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求存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同乡

fcj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size][/URL] “你眼光锐利,反应灵活,身手敏捷,力量和速度都是上上之选。凭你的功夫,也算得上很好了,罗汉城没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照理说你这样的人都应该骄傲无比才对。但我不理解的是,那天在小巷子里把我们堵在里面的时候也是气势汹汹,你为什么会前倨后恭,打了我一拳后就溜了?” 王中华轻轻地晃着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1.html


“你眼光锐利,反应灵活,身手敏捷,力量和速度都是上上之选。凭你的功夫,也算得上很好了,罗汉城没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照理说你这样的人都应该骄傲无比才对。但我不理解的是,那天在小巷子里把我们堵在里面的时候也是气势汹汹,你为什么会前倨后恭,打了我一拳后就溜了?”

王中华轻轻地晃着手中粗糙的陶瓷杯子,杯子里,淡黄色带点混浊的酒液缓缓地沿着杯沿转着圈却并不洒出来:“我们以前应该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时候你应该不了解我的底细。这么作肯定有你的道理,但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壮汉基德微微哆嗦了一下,脸色似乎变了变,本来盯着桌面的眼睛抬起来偷偷瞅了瞅正注视着杯中晃动着的酒的王中华,见他似乎不是随便说说,完全是一付要知道答案的表情,看来不透老底过不去今天这一关了。便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然后说道:“十年前,我还在王城的城卫军中当差………………”

老老实实的壮汉基德将他十年前的那个故事再讲了一遍,然后说出为什么见到他“打”一拳就跑,最后说自己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混口饭吃而已,实在是不敢再冒犯王中华,昨天晚上在后背巷伏击王中华完全是被亨利逼得走投无路没有办法,最后还万分感谢王中华昨晚手下留情饶他一命云云。

王中华静静的听着基德讲故事,一直没有插嘴,直到基德故事结束了,王中华才笑着摇头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个人就这么可怕吗?以至于十年前的事情你到现在还在恐惧。

疯狗基德点头,轻声道:“这并不丢人。”

“对,勇于面对自己的不足,这确实不丢人。”王中华话锋一转,问道:“你确认十年前你在王城见过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基德答道:“王长官大人,我绝对可以肯定,那个人的脸部轮廓也象长官这样柔和,黑头发的人在王国中偶尔还能遇见一两个,但是再加上黑色的眼睛和黄色的皮肤,这样的人即使在整个欧若普帝国7大诸侯国内也找不出来一个。他用的武器也像您用的那样细细长长的一条,不过你的那一条有点弯曲,而那个人的那一条是笔直的。这样的武器除了你们两人以外,我是绝对不会记错的。”

可能是迫于金属冶炼技术或者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什么原因,这个世界的人使用的近战格斗武器几乎都是那种宽大的双手阔剑,长近三尺,宽度足有巴掌宽。整个武器充满了厚重感。像王中华那种显得“苗条”的苗刀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市场的。不过疯狗口中那个细细长长的笔直一条倒是很有意思。他说的是剑吗?这倒是有可能的,中国传统的长剑可不就是细细长长的一条吗?

王中华笑道:“所以你一看到我长得和那个人差不多,心里是不是就有点犯怵?”

“嘿嘿,”基德嘿嘿干笑两声算是回答。

难道还有和我一样遭遇的人?如果还有人和我有一样的遭遇,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了的。那么这样的事情是否是可逆的呢?

或许吧。

按照普遍的物理规律,只要有相应的能量代价,任何过程几乎都是可逆的。

王中华眉头皱了一下,思索半晌,然后又微笑着轻轻的敲着桌面,啵啵的叩击声以一种奇异的节奏响起。

“哦对了,那个人在杀了那些高手以后还说了一句话,听着不是帝国通用的语言,只能听出个大概地说法,搞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

基德想了一会儿,才犹豫着说道:“好像是什么‘兔鸡挖沟椰肝肠矿’,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大概是这么说的。”

“兔鸡挖沟椰肝肠矿?”王中华眉头再一皱,这是什么意思?那个长得和我差不多的人应该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里的中国人吧,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使用我们传统的长剑。只要他也是从地球上来的,否则就必是汉人无疑。

全世界使用哪种细细长长的长剑的除了欧洲人和东北亚人外,没别的人。欧洲人什么颜色的头发都有,但绝对没有黑色的眼珠,也绝对不会有黄色的皮肤。负荷这个外貌特征的人只有东亚人,而在东亚,使用那种细长的笔直长剑的只有我们汉人,韩国和日本那些孙子用的号称剑的东西完全是唐刀的变异而已,都是带有弧度的。

那个人如果真的是汉人的话,那他说的就一定是汉语。

如果是汉语的话,这里的人当然只能听出发音搞不懂什么意思了。

“兔鸡挖沟椰肝肠矿,……..”王中华突然眼前一亮,问道:“是不是这么说的‘土鸡瓦狗,也敢猖狂’?”

这次,他说的是纯正的汉语。

“对,就是这样。”虽然时间已经过了10年,基德也听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但那深入骨髓的印象却让他牢牢记住了发音,如今听王中华再次以那种故里古怪的语言讲出那句话,基德一下子就确认了,那个人就是这么说的。

见基德如此肯定,王中华不由笑了:“原来还有同乡在这里啊。”

这次,他说的还是汉语。

基德还是没听懂。不过他能够确认刚才那句话似乎和那个人说的话是一种相同的语言,看王中华似乎心情不错,基德大着胆子问道:“你们是一个地方的人?”

“或许吧。”王中华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干,放下杯子道:“他乡遇故知,以前对这样的场景体会不深,如今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能够听到家乡人的声音,想想都是让人期待的啊,值得浮一大白…。”

这话,王中华还是以汉语说出来的。

当然,疯狗一伙照例是听不懂的。

“这个人如今在什么地方?”

基德摇摇头:“不清楚,十年前我逃离王城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个人。”

“那么,这个人还会在王城吗?”

“不好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十年前那个人斩杀三王子的几位老师后,我城卫军的兄弟们那个人进了查尔斯王储的府邸。”

“查尔斯王储、查尔斯王储…”王中华不由苦笑。

这个世界确实很小啊。

王中华微微愣了一下,马上就回过省来,他问基德:“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再到王城去闯闯?”

“这….”基德和他手下的几个马仔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看来是不愿意去了。

“不愿意吗?”王中华轻轻道:“我是东洛州的保安司司长,领主大人授予我组建保安队的全权,要给你们一个军籍是很容易的。有了军籍,总比想在这样混生活要好的多,难道你们就没想过以后的路该怎么办?”

“说实话吧。”基德坐直身体,说道:“我这个人很怕死,虽然日子过得只能说将就凑合,但还过得下去。虽然平时也经常和人打架斗殴,但还不至于你死我活。十年前我放弃军籍从王城逃到洛汉城来,就是不想再卷入什么地位、职责、荣耀的斗争中了,弄不好就把命丢了。十年前那个人把我吓坏了,也把我吓明白了,王城那个龙潭虎穴还是少闯为妙。我现在只想和兄弟们一起离开东洛州,找个我们可以混得下去的地方,打打小架,收点保护费,就这么过下去。这次我被逼上了洛克洛特家的贼船,幸好见机的快,也幸亏你老人家手下留情才逃得一命,还被列入洛克洛特的余党,遭到城卫军的大肆搜捕,实在是亏到家了。再说我不是贵族,即使我拼死拼活立下汗马功劳,我最多也就当个百夫长,何必呢?再往王城那种龙潭虎穴里钻,这实在是有点为难我。”

王中华笑道:“那如果我非得要求呢?我听古德家的老头子说这个世界上强者可以予取予求。我想,我应该比你们强点吧?”

“这………”基德(包括趴在门外偷听的马仔们)脸色一变,随即脸色一垮,苦笑道:“大人,强拧的瓜不甜,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放心,你也说了,强拧的瓜不甜,我不会强迫你的。”王中华笑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和我去一趟王城,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要去找那个人,他或许是我的同乡,或许他和我还有相同的遭遇。你知道,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个同乡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同病相怜的同乡呢?这个人,我是必须要去找到的。既然现在没有了他的头绪,那么我就去王城查,你在王城混过,王城你熟,我需要你帮助我。只要你能够帮我找到这个人,我也不会让你吃亏,如果你有愿意的话,我可以马上让古德家给你一笔今后吃穿不愁的报酬,事情完了以后你可以随便去你想去的地方,你知道,我是东洛州官方的人,你想去什么地方我还是比较方便向领主大人提出的。如果你在王城有什么仇家找你麻烦的话,我也可以帮你想办法解决,并且,除了帮我查查那个人的线索之外,其他的所有事情只要你不愿意,你就可以不做。你觉得如何?”

“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不吗?”虽然基德心中叫苦,但沉吟半晌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还是说道:“好,我就和兄弟们一起陪你走躺王城,能不能找到他我不敢说,但兄弟们一定尽力。”

“呵呵,那就先谢了。”

“长官太客气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不急,不急。”王中华道:“我在东洛州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处理完了我们就出发,你和你的弟兄们先呆着别到处乱跑,回头我给领主府打个招呼,免得城卫军找你们的麻烦。”

……..

东督府内,东洛州领主、王国东督帕夏.希姆莱刚刚拒绝了老头子提出的让王中华带几个好手增援王城查尔斯王储殿下的提议。

东督大人的理由是:迷雾荒原的盗匪还没有肃清,他这个东洛州保安司司长还没尽到责任,他,暂时,还不能走。

老头子知道这是东督大人对他昨晚先斩后奏的报复,同时也在告诉他,东洛州,无论谁,没有我点头,谁也不能离开东洛州。

这让老头子心里相当不快,但面上却一点表示都没有。

看着笑的有点勉强的利亚.古德,领主大人道:“不急不急,王城现在局势还比较稳定,查尔斯王储殿下并不十分急需我们的支援,我们还是不宜过早介入。保安大队才刚刚组建,训练还没完成,如果这个时侯王中华先生(东督大人加重了王字的语气)这个保安大队的最高指挥官不在的话,这对保安队以后的发展是相当不利。等等吧,等你的侄子把保安队整训完成并剿灭了暗影盗后,再开赴王城不迟。”领主大人顿了一下,才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个时候,说不定才是见真章的要命时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