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朱元璋重典治贪“三法”朱元璋非常痛恨贪官污吏,主张用重典治贪。每次全国各地的大小官员来朝见时,他总是敦敦告诫:天下初定,百姓财力困乏,像刚学飞的鸟儿和新栽的树苗,拔不得毛,碰不得根。他坚信“严刑峻法,破奸轨之胆”,组织人马编写了《醒贪简要录》,并颁布天下,通告全国,中有规定:“官吏贪赃六十两(相当于官员月俸禄的两三倍)以上者,枭首示众,并处以剥皮之刑。”因此,许多衙门公座旁摆着人皮,里面塞以稻草,叫做官的触目惊心,不敢做坏事。同时发动人民反贪。允许人民将“害民恶吏绑缚京师治罪”,各级官府“敢有拦阻者,全家当诛”,使贪官污吏处于人民大众的监督之下,不敢越雷池半步。他还用很“残暴”的手段治贪。当时震动朝野的两个大案“空印案”和“郭桓案”,连坐杀了七八万人。后来发展到贪官污吏随犯随杀,不管轻重全杀的地步,杀得无人敢做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