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铸的番号 正文 第十三章 对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2.html




军长来到团里的时候果真是小车一大溜,确实够排场。细数一下,光奔驰280以上的就有三四台,奥迪、蓝鸟王之类的也有七八辆,后面还跟着好几台越野吉普和中巴。车队直接开到团大操场,团长、政委、参谋长等团常委早已在主席台下方列队等候多时。从他们绽开的花一般的笑容里能看得出,一半是真诚的欢迎老首长回家看看,另一半是硬挤出来的强颜欢笑。没有受过专业表演训练的军人,装也装不像那份喜庆。

团大操场一平如坻,空旷如垠,足有半个小型军用机场那么大。原来没有什么主席台之类的建筑,是工兵连半月前用土石、松木、铁架子、水泥等临时搭建出一个主席台,有点像大个戏台子,或者叫“观礼台”、“点将台”什么的也可。

主席台约有两层楼高,搭建的很有气魄和想象力。像个小山似的伫立突出,瞰制四周。后部堵实,正面敞开成开放状,如长江入海口一般吞云吐浪,波澜壮阔。左右两侧的通道修的也很有讲究,左侧是用大理石和水泥砌成的台阶,共有十八级,阶面光滑的像镜子,差不多能照出人影来。美丽的台阶吸引着人们拾级而上,可惜阶梯太少,自然陡峭,使人在攀登的过程中,必须谨慎小心,老胳膊老腿者还要费一把力气,想一口气不喘就登到台上恐怕没那么简单,而复杂些的登顶,会让主席台就坐人员,增添一种极顶般的成就感。右侧是用细土夯实的缓坡,也是用抹子抹得光溜的,平滑的同样能照出人影来。那是专门为小型车辆上下准备的,也可以当成徒步登顶之用,还有一个用途,首长们从主席台下来时,比那个大理石台阶方便多了。有心的人可以展开丰富的联想,似乎可以理解成“上去难,下来容易”,只需在坡上滑行一段距离即可双脚落地。不过所有的人都想往上爬,没人愿意往下滑。

主席台顶部覆盖着伪装网,像给小山披上了新衣。即结实美观,又雄伟壮丽,还不显得裸体,朦胧中彰显尊贵,充分体现野战的特点。也许这样才能与将军的戎马生涯相匹配,才能体现出将军的战功卓著。

站得高,不只看得远,也能被别人看个清楚仔细。高高在上的军长站在高高的主席台上,俯视台下众人的时候,众人也能把军长仰视个一清二楚。即使站在队列后面的弟兄,也用不着心急,保持正常的立正姿势,即可看清军长帽子下边生没生白发。

“好一员威风凛凛的老将”高远差点赞叹出声,眼前顿时一片炫晕。不只是高远,站在队列后侧,距离主席台足有百米的人,也能看到肩章闪闪,星花璀璨。数十尉官、校官从各车里潇洒钻出,绿叶衬鲜花般簇拥着一个“大个子白脸”将官,沿着台阶逐级而上。到了主席台座次排定,“大个子白脸”也不谦让,一把推开随行参谋递过的大衣,一屁股坐在正中间。

于军长的轮廓有点像于排长,除了气势逼人,其他很多地方都和于排长相近。脸白得比于排长还白,个头和于排长几乎一样高,大头大脸大下巴,威严的目光,冷静的神色,宽厚的胸膛,整个大一号的于排长端坐在主席台中央。尽管无情的岁月夺走了将军青春的容光,布满皱纹的脸上饱经风霜,十几处战伤的身躯,还有略显发福的将军肚,让他的动作略显迟缓,可看上去一点没有庸肿的感觉,更显出将军气质大将风范。

再看主席台前排就座的首长,除军长外,军参谋长、师长、团长都在六连当过连长。师政委、团政委都在六连当过指导员。还有一群处长、科长、参谋、干事都有在六连战斗过的经历。这些中高级指挥员,足以让步兵六连,让每个六连战士为之骄傲为之自豪。而这些和军长一样从六连走出去的军官,同样以在步兵六连战斗过感到无尚荣光。不过,今天的他们,却对六连集体性的选择回避,很怕别人知道他们在六连呆过,好像六连死那个洪巧顺是被他们害死的一样。一个个尽管军装笔挺,挺胸扬头,眼睛却扫向别处,几乎无视六连的存在。

809团也拉开了架式,所属分队全员出动,按编制序列整齐列队迎候军长的检阅。全团几乎所有重装备、重火器都搬到了大操场。最前面是四辆新装备的主战坦克,厚重的炮塔上高昂着125毫米滑膛炮,铁甲雄风,给人以无坚不摧的震撼;坦克左右两侧,各排列着五辆履带式装甲输送车,车上的12.7毫米高射机枪排成整齐的枪阵,弹链闪闪,杀气腾腾;装甲队列后侧是团属炮兵营的十八门122毫米榴弹炮,成品字型布势,炮群巍峨,严阵以待;地面火炮的后面是六门双37高炮,炮身标枪般直指苍穹,傲视长空。还有反坦克导弹,各营属的迫击炮、无座力炮、轻重机枪均排成整齐的枪阵、炮阵,金戈铁马,虎踞龙盘,一派铁打的肃杀。此时,如果指挥员发出一声号令,倾刻间便会铁流滚滚,遮日蔽空。

团长挺直了身体,从主席台疾步跑下,一直跑到团队列前,大气不喘一口。面对着他的团队,大声下达命令。浓重的山东口音,像就着包米茬子,粗犷生硬,如同那些重火器齐射一般,用不着什么麦克风之类的扩音设备,完全是从腑内吼出,震荡三军。

“立正!”

“军长同志,步兵第809团开训动员大会准备完毕,请指示。团长,李玉坤。”

军长还礼,透视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一声磁性的男中音同样发自胸膛。

“按计划实施。”

“我宣布,步兵第809团开训动员大会现在开始!”

山东口音刚落,“轰轰轰”连续的爆炸声从团大操场的后侧传来。团一级没有仪仗队编制,更没有礼炮,只能用炸药代替,由工兵连实施连续爆破以示礼炮,细数一下居然还是二十一响,跟国家元首访问一个待遇,效果比世界上任何一种礼炮都震撼,除了动静大,声音干烈,还飞沙走石,崩得地动山摇,泛起巨大的浓烟,掀起冲击力极强的气浪。

全团二千余人在震撼中肃立,其徐如林,像树一样纹丝不动,给人的又是一种静止的震撼。军长安然静立,目光炯炯。队列中的人都觉得那夺人心魄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可那双眼神分明超越了所有人,投向了更远的远方。

“迎军旗!”

随着团长的口令,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尉军官肩托神圣的八一军旗走在正中,两名身姿挺拔的老兵胸挂八一自动步枪,一左一右护卫着军旗。从大操场西侧开始行进,向着士兵方阵,向着东方,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雄壮走来。

“向军旗敬礼!”

团长下达口令,立正向军旗敬礼,各方队指挥员同时将右臂挥起,做着与团长相同的敬礼动作,方队中所有战士的眼睛像被吸盘吸住一样,同一时间将目光投向军旗,行注目礼。三人由齐步换成正步,火红的军旗从中尉肩上滑落劈下,迎风抖开成四十五度角,像一束燃烧的火炬,发出夺目的光芒。

方队中本以笔直的战士们将身体拔的更直,感觉头皮发炸,头发快要将军帽顶起。颈直头正,口闭颔收,两脚跟靠拢并齐,两个腿肚子上的肌肉绷得如拉满的弓弦;小腹微收,胸大肌挺的像座小山,上体如标枪一般正直中微向前倾,像是随时要把自己投射出去。最基础的队列动作——立正,让步兵第809团的弟兄们做的完美无缺。二千多双庄严的眼睛在那一刻被庄严的军旗点亮,二千多颗心脏随着军旗的抖动而一个频律的跳动。寂静的大操场只能听到三个人匀速的正步声,可人们分明感受到山呼海啸般的铿锵,滚滚热流在血管中奔涌,在胸膛中升腾,化成一股不可阻挡的气势冲天而起,穿透天空的阴霾。乌云挥散,遍地金光,军旗所向,一支铁军整装待发。

“军长同志,步兵第809团阅兵准备完毕,请您检阅!”

团长两手握拳提于腰际,以标准的跑步动作跑到主席台前,向军长敬礼报告。圆瞪的双眼,视乎并不惧怕与军长对视。

白手套“唰”的一闪,右小臂带动右手单挑上扬,一个不太规范不太符合队列条令的还礼来自军长。

军长在团政委陪同下,从主席台右侧专门给车辆预备的通道缓步下行,走的很稳,每一步都坚实有力,掷地有声,并没有那种下滑的轻松。一员沙场名将,年岁虽高,却不会散去耀眼的光芒,走的是下坡路,却时刻保持着向上的气势。

白手套又一闪,是军长向军旗敬礼。这个动作持续了能有半分钟,高远和大部分士兵看不到半分钟发生了什么,队列纪律不允许他们有任何私心杂念,但都能在那半分钟的静止中,感受到将军火热的心跳和庄严的自豪。任何一个在八一军旗下战斗过的军人,都会在那短暂的瞬间激动得热泪盈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