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借“金砖四国效应”适时减压

运八平衡木 收藏 0 36
导读:作为金砖四国之一,中国与俄罗斯、印度、巴西同样处于经济发展的上升期,但由于中国拥有最多外汇储备,因此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受到的西方压力也最大。一方面是华盛顿要求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为因出现大量银行坏账而“贫血”的美国经济“输血”,帮助美国走出谷底。另一方面,英国、日本等工业化国家的政府高官和民间人士不断鼓吹“G2论”,称中国和美国将主导世界经济未来的走向,这种给中国“戴高帽”的作法实际上是在变相强迫中国做“救世主”,从而为他们减轻其应负的责任。 在今年四月伦敦G20峰会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提出,应考虑

作为金砖四国之一,中国与俄罗斯、印度、巴西同样处于经济发展的上升期,但由于中国拥有最多外汇储备,因此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受到的西方压力也最大。一方面是华盛顿要求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为因出现大量银行坏账而“贫血”的美国经济“输血”,帮助美国走出谷底。另一方面,英国、日本等工业化国家的政府高官和民间人士不断鼓吹“G2论”,称中国和美国将主导世界经济未来的走向,这种给中国“戴高帽”的作法实际上是在变相强迫中国做“救世主”,从而为他们减轻其应负的责任。

在今年四月伦敦G20峰会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提出,应考虑建立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使国际货币体系走向多元化。西方政客和经济学家就此大做文章,提出所谓“美中基轴货币时代即将到来”、“创建由人民币主导的亚元”等种种说法。英国外相米利班德更明确表示,今后几十年间,中国将与美国一起成为“世界两强”。日本媒体的评论则带有某种“怀旧”甚至“悲情”的味道,担心日本将因中国整体经济实力的上升而失去世界强国的地位。甚至连俄罗斯财政部长库德林也在最近的一次国际经济研讨会上建议,中国应考虑在十年内让人民币成为自由兑换的“硬通货”。

应当看到,金融海啸的确令中国的国际地位得到提升,显示出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已经有了抗冲击的能力。但这并不意味著中国经济已经强大到可以与美国或日本并驾齐驱,原因之一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火车头是出口加工业,不是国人自己创造的内需。中国的外汇储备主要来自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出口,而这些企业的低薪员工则随时有失业的可能。中国在创造就业、提供社会保障等方面仍面临著许多考验,因此不能对自己的经济实力过度自信,更需认清捧中国「做龙头」的人绝非善者。

在如此环境之下,中国与金砖四国中其它三国的协调与合作显得更加重要。首先,中国与俄、巴、印一起认购与特别提款权(SDR)挂鈎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债券,可以推动全球货币制度多元化。虽然中国认购的最多,但这种集体行动可以避免令中国吸引过多注意力,而且在修改SDR的计算方法时,可以让态度最为进取的俄罗斯出面,因为俄罗斯不仅希望在计算SDR的一篮子货币中加入人民币,还希望加入卢布、加元和澳元,从而反映出原材料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

其次,中国迄今为止已与越南、蒙古、尼泊尔和俄罗斯等八个国家签署了有关边境贸易以本国货币结算的协定,中国还与韩国、马来西亚白俄罗斯、印尼、阿根廷等国签订了货币互换协议,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令双边贸易与投资摆脱美元,有利于人民币日后成为国际性货币。中国与俄、巴两国的贸易近年有显著增长,与印度的贸易也呈增加的势头,如能全面使用双方的货币进行贸易结算,将可摆脱美元汇率波动给双方带来的风险,正如巴西总统卢拉所说,巴中贸易用第三方货币来结算是十分荒谬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