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乱局的实质与走向

中南海警卫团 收藏 0 121
导读:伊朗政局没有因为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呼吁而改善,从而增加了变数。反对派示威者不理会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集会禁令,一些民众19日当晚转而以“非集会方式”继续抗议总统大选的结果。CNN6月20日报道,伊朗首都德黑兰市中心防暴警察与示威者当天发生冲突,经当地医院证实已造成19人死亡。据法新社报道,伊朗电视台21日称,伊朗警方与抗议者周六爆发冲突,造成13人死亡。另外伊朗电视台还报道称,有抗议者21日放火烧毁了德黑兰一座清真寺。 反对派领导人穆萨维原本在哈梅内伊发出最后通牒后,曾经要求其支持者停止抗议活动,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伊朗政局没有因为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呼吁而改善,从而增加了变数。反对派示威者不理会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集会禁令,一些民众19日当晚转而以“非集会方式”继续抗议总统大选的结果。CNN6月20日报道,伊朗首都德黑兰市中心防暴警察与示威者当天发生冲突,经当地医院证实已造成19人死亡。据法新社报道,伊朗电视台21日称,伊朗警方与抗议者周六爆发冲突,造成13人死亡。另外伊朗电视台还报道称,有抗议者21日放火烧毁了德黑兰一座清真寺。

反对派领导人穆萨维原本在哈梅内伊发出最后通牒后,曾经要求其支持者停止抗议活动,但20日,他突然发表声明,强调大选中存在严重的舞弊行为,必须取消大选结果,这是不能改变的权利,而且也是为了维护人民的合法权利。他表示,已做好为此牺牲性命的准备,将为取消大选结果而继续努力,如果因此被逮捕,维护正义的人们就举行全国性大罢工。败选的前议长卡鲁比更是与哈梅内伊唱反调,他致信宪法监护委员会,要求取消选举结果,重新组织选举,以“顺应民意、维护***政权体系”。这意味着,反对派决定不再奉行最高领袖的命令,公开对抗哈梅内伊。

法新社引用穆萨维的话说,目前大选结果会使人民失去对***教的信任,认为***教不适合目前的政治体制。而这只有利于两种人,一是从***革命开始就反对霍梅尼(***共和国创始人)的人,另一种人是声称维护人民的权利,而实际使***教成了共和国发展道路的障碍。实际上,已经有不少反对派群众把矛头由内贾德转至哈梅内伊,指他才是“真正敌人”。而随着哈梅内伊公开发表讲话力挺现总统内贾德后,从一定程度上说,他已经把自己的政治生命与内贾德捆绑到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继续爆发冲突,很有可能群众会把怨气集中到他身上,人们多年来积郁的情绪经由合适的渠道便会滔滔不绝。

种种迹象表明,伊朗今次爆发的大规模、长时间的群众性街头抗议行动,不仅仅是反对现总统当选这么简单,总统选举不过是个宣泄的契机和口子,表明长期以来,至少部分伊朗民众对现行的政教合一政体以及内贾德奉行的内政外交政策感到失望,压抑已久,民心求变。其中的激进分子甚至将矛头指向了伊朗最高领导人和政教合一的政体。只是在局势尚未完全明朗的情形下,这一口号直接喊出并不容易而已。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此次危机中表现不够自信,语气不够坚定,也不够镇定,多次出现态度暧昧,导致群众抗议超出了预料,成为***革命以来最恶劣的事件。13日,他曾发表声明,呼吁当选总统和其他候选人的支持者保持冷静,接受选举结果,避免采取任何过激行为。14日,他发表讲话说,本届伊朗总统大选的投票人数是过去30年来最高的,这是一个“神迹”,这次选举“非常好且有利”;伊朗人民用自己的选择显示出,他们把对“压迫者”的反抗以及寻求“正义的道路”视为核心价值和尊严,呼吁公众支持内贾德。15日,他却向在大选中失利的穆萨维表示,希望穆萨维通过合法的、和平的手段来解决大选的不满,同时命令对选举可能存在的欺诈行为展开调查。 19日,他在德黑兰大学发表讲话,终于决定力挺内贾德。他呼吁民众保持平静,呼吁反对派结束抗议。他声称“伊朗的敌人”正通过争论大选结果质疑伊朗政权的合法性,并称伊朗不需要来自美国的人权忠告。他同时警告政治领导人应对极端行为引发流血事件负法律责任。他强调,与其他官员相比,他在内政外交方面的看法与内贾德的观点更为接近。

这种现象似乎也表明,自从伊朗***革命过去的三十年来,曾经神圣不可侵犯的宗教领袖陷入了世俗的政治,周旋于各派政治势力之间,不得不放弃自尊,进行政治的博弈和妥协,换取自身的稳定。而哈梅内伊缺乏的不是地位,而是真正的权威,伊朗最高领袖的威望每况愈下,是公认的事实,他已不具备初创者天生的“合法性”,而是某些世俗政治的产物。以往,无论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无论持什么样的政治观点,都绝对服从于伊朗最高领导人。但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改革派的一部分人士开始寻求根本的突破,即放弃在他们看来过时的政教合一政体,促使伊朗再次革命,建立民主共和国。一部分人开始有意识地将公众的怒火引向最高领袖,最新的清真寺爆炸是怒火点燃的明显一例。他们的目标是将其拉下神坛,使其成为一个普通政治人物,这样才有利于公开较量。伊朗最近的乱局的根本动力来源于此,如果局势持续恶化,最高领导人难以驾驭,最终失控,将诱发更严重的反***革命,正如同三十年前的***革命一样,不仅现总统难保龙位,而且改朝换代也有可能。

但是毋庸置疑,直到目前为止,力量对比尚未发生根本性逆转,伊朗形势的走向既有迹可循,又难以断然肯定。伊朗的强力机构依然被最高领导人牢牢掌控。伊朗革命卫队充当了保守派的前锋,不仅禁止网络自由言论,甚至宣布军管互联网,在骚乱事件中立场坚定,如果事件得以平息,其功不可没。伊朗保安部队拘捕至少一百多名改革派人士,他们大都为伊朗最大改革派政党“***参与阵线党”的成员,包括前总统哈塔米的弟弟和同属改革派的前议长卡鲁比的支持者。伊朗的警察部队依然效忠于政府,在十三日爆发的骚乱中,挥舞警棍的防暴警察与示威者爆发冲突,大批警员驻守在内政部周围,通往德黑兰大学学生宿舍的道路被封锁。20日下午,许多人前往德黑兰西部和中部的两个广场,结果与大批警察、军警和民兵组织发生了冲突。有报道说,伊朗内政部20日向穆萨维发出了书面严重警告:不要鼓动人们继续举行非法示威活动,否则要为此引起的后果承担责任。伊朗警察总长20日向落选的总统候选人穆萨维发出了措辞严厉的信函,信中警告任何穆萨维的支持者在没有获准的情况下再组织集会将被严惩。

保守派阵营显然地盘稳固。改革派阵营则两股势力交错。以哈塔米为代表的温和派在此后的冲突中的态度将微妙影响局势。哈塔米周日指出,把有关选举的争拗交给宪法监护委员会,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他同时呼吁即时释放涉及近日骚乱被捕民众,将有助稳定局势。由此可以看出,在当前局势下,他基本保持中立态度。随着形势的发展,他的立场是否转变,还有待时间证明。此外,伊朗议长日前指责最高立法机构宪法监护委员会“偏袒”内贾德。伊朗国家电视台20日援引伊宪法监护委员会一名发言人的话说,该委员会准备“随机抽取”第10届伊朗总统选举10%的选票,进行重新计票。以前总统拉夫桑贾尼为首的伊朗专家委员会出现一些打破沉默、表明清晰立场的迹象。这些都预示了伊朗保守派和改革派的争斗已进入了白热化、拉锯战,随时会爆发更尖锐、更严重、更深刻的冲突。如果更强劲的政治人物出来公开向哈梅内伊挑战,那么伊朗形势将面临更多选择。

以穆萨维为首的改革派似乎决定硬撑到底,事实上他们也无选择余地。要么背弃支持者,自此退出政治舞台,落寞地过完余生;要么背水一战,挑战最高权威,说不定有转圜良机,甚至就此推翻政教合一政体,建立共和国,也未可知。这个目标太过诱人,以至于他决定绝不后退,甚至以死抗争,要当“伊朗的甘地”。如果一个人处在绝望之中,那么就没有他想不到、做不到的事,与最高领袖撕破脸皮算什么,迟早要面对此局;尽一切可能煽动群众起来抗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在伊朗这样的以宗教立国的国家,至少有部分公众心怀不满,稍加诱导,就会趋之若鹜,加入反抗的潮流。在此情况下,这些机会主义的政客将会绑架民意,拥有一些看上去管用的牌,在此后的抗争中将逐一亮相,包括发动全国大罢工等。

但是就此盲目对反对派乐观未免为时尚早。伊朗现有政体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根深蒂固。保守派势力强大,掌控了国家的政治命脉和主要资源,迫使其退出政治舞台并非易事。改革派羽翼未丰,政治主张缺乏足够吸引力,尤其是多数公众依然信奉***教义,支持保守派,才是此次改革派难以翻盘的根本。何况,改革派只不过一帮巧舌如簧的政客,没有一兵一卒,“革命”谈何容易!因此,伊朗局势必然朝着有利于保守派的方向发展,在某个关节点上,改革派阵营将面临分裂,落入最高领袖的分化策略之中。穆萨维之流必定成为历史的牺牲品,任人宰割。而内贾德将稳坐总统宝座,轻松度过第二任期。但此次事件在伊朗历史上的巨大意义和作用却不容低估,伊朗历史自此开启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人民的心中也筑起了鸿沟,随着它们愈加开裂,以致不能弥合,终将被后人所铭记、怀想以至于若干年后在伊朗的土地上矗立起一座纪念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