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中美若开战 美军首日伤亡就将数万

美军必胜 收藏 1 107
导读:一国的文化往往会对民众认识外部世界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就国际安全事务而言,民族的文化、心理影响也不例外。特别是在国家安全事务上,任何不被理解的举动或姿态都更有可能造成误判并酿成大祸。 中美关系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存在着极大的稳定性因素:较高的贸易依存度、制度性的外交接触和在全球重要地区事务上的合作等等。但两国关系也面临着最严峻、最复杂的考验,也是所有大国中最有可能爆发现实战争的国家,引发两国冲突的导火索——台海问题始终是双方防务决策者共同面临的严峻挑战。一旦双方因误判对方意图而爆发战争,则开战

一国的文化往往会对民众认识外部世界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就国际安全事务而言,民族的文化、心理影响也不例外。特别是在国家安全事务上,任何不被理解的举动或姿态都更有可能造成误判并酿成大祸。


中美关系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存在着极大的稳定性因素:较高的贸易依存度、制度性的外交接触和在全球重要地区事务上的合作等等。但两国关系也面临着最严峻、最复杂的考验,也是所有大国中最有可能爆发现实战争的国家,引发两国冲突的导火索——台海问题始终是双方防务决策者共同面临的严峻挑战。一旦双方因误判对方意图而爆发战争,则开战之日美军的伤亡人数极有可能超过当前伊拉克战争的美军伤亡总和(注:目前驻伊美军阵亡已超过4200人,受伤近四万人)。虽然国民党在2008年5月的胜选使得岛内喧嚣一时的政治闹剧逐渐平息下来,而且在可预见的相当长时期内两岸交流也会逐步走向正常化,但是两岸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仍会继续压迫着各方的神经。从全球角度来看,台海仍旧是中美大国交锋的前线。


制胜理论的重要性


本文将所提及的战争观、军事文化和学说一并称为“制胜理论”,便于在战术层次上认识这种差异所导致的战争风险。这一概念包含了军事力量的基本构成、作战理论以及实战中的具体战法,不可避免地会涉及部分大战略方面的要素。简言之,这一总括性的概念就是如何赢得战争的理论。我们只专注于它所产生的实际效果,尤其要强调军事理论、地缘因素和技术因素对误判的作用和影响。军事理论和军事学说更是文化传统在军事领域的自然延伸,不仅军队训练、作战决策都受制于它,政治决策更受其潜移默化的影响,因此更应受到重视。


冲突爆发前,军事理论和学说迥然相异的的两个当事国,频频以各自的军事、政治手腕互探对方的真实意图,这便构成了危机外交的鲜明特点。而对对方举动和施放信号的解读,也深受已方政治、军事文化观念的影响。对于两个处于冲突前奏、奉行不同军事理论和学说的国家而言,先入为主地主观解读对方的政治、军事举动,而不是依据危机发生的具体环境,通常会导致误判。而这样的误判反过来又会使已方的策略升级并最终促成危机爆发。危机中的每一方都盲目相信己方军事体制和力量的优势,并坚信这些优势必将转化成战场上的胜利。


而对于两个奉行相似军事理论和学说的国家而言,由于处于同一种军事文化环境中,解读对方施放的信号时就更容易理解对方的意图,因而只要危机还未发展到非用战争手段解决不可的地步,就有可能最大限度地避免因误判而导致的战争。进一步说,以军事文化和学说为主体内容的“制胜理论”差异越大,当事双方就越有可能对对方的行为产生误判,危机也就越有可能演化成战争。也可以说,这种差别的大小程度,决定了双方对各自力量的评估、对战争前景所持的乐观或悲观态度,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客观实际。


如果危机当事国的一方越不理解对方军事行动后隐藏的政治意图,则克劳塞维茨所说的“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也就越不具有说服力。因为在这种误判的环境中,军事手段往往背离了政治目的、甚至凌驾其上,战争自己的逻辑——无限制的暴力倾向将暴露无疑。


前车之鉴——中国出兵朝鲜


二战结束后的50年代,美国的“制胜理论”在战略层面上强调大规模使用战略轰炸和原子武器;在战术层面上强调战术空军、机械化部队的联合运用。而当时中国共产党刚刚夺取全国政权,面对全球非敌即友的冷战格局可以说是非常的陌生。而新中国成立之初,其面临的朝鲜战争中的对手——美军,也完全不同于她在以往所遇到的任何对手。


但与美国所擅长的正规战争相比,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并非一无是处:他们拥有超过30年的战争经验,长期与装备、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国民党军、侵华日军作战,而且总是处于极端恶劣的物质、地理环境之中,能在这种极端的逆境中不断成长壮大并夺取胜利的军队也总有其过人之处。这些经历也使解放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战争观念、军事文化和理论,毛泽东军事思想就是这一系列军事经验的集大成者。比如,毛泽东就对美国当时拥有的原子弹不屑一顾,强调正义的人民战争理论等等。当时解放军主要以步兵为主,其军事理论的设计和战术安排大多围绕着步兵展开,而美军也很快就在朝鲜战场上经历了两种军事文化和理论间的碰撞。


在陆战场上,中美两军的军事文化和理论可以说是南辕北辙,毫无相似之处。当朝鲜战争不可遏制地爆发后,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参战后,很快就突破了三八线,向中国东北边境推进。在美国看来,挟二战余威,在欧洲、太平洋战场上打败德日法西斯的美军没有理由在中国人的“虚声恫吓”中止步不前;在中国调集以第四野战军为主的解放军组成东北边防军后,他们仍然认为这是中国人虚弱的表现。


美国人忽视了中国的威慑信号——解放军步兵的大规模集结是即将展开重大军事行动的前兆,仍根据他们自己的战争经验看待中国迫在眉捷的出兵之举。美国人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中国人不敢真的出兵挑战最强大国家的军队;即使真的出兵,他们的表现也不会比北朝鲜人民军强多少,因此美国人使用了毫无成效的威慑手段——威胁使用原子武器并派遣战斗机“误轰”边境地区中国境内的目标。后来的史实证明,美国当时的判断完全错误,威慑也完全失效,中国不但大规模出兵入朝,而且还以自己的方式打败了联合国军,迫使美国在第一份没有打赢的停战协定上签字,达成了自己的战略目标。


但是,解放军在朝鲜战争中的惨重损失也使其在战后对人民战争的军事观念进行了重新评估,使中国领导人重新认识了人民战争理论的某些局限。当麦克阿瑟叼着烟斗越过三八线时,中国就已置身事内,然而美国仍对中国部署在边境地区的重兵集团视而不见,视中国人通过多方途径传递的外交警告为儿戏。双方对战争的不同理解和制胜理论的差异,深刻影响了对各自力量的评估和战前的外交斡旋。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苏联对朝鲜战争的态度。基于二战期间的经验,苏联的“制胜理论”与美国类似,因此他们对待这场战争的态度与中国人截然相反,他们竭力避免与美军直接交手,而更倾向于打一场“代理人战争”。其实,美国人只要认真研究一下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军以往的作战经历和纪录、特别是毛泽东主席的经历,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善当年美军的窘境。遗憾的是,美国对毛泽东和解放军的判断还停留在对蒋介石和以往中国军队的认识之上,这种军事传统和理论的错位,以及由此产生的误判,加速了中美第一次军事对撞。


二战后的中美台海博弈 如果说中美两军在朝鲜战争中因军事理论和学说的差异而导致的误判,主要在于中国两国在陆战观念上差异过大的话,那么中美两军在台海地区近半个世纪的军事对峙却没有产生什么大的误判,则主要是由于中美双方都遵循相近的军事理论和学说。与纯粹的陆战相比,在跨海作战过程中,海空军将担负更重要的角色,两国的军事理论和学说在这方面差异不大。双方都认识到海空军在阻绝陆军两栖登陆、后续补给支援等方面起着极端重要的作用,无论哪一方要成功达成预定作战目标,摧毁、瘫痪对方的海空力量都是要最优先达成的战术目标。与处于防御态势的美台相比,时刻准备武力解放台湾的中国军队却因技术、国力和战略环境等因素,长期受制于海空军实力弱小所造成的被动局面,无法积极进取。这保持了台海地区超过60年的和平。直到今天,台海地区的海空力量对比才稍稍向大陆方面倾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