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全歼侦察队

身后 收藏 1 2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在后世的巴以冲突中,经常有人体炸弹对以军发动自杀式袭击。基于这个启发,我决定让日军先尝一尝我的“马体炸弹”。两匹马看到了自己的同类都兴奋地跑向了那个骑兵小队。小队长命令手下的士兵将马牵过来随部队继续前进,他打算等到了目的地再进行检查。两个骑兵分别把这两匹马和他们的座骑拴在了一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在后世的巴以冲突中,经常有人体炸弹对以军发动自杀式袭击。基于这个启发,我决定让日军先尝一尝我的“马体炸弹”。两匹马看到了自己的同类都兴奋地跑向了那个骑兵小队。小队长命令手下的士兵将马牵过来随部队继续前进,他打算等到了目的地再进行检查。两个骑兵分别把这两匹马和他们的座骑拴在了一起,正要继续前进,只听 “轰,轰”两声巨响,霎时间,整个骑兵小队倒下了近一半的人马。两匹马的背囊里一共有二十公斤炸药发生了爆炸,那个骑兵小队长当场被炸成了两段。

侦查小队遇袭的消息很快就报到了武藏卓那里。“畜牲,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袭击我们,不是真正的军人。”他气得高声大骂却又无可奈何。然而,他的怒骂声才刚刚落地,又有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他的前锋步兵中队被袭击。这回的袭击这是一群鸡。当这个中队行进到一片开阔地时,路边的大树上忽然飞下来十几只鸡,每只鸡的腹部都帮着一小罐炸药,大约有二两重,也就是不到一百克。这次袭击,只造成了两人死亡,那是有几只鸡还在空中时身上的炸药就爆炸了,两名士兵被爆炸物击中头部死亡。虽然死亡人数很少,但伤者却达到了三十多人,而且大部分伤了腿脚,无法行动。武藏桌现在开始感到了一丝恐惧。这些都是什么人呀,使出的招数虽然下作但真的太难对付了,而且令人防不胜防。不过这两次袭击也让武藏桌发起狠来,他下令射杀一切肉眼所能看到的活物,包括人。

此时我正在窟窿山指挥部。侦查兵报告说日军已经到达了西土城据点的山脚下。两次袭击给他们制造了一些小麻烦,但是这些麻烦并没有影响他们的行进速度,也没有伤了他们的元气。

武藏卓命令部队在西土城据点的山下扎营,自己则来到了据点里面。就是在这个据点里,所有驻守的日军都被消灭。据被放回来的兴安军士兵说,据点里的日军先是被游击队下了毒药和泻药,然后又遭到了强攻。“多么险峻的地方呀,就这样被敌人攻破了,真是太遗憾了。”武藏卓在心里叹息着。他决定今晚就宿在这片废墟里,以此来凭吊那些战死者。

不过他这一夜可没睡踏实。先是有报告说负责增援的那个中队的骑兵遭到了袭击,马料里被人放了泻药,很多马匹都已经拉得脚软。紧接着炮兵中队遇袭,一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袭击者往炮身上扔手榴弹和燃烧瓶,结果有三门山炮被毁。最惨的是那个离此三公里远的打前锋的中队,竟然被炮击,有大概十五发榴弹落进了宿营地,造成了五十多人的伤亡。很多士兵在熟睡中被炸飞。现在这个前锋中队只剩下不到一百人。更令人气愤的是,侦察队的马在夜里全都被人用匕首给捅了一刀,由于受伤部位全部是腹部,是脂肪最厚的地方,也可能是匕首太锋利了,这些马被捅后都没发出声响。骑手们早晨给马匹备鞍时才发现有的马肠子都流出来了,有的马内出血已经虚弱得无法行动。不得已,武藏卓只能将前锋中队改为侦察队。

柳生净云上尉现在懊恼极了,他就是原来那个打前锋中队的中队长。他也在昨夜的炮袭中负伤,两块弹片一块深深地插进了左肩头,另一块划过了左肋,好在都是皮外伤。他拒绝了上级让他回城养伤的命令,要求留在自己的中队,不过他只能躺在担架上继续指挥。

柳生家族是日本的一个武林世家,很有名望。柳生净云是这个家族的佼佼者。他刀法精纯,性格沉稳,而且很有责任感,对手下的士兵也很关爱。可是现在,他的中队还没有见到敌人就已经损失了一半。他很心痛,但并没有怨天尤人。他曾经读过中国的兵法、战史,也了解中国自古就有用动物作战破敌的战例,但对手的这种战法他可没有听说过。他知道对手是那个神秘的闪电突击队,心中对敌手很是敬佩。很是希望能有机会面对面地与对手过过招。

柳生净云现在的部队加上原来那几个失去马的骑兵一共有一百二十三人。他让那些骑兵将伤员送回到后面,自己则躺在担架上指挥八十多名士兵继续前进。中午时分,他们已经行进了十八公里,这十八公里平安无事。现在他们到达了一个空旷地带,这里离最近的山坡至少还有两公里,而且没有一棵树木,只有一个里面不知供着一个什么仙的小庙。据探路的尖兵报告:前方四公里就是窟窿山,离窟窿山八公里就是喇嘛山,也就是游击队活动的地带。

柳生净云躺在小庙中休息,此时大部队距离他们有五公里,他打算在此休息半小时后再继续前进。柳生净云刚要闭一会眼睛养养神,突然哨兵进来报告,前方两公里处发现有四五个可疑人员活动。“部队刚一停下敌人就来了,看来是想累死我们呀。”柳生净云费劲地坐起了身,命令道:“传我命令,加强警戒。如果有人进入一公里的范围之内,马上开枪射击,但不要追击。”

传令兵还没出门,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两声啸叫。“敌人竟然用山炮攻击我们。”柳生净云非常熟悉这种炮声。他挣扎着想冲出庙门,留在这个小庙里太危险了。传令兵扶住了他的长官。然而还没出门,庙外面产来了两声爆炸,震得小庙直晃悠。柳生净云在传令兵的搀扶下挣扎着走出了庙门,向庙后面的空地跑去。这时又有两发炮弹飞来,有一发正落在小庙前面,小庙的门被掀飞。四发炮弹过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远处那几个人也不见了。这次袭击有两发炮弹落在了正在休息的士兵当中,造成了二十几个人的伤亡。“竟然用正规的炮兵攻击我们,太厉害了。”柳生净云也惊出了一身冷汗。“马上向上级报告情况,留下伤兵,继续搜索前进。”他虽然吃惊,但还能镇静地发布命令。

侦察队继续前进,但还没走出两公里,他们就再也走不动了。尖兵最先踩中了地雷,而后,离尖兵二百米的后面发生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侦察队进到了地雷阵中,而且是连环地雷阵。

硝烟慢慢散尽,侦察队还剩三十来个能动的人,这些人是在柳生净云的带领下拼命向前冲才躲过了厄运。不过这些人刚冲出地雷阵,前方的地面出现了一道壕沟,壕沟里冒出了一排枪手。一阵排枪之后,又倒下了十几个人,余下的人全都卧倒在地。这时对面传来一阵日语喊话声:“对面的日军士兵立刻放下武器走过来投降。我们只数三下,然后立即攻击。一,二,三。”三声以后,对面的日军真有一大部分人放下了枪,站起身。他们太恐惧了,这种恐惧已经战胜了他们心中根深蒂固的武士道精神。“快点空手走过来。”话音刚落,对面又有人开枪射击,不过这次中枪的都是那些趴在地上还在顽抗的日军士兵。抬担架的两个士兵也站起了身,此时拿枪的几个人都已经被射杀。柳生净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刚才又有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右臂,他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两个士兵并没有丢下他,抬着他向那群袭击者走去。

所有投降的人都被蒙住了眼睛,赶上了几辆马车往山里走去。我见到了柳生净云,他是因为受伤一直躺在担架上才保住了性命,不然他将是第一个被狙击手猎杀的目标。柳生净云长得和他的名字一样,英俊潇洒。从那些投降的日军士兵中我知道了他的身份。“柳生上尉,现在你现在已经成为我们的俘虏,你愿意和我们合作吗?”“你们就是闪电突击队吗?”柳生净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向我发问。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一般日军被俘,不是破口大骂,就是闭嘴不语。我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

“作为一个日本军人,我不能与你们合作,与帝国军队为敌。但是我很佩服你们的战术。你们杀了我吧,能死在你们这样的对手手中,我没什么遗憾的。”柳生净云依然很沉着冷静。我突然对眼前的这个俘虏产生了一种好感,是他的那种常人没有的沉静和潇洒的气质,以及面对我这个敌人不惧不怒甚至略带谦逊的神态吸引了我。正是这种好感,使我决定留下了他以及那些投降士兵的生命。我让天使给柳生净云进行了治疗。现在,我们已经在北平开了一个药铺,药铺的老板就是三黑的舅舅王大年先生。我将他全家都接到了北平。王大年对我们非常信任,因此悉心经营这个药铺,同时为我们制造了大量的特效疗伤膏药。现在柳生净云两臂都被贴上了膏药,肋下的伤口也被缝合起来。然后他被抬到一个山洞中休息。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