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先生那句质问记者用的“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从轻来说,当为今年最著名的语录之一,往重里说,此言估计能够使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副局长名标青史。这句话的内涵外延、能指所指已经被大家说了很多,相信各人自有权衡也各有理解,多说无益。


按照一般的标准,此言证据确凿的从该副局长嘴里冒出来,接下来的戏码大致应该是停职检讨了。虽然对于很多官员犯事儿之后事情我们并无信心能够看到其最终下场凄惨,但风口浪尖的时候,即使是出于避风头的缘故,这种处理也是常用的手法。只是这次略有不同,在否认情况之时,当地组织部放言曰:逯军此言属于个人言行,只能代表个人,组织部也管不了,国家也是规定言论自由。


请让我们脱帽肃立,为国家所规定的言论自由默哀。言论自由竟然为这么一句话殉葬,真是令人无语凝噎。毫无疑问,国家确实规定了公民有言论自由,只是这个自由是不是适用在这里,恐怕相当难说。


从说这话的场合来说,那是该副局长的办公室,他所面对的是记者,解释的是一件公务行为。在公务行为里没有个人言行,他能够坐在那里,就代表了一级政府机构的权力。任何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只要是关于这个事件的,就代表政府的意见。换句话说,要是他在酒场舞厅之时说出这种话,即使不算妥当,也算是一种个人的行为。而当地组织部门如此说,倒是让我们知道了一件事:该副局长敢于如此大放厥词,大致是因为组织部门的这种态度吧。


在当地组织部门看来,即使官员在工作场合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也是算个人的言行,他们是没有权力干涉的。不知道在当地组织部门的心中,如果官员在工作场合收取贿赂,是否也是个人行为?是否汝等也是没有权力干涉的?这也无怪当地能够把经济适用房的项目建成了别墅,原来这可能在当地的某些机构眼中也是个人的行为,也是具有国家所规定的自由。


在此事刚刚出来的时候我就说过,这是该副局长认为自己的权力是从上面批发而来,自己的行为即有上峰权力的认可,又有自主性的代表所导致的昏话。现在看来这是不假的。从该地组织部的言行来看,确实这个权力是被他们批发出去了。连该副局长在职务场所、以职务身份接受采访都成了“个人言行”,这要不是权力批发后由下级经销商随便定价的话,如何又能出现呢?


我想,在一个官员的公务行为被当做“私房话”保护的地方,其私囊与私欲基本就是与公务等价的。因为所有的公私之间的界限都已经并不分明,所有的权力都可能是私下的一种交易,而所有这种私房话其实被上级机构所认可的、并且堂而皇之的冠上“言论自由”之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容忍过公务员这样的“言论自由”,如果想享受这样的言论自由,请离开这个位置——当他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的时候,老百姓的嘴就会被封起来了。


上面我说该副局长那句话可能会名垂青史,但后面这句“个人言行”与“言论自由”的辩词,估计即使不能取得相同的历史地位,也是相差不远的,而其背后所蕴含的东西,恐怕还要强过替谁说话。因为后者毕竟还是一个疑问句,而这个个人言行的自由,已经是一种间接的肯定了。唉。





韩国建设部长辞职内幕 错误言论导致辞职[转贴]





11月15日,国内很多人被一则来自韩国的人事变动新闻撩拨着。前一天,韩国建设交通部(下称建设部)长官秋秉直、青瓦台宣传首席秘书官李百万、青瓦台经济辅佐官丁文秀,为对日前发生的房地产政策问题负责,提出了辞呈。


一时之间,“韩国建设部部长因房价过高而辞职”的消息,被国内媒体纷纷转载,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一位网友开玩笑说:“因为房价高就辞职,韩国建设部长还真‘秉直’!是个好同志。”


汉城的房价疯了


就在秋秉直请辞的第二天,家住汉城舍堂洞S公寓的60岁金姓男子,在留下“房价上涨吧,上跳吧。我也跳”的遗书后,跳楼身亡。两年前,金某一家以2.3亿韩元租下该公寓一户34坪(1坪=3.3平米)的房子。目前此房的售价为5.6亿韩元,在金某租住期间上涨了约1.5亿韩元。金某的儿子说:“父亲平时看新闻时,总说房价上涨过高,唉声叹气的。”


韩国国税厅对汉城等9个房价暴涨地区的调查显示,2000年1月至2005年6月的5年半时间内,上述地区公寓的平均售价上涨了2.8倍,而同期韩国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每年仅增长4%—5%。就连韩国“万人迷”,拍一集电视剧1亿韩元的裴勇俊,也因为“不能接受这荒唐无稽的价格”而放弃了搬家。


2005年,针对韩国1.1万个家庭的房价和家庭收入进行调查后,韩国国土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尹珠贤表示:韩国人要买房子,即使把年收入全部存起来,也需要6年才能攒够钱。其中,汉城地区需要7.7年。


韩国建设部2006年的一份统计数据表明,3年中,被政府指定为“七大泡沫”地区的年平均房价上涨率,最高为年租金上涨率的21倍。


韩国《朝鲜日报》则直接说,汉城南部地区的房价“已经发疯了”。


新长官上任后涨势更凶


2005年2月25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在执政两周年纪念演说时指出,将对房地产投机“不惜一战”。


当年4月4日, 56岁的开放国民党庆尚北道委员长秋秉直被任命为建设部长官。其前任姜东锡因涉嫌不动产投机,于3月27日提出辞职,成为当年第4个因涉嫌不动产投机而落马的高官。


出生在庆尚北道龟尾市的秋秉直,毕业于庆北大学社会教育系,通过行政考试进入国家机关工作,历任建设部住宅政策科长、住宅城市局局长、企划管理室长等职。青瓦台人事首席秘书金完基表示:“他(秋秉直)在建设部工作近30年,曾出任过很多职务,是建设交通领域的专家,有很高的企划、组织管理能力及对外协商能力……并且在民主领导能力方面有着深厚的对内外威信。因此,相信(他)有能力领导庞大的组织,处理好国家均衡发展等当前面临的各种问题。”


《朝鲜日报》称卢武铉的此次任命为“煞费苦心”:“因为,据调查显示,高级公务员中有75%左右通过房地产增加其财产。”


通过“道德审查”的秋秉直上任后,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房市审查”。


据《朝鲜日报》报道,截至2005年5月底,汉城江南区公寓价格上涨5.6%,江北地区上涨0.6%,而单独住宅、低层小区住宅和小型公寓等平民住宅的价格则纷纷下降。


8月31日,韩国政府出台“改变整个房地产制度”的“8·31对策”:未来5年内,在首都地区开发4500万坪宅地,建设150万套住宅。同时在开发新城市等供应方面加大力度,并针对住房、土地制定强硬的投机抑制对策,以及将交易税税率降低1%等。


在当日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韩国副总理兼财政经济部长官韩德洙宣称,“房地产投机必败”。秋秉直则称:“如果不能在杜绝房屋投机、房价下降等方面收到成效,将决不会放宽导致江南房屋价格暴涨的罪魁祸首——重建公寓方面的限制。”


2006年3月30日,韩国政府再次出台后续政策,核心内容为回收重建建筑项目利润,国家最高收取50%。


尽管政策一个接着一个,一个比一个强硬,但房价并未应声而落,反而直线上涨。


据《朝鲜日报》报道,3年来,汉城和江南区房价分别上涨了24%和53%。如果排除金融危机后房价回落再次反弹的情况,可以说是1990年后涨幅最大的时期。


韩国建国大学教授孙在英指出,加强房地产拥有税,短期可以稳定价格,但从长期看,并不能预防价格攀升,反而会因租金上涨,降低居住水平。


对此种种,秋秉直毫不心动。


6月7日,秋秉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调整就是自掘坟墓,绝对不能动摇,今后也没有调整的想法。


《朝鲜日报》的评论文章讥之为,“像愚蠢的大熊一样用身体去撞击‘房价’这一坚石,徒劳地发出喊叫和悲鸣”。

10月23日,“在没有和相关部门进行协商的情况下,”秋秉直表示,政府将建设新城市,大幅扩大住宅供应,以便抑制住房价格上升,“希望大家相信政府,耐心等候优质住宅的普及。”此言一出,相关地区的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涨,导致市场动荡不已。


美国彭博社报道,2006年10月末,韩国各地的公寓价格比9月份上涨了1.5%,创下了2003年10月以来最大的月均涨幅。


11月4日,原汉城市市长李明博公开批评政府未能抓住问题的关键,为控制江南区的房价,却把全国变成了与房地产投机商斗争的战场,“如同不精明的猎人,为打一只野猪而满山瞎跑,害了山里的其他动物。”


11月6日,房地产信息企业Speed Bank表示,在汉城平均售价超过10亿韩元的高价公寓总数为10.9166万套,增至去年公布“8·31对策”时的两倍以上。


针对政府政策再度混乱的局面,Speed Bank公司副总经理朴源甲认为,根本原因之一是政府和市民过分希望一次性解决中产阶层和富有阶层的住宅问题。西江大学教授金敬焕则提议,“政府应该只针对平民住宅问题,而将中产阶层以上住宅问题托付给市场功能。”


就在公众对政府日益失去信心和耐心时,青瓦台宣传首席秘书官李百万又一次掀起“惊涛巨浪”。


11月10日,青瓦台网站发表文章指出,最近的房价暴涨现象不是政府的错误,而是“房地产势力”(包括部分建设企业、金融机构等)所致。这篇据说是李百万亲自撰写的“移祸江东”的文章,引起民众更为激烈的反应,数千个回帖纷至沓来,“相信政府还不如相信邻居家的狗”,“ 请(青瓦台)准备应对暴动”,诸如此类。


11月13日,韩国媒体爆出李百万今年9月买卖江南公寓吃差价4亿多韩元一事,并斥其为“言行不一的人”。


值此饱受非难之际,秋秉直似乎还颇为自信。11月14日早晨,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不是说辞职的时候。房地产政策的方向是正确的,不久后就会见效。”


当天下午,青瓦台发言人尹太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秋秉直、李百万、丁文秀分别于今日上午表明了辞意。”丁文秀为青瓦台经济顾问,总管房地产政策,之前曾公然宣称:“我不是房地产专家”。


11月15日,韩国政府再一次推出以扩大供应住房、降低房价为主要内容的新房地产对策。韩国副总理权五奎代表政府,“向无住房平民表示歉意”。


就此,《朝鲜日报》发表时评,标题为:“狼又来了”。


本文内容于 6/22/2009 10:31:36 PM 被网络卫士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