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


第二十七回 钟馗欲将日本恶鬼翻葬永不翻身 唐政委初报到得知鬼神不相不信


上一回切说到钟馗带着林正雄奔上了埋着日本鬼子尸体的村东山坡,钟馗狠狠的要让这些恶贯满盈日本鬼子永世不得翻身。

“前辈的意思是用火烧咯!再把他们的骨灰洒到路上,让千人踩,万人踏,这可是最利害的酷刑了。”林正雄说道。

“这算什么!只烧了他们,洒了他们,这能有几斤的力道,俺要将他们的魂魄全部送入十八层地狱,永世在那里受刑,尸体全部面朝下葬之,是为永世不得翻身,就算是受得一千年的酷刑,重新投胎做人,也要受尽人间痛苦,为男代代为奴,为女代代为娼。”钟馗狠狠的说道。

听着钟馗的话林正雄突然感到面前的这个黑面青年好是狠心,但是又不敢说什么,必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嘛,如他真是钟馗的话,那么钟家镇上的惨案可当真是要做出这狠事来的。

“那么前辈,你打算怎么办呢?”林正雄问道。

“哼!”钟馗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里有一百多具尸体,咱们两个什么时候才能挖完,待先将那些日本恶鬼给送下地府后,再调集人手来干这件事情。”钟馗说道。

“那么咱们两个就…………等。”林正雄结巴道。

“不等,那又做得了什么。”钟馗说道,听得此话林正雄也不再说什么了,两个人就坐在村口一棵大树底一下休息了起来。

林正雄的心里正抓耳挠腮呢,到底师父怎么样了?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三天了,怎得还不回来?这个黑面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从那里学得如此的法术?难道他真是钟馗天神么?这些问题在林正雄的脑子里翻来复去的,结成了一个大大的疙瘩,这时却传来了一阵阵很响的打鼾声,“呼噜……呼噜……”的打得甚是响亮,林正雄一看,钟馗竟然倚在树枝上睡着了。

张家铺,独立团龙团长指挥部。

一队骑着马的骑兵飞驰在去往张家铺的路上,在镇子的外围立马停了下来,其中一个身着干净八路军军装的中年男人,看了一看独立团在镇外的防御工事,笑了一笑,两腿一夹,催着马又向前面奔去了。

“什么!”龙团长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由于用力过大,身子都撞到桌子上了,桌子上的茶杯里的茶水一下子就洒了出来,“都死光了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小鬼子们又杀过来了!”

“都不是,听西村的人说,他们都是中了妖法死的,另外我们在县城里的内线也没有收到鬼子要报复的情报呀,这次事情鬼子那边也是刚刚才收到信的,他们还没有带人去收尸呢,不会是鬼子干的。”参谋长林海说道。

“那这事就蹊跷到了极点了,先是进入根据地的一百多个鬼子莫名其妙的上吊自杀死了,接着就是全村的老百姓也全都莫名其妙的死了,是什么人做的!连咱们的村干部和民兵都不例外。”龙团长表情凝重的说道,“就不能进村去看一看。”

“没有人敢去呀,听西村的人说进去的人没有一个出来的,幸好咱们的七连经过上次的事怕鬼子来报复连累老乡,都已经撤回来了,可是那里的老百姓却都死了,咱们七连里这一回新召的兵大部分都是鸡头岭的人,现在还有很多的新战士吵着要回家奔丧呢。唉!”林海说道,突然他的表情一转,“团长,我听说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龙团长问道。

“那就是听西村的人说,他们有人亲眼看到鸡头岭的老乡是——自己上吊死的。”林海说道。

龙团长一下子愣住了,有那么巧的事么,怎么也是上吊自杀死的,这其中有什么连系么?

“团长,看来这事不会那么简单,可是不是小鬼子,那又会是谁呢,国民党,可是石友三的部队还没有开过来呀,还有一百多里地呢,土匪,可是村里的钱财一个子儿也没有动呀,难不成是土匪光杀人不强钱了,这也说不过去呀。”林海自言自语道。

“不对。”龙团长说道,“林参谋,我想这事,可能一开始我们就错了,这件事可能自始直终都是不人做的。”龙团长说道。

听到龙团长的话,林海刚刚端起来的茶杯差一点儿就从手上掉下来,“什么!不是人做的,不会吧,野兽!团长开什么玩笑,要是让新来的唐政委知道了你这般迷信,没准可要批评你咯。”

“不!”龙团长说道,“你细细的想一想,这件事情,到现在你发现那一点合乎情理了,上吊自杀,自已剖开肚子扯出肠子,你说说这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么,就算是有一两个鬼子能做这么恐怖的事情,那么几十个鬼子都能做出来么,还有村里的财务一点儿没少,老百姓确都上吊自杀了,连牛羊也不例外的全部死了,你说这合乎情理么,鬼神之事咱们也在钟家镇上见识过了,你说说,除了这个解释还能怎么解释。”

林海听说也点了一点头,“是呀,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说法了。”林海回想了一下在钟家镇上见到了三只恶鬼,鬼妖王这些可都是自己亲眼所见呀。

“看来有能力知道这事前后的只有一个人了?”龙团长说道。

“谁?!”林海急忙问道。

“你忘记了,救了咱们一命的那个人。”龙团长说道。

“团长,你不说的是那个自称为驱魔天神的钟馗吧,呵呵!”林海笑道,“那可是个神汉呀。”

“唉!你可千万不要那么说,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龙团长说道。

“你不会又说他把黑白无常鬼给召来的那件事吧,呵呵!我不信,黑白无常鬼他认得咱,咱可不认他,团长你就别在这里迷信了,那个神汉也就是抓个小鬼啥的,没什么大本事,钟馗,我看他倒像是个神经病。”林海嘲笑道。

“你小子,别胡说八道的,要不是人家,还有那些跟着咱们的战士,这会儿估计都做鬼了。”龙团长说道。

“是谁要做鬼呀!”一个爽郎而又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老唐!你怎么才来呀!”龙团长一听声音就马上奔出迎了上去。

这个说话的人正是在张家铺外骑马进来的那个八路军军官,此人是刚刚从延安抗大进修回来,是独立团新任政委名叫唐永清,老政委两个月前就被调到总部去了。

“老龙!你小子,跑这里当土霸王来了。”唐政委一拳就打在了龙团长的胸口,大笑道,龙团长和唐政委是抗大的同学,龙团长和林海是去抗大进修了一个月,归时的路上才遇到钟馗他们的,路上为了安全起见,就把称呼改为了特派员。

“那里比得上你哟!一去就是一年,抗大的窝头好吃么!哈哈哈!”龙团长笑道。

“哈哈!哎!你们刚才说什么呀,什么做鬼,做鬼的,听起来好怕人哟!”唐政委笑道。

“呕!我说这个呀,是这样的………………”龙团长就把从钟家镇遇险到鸡头岭的鬼子上吊自杀,再到鸡头岭的老百姓集体上吊自杀,如此这般的给唐永清说了一边,直听得唐永清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脸色也不是初见老战友时那么的高兴了。

“我说老龙!这个事蹊跷是蹊跷,可是咱们是共产主义者,是唯物主义者,可不能偏听偏信什么鬼神之说,虽然这些事情咱们还一时无法找到什么根据,可是千万也不要迷信。”唐永清表情凝重的说道。

“唉!看来你也是不相信呀。”龙团长说道,说完就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不是我不信,实在是这些事太让人费议所思了,不可能的嘛!要是钟馗活到现在起码也要一千多岁了,你开什么玩笑。” 唐永清说道。

“好了!好了!我谈理论那里是你这个大政委的对手呀,不谈这个了,反正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能知道了,来来,林海!把地图拿来,咱们给新政委大人说一说现在咱们的形势。”龙团长说道。

“好!”林海答应了一声,就拿着地图过来了。

“我说老龙,你可别叫我什么大人,开玩笑,毛主席上一回可在会议上说了,不要过于的的强调本位主义………………”唐政委说道。

三个人围在指挥桌前看起了现在独立团周边的形势,向东南方,是国民党顽固派石友三的一个团,向东北和东面都是日军的板垣师团,离他们最近的是县城里的野究大队,大约有三四百人,人虽不多,装备却是精良,还有就是鬼子们的机动性很强,一旦有事,就会从别的地方很快的调来援兵,北面是自己的兄弟部队,也是120师的一个刚刚组建的新团,可是这是一个新团没有多少的战斗力,武器和弹药也很缺少,有时独立团还要支援一些过去,西面是阎西山的一个保安团和一个正规团,当真可以说得上是三面受敌,在西面和东面的山里还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土匪,总共有十几支土匪之多,由于早先土匪和官军都是一家,闹的老百姓对当兵的极不信任,群众基础可以说很难开展,独立团好不容易才在张家铺和响堂铺开出了一个根据地,又在鸡头岭的大山开出了一块新根据地,刚刚得到了老百姓的热爱,不想又出了这一档子事,当真可以说得上是犬牙交错,形势复杂,唐政委听完龙团长和参谋长林海的汇报后,感觉到这里的情况要比自己原来料想的复杂的多,工作也要难做的多。


正道是:钟馗心中发狠欲要鬼子永世不得翻身 无奈自己力所有限只得先行放下除鬼


消息传来龙团长全身为一震心中大奇 唐政委初报到不相鬼神又感形势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