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夜闯入总理府向周恩来“逼宫”

101呼啸之鹰 收藏 5 273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2_342_9500342.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2_343_9500343.jpg[/img] 江青讲话大肆煽动,周恩来表情凝重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2_344_9500344.jpg[/img] 江青被捕 [img]http://pic.itiexue.net/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江青讲话大肆煽动,周恩来表情凝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江青被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文革”中,江青一伙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帮派势力,他们加紧进行阴谋活动,妄图打倒周恩来、邓小平、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实现他们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狂妄野心。

江青一伙惯用的阴谋,就是无中生有,诬陷他人。其中,他们胡诌什么身边的护士“放毒”,要抓身边“坏人”,并借题发挥,上演 了一场搅闹中央政治局、“逼宫”总理府的闹剧……


江青擅自通知周恩来、叶剑英等政治局委员到钓鱼台“议事”。周恩来忍无可忍,面对江青:“你怎么能这样?!”


1972年3月5日,江青擅自要秘书通知周恩来、叶剑英、纪登奎、汪东兴及张春桥、姚文元马上到钓鱼台17号楼“议事”,说出了大事情。


江青指责她身边的护士赵柳恩要“毒害”她,还专横地对周总理说:“我已经要纪登奎找赵柳恩,让她交代罪行,交代团伙,还有她的'后台'。”


周总理对大家说:“先把情况搞清楚,我看先由汪东兴主任去找小赵谈谈,要她详细说说事情的经过。”叶帅说:“我看也是,先由汪主任找小赵谈谈,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再'审'也不迟。”


一会儿,纪登奎回到会议室,他对大家说:“小赵边哭边说,都是按常规准备的安眠药,没有犯什么罪。”江青听后大叫起来:“这个小东西想耍赖,要她坦白交代。”周总理说:“还是由汪主任去谈好一些,要小赵冷静下来,认真地谈清事实。”


汪东兴劝小赵不要哭了,冷静下来,把这次用安眠药的经过,详细说说。赵柳恩抽噎地对汪东兴说:“江青同志用的安眠药是按医生的嘱咐准备的。每天睡觉前安眠药分3次服用:晚饭时服一次,临睡前服一次,万一睡不着再服备用药一次。昨晚她没有睡好,把备用药服了。她起床至中午饭后都没有事,到晚上快7点了,不知从何想起,说有人要毒害她。不一会儿,就说我要害她。还说有'后台'支持,大发脾气。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汪东兴听完小赵的话,没有多问,回到会议室,向周总理等人把小赵的话如实汇报了。


江青立时跳了起来:“小赵不老实,想逃避罪责,不要再谈了,马上进行审问。”


周总理说:“还是用集体谈话的方式好。”


江青无奈,又出了个主意:“你们都一致要谈话,那就要赵柳恩、杨银禄、周金铭站在我们的对面答话。”周总理吃完了药,谈话开始。总理用手指着对面的椅子说,你们坐下来谈,不要紧张,主要说说“出事”的经过。


江青的秘书杨银禄、警卫周金铭、护士赵柳恩坐在那里一声不吭。许久,会议室里一阵冷场。


江青按捺不住,又厉声叫起来:“你们要坦白交代罪行,交代你们怎么合伙毒害我!谁是你们的'后台'?坦白从宽处理,不坦白从严处理!”


周总理对江青说:“你冷静些,还是让他们3人先说。”受了莫大委屈的赵柳恩,这时抬起了头,以抗争的口吻激愤地说:“我没有毒害你,我是按常规准备的药。我每次都多准备一次药,怕你万一睡不着,可以再服一次,而且每次的剂量都一样。我也没有同杨银禄、周金铭商量。”


江青见赵柳恩竟敢顶撞她,拍着茶几跳了起来,脸红脖子粗朝门外使劲地吼叫:“来人哪!”


江青命令军人:“你把她的领章、帽徽给我摘下来!”“住手!”就在这一瞬间,早已不耐烦的周恩来大声喝住了军人的行动,挥手示意他退出去。总理站起身来,板起面孔,朝坐在右侧的江青说:“江青同志,你不要这样激动嘛!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你怎么能这样!”平常,周总理总会给江青几分面子的,今天的情形不同,江青的言行太过分了,看样子总理已忍无可忍了。


江青仍不甘罢休:“你们不交代罪行,反而说是保卫我的,没有商量毒害我,那么,安眠药是谁放进来的?看来你们是不敢交代'后台',送公安部审问!”周总理见事实已很明朗,便说,时间不早了,已经12点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让他们回去想一想。江青依旧不依不饶:“不行,要叫他们作检讨!”


周总理再一次说:“今天可以散了,叶剑英同志该休息了。”江青又出题目:“叶剑英不能走!还有颐和园军代表的问题。”接着她说了所谓“颐和园军代表问题”:“前几天,我到颐和园走走,园内的军代表对我进行刁难,限制我的行动。我看他们不像军代表,像便衣侦探。要把这些所谓军代表请出去,有的要抓起来。”叶帅说:“我对情况还不了解,待我把情况了解清楚以后再说吧!”


总理一听又是这样无中生有、莫名其妙的事情,随口说:“这件事情让有关单位调查处理吧。今天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叶帅:“我们应该把今天发生的事向毛主席汇报。”毛泽东说:“你们要顶得住,不管她施加多大压力,权就是不能交。”


散会以后,当走到17号楼东门口时,叶帅叫住周总理和汪东兴,进入走廊南侧的一个房间。叶帅说,今天我们又中江青的计了,但我们没上她的圈套。她的矛头是对着汪主任和我的。她诬陷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又诬陷颐和园的军代表。今晚我们顶过去了,但她还会无事生非。我们应该把今天发生的事向毛主席汇报。


周总理说,事情来得突然,我们没有精神准备,但也没有匆忙表态。向主席讲讲是必要的。我看这件事就由汪主任去报告吧!


过了几天,汪东兴见毛主席饭后精神很好,就向主席报告了这件事。毛主席听完后说:“江青通过整身边的人员,向中央施展她的威风。她其实是指桑骂槐,变着法向总理、剑英和你们要权。你们识破她的用心,顶得好。”主席又说:“你们要顶得住,不管她施加多大压力,权就是不能交。”



1973年6月11日深夜,江青一伙事先不打招呼,就直闯周恩来总理的住地中南海西花厅


1973年6月11日晚,江青在她住地与张春桥、姚文元一直谈到深夜一点多钟,然后与张春桥、姚文元走出楼门。


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警卫员,在事先根本不打招呼的情况下,就直闯周恩来总理的住地中南海西花厅。这时,周总理还没有入睡。


江青一进门,就对总理说:“我身边有坏人。杨银禄、周金铭都是坏人!他们是汪东兴的人!”江青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周总理把他们让进客厅,没有说什么话,嘱咐他的身边警卫张树迎招待他们,并示意张树迎不要告诉江青他们说总理出去了。


周总理乘车来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的住处。“他们现在到西花厅去了。”总理第一句话这么说。汪东兴问总理:“出了什么事?”总理说:“江青说她的秘书和警卫员都是坏人,要抓起来!”汪东兴对总理说:“又是江青在捣乱。在总理的办公室能抓人吗?有什么罪状?怎么可以随便抓人!这些人归我管,她不用,我可以把人带回。”总理说:“你去,我来说,你来处理好不好?”


汪东兴上了总理的汽车,和总理一起回到了西花厅。江青见总理和汪东兴一起走进客厅,大声说:“哦!原来总理去搬救兵了啊!”


周总理对他们说:“这件事情我不能处理,安全、人事都由中央办公厅主管,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向汪主任反映。”江青大声说:“我的秘书、警卫员都是坏人,要抓起来!他们要害我,用安眠药害我。杨银禄成心气我,我的事他压在那里不办!”江青站起来继续吼叫:“非把他们抓起来不可!”


等到江青叫嚷得差不多了,汪东兴严肃地表示:“不能随便抓人!”江青怒目而视着汪东兴:“你要怎么处理?”汪东兴:“根据事实处理。这些人当时推荐到你那里工作,都是从机关部队选调的优秀干部。现在你不想用他们,我马上可以把他们带回去。”凌晨3时多,江青一伙继续纠缠,不肯离开西花厅。


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在江青这里,我们没法工作,大家都干不下去了


汪东兴驱车来到钓鱼台17号楼。这时已是凌晨4点钟了。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因江青还未回来,都仍然等在那里。见汪东兴来了,他们都自动围拢到汪东兴身边。每个人都很紧张,也很气愤。他们七嘴八舌地对汪东兴说:“在江青这里,我们没法工作。请您另外派人,我们不干了!”厨师程汝明很激动,他说:“江青这个人不配做我们党的高级干部!”护士赵柳恩、马晓光说:“她不是好人,她是个野心家。”这些和江青朝夕相处的工作人员,此刻毫无顾忌,倾诉他们长期积压在内心的愤怒。


上午9时多,周总理打电话告知汪东兴:“他们(指江青一伙)已经回去了。”


7个多小时的时间,周总理一直陪着坐在西花厅不肯走的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被他们折腾得整整一夜不能休息。其实,江青他们明明知道,此时的周恩来是做完膀胱肿瘤手术才3个月的重病人,他们不仅不体谅,反而以这种极不寻常的卑劣举动,妄图整垮周恩来。


毛主席说:“我要是总理,就应该拿扁担把江青打出去!”“这是逼宫,跑到总理府逼宫。”


第二天下午,汪东兴把夜里发生的事情报告了毛主席。主席听后很生气地说:“我要是总理,就应该拿扁担把江青打出去!”汪东兴说:“那还有两个呢?”“还有哪两个?”主席问。“张春桥、姚文元。”“这还了得!这是逼宫,跑到总理府逼宫。”主席看汪东兴一时没有答话,又解释说:“逼宫,就是要总理交权。”汪东兴点了点头,表示听懂了。“江青有多大能耐?随便就抓人,无法无天!”主席沉着脸,接着问:“那两个工作人员你打算怎么办?”汪东兴回答:“现在正在睡觉,准备先让他们回团部。过几天,我再同他们谈谈。我打算先安排他们学习一段时间,然后去五七干校。”主席说:“我看这个办法好。江青那里不用再给她派人,她不需要警卫员。”


几天后,江青打电话给汪东兴说:“汪主任,不派警卫员不行啊!我出门没有警卫人员保卫怎么能行呢?”


“现在没有人啊!找不到人。我这里的人都不合适。”汪东兴拒绝了她。


“你不要这样,你的态度不好!”江青又有点火气。


汪东兴说:“我态度不错,就是眼睛不好,识别不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江青无可奈何,转而又问:“我那两个人你怎样处理的?”


汪东兴回敬她:“照主席说的办。这个你就不用劳神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