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正文 ★兵☆☆者★(11)

魏远峰 收藏 9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URL] 魏远峰《兵者》之: 十一、向后转⑴ 也别太低估了连队干部的心胸和涵养,实话实说,早先时候,指导员并未记恨卓越。是后面的事情撂起来,指导员无法容忍了,用他的话说:“**,啥事不都得有个度?哪个连队都会有‘一大协会、四大天王、七匹狼、八大金刚、十大杰出青年’⑵,但人必须有自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魏远峰《兵者》之: 十一、向后转⑴


也别太低估了连队干部的心胸和涵养,实话实说,早先时候,指导员并未记恨卓越。是后面的事情撂起来,指导员无法容忍了,用他的话说:“**,啥事不都得有个度?哪个连队都会有‘一大协会、四大天王、七匹狼、八大金刚、十大杰出青年’⑵,但人必须有自知之明,任何个人,就是有日天本事,也斗不过组织,啊……”

指导员说这话时,全连官兵都明白他在“瞄⑶”谁,就是卓越不知道。卓越这个家伙整天闷着脑袋,连自己是“一大协会”都不知道。卓越读书做学问,有钻地炸弹般的钻劲。可生活中,他的无心,颇似傻瓜。

不过,人就是这样吧,生就骨头长就肉,谁说也没用。谁要想提醒卓越些些什么,一定是自讨苦吃,他总是仰着婴儿般单纯的脸,茫然地问:“是吗?我怎么不觉得?我总觉得,生活中少些复杂,多些精力干正事才好。”

纵然,谁也不知道卓越眼里的“正事”,是个什么概念。纵然,每当卓越认真开始干“正事”时,上帝和许多人就要发笑了。当然,每当卓越认真干“正事”时,相关者的由衷恐惧,也就来了。

像卓越这样的家伙,高兴时也会唱歌,让人想不明白。卓越会唱许多歌,且绝不跑调。可他在连队,却总是唱那一句。每晚八九点钟,连队开放式的洗澡间里,一尊尊活体“大卫”就会准时排列在水龙头下——说是水龙头,原来只有水管,巍巍然三米多高,纵然勾着“脑袋”,有些傲慢之态。粗壮有力的水柱喷出来,打在赤裸的“大卫”们身上,噼里啪嚓响。

不知道是急水冲撞具有按摩效果,还是“大卫们”联想到了某种男性生命意象,总之在发生那件事之前,大家十分习惯——水柱冲撞下,“大卫们”快意、感慨、满足,乐颠颠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唱他两嗓又何妨?

连队的洗澡间相当于连队的中央电视台或凤凰卫视,是盛产歌星、明星的之所,几乎天天都有“澡堂派”歌星隆重诞生。人人都想唱两嗓子,人人都有想唱就唱的权力。那儿不亚于王小丫的“开心词典”在全国的火爆,理所当然地是连队“超级男声”的自秀舞台,天天都有艺高胆大者载歌、载洗、载舞,歌声高亢嘹亮,舞姿滑稽嫚妙,歌声、水声、说话声、水桶碰地声、皂盒坠地声纠缠起来,谱就奇特的军营澡堂交响曲。那时的洗澡间,也就成了连队的艺术圣殿!

机炮连的艺术殿堂中,卓越不算活跃分子,可也每每被那独特气氛所染,偶或突如其来唱一嗓子。所以,在他们连队的澡堂交响曲中,如果突然窜台似的插入了,“我还是原来的我……”那一定是卓越了。

不过,这是洗澡间加隔离墙后的事了,之所以加隔离墙与卓越大有关系。在卓越加入“澡堂演艺俱乐部”前,曾对那赤条条洗澡毫无遮挡的尴尬场面由衷愤怒,那时他总是最后一个洗澡。每天晚上快十一点了,只剩一枝水管在流水,一枝独秀往往意味着孤独,在孤独的水声中,忽然间一声:“我还是原来的我……”

那一定是卓越在洗澡。

卓越第一次到连队洗澡间洗澡,一进门就看见一排排黑白相映、胖瘦各异、高低搭配的裸体,正忙得不亦乐乎,有人在屁股上打着香皂,有人在头上揉着发乳,有人在搓着脚根,有人在维护腿间的植被,比花果山上群猴嬉水还要放肆……

卓越惊呆了,猛转过身来!


良久,卓越喃喃地说:“这怎么可以?连一点隐私都没了。”

卓越说这话时,班长马后虎正光溜溜蹲在一边搓澡,马后虎一蹲下来,肩膀是肩膀腿是腿的,身材还不错。可他一站起来就成了喝饱了的大“臭虫”了,中间凸出两头尖颇似纺缍儿,肚子大到了几乎看不见“隐私”。马后虎知道自己的优点,所以洗澡时,他总喜欢蹲下来。

可是,马后虎实在听不惯卓越神神道道的唠叨,心说,“你看看,解放裤衩没穿白,就指手画脚了,这不合意,那看不惯,屌不大、毛不少!想到这儿,马后虎顾不得身材观感了,气呼呼站起来,他本想转身过来,狠狠批卓越一顿,可他站起来转了一半,突然想到光腚转过来,不太好看。卓越看到了眼里,没有吭声。这时,卓越听班长叫他,“小卓啊,你刚刚说什么?隐私?”

卓越站在班长身后,回答道,“是,我回答,班长,是隐私。”

班长一边往脖子、胸脯、腰窝划拉着打香皂,一边说道,“一个革命战士,要隐私干吗?”

卓越说:“班长,不是要隐私,而是谁都有隐私。”

班长打完香皂了,他蹲下接清水洗洗手,顺手从桶里捞出毛巾来,把毛巾拧了拧,毛巾里的水沥沥啦啦流进水桶,然后他把毛巾叠成巴掌大一块、放在手上,一边搓着一边得意地说:“卓越啊,你这话我不爱听。就说我吧,做人光明磊落,做事光明正大,所以我就没有隐私。说句不该说的话,就你们这些大学生滥七八糟的,当兵的哪有什么隐私,对不对?当然,我也不是一篙子打下一船人,说大学生里就没好人。更没有影射你,啊!是不是。”

站在马后虎身后的卓越,脸倏地红了。他默默想了想,然后缓缓问道,“班长,在你看来什么叫隐私?”

正在用毛巾搓身体的马后虎,茶壶夜壸满不在乎地说:“你说什么是隐私?啊,不就是见不得人的事吗?啊!”

班长因为脸朝前,卓越以为他看不见,所以拨郎鼓似的摇了摇头,准备答话,可他没想到班长颇不耐烦地说:“摇什么头啊?不服气是吧?”

卓越想说:你怎么知道我摇头了?可是刚一张口,随着身体的微动,他就看见墙上的影子,亦步亦趋地随着自己,他乖乖的噤了声。稍稍镇定下来,卓越说道,“班长,您说的是阴私吧?”

马后虎用毛巾擦身的程序已经做完,看样子他想赶紧说完了,好打开水管冲水。但是,他又不得不回答卓越,于是他急切地说道,“不一回事嘛,只是发音不一致罢了,一回事!”

卓越说:“怎么可能是一回事?”

马后虎说:“怎么就不一回事?”

卓越说:“我告诉你吧,按照《中华词典》上相关词条的解释:隐私,是不愿让人知道的个人的事。阴私,是不可告人的坏事。”

马后虎有点不耐烦了,还不仅仅因为他擦完身体了想冲水,而是他从心底烦了这个死较真的新兵蛋子,于是马后虎说:“好了、好了、好了,准确与否,姑且不论,来当兵就是来吃苦,知道不?我来问你,当兵的正规说法叫什么?”

卓越想了想说:“服役啊!”

马后虎说:“那我再问你,犯人在监狱里叫什么?”

卓越说:“服刑啊!”

马后虎说:“这就对了,只差一字。你想想,多微妙啊,明摆着,当兵就不是来享福,连队不是五星级宾馆,啊。所以,还有什么隐私不隐私?退一万步说,都大老爷们儿,谁不知道谁长的什么?对不对?没见过别人的,还没见过自己的?都一样的装备,对不对?”

卓越说:“我不能同意班长高论,服役与服刑、隐私与阴私都只差一字,却都天壤之别,就像军长、连长、班长只差一字,军长、连长、班长就无法并论。方法是错的,就得不出正确结论。当然,当兵不是来享福;当然,也不是来受罪;当然,连队不是五星级宾馆;当然,连队也不是监狱牢房;当然,我们都是大老爷们;当然,我们都知道彼此的身体。当然,即便如此,你还是有重要部位不愿意让人看,我也不愿意看。反过来,我对你,也是一样。不是吗?”

“行了,行了,你说那么多当然干什么?显得你水平高?我最烦别人在我面前娇情、跩词了!”班长冲完清水,正用毛巾擦着说:“我就没有这个问题,哪有那么多讲究?”

卓越听完,竟然没加思索就下口令道:“班长同志,请注意,向后——转!”

马后虎本能地转了一下身,立刻又停住了,他愤怒地说:“卓越,你干什么?”

卓越又连连喊了几声“向后转、向后转、向后转……”

马后虎站着一动不动。

卓越呵呵嗬笑着说道,“班长,你不是没隐私吗?你不是跟我长了一样的玩艺儿吗?那你就转过来,也不差我多看一眼。”

班长马后虎三下五除二穿上了解放裤衩,气呼呼地转过身来,看见卓越的背影已到门口了,他听卓越回头对说道,“班长您慢洗,我等没人了再洗。”

马后虎刚刚张口说出一个,“你……”

卓越的背影就消失在了门外的黑暗中……


那是个星期一清晨,阳光漫过山岭,一股脑泼进三多塘,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小山、小丘,刹那间披上了灿然的金纱,阳光也顺着纵横塘中的小溪,或纵或横或正或斜地洒下来,溪水就金光灿烂起来。清晨的溪水慵懒而羞涩,光影荡漾的水面,让人想起梦幻的颜色。

一个个连队走在训练路上的番号声混在阳光中,被阳光染成金色再迅速扩散开去,一忽一忽回荡在塘中。军营中别的不说,阳光漂染了的声音特别脆亮,让人精神抖擞。

二团后勤处长踏着阳光,听着响亮的番号声,进入了办公室。他把帽子挂上衣架,公文包放在桌上,然后走向大班台后,他本可以坐在大班椅上喝茶的,可他忽然觉得今天阳光很好。于是他想,把些阳光请到屋里坐坐,是赏心的。于是,处长回转身去走到窗口,嗞啦拉开淡蓝色的百叶窗。橙黄色的阳光欢笑着扑了他一脸一身,让他好是惬意。

终于,处长坐在了大班椅上,阳光斜扑进来,裁出一片白亮。他端起了公务员沏好的“龙井”,“一旗一杆”的特级“龙井”已舒展身体,悬在莹莹水中,微微浮动着。他让杯子渐渐靠近自己,习惯性吹了吹,清香扑人鼻息,他轻轻闭了闭眼,仿佛怕茶香受光线干扰似的。稍顿,他呷了一小口、品了品,温润的茶水在口舌间散漫开去,茶香随即向喉结、胸腔、鼻腔、脑腔扩散了去。

他放下杯子,看见一叠报纸最上面的《半岛日报》,他随手拿起那叠报纸,翻动着寻找《参考消息》,却看见一封信掉落下来,忽悠悠飘到了地上,他往后退着身体和椅子,退到了足够宽阔处,弯腰捡起信来。可是,他一看落款就嘿嘿笑出声来,一边摇头一边说:“哪个‘协会’的,在三多塘里还给我寄信!?”

一边说着,他撕开了信封,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秀气的字迹,是用毛笔在“八行箋”上写的。这年头,不要说是毛笔信了,就是钢笔信件都越来越少了,要么就是电脑打印出来的没了人性的字,要么就干脆没有信。更绝的是,他在济南当兵的侄子,有一次给他写信来。他拆开一看,只两张洁白的信纸,包了两张照片,差点把他气晕!

眼前这封信,字是行楷,结构雄奇、笔法古朴,飘逸中透苍劲,庄重中蕴张狂。单看哪个字也不算多漂亮,但整体看上下笔意连贯、左右顾盼有情,大有行云流水之韵。后勤处长开始慢慢读信,看着、看着,处长竟读出声来:

附录:卓越给后勤处长的信(节选)


……我们连队的洗澡间很有代表性,我力所能及地走访了附近连队,除卫生队,其他的与我们连队一样。

全军最近在强调,“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建设和谐军营。”我想,修建洗澡间隔离墙,尊重战士隐私,是打造文明之师的需要,也是部队进步的象征。让战士们没有心理障碍地洗澡,乍一看是小事,但往深处想,就是以人为本……

另外,我数了数,我们连队洗澡间有水管9条,水管直径0.028米,水流速度约0.15米/秒。

一根水管/小时的流量约为3.323立方米,约合3.323吨。

9条水管/小时的流量总和约为29.91立方米,约合29.91吨。

如果,连队每天洗澡时间为2小时。那么,每天连队的洗澡用水就是59.82吨。纵然,我们连队算是较大,较其他连队多一些。但总体算来,全团的洗澡间用水,是个不得了的数字。常年累月算下来,更让人触目惊心。

驻地的半岛,虽三面环海,却是个水贵如油之地,我记得去年、前年都出现了春旱、秋旱。从更广阔的范围看来,节约用水、保护环境却相互连带、人人有责,这是个必须从点滴做起的事。

因此,我建议用细水管,装雨洒喷头。这样,至少可以减少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用水,还可以培养全团官兵的节水意识……


此致


敬礼



机炮连战士:卓 越


2XXX年XX月XX日

坐在大班台后高背皮椅上的后勤处长,一口气读完了信。读完后,他长长出了口气。用眼睛扫视了一圈,又放眼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外面的阳光越来越白亮了,水泥球场上都成了灰白一片了。营院中那些个小树,叶上泛着疲惫的绿,即使阳光笑在树叶脸上,也还是有些无奈。

临窗的那株玉兰树上,有一只黄褐色的鸧鹒叽喳叫着,不知道它是否知道处长在看它,它移动着灵巧的小脚,把身体转了个角度,脑袋左晃晃、右晃晃,然后回过头来朝左看看,又背过身去朝后看看。那时,处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说:“把后勤处副处长、营房股长、战勤股长叫到我办公室来。”

处长放下电话、抬起头时,活泼的小鸟扑楞楞飞了起来,一边旋着弯弯儿一边向高处攀升,突然又降下来,猛然再飞上去,直冲云霄。

通知的几个人到了,后勤处长让他们依次看了那封信,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会儿。营房股长的嗓门最大,好像声音每大一分,他的不好意思就少一分似的。最后,后勤处长决定:带着他们在全团跑一圈。

他们的第一站,就是卓越他们连队。洗澡间门都没有,行将糟朽的门框瘦弱、孤独、无奈地嵌在门洞上,麻木不仁的样子。地板上粉饰的细水泥,早被凉鞋、拖鞋、解放鞋磨了去,粗砂和水泥抹出的“粉底”,还在脱落着。脱落后未及、也无法扫除的水泥末,与脱落的砂子搅在一起,看得见、摸得着、冲不去、扫不净。

脱落了砂粒的细孔中淀满污渍,它们由战士衣服纤维裹挟来的训练场上的尘垢;战士们身上毛孔的排泄物残留——被水稀释后的香皂、肥皂、洗衣粉残留;“飘柔”、“皂角”、“海飞丝”、“百年润发”的残留——从没有门的门、没有扇的窗飞进来的尘埃;在偷看战士们洗澡时失足掉下来的灰顶、墙皮——战士们洗澡时,不慎丢失或故意扔了的衬裤、裤衩、背心、护膝、护肘、袜子、鞋子;纵然每天都要打扫、每周彻底清扫,还是扫不干净。

上述的它们,共同组成了洗澡间里复杂的颜色和气味。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幽幽散发出来,又悠悠扩散了去,浸入到碱黄色画着“祥云”的墙壁上,浸入到青黑色“乌云密布、滴水潺潺”的屋顶——终于,在那个上午,它们扩大战果,果断浸入到后勤处长等人的鼻腔里。

才进去了一会儿,后勤处副处长、战勤股长就捂着鼻子跑出来,后勤处副处长蹲在地上,一边“咳咳咳”咳哕不停,一边吐着似唾非唾、像痰非痰的粘液,嘴里唠叨:“**,什么屌味道啊!”

这时,后勤处长也出来了,就站在他身边,说:“那味道,是有点那个啥……啊,是不是。”

营房股长说:“真是的,没想到!”

后勤处长语重心长地说:“是啊,你要是想到,还会这样?”

营房股长知道处长说自己了,面上他是绝不敢顶嘴的,他什么也没说。可并不影响他心里愤愤然回敬处长,“你别说我了,处长要是尽责,这洗澡间能这样?”

他们又转了几个连队,所见所闻让他们彻底相信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的俗语。于是,他们当场拍板,向团党委报告:所有连队的洗澡间,年前整修一新……

纵然,卓越没对任何人说,连队也特意没讲什么。可全连官兵还是很快就知道了卓越写信给后勤处长的事。

洗澡间整修好了,是宾馆级标准,许多人很高兴。不过,班长马后虎另有说道:“洗澡间好好的,净浪费钱?国家还不富裕,是不是……”


注释


⑴向后转:队列训练中停止间转法里的一个重要口令,共有向左、向右、向后转和半面向左、半面向右转五个口令,前面三个口令,在队列生活中应用广泛,几乎只要列队就要用。后面两个口令,一般只在列队训练敬礼时,才会用到。因为在半面向左、向右转之后,便于在队列一侧的指挥员,通视、看清队列中所有人的敬礼动作是否标准。

⑵“一大协会”、“四大天王”、“七匹狼”、“八大金刚”、“十大杰出青年”:意为每个连队,都会有调皮捣蛋的兵。笔者任车队队长(相当于连长)时,采取的方法是,花百分之八十的精力,把不到百分之二十的“授称兵”管住。管住“授称兵”的最主要方法是,让他们有事干。坚决防止百分之八十的工作,落在百分之二十的好兵头上。尤其是捣蛋兵干了活,一定要看到眼里、记在心上。坚决不让老实兵吃亏。连队就顺了。

⑶瞄:这里并非瞄准、盯上之意。而是旁敲侧击、指桑骂槐、顾左右而言他的意思。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