼的一声狼嚎,是冲着王辰龙叫的,好像在提醒王辰龙,天已经黑了。

而此时的王辰龙早已醒了,他只是闭着眼,感知小白的动静,看那家伙是不是真的被驯服了。还好,小白没有令自己失望,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洞口。

王辰龙用随身携带的火柴点燃了早就准备好的干草,在山洞里生起一堆火。王辰龙看看表,还不到10点,站起来,走到丢给小白没吃的生羊腿旁,捡起来,冲着白狼喊道:“小白呀,你老大我可能要在黑龙寨待个两三天,那,老子替你把这羊腿給烤熟了,加上剩下的羊肉,也能凑和着明天吃一顿。后天,你自己就捕食去吧,反正猎物多得是。我可告你,你可别给老子溜了,要是让老子逮住了,小心拨了你的皮?”

“呜呜--”!小白叫了一声,对着王辰龙低下了头,似乎听明白了王辰龙话里的意思。

王辰龙开始动手烤起羊腿来。

羊腿烤好后,王辰龙就把它放在一边的木架上。完事后,王辰龙从包裹里拿出一件黑色的夜行衣給套上,背好包裹,仔细检查了一下随身的装备:望远镜挂在胸前,两支勃朗宁手枪插在腰里,颜玉娇亲手缝制的腰带里插着一排让飞虎寨打铁师傅打的特种兵专用的钢针,颜玉娇送的小匕首,金紫萱配制好的毒药和迷药,包裹里还有三百发子弹和几瓶以防不测的刀伤药。

王辰龙跨出洞口,拍了拍小白的头,说道:“我走了,记住,我回来的时候,你可要在这等我,知道吗?”

“呜呜--”小白伸出头,在王辰龙的退脚边蹭了蹭。

看着洞外天空点点微弱的星光,王辰龙向黑龙寨奔去。白天的时候,王辰龙已经观察好了,他要从西北面最陡峭的山崖上去,然后进入黑龙寨。王辰龙相信,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不需要借助辅助工具,凭借着双手双腿,就可以轻易地翻过那山头。

来到西北面的山崖下,也不做停留,王辰龙开始徒手攀登了。半个钟头后,王辰龙轻轻松松地攀上了山顶,向下看去,几处灯光闪烁着,那就是黑龙寨的大本营了。王辰龙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几处灯光处,没一个人影。

“靠,黑龙寨还真是狂,连巡夜的喽啰都没有,还真以为没有好汉敢闯黑龙寨了。等着吧,你爷爷王辰龙来了,嘿嘿,你们的末日也就到了。”王辰龙轻哼道。又摸了摸怀里的毒药和迷药,寻思着:到底是一下子全毒死还是全迷倒,王辰龙还没想好。

“管它的,先下去看看,看情况再说。”王辰龙拿定主意,开始下山了。这下山可是容易的多了,加上山谷里这边的山崖又不陡峭,王辰龙很轻易地就下来了。

下到谷底,王辰龙向着黑龙寨的大本营奔去。这大本营在峡谷的尽头,从西北的山头翻下来,王辰龙就踏在峡谷下。

看来,这峡谷还真是两头宽中间窄,在后面,王辰龙能隐隐约约看见石墙上的灯光。王辰龙贴着石壁向前行走了大概3里远,前面豁然宽大起来,借着一些灯光,王辰龙估摸了一下,谷内的场地大概有两个足球场大。谷中央搭着一个三米来高的大木台,木台上的一根粗木杆上吊着一个大灯笼,谷中没有什么建筑物,只有几排木房子。木台的左右各有一排木屋,前方有一栋相对其它两排高了不少的大木屋,然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日,怎么没人,人呢?人哪去了。王辰龙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观察了十来分钟,没有看见一个黑龙寨的人。王辰龙顺着左边的石壁大迂回地向那几排木屋靠近,前行不过300来米,王辰龙就一路发现了八个大小不等的山洞,最小的是1米来宽、1米5高左右,最大的大概3米来宽、4米多高,至于洞深多少,王辰龙没进去过,也没时间呀。不过,它们都有人为开凿的痕迹,还有些被火药炸开的痕迹。看来,清末的时候,还真的有人曾经来这挖金矿。

王辰龙在距左排木屋大概30来米的远的一个洞口停了下来,为了安全起见,王辰龙没有立马向那排木屋奔去,而是静下心来,侧耳聆听,听一下,有没有什么动静。十分钟后,仍然没有什么动静。

“奇怪,看那两排木屋的规模,要是住人的话,最多住200人,黑龙寨不是说有300多人吗?还有抓来的娘子寨的那些女人以及黑龙寨以往掠来的女人,都到哪去了呢?还有库房,黑龙寨抢劫了不少财物,还有其它的一些生活物资,都放哪了?”王辰龙心里盘算道。“啊!山洞,那些山洞。”这时,王辰龙才想起那些山洞,也是可以利用上的。

“嗖”地一下,王辰龙就窜到了左排的木屋下。30来米的距离,以王辰龙的速度来说,眨一下眼的功夫就到了。耳朵贴在木墙上,细细听了听,里面没动静,连人的呼吸声都没有。

潜行到一处窗口,微微一探头,借着木台上木杆吊着的大灯笼的微弱灯光,王辰龙扫了一眼里面,没人,一个人都没有。这一排20来米长的木屋都是通的,像是营房,里面是两排一长条的炕,两炕中间隔着大概3米宽,正中间是一排枪架,架子上都靠着38大盖。炕上,被子叠得好好的,放成一排直线,一看就是军人的作风。

“妈的,这黑龙寨十有八九就是黑龙会的人了。黑龙会里的成员,好多都是退伍的日军士兵。人都死哪去了?难不成,都去找那些被掠来的中国女人去了?可是不对呀,没有听到那些女人的呼喊声,就算是在山洞里,声音也是可以传出来的?”王辰龙蹲下来思索道。

王辰龙窜到那个大木屋跟前,大门是敞开的,没有灯笼,但是,里面有灯光,没听到人声。王辰龙轻步进了大门,首先入眼的就是大堂里挂着一幅画,画中画的是一条黑龙,张牙舞爪的,画上一个木匾,上书:黑龙堂,右下角还有题字:头山满!靠,那不是黑龙会的总顾问吗?妈的,王辰龙现在百分之两百地肯定,这黑龙寨的人,就是黑龙会的人。

“啊--”,一个轻微的哈欠声从飞虎堂左边的房里传出来。听声音,应该是个女人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

“嗖”,王辰龙窜到左边的门前,蹲下,掀起一点布帘。左眼看了一下,是个小厅,没人,正对面还有一个布帘。哦,小厅里还有房间呀,看来那声音应该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了。王辰龙掀起布帘,轻脚迈进小厅,来到那扇门前,贴耳细听,没动静。这次,王辰龙没有蹲下,慢慢地掀开布帘,里面有灯光,再一伸头进去一看,让王辰龙吃惊不小:

我靠!里面的一台桌上放着一个电台,电台是关着的,电台旁边放着密码本。而一个木床上,躺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日本女人,正熟睡着,她应该是黑龙寨里的电报员。她侧着脸,正对着电台,右手放在枕头下,依稀间,握着一个枪把,是一支勃朗宁手枪,小口径的,和金紫萱她们所配的一样。

王辰龙放下布帘,坐在小厅的一个凳子上,思索起来:这峡谷到底有什么秘密,黑龙寨愿意花这么大力气,不惜烧杀抢,吓走方圆七八十里的老百姓?面对奉军的围剿,不惜硬顶,还灭了十几个山寨,为的是什么?还配有电台?

“轰”,一阵沉闷声传来,接着脚下震动起来。

“靠,地震吗?”这是王辰龙的第一反应,之后,又觉得不是。

“一群疯子,又在炸山洞了。估计,又得白忙活一场。”里面传来那个女人不满的声音。

“难不成,真的有金矿?”既然用上了炸药,王辰龙当然会想到黑龙寨的人在开采金矿。想到这。王辰龙离开了黑龙堂,想一探究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