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正文 ★兵☆☆者★(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魏远峰《兵者》之: 九、军事干涉⑴


严啸喜欢周日到办公室,不为别的,就为清静。平时只要一进办公室,电话能把人心吵炸,星期天就安静许多。头天晚上,老婆跟他哼咛了半夜,想让他陪她到滨海市转转,严啸死活不答应。弄得老婆蛮不高兴。

无奈之中,他想了个绝妙办法。他慢慢地、慢慢地伏在老婆耳边,伸出笨拙的舌头,轻轻划拉她的耳畔,舌尖真是个奇妙玩艺儿,没费多大劲儿她就欢快地叫起来。严啸顺势伸手到她的睡袍中,一首熟练但好久未演奏的钢琴曲,就弹奏起来了。

几十年的老夫老妻,身体阵地的防御体系,早已形同虚设。如果说睡袍是阵地轮廓,小衣是防御工事的话,那么轮廓倒完整,工事因无甚好防的,干脆拆除了。

年龄到了什么份上,干什么事都急不得,都忙乎了好半天了,微微的潮湿芬芳气味,才渐从睡袍中弥漫出来,当年可不是这样子。因为严啸整天忙累,他们都很久没嗅到那种香味了,这就像一个久于沙漠跋涉的旅人,好久没有品味甘甜的泉水了。虽不再是少年夫妻,可兴奋到一定份上,还是怪那个啥的。

战斗,在老对手间打响,自然熟悉得过了头,少了迷幻般的激情。只要谁动了哪个手指摁了谁的哪儿,对方就知道该用什么招了。每个细节都很默契,自然、惬意而僵化。某个时节,严啸严肃地想到,这战斗像极了演习中僵化了的红蓝对抗,一切都预设好、程式化了,神秘感没有了,吸引力也就滑坡了。

于是,严啸想了个从来没有用过的招数,出其不意地从一个新角度发起了进攻,奇妙感觉让她一愣,她感到愣着也没啥意思,还不如闭目体会的好。她从力度和速度上敏锐感觉到,她闭上眼睛的神态似乎更让他着迷些——他的速度还在加快,力度也在加强,似乎快到顶点了……

终于,两身淋漓的大汗,把毛巾被都洇潮了。在双方均为胜利者,敌我紧紧拥抱,战栗良久。不可一世的成就感中,严啸拱在敌人怀中温情地厮磨,她也在虚脱似的松驰中,竟温柔了——陪她逛街的事,不再重要,也没再提。

第二天一大早,她自己上街去了,出门时还哼着小曲儿。

严啸一进得办公室,忽喇一声拉开了纱窗,忽然间忆起昨晚的某个细节,连自己都得意地笑了。窗外,景色不错,一如心情。远处粉色云霞,静悬蓝天之上,色泽温和柔润。远处的幽蓝那样深沉,就像昨晚舒坦的满足和倦怠,让人回味。低空下,有些颜色浅浅的白云,翻腾的白被子似的。有一只蝶儿,拖着花红柳绿带些粉色的翅膀,在花草丛中翩翩起舞。大约是有些晨风,晨风把阳光细屑吹得满地,地上、树上、花上、草上,都闪着微光。

严啸都有些出神了,以至于幽幽香气,撒欢儿扑进屋内,他都没有感觉。直到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条狗,它着一身黄黑混杂、乱如烂麻的皮毛,其中还夹杂着些草屑、鸡毛、尘土,瘦棱棱的身躯,显得有些脏。尤其那条秃刷刷,磨光了秫英的扫帚似的尾巴,拖在身后。它长了两只尖刀直竖的耳,眼睛滴溜乱转,凶光熠熠。

严啸从书柜中抽出几本杂志,一本本上下移动着看封面,一本封面上的“中日甲午战争祭”字样,引住了目光。严啸顿住,想了想,翻开它。对于中国军人来说,1894年那个甲午年,是个无法言说的痛。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经济迅速发展,到18世纪80年代后,进行产业革命。1890年,日本爆发第一次经济危机。其统治集团认定,只有军事侵略来殖民地,扩大市场,掠夺资源。地大物博,软弱落后的中国,让日本人垂涎三尺。

他们先占领朝鲜,作为进攻中国的跳板。1890年,时任日本首相的山县有朋,在施政演说中公然说“大陆是日本的生命线”,煽动战争狂热。之后,日本先把军队开到朝鲜,占领仁川、汉城,另立傀儡政权。7月25日,日本不宣而战,在朝鲜牙山口偷袭中国“高升号”运兵船,战争爆发了。

紧接着,日军陆海两路进攻中国,日军第5师团首先到达朝鲜,先遣部队大岛旅团从汉城北上,9月攻占平壤。接着,日第3师团随即开到,二师团合编成第1军,在山县有朋指挥下,击破鸭绿江边的中国军队。随即,向中国东北进犯。

那段历史,严啸是熟悉的,正是因为某种沉痛,使他只要看到“甲午”,就忍不住要再看一遍——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知道勋章固然值得珍惜和玩味,可耻辱更不能不常品常思!勋章你不看它,永远失去不了。耻辱长时间不温习,“记吃不记打”,就会成为下一个耻辱的起点。

当时,掌握军事外交的李鸿章,妥协退让。以存实力为名,命令北洋舰队躲藏进威海卫。10月下旬,日军分兵两路侵入我东北。一路是日军第1军,由朝鲜渡鸭绿江,攻占丹东、九连城、凤凰城、海城。另一路,是第2军,从辽东半岛之花园口登陆,攻占旅顺、大连。

严啸记得,一个叫阿伦的英国人,写了一本叫《旅顺落难记》,书中写道:“日军进城,满路都是尸体,竟辨不清路来。在一池塘边,站满日军,赶着老百姓,往池塘里跳。水里有断头的、腰斩的、穿胸的、破腹的……一妇女抱一孩子浮出水面,往岸边爬,日军用刺刀对准她,当心刺穿。然后刺那个小孩,只见刺刀往上一挑,小孩就被挑在枪头上……”

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与妥协政策,招致了战争失败。“可惜啊,可惜!悲哀啊,悲哀!泱泱大国,受此大辱,苍天何堪?后土何堪?国家何堪?民族何堪?”严啸在心中闷闷吼问着……

就这样,严啸又站起身来,走到窗口。视野中那只狗还在,瘦棱棱的身躯,秃扫帚似的尾巴拖在身后,两只尖刀直竖的耳朵,眼睛里凶光熠熠。


实际上,严啸想的最多的是:如果中日再度交战?这才是中国军人应该忧虑的。虽然严啸是个陆军师长,可做为一名中高级军官,他认为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全面考虑。严啸心里当然明白,这些年中国的海军已有很大发展。但是,在严啸看来,从技术上看,我们与日军的差距,仍然很大。

严啸曾不止一次与人争论,也不止一次地解释,决不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实事求是地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吃几个馒头、喝几碗稀饭,是要吃“眼药”的。

按严啸的说法,首先是海洋权益意识,我们对海权的认识,比日本晚得多。我们的海权意识,是从鸦片战争、甲午战争、抗日战争初的海战失利之后,才真正萌生的。

鸦片战争失败,让清廷认识到有海无防的可怕和悲哀,于是花大价钱建造了亚洲一流的军港,拥有了亚洲最大的铁甲舰。在1890年时,北洋水师排水量2000吨位以上的战舰7艘,计27000多吨。

但是,当时的日本已提前完成了扩军计划。到甲午战争时,日本已建立起拥有6万3千名常备兵、23万预备兵的陆军,也建立起了排水量累计7万2千吨的海军。很显然,北洋海军,无法匹敌。

甲午战后,中国海军,一蹶不振。此状,持续到新中国成立。但是,日海军却一直发展着。到了20世纪初,日海军鼎盛一时。不要说中国,就是与美英列强相比,也达到了3:5:5的水平。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占领我东北,然后大举南侵。其实,日军的南侵是从1932年登陆上海开始的。抗日战争中著名的“淞沪战役”,日军是利用了海军配合,才得逞的。

严啸又何尝不知,新中国成立后。我军对海军重视越发,但内部说来,大陆军主义长期占上风。再加上,经济上捉襟见肘,没有钱又怎么建设?70年代西沙海战,敌军最大的军舰,也就1700吨。可是,我海军仅能以500吨的猎潜艇,与之作战。当然,凭着我海军战士的勇敢,收复了西沙大部分岛屿,但那多艰难啊!

严啸记得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说:“作出调整的最安全和最佳的时刻是独占鳌头的时候,最危险的时候莫过于一个强劲对手打上门来,并找到你的软肋的时候。”他说这样的话,主要是指美军战略调整来说的,可严啸认为拉氏的话分明地提醒我们:防御,不能消极,而要积极防御,没有强大的海军,就是痴人说梦。

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都告诉我们,海军已是现代战争的主角。尤其是在全球化进程中,没有海权意识、没有海权渴望、没有维护海权的力量,还说什么国家安全、经济建设?

严啸在窗口,掐着腰,那只狗不见了,可严啸依然记得它尖刀直竖的耳朵,眼睛滴溜乱转,凶光熠熠。

继而,严啸把思维的丝线扯回来——战后,日本基于以往经验,从未忘记重建海军。由于《和平宪法》的限制,使日本放弃武力,安全防卫实行日美同盟。但是,一个可怕的事实是,日本技术的发展不遗余力,造成海军名亡实存的现实。

现今,日本海军仍然拥有约50艘驱逐舰,全部装备了“阿斯洛克”反潜导弹。日军的舰艇数量,仅次美国,世界第二。近年来,日海军装备了8000吨级的装有宙斯盾系统的“金刚”级导弹巡洋舰,还有“大隅”级准航母。甚至,在美国的庇护下,日海军拥有50架世界上最先进的P-3C反潜机。同时,日军人员的素质、训练水平,均世界一流。日本,仍是海军大国。

还不仅如此,在严啸看来,日本正逐渐放弃专守防卫,走向与美国勾结的先发制人策略。据《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已经对《周边事态法》进行了修改,正准备将“台湾有事”,看作是“日本有事”。日本的《周边事态法》出台,已有些年头。日本政府反复声明:“周边”不是地理概念。这种辩解,谁能相信?

一方面,表明日本政府在此问题上,有所顾虑,只能模糊。而他们对《周边事态法》的修改,却清晰界定出“台湾有事”,即日本“周边事态”,适用于“有事体制”。朦胧的面纱被利剑划开,狰狞的面孔暴露的无遗,呲牙咧嘴,獠牙锋利,凶狠张狂……

严啸怎么也想不明白,日本对于中国领土台湾,怎会那么“钟爱”?国家间的关系,与人际关系有时是很相像的。有教养的中国人,总是有自己过好,也让别人过好的胸怀。而且,这种想法是出自内心的,真心希望别人过得好。

可是,日本人怎么就见不得别人好呢?

日本人的心里,怎么天天都在下雨呢?

邻居过得好,对自己又有什么?

当然,严啸知道,日本对台湾的垂涎,有历史了。早在1563年,中国史书上记载过倭寇侵扰台湾,日明治维新之后,多次武装进攻台湾,至1894年甲午战争后,强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将台湾分割出去……


二战中日本战败,撤离台湾已60年。可近年来,日本对台湾的“关爱”,让人心生疑虑。也让所有中国人,尤其是有着强烈忧患意识的中国军人们,极度愤慨。当然,严啸也知道,愤慨是愤慨,许许多多的中国军人,还十分欠缺把愤慨转变为工作动力的能力。

当然,这也是严啸无比悲哀,又无可奈何的。

是的,日本这个民族,阴沉着脸拼命工作,以此告慰战争中“牺牲”的人,包括战犯。他们咬紧牙关,就是要出人头地。终于,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们欢呼雀跃。

就像许多有钱人,用钱买政治地位。富裕了的日本,很快就提出了争当世界政治大国的目标。本质上说:无论何国,这种愿望,无可非议。可是,对于日本来说,就有了问题。

什么问题?

日本政府,从来没有深刻反省过侵略历史,甚至任由右翼势力鼓噪,否认战争罪责、美化侵略行径,与邻为壑。而且,大有让受难国政府和人民,接受、默认的霸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国这样的国家,不会做出不要尊严的事情,韩国、朝鲜也不会。因此,日本人在别人唆使下,产生了近乎变态的心态:对快速发展的中国,进行牵制、遏制。

一方面鼓噪“中国威胁论”,一方面大大提高军费开支。日本自卫队的人均军费20万美元,比中国军队高出15倍余。如此优势,仍不满足,热衷于改造自卫队,包括将自卫队“正名”、防卫厅“升格”,手法无所不用其极。

可是,在严啸看来,日本不过是个小丑,不管“台独”分子们如何鼓噪,也不可改变台湾与大陆,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所以,台湾“有事”还是“无事”,都是中国人的事,不关日本屁事。日本人拿“台湾有事”做文章,就像河里的一只绿头王八说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违章了,仅此而已。

纵然如此,对于严啸这样忧患着国家和军队的人,还是有颇多想法的。作为军人,长期生活在和平之中,的确无奈。在严啸看来,面对“和平“这个词语,不知是该痛哭流涕,还是该仰天长啸?

是的,中国人没有侵略文化、侵略习惯、侵略历史。是的,对于中国的百姓来说,只要有一口饭吃,差一点没被饿死,就会默默活下去。邻家吃肉,是人家的命,自己喝汤,是自己的命,各人由命。

他们不会抢邻家的肉,愿意喝汤,喝下去。只要泰泰平平,他们常常会对人说,“没病不嫌瘦,平安就是福”。是的,这就中国百姓的哲学。对于中国这个国家,也大体是这个样子。在这种自上而下的逻辑中,所有人都善良地醉心于“和平”,就像手术前注射的乙醚,让人忘却了疼痛——可是,感受不到,就不疼了?不是的,决不是的,疼痛还是一样,只是麻醉让人失去感知罢了。

每想到这里,严啸总是想哭,为那感受不到的疼痛,而哭!要知道,他是从来不哭的人!

“和平”到底是什么?

理论上说:是没有战争的状态。

严啸常常会想,人们沉醉在和平之中,却忽略了“安全”。

“安全”是什么?

安全,之所以高于“和平”,是指没有威胁、恐惧、不确定性的状态。

是的,今天全国人民都知道我们处于“和平”之中。可是,又有几个人,包括有直接责任的军人,谁考虑过我们的“安全”?又有几个人把“和平”与“安全”的关系,弄清楚了?我们沉醉于“和平”,可我们“安全”状况是什么?

是的,改革开放让我国的经济实力提高了。可是,与此同时,我们面临的安全问题也越来越多了。国防实力与经济的快速增长,很不谐调——就像一个瘸子,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这,又怎么来维护我们安全?

是的,长期以来,许多人都认为,和平就是安全。只要不卷入战争,我们就没有安全问题。

举例来说,1931-1936年,日本侵占我东北,国民政府不抵抗,保持了中日间的和平,但那安全吗?

台独分子喊出“两国论”,我们在积极备战,但战争没有发生。可是,在这种威胁、不确定之中,是和平,但安全吗?

想到这儿,严啸长长地叹了口气……


注释


⑴军事干涉:亦称武装干涉。以军事手段强行介入别国事务的行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