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贩婴案案情触目惊心 被拐少女沦为黑心人贩

秋萍 收藏 8 645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2_851_9500851.jpg[/img]被拐获救的孩子与铁警阿姨尽情游戏。 据荆楚网-楚天都市报报道,惊动公安部的特大贩婴案告破!至昨日,武铁民警在河北涉县成功解救的被拐婴儿已达26名,同时抓获了18名贩婴嫌疑人。随着侦查的深入,一张黑色的特大贩婴网目前渐渐浮出水面。武汉铁路公安局副局长、“6·10”专案负责人童光明昨向记者介绍了案情的最新进展。 关键人物“老娘”落网 交待贩婴34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被拐获救的孩子与铁警阿姨尽情游戏


据荆楚网-楚天都市报报道,惊动公安部的特大贩婴案告破!至昨日,武铁民警在河北涉县成功解救的被拐婴儿已达26名,同时抓获了18名贩婴嫌疑人。随着侦查的深入,一张黑色的特大贩婴网目前渐渐浮出水面。武汉铁路公安局副局长、“6·10”专案负责人童光明昨向记者介绍了案情的最新进展。


关键人物“老娘”落网 交待贩婴34名



从5月31日至6月上旬,武铁警方在列车上连续破获三起贩婴案,贩婴路线终点都指向河北。通过审讯,警方发现河北涉县附近有一大型贩婴网络。


6月12日,武铁专案民警直奔涉县。凌晨3时许,民警接连抓获3名嫌疑人。通过深挖,“6·10”专案的关键人物、外号“老娘”的妇女浮出水面。据火车上落网的相关嫌疑人供述,他们从云南买来的婴儿都交给了“老娘”,由“老娘”联系买家。


“老娘”家住涉县偏店镇,离县城将近20公里。民警赶到偏店,为摸情况,多次打电话到“老娘”家,一直无人接听。守候至傍晚,武铁公安局刑侦处副处长崔志鸿决定摸上门去。


“老娘”家高墙大院,大门紧闭,民警听不到动静,于是找到治保主任,得知“老娘”就在家中。崔志鸿等人强行打开院门,将“老娘”抓个正着。问“老娘”为何不接电话,她说“看着来电号码不熟,有点怕。”


顾不上两夜未眠,专案民警突审“老娘”。“老娘”很快交待:仅由她经手,就卖出34名婴儿。


据“老娘”的交待,参与贩婴的嫌疑人冯双和玉玲先后在家中落网。目前审查表明,在涉县,由“老娘”、冯双、大香、小芬、玉玲等人组成的团伙,仅自2005年以来,至少拐卖婴儿49名。


做了这事,俺可后悔呢


“老娘”并不老,今年46岁。她是“6·10”专案中解救婴儿的关键人物,专案组对其实施特殊看管——一间标准间内,派了3名看守民警,日夜守护。19日晚11时许,记者在房间见到她。


涉县地处山西、河北、河南之间,“老娘”的口音兼有3省音调。“做了这事,俺可后悔呢!”她说:“我要好好找孩子,把孩子都找回来,立功赎罪,早点帮你们把事办成。”“我不是偷、不是抢,愿意知错就改。我不知道介绍别人抱养孩子是犯法,还以为是做好事呢。到了这里我懂了。我愿意好好交待,也不会逃跑,请领导放心。谢谢你们大老远来这里帮助教育我。”


昔日被拐少女沦为黑心人贩


通过讯问、调查,侦查员们知道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大香、小芬、玉玲等多名贩婴嫌疑人,都曾是在云南遭拐卖的女童。


童光明告诉记者:“这些人被拐卖到河北时,都只有十几岁,后来落地生根。我曾经问过她们,你们在少女时代曾有过悲惨的经历,一定能体会离别亲人的痛苦,一定痛恨过拐卖你们的人贩子。为什么你们竟忍心让别人骨肉分离?而且是这么小的孩子!她们一副茫然而无所谓的态度,说,穷,为了钱呗。”


大香、小芬姐妹交待,她们的老家在云南,被人拐卖“嫁“”到河北后,弟弟还在老家。约10年前,弟弟小兴在家乡犯了事,为逃避警方抓捕,跑到河北投靠两个姐姐,顺便带来了2名婴儿贩卖。


涉县位于邯郸市以西约97公里,位于太行山脚下,再往西紧邻山西长治市,有铁矿和煤矿。大香、小芬和“老娘”三人的丈夫曾在同一座铁矿当矿工,她们三人因此成为好姐妹。“老娘”是涉县本地人,亲戚众多。大香、小芬于是委托“老娘”寻找买主,很快就赚了不少钱。这让她们看到一条新的“致富之路”。


小兴躲到涉县,除了从云南联系婴儿拐卖,还在铁矿打工。几年后一次矿难,小兴身亡。大约2005年前后,大香、小芬自行前往云南联系“货源”,带回涉县贩卖。


婴儿转手价翻数倍 巨额利润拖得多人下水


审查表明,人贩子从云南购买婴儿,男婴1万3至2万元,女孩婴要给4000至1万元出头不等。到了涉县,卖到抱养人手中,男婴要价4万元左右,女婴要价2万元左右。


婴儿要价浮动较大,可以讨价还价,依据是孩子的相貌、体格、气色、健康状况,以及双方的急切程度等。贩婴巨额的利润空间吸引了不少人加入该贩婴团伙。


部分婴儿刚刚满月 疑为亲生父母主动“出售”


本次解救的26名婴儿中,不少婴儿被拐卖时刚刚满月。民警分析,盗卖这种年龄的新生儿可能性很小,很可能是亲生父母为牟利而主动出售。


由于这类婴幼儿父母情况比较复杂,如何安置成了难题。警方初步设想的婴儿去向有4种:交给云南生父母、交给云南儿童福利院、交给涉县儿童福利院、继续让现在的“妈妈”(须符合相关条件)收养。


公安部明天再次在石家庄召开会议,将研究这些幼儿的安置问题。


铁道部公安局调来援兵 有望挖出更大贩婴网


据了解,目前到案的嫌疑人中,仅“老娘”、冯双交待得比较彻底,其余多名关键人支支吾吾,心存侥幸,对抗审查。


专案组不断调整策略,不断寻找新的突破口,对嫌疑人的审讯获得新的重要进展,很可能再挖出规模更大的贩婴网。


昨日,铁道部公安局指示北京铁路公安局从石家庄铁路公安处抽调10名精兵、带了3辆警车,赶到涉县增援“6·10”专案组。另外,武汉铁路公安局近几天一直在增兵涉县,多名经验丰富的刑侦民警陆续赶抵河北。(由于案件仍在侦查中,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警花开设特殊托儿所


专案民警数日之内连续解救26名被贩卖婴儿,如何妥善安置他们成了难题。警方决定在当地的车站派出所临时设立特殊的幼儿园,调来一批女警照顾孩子们。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