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宫里一颗凡中圣仙桃的一滴泪流了几千年

凡中圣 收藏 0 189
导读:仙宫里一颗凡中圣仙桃的一滴泪流了几千年 我本是仙宫里的一颗凡中圣仙桃,是最大的那颗。玉皇大帝不舍得享用就让小仙送去给西天佛祖,佛祖把我摆在大殿的舍利灯上,把我似忘非忘的摆在那里数百年。 我是天庭之物本有灵气。再加上这几百年听得众佛授之经法,后来我成精了,我有了和佛祖一样的躯身嘴脸,如来佛见了我哈哈的笑了起来。我不明其中佛意便行礼问法:“请问佛祖笑是何意?” 如来手转佛珠说:“你本是蟠桃仙子,从六百年前你进入本殿我就算出你与佛界有缘。但是修佛之前总得体验万重磨难。” “何种磨难

仙宫里一颗凡中圣仙桃的一滴泪流了几千年


我本是仙宫里的一颗凡中圣仙桃,是最大的那颗。玉皇大帝不舍得享用就让小仙送去给西天佛祖,佛祖把我摆在大殿的舍利灯上,把我似忘非忘的摆在那里数百年。

我是天庭之物本有灵气。再加上这几百年听得众佛授之经法,后来我成精了,我有了和佛祖一样的躯身嘴脸,如来佛见了我哈哈的笑了起来。我不明其中佛意便行礼问法:“请问佛祖笑是何意?”

如来手转佛珠说:“你本是蟠桃仙子,从六百年前你进入本殿我就算出你与佛界有缘。但是修佛之前总得体验万重磨难。”

“何种磨难?”

“观音大士,此物乃由天生,纯而无污。你算算他离佛缘还得几重难,修身多少年…”

在如来佛旁的那个身穿白袍手握柳瓶的观音笑着点头:“此物还得修炼一千余年,在人世间轮回三世磨难。”

“嗯!蟠桃仙子,你属天生之物,千年修炼后你回本殿,传你玉佛经,从此你便成佛!啊弥陀佛”

“啊弥陀佛”

第一世:

“少阳,你不要去了,天都快下雨了。”

“娘!不怕,孩儿少年力壮,很快就回来的。”不就几担柴嘛很快就搞定了。

爹在我三岁时就被毒蛇咬死只留下娘和我相依为命。从十岁起我就开始为这个家每天担柴换粮买布。今天也是如此,半天我已换了一个铜板了,下个半天就可用来换粮了,可偏偏这天不从人,天暗的像黑夜似的,看来是会下一场大雨了。第二担柴捆好年方十八的我觉得自己尚有余力就想捆第三担柴,当三担柴架在肩上时方知有点力不足,但为了让娘的生活过的更好一点就觉得这不算什么了。

三担柴换了五两米,这是要存放起来的,家里还有百余斤米全都是我换回去的。拿起布袋里的米往衣襟里塞了进去,轻松快活的往回家的路走。刚走出米粮店雨就叭啦叭啦的下了起来,我觉得自己是很喜欢雨水,因为我觉得世间万物都有灵性包括雨水。

走出集市口突然一辆马车冒失的跑了出来,正要撞到我时刹那间一道金光从我身上闪出,那马惊呼的大叫抬起前蹄,结果车翻人也跌了出来。我觉得不可思议,虽然这是第二次发生的事,第一次是在十一岁那年上山采草药时掉进深坑里,当时也是一道金光把我从深坑里推了上去,当时我怕的连跑带跌的回到了家…

“大小姐!大小姐!你受伤了没有,大小姐,大小姐你怎么样了?”车夫急的在那里呼叫.

“老刘!我没事!”车里爬出一个美貌女子,她太美了,就连她那狼狈的样子也是一道风景画!雨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她的头上、皮肤上、衣服上…她就像一朵出水的芙蓉。

“大小姐,让你受惊了。”老刘低下身去捡跌落在地上的东西,从新绑好马车上的绳子。

“老刘!你伤到人了吗?”那姑娘看着在一旁发愣的我惊慌的问。

"没,没有!大小姐,马到她跟前就翻了,真是怪事。”

“马到她面前就翻了?”那姑娘不可思议的说。

“对不起壮士,让你受惊了!”

“没,没事!”我红着脸转身就要走,她真的太美了!那声音,那动作…让我觉得她就像天边的仙女,遥不可及。

“壮士慢走!哎!壮士…”

“姑娘有事吗?”我不敢回头,我怕让她看到我那痴痴傻傻的眼神。

“请问壮士家住何方,为何下雨不找个地方避雨。”

“我家住在山那边。”我指着前面的山丘。

“我让老刘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走着回去很快就到的,多谢姑娘的关心!”

“壮士,请问…”姑娘此时撑着一把伞站在我面前,她伸出了手让我和它同在一把伞下。

我看懂了她的眼神:“本人姓叶单名阳家住叶家村,在下有幸遇得姑娘,斗胆问姑娘芳名。”

“小女姓凡名中圣是凡府长女”凡中圣!好美的名字,好美的一个人儿。

“凡姑娘!”我行了个礼。

“叶公子…”她也上前行礼,她的样子像是闭月羞花。谁知话没说完山间响了一声尽响,像是山崩地裂…那声响正是叶家庄传来的。

“凡姑娘后会有期!”我头也不回的向叶家庄奔去。

“叶公子等我们,我们用马车…”凡中圣的话音飘也似的消失了。

走到村口一望,山真的崩了,压住了整个村庄像是一块大平地。“娘!娘!娘…”我飞快的跑过去,谁知我全身飘了起来,原来我会飞!真不可思议,原来我会飞!但我想是我跑的太快的原故。

“娘!”我跑到我家位置的上方用力的刨土,希望娘就在我刨土的下方,但这山泥堆的太高了,我刨了一个很深的大坑但还是无用,我大声的狂喊着,一瞬间我变的一无所有,一瞬间我失去了全部。

我的心像被万根针刺空了似的痛的我不能呼吸,但奇怪的是无论我怎么狂哭且不见流下一滴泪来。我娘跟我说我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没见我流过一滴泪,我的心痛着,我十指的血涂满了整个中山庄,我累了,失望了,我高声尖叫,好像有一道道金光从我嘴里飞出,我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黑暗中我看见黑白两个使者向我走来,但又很害怕我似的,这时我才发现黑暗中我的身上透出微微的金光。

黑无说:“桃仙子,你已完成第一世的磨难,判官命小生传告你,你不用入地府,可由小生们直接带你进入第二世。”

“我娘和那些村民呢?”脑海中片片画面闪闪而过…我记起了所有的事因。我想起了我到这个人世间是为了什么。

“他们的宿命本是如此,他们已到地府画押报到了。”黑白无常对我恭敬礼手无非是怕我身上的那道金光。

“我不去第二世,让我还阳。我要为我的娘和那些村民都建一个墓碑。”我怒着大声说。

“这…”黑白无常都低着头不敢直望我。我想是怕我出掌把他们击的神形俱灭吧。

“桃仙子,生死轮回的命运早在本子里记载,我们无权更改呀桃仙子!怕!怕小生们会被判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能超生啊。”

“你回去就向他们禀报说本仙已去第二世了,要是有什麽事全由本仙承担。”我大怒。

“小的尊命便是,但你得服下此丸方可离去。”白无常拿出随身携带的药丸。

“此物是…”

“‘忘尘丹’,它能使你回到阳间忘记你进入阴府的事。”

“好!拿来。”

第二世:

“大小姐,大小姐,他醒了。”

“叶大哥!叶大哥!你醒了。”凡中圣焦急的脸容映入我的眼帘,她身旁还站着一位丫鬟.

“凡姑娘!这!这是在哪?”我的头一阵巨痛。

“这是凡府后院客房。我和老刘见到你时你已倒在那里了,你的村庄已全部被淹没了。”凡中圣那柔情的眼睛闪着一丝哀痛。

“我,我要回去。”我手卷开被褥,谁知五指一碰床那撕心的疼痛痛的我全身都在颤抖。 这时我看见十指被白纱布包着才想起我的十指都受伤了。

“叶大哥…”凡中圣扶住了我的身躯,一滴滚烫的泪滴在我的手背上,我知道那是她善良的眼泪。

“凡姑娘!对不起…我…”我内心充满着歉疚。看到了她的眼泪我的心一阵抽痛。

她自己悄悄的用手背拭开眼角残留的泪,转过身向那丫鬟温和的说:“叶公子昏迷了有七天了,现在醒来肚子肯定饿了,快去拿点什么吃的来。记住!不要让我娘他们看见了。”

"是的,小姐。”那丫鬟转身就出去了。

“凡姑娘!劳驾你费心了。”

“叶大哥,你快别这么说。你失去了至亲,现在最需要的是身边有个人陪着你。”凡中圣在床边的凳子坐下静静的看着我。那柔的似水的眼神快把我整个人溶化了。

我们就在那东南西北的聊了起来,除了我会那些奇功之外的事我什么都跟她说了,她也毫无保留的从小至今的事一一向我诉说。我在那住了一个多月身体基本都恢复了,我想我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但苍茫大地何处是我的去处。

“叶大哥,你真的要走了吗。”凡中圣眼里装着的全都是不舍。我全都看得懂,其实我又何尝舍得,我发现我已经爱上她了,从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起。

“是的!中圣,我是真的要走了,我总不能一辈子都赖在凡府。”

“但我情愿你一辈子都赖在这里,我要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叶大哥,一辈子。”泪水从她眼中流下。

“中圣…”我心中一震,我本该欢喜的,不是吗!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但我心中不知怎么就高兴不起来。

“叶大哥,不要走!”凡中圣从我背后紧紧的抱着我放声的哭出来。 我把她转过身我们紧紧相拥,我闻着她那醉人的发香,陶醉着她那迷人的气息。

“中圣,我又何尝舍得离开你,我又何尝不爱你,但我现在是身无居所,又怎能给你一个安全舒心的保证。”我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不在乎,我不管,我不管…”凡中圣在不断的摇头。

“好!中圣,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回叶家庄去建一座茅屋,等我安定好我娘的墓碑就回来找你,你等我。”

“好,叶大哥!我等你。但我会去找你的.”凡中圣紧紧的抱着我不肯松手。

过了半个月,我把一切都搞定了,还用凡中圣给我的一吊铜板多余的买了菜籽在那开了菜园,还养了一群小鸡,我的茅屋建的比以前的更大更坚实。又过了半个月我安定在那朝作暮归,但怎么也不见凡中圣的到来,一个多月没见到她,心中除了思念还有一丝不安和疼痛。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她还好吗。是否也在想我。今天做事不知怎的老是丢神,鸡仔也无缘无故的死了几只,今天心神总不定。第二天我就往凡府走去。谁知到了凡府门口就见凡府挂着白灯笼,到处挂贴满了白色,凡府肯定是在办丧事,会是谁呢?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我看见了刘车夫上前一问方知凡中圣从我离开后天天茶饭不思,想去叶家庄,但一切事情都已给凡老官人发现。他强迫凡中圣从嫁,凡中圣不依便服药自尽。…

我脑中一片空白,坚难的托动着脚步走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茅屋,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反正是很久。我的脑中想去记起些什么,但发现什么也想不起来。我的心莫名其妙的像被万虫撕咬般疼痛,痛的我失去了知觉,一股气堵在胸口,我喘不过来。

我一睁开眼看见了黑白无常已站在我的面前:“桃仙子,你已过了第二世的宿命,准备第三世吧,恭祝桃仙子早日完成三世轮回宿命。”我的脑中一次性的涌现了许多画面,我又恢复了所有记忆。

“凡中圣呢?”我大声的说,把他们俩吓得直后退。

“她在枉死城,由于她自尽身亡逆反天意,所以她永世不得为人,只能投胎为他物”

“我要见她。”我心痛的快不行了,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

“桃仙子,请不要再一次为难我们了。”鬼的话真的很难听。

“我要见她!我要见她!”

“桃仙子!”

“我要见她!”我激动的眼泪在眼中打转,但且流不下来。

“我们去向阎王禀报一下。”

“不…”我发狂似的大叫起来,周围一片死色,我那一声狂叫激起了万物击裂的力量,连身边的大石也飞了起来。

“桃仙子莫怒,心静、声静、念静…”空中飘起一道佛光。

“拜见观士音菩萨!”黑白无常跪拜行礼。

“观音大士,求求你让我见见她。”我也跪了下去。

观音轻轻的摇头:“你本为何物?”

“蟠桃。”

“嗯!你本是一个灵物,本不可在人世间留恋情缘。颠由痴生,痴源于情…人世间的七情六欲本集心中意念,意念清空,何物为物。万物本空,有何欲可贪。万物本集一心,心无杂念。何物为心,心又为何物。心念若已空,又有何事物难放下?…万物千载轮回本固于天条,无可做作。”

“她如何才能转世为人?”我静静的说。

“万物本都具有灵性,人与物有何不同。”

“我要她下辈子为人,这是我欠她的。”

“阿呢陀佛!”

我终于可以再见到她了,我终于可以让她下世再为人了,那就是要我用在地狱磨炼一千年才能换取她下世为人的条件。我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磨炼一千年,一千年的思念,一千年的酷刑…我终于都过来了。

“凡中圣呢?”我飞出了地狱之门,来到了枉死城。

“千年期限已到,她投胎去了,下辈子是个富贵人家之女。现在可能到孟婆桥了吧。” 地府判官说。

我头也不回的飞到孟婆桥,看见两个小鬼卒押着凡如娟的魂魄在孟婆桥旁。

“中圣!”我大声的呼喊着,一千年了!一千年的相思,一千年的呼唤仿佛都要一起释放出来。

“中圣。”我飞到了凡中圣的面前,她的脸苍白无色,一头散发四处飞扬。这就是我思念 了千年的脸,这就是我千年来日日夜夜都在呼唤的人儿~凡中圣。

“叶大哥!”凡中圣用力的往我身上扑来,我们在那紧紧的拥抱着,她的泪湿透了我的衣服,紧贴着我的心口。原来鬼魂也有泪。

“千年了!中圣,千年了,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的中圣。”

“叶大哥!我好想你呀,没有你的这一千年我好难捱呀。真的我真的怕撑不下去了,叶大哥,没有你的日子我快疯掉了。”

“中圣,我让你受苦了。”我摸着她的脸,摸着她的泪。

“能够再见到你那些苦已不再算什么了。”凡中圣痴痴的看着我。

“走!”我牵着她的手跃过孟婆桥,我们向人间飞去。

我带着凡中圣飞到了人世间,我给自己和她都修了个肉身。我们和世人没什么不同。我们飞到一个很远的深山里,那是不可能有人到达的地方,那有水有平地,我想那就是我们生活起居的地方了。

我伸手一挥一座很大的木房子出来了,旁边还有水车、池塘,鱼儿在那里跳呀跳呀…那还有一块田,有菜园,有牛儿,有鸡鸭…我们在那里生活着,忘记了岁月,忘记白天黑夜,忘记了我们本为何物。早起相视轻微一笑,午间在水车旁追着鸭儿戏水,暮落数着鸡儿归栏。大概过了几百多年,我们那来了一位不俗之客打碎了我的幸福。

“桃仙子,尘缘已尽,快到西天修炼佛身,传颂佛经。”观音大士从空中而降。

“观音大士,我不要什么佛身,我不要什么佛法,我只要我的中圣。我贪恋人世情缘,与佛无缘。请求观音开恩。”

“心中有佛,佛便从中来。若贪恋尘缘,痴便从中来。自心清静,妄想不生,即得解脱。 蟠桃仙子,如此说来你尘缘未了,等你了却情缘,佛门自为你开。”说完观音隐失在空中。

“中圣,我们不用分开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一千年,一万年…”我抱起凡中圣转了几圈。

“叶大哥,你本是天上桃仙,你放弃了成佛的机会和我在一起,我会觉得有欠于你。” 凡中圣双眼直直的望着我。

“不,中圣!是我欠你的,要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飘泊几千年了。”我紧紧的抱着她,按下她的头,让她听听不会跳动的心。 “和你在一起就算一万年一百万年,生生世世,永生永世,我都不厌倦。”

“中圣!中圣!…”我吻着她的发,吻着她的泪。我好想把她吸入我的体内让我们合二为一。

“叶大哥,但我能在人世间呆那么久吗?他们会催我去轮回吗?”

“不,我用一千年的修炼换得与你相处,再加上有我在这他们取不走你的。”其实这个问题我已考虑了几百年了。为了她我偷偷的跑到地府修改了她在轮回本上的轮回命运,再过一百年她又要去轮回了。但现在由于地府常出问题,阎王要求加强管理,现在要想随意涂改看来还真的有点难。

所顾虑的问题终于来了,一百年后的一天醒来发现凡中圣依然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我轻轻的呼唤她毫无反应,我知道了是黑白无常趁我不留意时勾走了她的魂。

我追入了地府,直接闯入阎王府:“阎王,我的凡中圣呢?”我面无表情的说。

“凡中圣的宿命本是如此,现在扣押地府等候轮回号令。下一世我们碍于桃仙子的面份上让她投富贵人家之女,享年九十六,富贵五代同堂…”阎王面带笑容说。此刻我发现地府每一个鬼的笑容都那么恐怖,那么的难看。

“她现在在那?”

“轮回路。”

我隐身一变来到了孟婆桥:“中圣,中圣…”我大声狂叫。轮回道上有很多排队轮回的都向我望来,我找了很多,问了很多都没发现凡中圣,难道她真的去轮回了。

“不…”我跌倒在地上,坐在那里好久好久。后来一阵阵铁链声传来,我抬头一看,两个鬼卒牵着凡中圣正匆匆赶来,原来他们都在骗我,说什么转世富贵人家之女…看见她身上重重锁链我心如刀割。

我飞跃一跳使出定身法将他们定在原位,然后再念念咒语将凡中圣身上的锁链化为虚无。

“中圣!中圣!还好吗?”我心痛的摸着她全身上下看看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叶大哥,我没事!我知道你会来的,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凡中圣微笑着说。

“中圣我让你受这种罪,你疼吗?”

“不,叶大哥,我不疼。他们要把我转世为树,我不肯离开肉身他们就用铁链强牵我来。

“走!我们回人间去。”我拉着凡中圣一跃飞起。

其实我们早已经习惯了人间的生活,我们正努力的在人世间做人,我们朝作暮归,并无招惹谁,为什么他们总不放过我们。我并不想成佛,我只想生生世世和凡中圣在一起,为什么这都不是行。

我闯入地府强抢魂魄私改天条的事地府已上告天庭,当晚天黑天兵天将由李靖哪吒父子带领从天而降。我的屋前屋后已被团团包围,我知道光一个李靖的法力就足已收服我,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天兵天将。

“中圣你躲在角落不要出来,我出去引开他们。”

“不,叶大哥。我们一起出去。”凡中圣拉着我的衣襟。

“蟠桃仙子,快快交出魂魄,交还地府,然后随我们到玉帝那里去请罪。”李靖在高空大吼。

"李天王,求你网开一面放过我们。我们在这人世间生存并无伤及它物。”我跪拜在地。

“万物轮回自有天定,岂能由你随意更改。你快回西天去。"

“不…”我仰天大叫。

“三百年前有个石猴子私改天条,大闹天空,被如来佛压在五指山下,现在又来了一个蟠桃仙子,来只要你能过我这一关…”哪吒飞到我的一尺之外邀我一战。我拉出茅中柱子,口念咒语把它幻化成手中兵器正想迎他一战。

“不要,叶大哥,不要…”凡中圣哭喊着摇头。

“凡中圣,你多次违反天条,你快回地府,你永世不得超生。”李靖飞到我们跟前。

“好!我走,我走。你们不要为难叶大哥,求你们了,凡中圣重跪在地上。

“不!中圣,你说过我们永远要在一起的,我们不要分开。”

“叶大哥,命该如此,我们在一起了那么久,我足够了,叶大哥我在十八层地狱会想着你的。”凡中圣抱着我痛哭着。

“不!我不要,我不要。”我推开凡中圣站直了身,胡乱的摇头大叫。

“放肆!蟠桃仙子,佛与魔只是一念之差,看来你现在离魔不远了。”哪吒一说完飞出手中灵圈:“看招吧。”他的圈飞了出来。

我就站在那里不动,我不想看着凡中圣离开,我无法再忍受这种疼痛了,我让她受的罪太多了,现在她还永世不能超生…圈已快到我的面前

,我闭上了双眼。万物静了下来,难道我已魂飞魄散了。我试着睁开双眼,我还能看到,我还能睁开双眼,我还能够思想,李靖父子还站在我面前,那些天兵天将都还在,难道他已收回了圈圈。

“蟠桃仙子,佛与魔只是一念之差。你若成魔,从仙佛必来灭你。”李靖的话音刚落他们就消失在空气中,突而雷声尽响,雨水大滴大滴的往下落。

中圣呢?我们要回去避雨:“中圣,快回屋。中圣!中圣!中圣…”我大声的叫着,我往前走一步,谁知脚下踢到了硬物,我正是中圣。我明白了,刚才是她为我挡住了这一圈,她现在肉身还在,但魂魄早已飘散。

“不!中圣,中圣…老天,为什么,为什么。快还我中圣…”我大声狂呼,回应我的只有风声雨声雷声…

我就这样抱着她,好久!好久!好像有几百年那么久,我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一滴泪从我的眼角流下…一滴流了几千年的泪水。它是辛酸、是绝望,它是心碎、是无助…

风吹呀吹,雨越下越大了,滴滴往我脸上胡乱的拍,再跟我的眼泪混成一块,再流向我的下巴,再滴在她的脸上。而她呢?她却再也感觉不到了,她再也感觉不到这个世界上有个最爱她的人为她付出的全部情感了。但是我能够感觉的到她,她的魂魄就像在我的魂中,在我的心中…尽管我那早已没有心的心已经痛的不能够再痛了。但是我还是能够装进全部有关于她的记忆:她的好,她的美,她的笑,她的所有一举一动。

风吹过了,雨风干了。我还在那里抱着她,过了好久好久,她的躯身发腐,她的肉体已烂去,只剩下了躯骨,我还是这样的抱着她,好像又过了两百多年,我的身边长满了草,茅屋也早已散去,周围长着许多树…此时,有一只红蜻蜓飞过来停在你的头上,用前脚擦了擦眼睛,然后有停在我的肩上眨了眨眼睛飞走了。

此刻我终于懂了,万物本是有来有,有始有终,以前我是太执着,太强求,才使得今天这个结果。我飞出了肉身,表情很平静,心里很平静,就像刚才那只红蜻蜓轻轻的来轻轻的去,我周身透出了金光。我知道,空即是我,我即是空。我本非物,物非是我。

我的脸上透出淡淡的微笑向西天飞去。“红尘有人笑我痴,我痴笑红尘太认真。…”

阿弥陀佛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