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六章 巡逻路线 (7)

sscl08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URL] 7 等到黄昏,亚热带丛林的河谷边山梁上一片寂静。向前进手中狙击枪瞄准镜里终于牢牢套住了一个士兵的头部。 那是个查线兵,正顺着河谷往下查线。风力不大,各方面射击条件良好,趴在掩蔽浅坑里的他屏住了呼吸,扣在扳机上的指头在一点点的加劲。只要“嘭”的一声响,几秒钟后,河谷边上便会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7

等到黄昏,亚热带丛林的河谷边山梁上一片寂静。向前进手中狙击枪瞄准镜里终于牢牢套住了一个士兵的头部。

那是个查线兵,正顺着河谷往下查线。风力不大,各方面射击条件良好,趴在掩蔽浅坑里的他屏住了呼吸,扣在扳机上的指头在一点点的加劲。只要“嘭”的一声响,几秒钟后,河谷边上便会多了一具尸体。

他是狙击手,当然希望能将这些有价值的特殊兵种战士干掉。在前线也好,敌后也好,除了对方狙击手及高阶位军、士官,最有杀伤价值的狙击目标便是长程武器操作手与卫生、通讯、工程等特种专业技术兵员了。当然设施、弹药、重炮、车辆、油料等除外,杀伤与破坏不是一个概念。

这次出来,没狙击到首要目标是个遗憾。不过能有一名有点价值的通讯兵死在枪下也算是有点安慰了。

那名查线兵光着上身,斜背着冲锋枪,头上戴着顶盔式帽,下身穿的是一条短裤。他肩上还挎着一圈线,可能是出来例行公事,对线路进行查护的。这样侧弓着腰身,他两手一前一后理着地上的电话线走,看起来十分轻松。

向前进全神贯注,将所有的力量都聚集着,暂停在了弯曲的食指上。扣下扳机似乎已不再需用任何力量,而成了将之卸掉。

他在等待时机,敌人现在刚走上山路还没多久,距那片树林还有一段距离。

雨后一连晴了两天,河谷里没有风,现在除了闷热还是闷热。这样一动不动地趴在岩壁坑里,向前进跟黎国石两人都止不住汗流满面。

正全神贯注的瞄准中,一颗水珠从他头顶上的树叶尖上掉下,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他的右手腕,让他吃了一惊。刚才中午下过阵雨,阵雨虽大,但只下了不到十来分钟,没想到几个钟头过去了,到这时候叶片上还有水珠没给太阳照射蒸发干。

由于汗,他所戴的亚麻露指手套都湿透了,更别说两手心里的汗水有多少。这些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枪机也给右手食指的汗沾湿,在接触扣压上有了很大的灵敏缺失。

这对狙击相当不利,很有可能在危急或意外情况下造成走火误击。狙击射手,手指头的感觉要得是相当紧啊。

为了避免意外,他将手指头的力度松了一松,跟着调整了一下呼吸。刚才的阵雨并没有带来丝毫凉意,何况还过去了好几个钟头。现在闷热让人气促,心跳一点也不平稳。

对那名敌军,他需要一击而中,不能有任何偏差。而从射击技巧的把握而言,能否准确命中目标,自身心跳是个大大的关键。

不管怎么说,隔着河谷大老远距离,要搞定身姿及速率都变幻不定的移动目标,这是个挑战。他旁边的战友也都为他捏着了一把汗,只要一枪打空,河谷边遍地长草,灌木簇生,敌人随便一钻或趴地上就不见了,休想再有第二次机会。

这当然不是大家担心的最主要原因。大家真正担心的是——一旦枪响,会不会引来敌人,使得大家在接下来的撤离途中受到尾追堵截,从而付出惨重代价?这很难说!所以他们希望向前进能对情势作出冷静评判,不要一时技痒,逞无谓之勇,到时得不偿失。

但看向前进一脸冷峻,注意力高度集中,却像要真正进行狙击的样子,实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难不成他真愚蠢地要将所有人送上绝路?

除了狙击副手黎国石,向前进身周还趴卧着好几个战友,他们是第二火力组的人。虽身在敌境,因一切顺利,这几日他们倒都还没为行动开过一枪,所以他们也不希望在撤离出敌境前的这段时间听到枪响。

其实作为配属的狙击手,向前进有专门的任务和行动指南,他当然不会随意开枪。但现在机会难得,眼看着那名查线兵就要随移动的斜阳进入树林,他似乎很想要开开荤,一枪敲掉他脑袋上的那顶盔式帽?

此时趴在掩蔽坑里的每个人身上都汗湿透了,山梁上没一点声音,空气窒闷。还好对于日晒雨淋大家都习惯了。亚热带丛林的雨季气候就是这样,高温湿热不说,晴天阵雨一日数次,一向无有定时。淋湿了晒干,晒干了汗湿,前线官兵应属他们搞侦察的最苦。像这样的潜伏行动就非常难熬,并且还得提心吊胆,害怕暴露。当然,对侦察兵来说,暴露后的生死事小,完不成任务却是事大!

“报告数据——”趴在掩蔽坑里,向前进一边这样瞄准一边轻声说道。他需要副手即时给出诸如风偏、目标移动速率、前置估量等参数,便于子弹出膛后命中率大幅度提高。

“是!风向正右,风力三级转强。注意,目标行动加快,速率六至八。综合建议前置——鼻尖两拳位。”他身边狙击副手黎国石在适时为他轻声报读着观测数据,并不断重复着。

在这个距离,单兵狙击时向前进一般不从侧面打头,但现在有了副手在身旁相助,加上自己的判断,综合起来,他有绝对把握在转瞬间一枪搞定那个家伙。

听着数据报告,他轻轻“吁”了口气,以最大限度地放缓心情。闷热带给人疲倦和躁烦,他随时都要保持最大限度的冷静。

整个河谷地带此时都是一片丛林中固有的天黑前嘈杂声音,四周并不像他们几人所在的这座山梁上凭般寂静,而是听起来啾啾唧唧不绝,不时还有树枝叶发出的“哗啦啦”响动。

他们所在的山梁上之所以静悄悄一片,是因为人来到这,鸟兽都给惊走了。最工于潜伏隐蔽的侦察兵能瞒过敌人,但却须瞒不过它们这些丛林中固有的主人。

“报告三点位置情况——”在往前的继续瞄准中,向前进一直不忘心中悬念着的地方。差不多一整天,河谷上方的独立房处都没出现过人影。那座竹木结构的民居一直是他所担虑的,现在到了黄昏的这个时候,他相信一定会有情况出现。

“炊烟直立!”

趴在他身边的狙击副手人很机警,此刻支起耳朵,一双眼离开了望远镜,不停滴溜溜转,留意着周围的一切动静。他刚才回答的“炊烟直立”是他们之间的暗语,外人很难听明白,那表示没有风险的意思。

向前进闻言心里却并未松了口气。凭直觉,他相信那一定有人在内,迟早定会现身出来。

“叫他们加紧监视,随时报告情况!”向前进眼不离瞄准镜,偏着头,轻轻说着。那座他担心的独立房看上去虽破败不堪,没有一点人气,似乎真如指挥组所说是已经废弃了的,但他知道情况没那么简单。他始终相信自己的直觉,认为到了该是情况出现的时候了。

直觉这个东西有点玄,不过却是来源于他的无数次战斗经验。换言之,这是他无数次生死边缘的历经总结,于头脑中自然养成的。不妄下判断,不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平静假象,这是他作为优秀侦察兵的基本质素。毕竟大多时候他们要面对的是有着几十年作战累积经验而又作风强悍、世所闻名的精悍特工,在号称是步兵坟墓的丛林里与之交手作战,稍一不慎就会玩掉性命。

小心使得万年船,这句古老相传的话,最莫过于适应他们这些时常过境渗透进入敌后侦查的官兵们!在丛林里往来出没,胆大心细固然重要,但更多时候他觉得依靠的是由自己经验升华出来的第六感觉。

可能正是基于此种考量,未到开火指数,向前进似乎并不急于要在表面的平静状态下从快将枪口前的猎物干掉。他只是瞄准着,做足射击前的所有准备工作。

远距离狙击是一门技巧,尤其野战中的行动目标,很难对付。就算把握好了一切参数,信心十足扣下扳机,但在子弹出膛命中预定弹着点前的短暂飞行时间中,极有可能会发生参数的改变。比如风力转瞬增大,目标突然停下等等,从而导致狙击失败。

因在查线作业,那敌军的头在狙击镜里不停晃动,时高时低,故向前进没绝对把握,手指头的力度不由得再次放松了一点。

这家伙在查线过程中的行动很有规律,在地势平坦处,其行进速率几乎是不变的,而在发现到有线路或遇上土坎、沟壑等地形变化情况时,他则会变得有几秒钟的迟缓。向前进已跟瞄了好一阵,逐渐摸到了他的动作习惯性,倘能善加利用,不愁打他不中。

由于黄昏闷热,向前进额上汗太多了,他伸袖偏头揩擦了一下。在重新就位瞄准前,他习惯性地用肉眼往前方扫视了一遍。

这一扫视让他发现到查线兵前面的坡度忽然陡立,他心里禁不住一喜。按其习惯性,行进速率必将在那变慢,只要进入他预先划定好的第二好理想狙击区域,成功率将大大上升。

再次瞄准后,他枪口缓缓移动,一直跟随着他的位置变动而抬动。在等着印证自己刚才的判断过程中,他屈伸了一下手指,尤其是食指,避免僵硬。

果然不出所料,快到陡坡前时,那查线兵的行进速度如他猜测放缓了下来。只要这般寻找到破绽,就不愁没了因应之策,到时一枪致命并非难事。

“嗯——”再次牢牢套住了他的头部后,向前进心里很平静。加之有副手即时报告参考数据,要干掉他,他显得成竹在胸了。

瞄准过后,现在差的只是完成射击过程中的最后一环——适时扣下半自动狙击步枪的扳机。所谓适时,就是要达到必须射击的状况,一个最需的射击时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