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11章 会师长岭岗

8里坡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URL] 5月9日拂晓,王家大院的废墟上依旧青烟缭绕,董月忠、杨文林带领亮狮、刘家山一支二十多人的暴动队铲除了当地的土豪恶霸谭保长后,翻过了青龙湾,在长岭岗下的王家大院与张学阶、杨本立、唐西桃率领的农民自卫队汇合。谢篾匠领导老棚的农民革命武装在桃源县菖蒲乡共产党游击队的配合下消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5月9日拂晓,王家大院的废墟上依旧青烟缭绕,董月忠、杨文林带领亮狮、刘家山一支二十多人的暴动队铲除了当地的土豪恶霸谭保长后,翻过了青龙湾,在长岭岗下的王家大院与张学阶、杨本立、唐西桃率领的农民自卫队汇合。谢篾匠领导老棚的农民革命武装在桃源县菖蒲乡共产党游击队的配合下消灭了盘踞在锅耳潭的一股土匪后,一路奔袭二十来里在黎明时也到达了王家大院。几路工农革命武装在八里坡的长岭岗下胜利会师,队伍不断壮大,声势大振。

八里坡暴动打响了共产党人领导广福桥人民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王家大院熊熊燃烧的烈火激发了广福桥人民蓬勃迸发的革命热情。一时间,八里坡、亮狮、刘家山、猪槽湾一带的贫苦农民一个个高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聚集到长岭岗下的王家大院,他们纷纷要求加入农民协会、妇救会,许多青年农民也主动要求参加自卫队。

今天,八里坡打破了往日死一般的沉静,上千名群众汇聚在王家大院附近,他们欢呼雀跃,八里坡沸腾起来了。一阵阵清风吹打在八里坡的丛林间,树上的叶子、枝儿随着风翩翩起舞;太阳对八里坡今天也情有独钟,昨晚漆黑的夜空似乎天就要下雨,可阳光依旧早早地照耀在八里坡上,天色已近黄昏,太阳悬在八里坡西面的山巅上露了一个笑脸,在天际流下一道长长的彩虹后才依依不舍地落下山去。

这一天要数山子和兰世全、兰世林兄弟最忙、最累了。上午,张学阶在王家大院门口的千人大会上宣布广福桥乡农民协会恢复后,又宣布将从王家大院缴获来的粮食分给广大的贫苦农民。那些贫苦的农民从自己家里拿来了木瓢、箩筐、口袋、木桶等凡能装粮食的家当,山子和兰世全、兰世林兄弟带领队员们忙乎着给这些贫苦的农民分发粮食。晚上,山子奉命带四个队员前往长岭岗的山顶上放哨;兰世全、兰世林兄弟则带领二十多名队员赶往八里坡关卡协防。

王老财的大院被烧毁后,王老财下落不明,张学阶忧心重重。下午,在八里坡关卡的一间小房里张学阶一直在召集党员会议。

在党员会上,张学阶特别强调说:“同志们,我们昨晚的行动给了各地的地主、恶霸、土匪狠狠地一击,极大的鼓舞了广大群众的革命热情,但我们昨晚的行动也一定会震惊国民党反动派。罪大恶极的王老财跑了,他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纠集张登之等反动势力卷土重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同志们纷纷议论着。

“我们一定要告诫全体队员,从思想上、行动上严加防范,随时准备痛击来犯之敌!”张学阶说道。

“学阶说得很对!”来自刘家山暴动队的石门县籍共产党员杨文林立起身,紧握着拳头说道:“敌人是不甘心于失败的,我们一定要防范于未然!”

“那我们该怎么防范呢?家门!”杨本立把吸嘴里的满口烟吐了出来,又干咳了两声,问道。

“依我看,根据广福桥一带的地形、地貌,我们要做长远打算。”杨文林用眼神扫了一眼在座的每一位同志,接着侃侃而道:“广福桥半山半坪,位于五雷山的腹地。而五雷山脉就象一条巨龙,它的龙嘴在石门县的夏家巷、牛角垱一带由南经西北往偏东方向蜿蜒延伸,依猫儿幽、龙阳湾一直到石门县城南面的会垭山一带。广福桥就是这条巨龙的龙头和龙身,而石门会垭山一带则是龙尾。我们要依据广福桥有利的地形,做到进可以攻,退可以守。”

“能不能说具体点?”会议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同志们都想再听得更明白、具体点,问道。

“我们要以刘家山、亮狮、猪槽湾、太平塌、三王峪、老棚、八里坡一带为核心建立一片稳固的根据地。”杨文林情绪激昂,说道:“特别是三王峪、太平塌、猪槽湾,那里山高林密,便于隐蔽;太平塌山势险峻,易守难攻。而八里坡是广福桥通往太平塌、三王峪、猪槽湾的要道。”

“文林,请接着往下讲!”张学阶见杨文林稍停顿了一下,催着道。

“相传两百八十多年前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闯王李自成兵败北京后,一路转战到湖南石门的夹山寺,然后隐姓埋名当了和尚,他幕后指挥他的亲信李过率几万大军进驻五雷山一带,而后把军队分编为四十八部,分别驻守在四十八个重要关隘,这也就是人们传说的四十八寨,他们打着”联明抗清“的旗号,力图东山再起。。。。。。”杨文林滔滔不绝,说道:“所以,我建议:(一)八里坡这道关卡我们要派兵时刻把守,不可丢失。(二)在八里坡的山顶上长岭岗、亮狮的刘家山、三王峪的城门寨、甚至五雷山的金殿一带设立哨所,一旦有敌来犯,即可报告。”

“佩服!”随着大家一阵阵掌声,张学阶发自内心地说道。

夜幕降临,开了大半天的党员会议结束了。大家按照会议的最终决定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同志们,我们去王家大院附近的贫苦农民家里走走!”刚放下碗筷,张学阶就招呼着还在吃晚饭的杨本立、唐西桃、董月忠、杨文林、谢篾匠。

“嗯,嗯。”杨本立一边赶紧把碗里剩下的几口饭扒到了嘴里,还没来得及往肚子里吞,一边道。

“杨叔,还是等你把饭吃完了啊,莫急。”张学阶见杨本立说话的样子,笑着道:“慢慢吃,别噎着了。”

在去王家大院的路上,张学阶满脑子里琢磨着杨文林在党员会议上讲的话,也琢磨着杨文林这个人,因为他对杨文林实在不太了解。便直截了当地问:“文林,你怎么对广福桥这一带的山山水水这么熟悉啊?”

“这你就不晓得啊,我就是在猪槽湾土生土长的。”杨文林回道。

“猪槽湾土生土长的?我怎么没听说呢?”杨本立听杨文林这么一说,感觉奇怪。

“我老家就在猪槽湾杨家屋场,十三岁那年我们家搬到了牛角垱边的刘家山。小时候,我跟我叔伯爷爷杨老郎中经常到山里去采药,三王峪、老棚、太平塌、八里坡、五雷山的哪个山山沟沟我没窜过?”杨文林回道。

“哦,那杨老郎中是你叔伯爷爷?”杨本立啰嗦着,说:“那我俩也是一家人啊。”

“那当然!”杨文林应和道:“本来五百年前就是一家啊。”

原来,杨文林本是广福桥人,后移居石门县境的刘家山,黄埔军校毕业,参加过北伐战争,1927年8月1日随朱德部队参加了南昌起义,后来起义部队在湘南被敌军打散,杨文林便化装成商人逃回石门,并与石门县地下党取得联系,被派往家乡刘家山一带秘密发展党组织。

张学阶听完杨文林的介绍,感觉很坦然,心想:要是有杨文林这样的军事人才留在身边该多好啊。

翻过八里坡上的山垭,走在最前面的唐西桃远远地就望见王家大院燃起的一堆篝火,便告诉道:“今晚王家大院也还热闹呢。”

“怎么啦?”靠后的谢篾匠问道。

“你听,还有声音呢,好像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唐西桃说道。

“嗯,是有声音。好像有人打渔鼓筒。”大家都已经爬上山垭,董月忠说道。

“走,我们也去看看!”杨本立建议,道。

于是,张学阶一行靠近了王家大院。星夜下,昨日富丽堂皇、威风八面的的王家大院早已化为一片废墟,但这里依旧聚集着不少看热闹的群众,他们围在一大堆正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这里搭起了几张八仙桌,只见八仙桌上站着一个人,眼睛半睁半闭的,胸前抱着个渔鼓筒,右手使劲地朝渔鼓筒底下拍打了几下,然后嘴里又说唱起来:

 “广福出了张学阶,

 不求当官不图财,

 领导穷人闹革命,

 打倒地主分浮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