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七章 任务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听到对方的要求,李欢身子一震,沉默了片刻后高声回答道:“请陈司令放心,这一次,我军完全真诚!”

“那就好,我们也期待大家团结起来打鬼子,毕竟,相比于日本鬼子,虽然我们之间的信仰不同,但都还是中国人嘛。既然李师长是抱有诚意前来合作的,那不妨将你的计划说来听听。”凝视了李欢好半天,大司令才再次开口道。

听到对方提起计划,李欢立刻一脸兴奋地说道:“长官部认为,太平洋战场连连告捷,日本人末日将近。国共应该尽释前嫌,联手准备大反攻。为此,长官部决定,近期在江北打一场战役。国军方面是我五十五师为主力,贵军也派出一个师或者一个分区的全部兵力,协助国军共同作战,战役目标是夺取淮阴城。具体部署嘛,日后请贵军派负责干部前来,我们共同商议。”

“哦,淮阴城?你们顾长官的胃口可是够大的。不过如果你们的计划翔实,我们自然会全力协助。”大司令一听到淮阴城,立刻笑着说道。

“至于战役发起时间,长官部的意见是越快越好。但前提要看贵军意向如何,是否愿意与国军联合作战。”或许是过于投入于计划之中,李欢没有听出大司令话语之中蕴涵的揶揄口气,仍旧继续说道。

听到李欢的介绍,大司令脸上的微笑逐渐消失,凝神看着桌上的地图,陷入沉思之中。

见两人不搭话,李欢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道:“恕我斗胆,敢问两位长官在考虑什么,担心什么?”

一直站在一旁的政委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这个嘛,李师长应该知道。我们一开头就明白说过了——真诚,贵军联合作战的真诚性如何。”

李欢连忙回答道:“我刚才表示过了,我军完全真诚。”

政委笑着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那句话我们听见了。多年来,类似的话听见过许多次。比如那句‘攘外必先安内’就说得比李师长还透彻!”

虽然对方说得含蓄,但是李欢心里却无比清楚,经历过皖南事变的新四军,显然对于这次要将部队交给自己调遣的计划,心存顾虑。所以,李欢连忙保证道:“我知道意识形态不同让我们之间充满隔膜,心存戒备。但我是个职业军人,我最大的愿望是消灭日军,光复祖国。为证明我们的真诚,我就违反一次军纪,把上层核心机密告诉你们。这次联合作战,是美国顾问团的强烈要求。他们十分担心,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胜利的情况下,日本军方会抽调华东战场的兵力,增援日军太平洋诸岛,那将增大美军作战伤亡。在华美国将军多年来一直质询委员长,既然欧洲战场上美军能和苏联红军联合作战,在华战场国共双方都是中国人,为何不能联合作战?现在,他们逼得更厉害,他们强烈要求我们跟你们联合作战,务必在近期重创华东日军,迫使日本军方不能回调兵力。否则,他们……唉,两位长官,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请慎重考虑。”

听到李欢的话,大司令眼神中微露出一丝喜色,在与政委互望一眼后,开口说道:“李师长,我们相信那些美军顾问的真诚愿望。我们会立刻把贵军长官部作战意图,和李师长刚才的真诚表露,向新四军总部报告。我估计,三天之内,应该会有负责干部前去拜访你。”

李欢闻言大喜,连忙重复道:“三天——那我回去立刻就报告长官部。”

大司令笑着点头道:“李师长放心,也请顾长官放心。三天内,我们的人必到。委员长不是说过嘛——言必信,行必果。”

见对方保证,李欢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那,在下告辞了。”说罢,笔直地敬了个军礼,随后走出院外登车离去。

目送着吉普车离去,大司令与政委对视了一眼后,缓步回到内室,之前的兴奋也随之一扫而空。

“政委,我最担心的,还是国民党以联合作战为名,借日军之手来消灭我们新四军,这种恶事他们以前干过多次,可熟练得很哪。”看着桌子上的地图,大司令不无担心地说道。

政委微笑着点头道:“有这种可能,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但我估计,如果李欢所说的是实话的话,那这次他们应该不敢。首先,这次联合作战是美国顾问逼出来的,美国人对华东日军增援太平洋战场的担心,倒是真的。顾祝同敢得罪新四军,不敢得罪美国顾问。再一个,既然人家提出了联合作战的要求,我们就不好拒绝,拒绝了就是授人以柄,国民党会抓住这事大肆宣传。”

大司令沉默片刻,补充道:“原则上,我同意和他们联合作战。不过动兵之前,最好先派个能干的人前去协商一下,共同拟定作战计划,也好摸清他们的底细。”

“同意。不过,派去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日后率部参加联合作战的人。”政委同意道。

“嗯,你看派谁去合适?这个任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至少该找个胆大心细的人。”大司令为难地说道。

“你是司令员,那些家伙都是你手下练出来的兵,这方面你最有发言权。”想到之前那群抱成一团相互打掩护的各分区司令们,政委就不由得开心一笑。

“那,不如叫一分区刘强去吧。在各分区中,一分区部队最强,老刘战场经验丰富。我想,既然联合作战,我们就该派出精兵强将,打个样儿给国民党瞧瞧。李欢的五十五师,号称是华中精锐,咱们不能输给他。”大司令沉吟了片刻说道。

听到大司令的人选,政委缓缓地点了点头,随后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忽然开口道:“有道理。不过,我有个想法,可否请司令员考虑一下?”

“你说!”

“陈大雷怎么样?”

听到政委提出的人选,大司令讶然,连忙提醒道:“六分区刚刚组建,人员少,装备弱。”

政委微笑着解释道:“正因为六分区弱,打烂了我们可以重建。更重要的理由是,如论勇敢顽强、战场经验等等,陈大雷与刘强堪称江北双杰,谁也不次于谁。但陈大雷心眼儿多,一肚子鬼主意,铁板都能叫他钻出空子。这方面陈大雷就胜于刘强。我估计,此次战役,表面上国共双方联合,但实际上很可能出现我们预想不到的情况。所以我们不但要对付日军,也要考虑对付蒋军。从这个角度看,陈大雷就比刘强更合适,因为他从不吃亏,最善于见机行事!还有一条,六分区毗邻李欢的五十五师,距离预定战场近,运动起来方便。对那片战场,陈大雷也比刘强熟悉。至于部队和装备,我们可以加强他。”

政委的话,不禁让大司令有所动摇,在考虑了好一会儿后,他最终决定道:“同意,就派陈大雷去吧。”


此刻的陈大雷仍然沉浸在与老战友之间的欢聚中,此刻他显然没预料到自己竟然会阴错阳差地得到这么一次“机会”。

“……说好了,两千发子弹,两箱手榴弹。我回去就找人去你们那搬去。”虽然舌头有点大,但是陈大雷心里却记得甚是清楚,在痛快地喝掉碗中的酒后,他立刻扯着嗓门对身边的几位军区司令大喊道。

“陈司令,大司令找您!”见众人点头,陈大雷心中暗喜,正犹豫着是不是要趁着酒劲多套套近乎的时候,门外通讯员忽然扯着脖子大喊道。

“大司令,他找我干什么?没两千发子弹,我哪儿都不去。”偷眼看了看已经被自己灌得有点晕头转向的众司令,陈大雷摇晃着身子站起来,转身走出了房间。

外面,冷风一吹,原本随汗散发的酒气顿时涌回体内,让头脑清爽的陈大雷顿时感到一阵眩晕,恍惚中,他发现,原本空旷的院子里,竟然多出许多自己梦寐以求的军火。

摇晃着走了过去,陈大雷死盯着眼前的木箱,使劲抽了抽鼻子,惊讶地发现,这一切似乎并不是虚幻的,而是实实在在的真东西,他连忙转头向通讯员问道:“什么东西?一股子枪油味!”

“鼻子还真尖!自己打开看看吧。”还没等通讯员回答,大司令的声音就从身后响起。

听到回答,陈大雷毫不犹豫地一把掀开箱盖,立刻失声叫了起来:“妈哎!”

眼前赫然出现一挺崭新的机枪!再掀开一只箱盖,竟又是一挺机枪,之前的“妈哎”还未落下,又一声“妈哎”随之响起。

可是随着陈大雷连续掀开箱盖,他却再也叫不出来了。因为,眼前出现的不但有机枪、步枪,还有闪闪发光的子弹、手榴弹!当他兴奋地走到最后一堆箱子前,一把掀开油布后,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激动终于随着眼前所见,一起脱口喊出——油布下面覆盖的竟是四门钢炮和数箱炮弹。

不敢相信地摩挲了一把,陈大雷激动地颤声问道:“天哪,咱们军区怎么会有这么多装备啊!司令员,你哪儿弄来的?军部?延安?嘿嘿我知道了,肯定是苏联老大哥偷偷运进来的!好啊司令员,你藏着这么多宝贝竟然不给我!”

见陈大雷激动得已经语无伦次,大司令微笑着说道:“怎么,刚才不还叫喊着要两千发子弹吗,现在见到真佛了,怎么又神一阵仙一阵的了?好,陈大雷听令,现在我宣布,军区加强给六分区五挺机枪,四门钢炮。外加十箱手榴弹和二十箱子弹。陈大雷啊,这院里所有的枪炮弹药,全部是你的!”

听到命令,陈大雷甚至忘记了回礼,他只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做梦,幸福得差点要晕过去了,在愣了好半天之后,才一把抱起一枚迫击炮炮弹啪啪连亲几口。失声喊道:“天爷,心肝,宝贝蛋子啊!八年不见了,我可想死你们了!乖乖,这味真好闻。”

眼见陈大雷失态的表现,大司令不禁感叹道:“是啊,七八年了,南下江淮后你就再没装备过迫击炮。”

陈大雷信心十足地说道:“这下好了,连炮都有了,我都能拿下淮阴城了!司令员,这都哪来的?看上去全是新装备啊。”

见对方问起,大司令沉默片刻后,缓缓地回答道:“第三战区长官部送来的,军区全部给你了。因为,你六分区要跟国民党军联合作战了。”

听到大司令的话,陈大雷大为惊愕,连忙追问道:“跟谁跟谁?国民党?!”

大司令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不错。你甚至还要听从他们的命令,服从他们的指挥。你要率领六分区全部,协助顾祝同的五十五师,在淮北方向展开一场战役。战役目标是出击津浦线,攻打淮阴城。具体作战计划,你要亲自到五十五师师部去,跟师长李欢详细商谈。”

陈大雷沉默了一会儿,又贪婪地瞅了瞅身边这堆积如山的军火,干脆地说道:“司令员,我不信任他们。别看他们送我们这么多装备,恰恰说明他们想从我们这得到更多。他们肯定想借日军的力量消灭我们。”

大司令沉默了片刻,略微点了点头,叹息道:“我是从皖南事变中突围出来的,我大半个团死在国民党枪下,我的老领导叶挺也是他们害死的。对他们,我有裂肤之痛,痛彻骨髓!但是陈大雷,无论我们多么不信任他们,都不能拒绝和他们联合作战,因为日军是我们双方最大的敌人。当前形势更需要国共双方在华东地区联合打个大仗,对华东日军施加更大的压力。这事,军部已经同意了,军区决定派你执行这个任务。”

“窝囊!要是自己打鬼子,好打。跟国民党一块儿打,不好打。闹不好连谁打谁都分不清呢!司令员啊,我这辈子还没干过这么窝囊的任务。”陈大雷有心拒绝,可是眼前的诱惑实在太大,在盘桓了良久后,他低声抱怨道。

“窝囊而又危险。陈大雷,你在执行任务时要相机应变,绝不能落入他们的圈套。这也是军区派你去的目的,只有你能胜任这个任务。”大司令拍了拍陈大雷的肩膀,鼓励道。

再次低头望着那堆装备,陈大雷唉声叹气了好半天,才迟疑地询问道:“司令员啊,要是不执行这个任务,你还会把这些枪炮给我吗?”

“会!于公于私,你都配得到这些补给。”大司令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好,那豁出去了,我干!这么窝囊的事搁我头上,那就跟茶壶盖子盖到茶壶上一样,甭提多合适了!司令员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受到鼓舞的陈大雷,昂然地挺起胸脯,大声保证道。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记得,赶紧带上装备返回分区。后天你就去拜访李欢。”大司令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命令道。

战后的放松,在命令下达后,再次变成紧张,原本以为可以度过一阵悠闲时光的陈大雷知道,眼前这个任务的危险程度,显然要比之前的遭遇战严重得多。

新补充装备的鼓舞和新任务的下达,让陈大雷顿时兴奋起来,在其他司令的羡慕目光中,他得意地押送着这些装备返回到自己的驻地。


“今天训练山地冲锋。注意了,敌人已经占据左侧土岭。因此在冲击时要特别提防左侧的火力。每个人都要用最短的时间冲过开阔区,谁慢谁就是枪下鬼!司号员——冲锋号!”还未进村,三营长那公鸭嗓子就从老远处传来,抬眼望去,陈大雷立刻发现前方的土丘上,一群人正在三营长的带领下,发疯一般向山顶跑去。

“这帮嘎小子。”看着众人登上山顶后,兴奋地大喊大叫着,陈大雷无奈地摇了摇头,催促着马车向村内走去。

山头上,被这帮精力十足的小伙子们弄得疲惫不堪的三营长,窥见陈大雷回来了,终于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停止训练的借口,这段时间的密集训练,让他几乎将肚子里所有知道的东西都毫无保留的掏了出来,可即便如此,这些小子们仍然如饥似渴地索取着,若非有文书从旁协助,三营长几乎被弄到下不来台。

三营长顺着山坡一溜小跑着进到庄里,迎面正碰上刚刚组织人卸完武器的陈大雷,见三营长出现,陈大雷立刻笑着向他招呼道:“三营长,你来得正好啊。”

“司令这,这,你这是……你把淮阴城的军火库端啦?”眼见到院子里整齐码放的军火,三营长一脸愕然地询问道。

“娘的,老子还把南京端了呢。”听到三营长的询问,陈大雷笑骂道。

“那您这是,您发洋财了?”三营长不明所以地继续追问道。

“扯淡,这都是军区首长给的,说我们上一仗打得辛苦,所以给我们补充些武器装备。”陈大雷简略地解释了一下。

“那,这也太多了,这够武装一个营的了。司令,难不成你把别人那份也给吞了?”

“你小子,把老子当土匪了是怎么的,行了,这个一会儿再说,里面好大的故事呢,你先去把连以上的干部都集中一下,我要开个会,讨论一下下一步的作战计划。”陈大雷佯怒道。

听到命令,三营长连忙向外跑去,很快将几名汗流浃背的连长们叫进了小院。

“行了,都别瞅了,当集市哪,等一会儿任务分派完了,东西发到你们手上,还怕没时间瞅吗?”见手下一如自己之前的样子,贪婪地摩挲着,陈大雷笑着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管你叫三营长吗?”见众人在自己的呵斥下,老实下来,陈大雷再次开口道。

“知道,因为我在我家行三。”三营长自以为是地回答道。

“错!因为,叫着好听啊!对外,我一叫三营,谁听了都以为我有一营二营,要不三营从哪来呢?所以,三营搁那,人家就以为我六分区有一个团的部队了。”听到三营长的回答,陈大雷笑着解释道。

“那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安排三个连长当你手下吗?”见三营长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陈大雷再次询问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