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四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肖家坡一战,青花寨没费一枪一弹,便击败了国民党的四师三营第五连,还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全寨上下对立青佩服之至。白凤兰和张师爷更对立青刮目相看。

这天夜晚,白凤兰见立青的住所内亮着灯,便一脚踏进门来。

立青正聚精会神地绘制一张新的军用地图。

“怎么,又有新目标了?”白凤兰一见地图,以为立青又在准备打仗。

“我想琢磨一下青花寨的防御。”

“防御?”白凤兰不解。

“跟我们交手的第四军是很有荣誉感的,咱这么羞辱他一回,人家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白凤兰点点头,认为立青说得有道理。

“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你怎么就能断定,第五连会在肖家坡变换队形的呢?”白凤兰问。

立青说:“肖家坡距离丹坪镇不过一里,站在坡上就能看到镇上的屋顶。任何一支第四军的部队都会在这整队进镇,让长官和镇上居民看到他们的军容军貌,这就是士兵!”

“你当时对那连长说了什么,他才下令放下武器?”

“你想知道?”

“是呀,想长长见识?”

“我对他说,向女人缴枪不丢人,好男不和女斗!”立青调皮地说。

“你呀……”白凤兰笑了。


高伯龄来到营部,笔挺地站在梁营长面前。

“一枪未放,一个连的装备都送掉了,你还有脸来见我?”梁营长大为光火。

“营座,你容我解释一句。”

“高伯龄,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做过董长官的卫士,我就治不了你,我现在就能枪毙你,你信不信?来人!”梁营长动起真格。

“营长,白凤兰武装领头的,就是咱老四军的一名营长!所以我才……”高伯龄忙不迭地解释。

“你说什么?”

“他叫杨立青。”

“杨立青!我知道他,都说他是董长官的小舅子?”

“不是他,我能一枪不放嘛?”

“难以置信,董长官的小舅子怎么和女毛贼搞到了一起?”

“我也感到纳闷。”

梁营长想了想,说:“高连长,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你我这回可以向上头交差了。不过,装备丢了,上头可以再补,军人的荣誉丢了,你我将来还如何在四军立足?”

高伯龄连声说:“明白,营座!”

梁营长命令高伯龄,马上联络各地团防,让他们今晚就往青花寨集中,配合三营的六、七、八三个连,“明天凌晨,端掉青花寨!”

高伯龄回答:“遵命,!”


梁营长的三营倾巢出动,欲血洗青花寨,报五连丢枪丢面子的一箭之仇。而此时的青花寨,按照党代表杨立青的精心安排,巧施妙计,全体悄然撤离青花寨,直扑丹坪镇,同国民党的正规军打了个迂回。


梁营长不知就里,杀气腾腾地将青花寨团团围住,命令炮手:“开炮!给我先挫挫毛贼的锐气!”

在隆隆的炮声中,青花寨涌起巨大的炸烟,建筑物四分五裂,燃起熊熊大火。

梁营长继续命令:“炮火延伸,机枪组,给我上!”

在高伯龄的带领下,机枪手随即摸索向上。很快,在前方建立了机枪阵地。“哒哒哒哒”的机枪声,震耳欲聋。

“王团总,该你们的神汉队了!”

“啪”,一只酒壶飞出去,赤着胳膊的王团总一抹嘴角,跳起来,手提大刀,喊道:“喝了符的跟我上!”身后大群黑压压同样装束的还乡团神汉队员,手执大刀,赤膊齐喊:“打不进!杀不进!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一片刀光闪闪,向山上涌去。咒语声震天动地。

梁营长咬牙切齿地:“我要让她青花寨,变成血花寨!”


此时的丹坪镇,却是另一番景象。

街上布满了白凤兰武装的男男女女,不时响有零零星星枪声。三营营部内,人们欢天喜地往外搬着各种枪支弹药装备,往一溜马车上装运。立青与白凤兰站在一起,沉着冷静地指挥。

张师爷领了几个乡亲过来:“司令,党代表,四乡的乡亲们闻讯都赶来了!”

“是呀,听说你们打下了丹坪镇,乡亲们都想来帮帮忙!”

“没什么忙可帮,我们带不走的,你们统统拿走!所有的装备粮食商品统统分掉!”立青说。

“我们不想要东西,我们想参加队伍!”乡亲中有人带头高呼。接着,又有不少的人跟着呼喊:“我们要参加队伍!”“我们要参加白司令的队伍!”

白凤兰激动道:“好啊,原先我们是人比枪多,现在枪比人多,正愁着没法带走呢!乡亲们,有愿意去的跟我上山,同地主还乡团干!”

“快来呀,白司令批准咱参加队伍了!”欢天喜地的青年一齐拥上来,从缴获的被装里,挑衣服的挑衣服,挑枪的挑枪,一时间,白凤兰武装的队伍扩大了好多人。

一位白凤兰武装的战士急匆匆地跑来,将缴获的敌军文件交给立青。立青仔细看着,不由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白凤兰走了过来,问:“情报上说了什么?”

“这是一份缴获的敌军通报,通报上说,上个月,南昌起义出来的朱德部与秋收起义的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

“中国工农红军?”白凤兰第一次听说这个名称。

“司令,你有没有想过,把咱们的队伍也拉过去?”

“去井冈山?入伙朱毛?”

“是的,青花寨没了,丹坪镇也不能久留,一支队伍没有后方是不能生存的。叫花子打狗还要找堵墙根护在身后,这个后方,就叫根据地。依我看来井冈山是最好的根据地。”


让白凤兰武装离开青花寨投奔井冈山,显然他们不乐意,首先反对的便是张师爷。

张师爷说:“党代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乡下人,野惯了,再说也是穷家难舍,熟地难离呢!你让我们抛乡别土,到那不相干的深山野林,不要说我这老骨头拖累不起,我也说服不了大伙儿。”

正僵持着,镇外传来阵阵军号声。

立青倾听后,对白凤兰说:“了望哨报告,敌军第三营及各路团防,正往丹坪镇赶来。”

白凤兰:“让他们来,姑奶奶已经完事了。”

张师爷:“传令各队队长,抓紧装载,全体往鸡公山转移。”

立青阻止:“我仔细地研究过了,鸡公山的环境不足以我们长期进行游击战。”

白凤兰突然问道:“你不是不想和我们一块撤吧?”

立青反问:“我当初的第一个条件,你记得吗?”

白凤兰回答:“当然,所有的军事行动,党代表有最后的决定权。”

立青逼问:“那你们还认我这个党代表吗?”

白凤兰与师爷交换了眼神。

白凤兰又一次问道:“你真的不想和我们一块儿走?”

立青倔强地一甩头:“空头虚衔的党代表,我做不了。”

“你想走,我还舍不得放!”白凤兰和立青铆上了,她大声喝道,“来呀,把党代表给我捆起来!”

手下一怔,都愣着。

白凤兰刷的拔枪:“执行命令!捆起来,送我那匹马上!”

众人们把哭笑不得的立青捆成了一只粽子,搬到了那匹白马的马鞍上。立青不住地大叫:“凤兰!凤兰!你听我话!不能蛮干!……你会后悔的!”

白凤兰:“把他那张嘴堵上!”

属下听命,拿来一团布,堵上立青的嘴巴,立青的声音沉闷了,以至消失。

白凤兰跃上马车,大叫一声:“往鸡公山,撤!”

一声鞭响,马车满载而去,驮了杨立青的白马随车而去,武装男女有序的队伍也随之撤去。


上了当的敌军第三营在青花寨扑了个空,转又恶狠狠地杀回丹坪镇。到了丹坪镇,又是扑了个空,气得梁营长嗷嗷叫。

“这个杨立青果然历害,不愧是黄埔的高才生!”高伯龄无奈地说。

“写报告,快写报告!直接给董长官写报告,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还给董长官!看他做姐夫的怎么处理?!”梁营长气急败坏。

高伯龄遵命。


再说上海那边,得知立青受处理被开除出党,作为立青的入党介绍人,瞿恩感到这样的处理是草率和不恰当的,将极大地挫伤那些与立青同志有着相同经历的一批骨干的革命热情,并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大批人,对党的认识是也逐步走向成熟,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正是伴随着其成员思想和理论认识的不断成熟,而走向坚强和正确,因此,他奋笔疾书给中央写信。

瞿霞推门而入:“哥,我要去伍豪那里,你有什么要带给他吗?”

“你稍等一会儿,就好。”

瞿恩又书写了一会儿,交给了瞿霞:“交给交通科,请他们尽早发往井冈山。”

门外间有巡捕车鸣笛驶过。

瞿母不放心地叮咛:“路上要当心,近来风声很紧。咱家这一个月都搬了三次了,我得收拾收拾,没准又有通知来让搬。”

化装停当的瞿霞,对母亲招招手,昂然挎手袋出门而去。对立青的事,瞿霞比哥哥瞿恩还要上心。


为了对付共产党在上海的频繁活动,国民党南京的中统特务机关将立仁派往上海。楚材将一份名单交到立仁手上:“这是我从中央军校新挑出的三十名毕业生名单,你可以选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随即又取一清单:“这是六部刚从美国进口的短波电台,比较目前军中使用的长波电台,灵敏度和发射距离超出了整整一个时代。你拿去,首先是沟通上海和南京之间的短波联系,其后再推广到全国各大城市,以使我中统的情报交流效能更快更高。”

“这倒是不错的东西!”电台虽然还没有拿到,仅清单已足以使得立仁爱不释手。

“我还给你备下一批专家,帮你建立短波无线网,并专门编制通信密码。”楚材继续交代。

“太好了。”立仁更是喜出望外,他正愁自己不会使用那些洋玩意儿。

临分手的时候,楚材还向立仁交代一件事,要他提醒妹妹立华不要同国母宋庆龄走得太近,蒋介石已经开始不高兴了。


立仁找到立华,正巧立华也到上海,以监察委员的身份参加一个慈善募捐活动。

立仁告诉立华,听董建昌说,立青在湖南同一名女土匪搅在一起,立华对此有点不大相信。

“他那人打小就流里流气,做绿林流氓就对了,一点也不奇怪。”立仁大不以为然。

“如果真是这样,那瞿恩就太让我失望了,我把弟弟交给他,弄成这样,和他瞿恩往昔的崇高理想,真是相去太远!”立华心情很复杂。

立仁趁机说:“就个人品质,瞿恩是个完人,可惜被那几块洋面包撑着了,那马克思列宁就根本不适合中国文化道统。所以他共产党成了草莽流寇,连董建昌都不如,这不能不是遗憾。瞿恩和董建昌这两个人,实际是目前中国思想界的两个极端。一个是实用主义,一个是理想主义。找情人,你可以选瞿恩,浪漫,刺激;嫁丈夫,你得挑董建昌,什么时候也断不了车子、票子和房子!”

“你胡扯什么呀你!”立华不高兴了。

“妹妹,我能不懂你吗?别对瞿恩抱希望了,如果天气不错,时机也正好,你很可能再见到他,不过,那一定是在监狱!”立仁垂下目光。

立华“刷”的看向立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