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六章 巡逻路线 (6)

sscl08 收藏 0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URL] 6 向前进一溜烟下到山谷底,再一鼓作气爬上对面山梁。虽然两番拦阻有力地迟滞了敌人行动,但其心里紧张还是如同擂鼓,周身军装从上到下汗湿得可随处拧出水来。 等着接应他的黎国石见他安然无恙到来,十分高兴。在树上收了望远镜,他连向下低喊:“老向,我在这里——你的左手边。”说着滑下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6

向前进一溜烟下到山谷底,再一鼓作气爬上对面山梁。虽然两番拦阻有力地迟滞了敌人行动,但其心里紧张还是如同擂鼓,周身军装从上到下汗湿得可随处拧出水来。

等着接应他的黎国石见他安然无恙到来,十分高兴。在树上收了望远镜,他连向下低喊:“老向,我在这里——你的左手边。”说着滑下树来。

“刚才那边山顶上情况我看清了,炸倒了三个。你要早一点上来就可看到好场景了。对了,敌人连上两次当,你是怎么弄的?”

“最简单的。最有效的往往是最简单的,你忘了当初教官教的这句话?敌人呢——有没有再追下来?”向前进只是喘息着,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没有。估计他们不傻,亏吃大了,没理由不收脚。我们现在往哪走?那边是悬崖,后面是河谷,一大片开阔地带。”

“那么复杂?先过去再说,我得看看指北针。大家小心点!最好少说话!免得惊动到搜山的敌人。对了,不知刚才的是不是蚂蚁兵团的人,是的话打草惊蛇那就不好了。”

他们此次渗透进来的任务有多重,其一就是要找出敌精锐特工部队“蚂蚁兵团”的指挥机关所在地,并伺机刺杀其高级行动指挥官。但没想到如今给兄弟部队的人这样一闹腾,只怕什么都别想了。

“可不是?照理说,友军部队过来这边,我们应该得到消息通报啊!保密固然重要,但自己人误会了打起来就不好了!这是最起码的——”

“嗯。”向前进掏出指北针,边看边说,“我们现在应该是往右走——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也是要动蚂蚁兵团的话,那大家可以情报共享!这样团结合作,可以增强力量!但也许他们上面的人有自己的考虑,情报共享的话容易,但功劳分享就不好操作了。好了,确定方向!走我的右手边。看到没,斜穿过下面河谷,翻那边那座山,这样的话,应该最接近目标路线。”

“好!这次还是我打头,你殿后。但愿三号地域任务完成得顺顺利利,大家可以早点撤离回去。”

“我也觉得在这地方呆久了不是个事,早回早好。赶快行动!”向前进抹了把汗,低低下了命令。两人一前一后,相隔不多远,往后面峡谷地带转移下山。

两人小心翼翼,走走停停,有时在丛林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样一路翻山越岭,撤回到补给休整点附近时天已快黑了。

这边丛林里充斥着树叶上水珠滴落下来的那种啪嗒声音,此起彼伏。因天快黑了,周围光线很模糊。听着那种树叶上滴下的不绝于耳的讨厌声响,降低了人对异常动静的判断,到前面一座小山头后,向前进追上副手低声问:“是不是这里,别走错路了。”

“应该不会错。我累得快不行了!你怎么样,还可以吧?”黎国石喘息着。

“一样。是不是休息一下?看样子反正也没多远了,到那能看得见路走就成。”向前进将冲锋枪带挂往肩头,两手紧了紧腰间皮带。

“那没问题,再翻一座山就成。”

“你确定?”

“嗯。”

“难怪你突然加快脚步,想一鼓作气是吧?我记得还要翻过一座山才到,没那么快。还是走慢点,防着敌人巡逻队。”

向前进说着又将冲锋枪从肩头取下来。两人小声说着话,警惕地往左边翻过山,而后又摸索着进入了一个山谷。

天似乎完全黑了,丛林里什么也看不见。补给休整点是个峡谷里的山洞,外面林木蓊郁,位置相当隐秘。两人到达这里山谷后,耳中满是嘈杂的虫鸣,间杂着蛙声。

顺着安全路径摸进去,两人不知谁怎么的就套着了潜伏哨设置的报警讯号。前面““哗啦””一声树枝叶摇动的响声,吓了两人一大跳。向前进在后面,正把着枪蹲着听动静,突然前面传来树蛙的呱呱叫,一长两短,入耳清晰。

“呱——呱呱——”

树蛙声又传了过来。

是联络暗号!向前进听准了,慌忙回了两短一长的过去:“呱呱——呱——”潜伏哨在前面一棵大树上搭建的窝棚里,听到回音,放下心来,按在定向电击发雷起爆器上的手松开了。

继续向里摸,接下来没遇到什么惊心的事。这样摸进去了一百多米,摸到了一堵绝壁下,向前进先模拟树蛙叫了几声,报告有人到了,接着便将枪带挂在肩上,转身撒了一泡尿。

悬崖上垂下来一根绳梯,摇动着,黎国石触着了。“你先上。”黑暗中他说。

向前进倒没推辞,尿完了,转身抓住绳梯,蹬了上去。洞口有人蹲着,听到人上来了,黑暗中说着小心,并向他施以援手过来,拉住了他。洞口很大,人能直立不低头。黎国石随后上来了,两人往里摸,掀开一道帘布,进了石洞里面。

前面透出两道竖直细长而又相距着一定距离的昏黄光线。摸过去后再掀帘,忽然间就见到了一洞烛光,照着里面好些人。洞子不小,里面堆着大大小小的弹药箱,还有各种型号的裸身炮弹。

“又来了两个,十二了。傻B,有什么吃的?”一个穿背心坐在左边弹药箱上的胖大胡子用手指挖着鼻孔,问从岔洞里出来的一个负责留守在这的兵。

“牛肉罐头炒青菜。还在焖饭,大家再等等。”那个从岔洞里出来的兵说。

“我的最爱!”向前进将手里冲锋枪靠在一壁弹药箱旁,边卸下装备边道。他的话没指望有人理,这里的人他都不熟。

“啥子?”胖大胡子挪挪屁股,偏过了头来。他左手食指头还塞在鼻孔里,说话声音变得有点瓮。

向前进往D药箱上放下了背包装具,这时候只觉得浑身轻松,像卸下了千钧重担。他看到刚才那个从岔洞里出来的兵走到一壁,打开堆码在上面的一个长长的D药箱盖子,捡取出好多罐头来,叫几个闲着的兵帮他抱了再进洞去。

“你说啥子最爱?”大胡子没见向前进回答,于是又问。他手指头依旧塞在鼻孔里,瞥了对面不远另一个在啃一穗玉米棒的兵。玉米棒很香,那个兵啃着啃着抬起头来,对着向前进一边嚼着一边问:“狙击手?没见过你们。不是我们大队里的哦?”

“是啊!我们是边防建制的。这次抽调配属给你们作战。”向前进回答说。

“战果怎么样?”大胡子问。

大胡子觉得这刚到的这两人有点不合群,尤其向前进,不大爱理人,刚才自己两遍问话他都不回答,本不想再找他说话的。但转头看看旁边两把缠着伪装布条的武器,对这事儿又来了兴趣,仍不住还是再一次主动问他。

“鸡8!毛都没打到一根。”向前进说。大胡子立刻快乐了,原来这个兄弟是个随意的人,那就好说话。他右手马上掏出裤兜里烟盒递来,抖了抖道:“兄弟,来一支。”

“谢了!我不抽烟。”向前进推辞。

“烟都不抽?也是哦,几天几夜埋伏起来打偷悄,抽烟会暴露自个。看来狙击手我这辈子都没法当,呵呵,我还是打我的六零炮得了,这也蛮过瘾的。说说你们那事儿?这次出来也四五天了,咋地毛都没打到一根呢?”

“虾兵今天下午倒是整死了几个,但目标人物一直没出现,估计是情报错误。它妈的,白守了四天四夜,身上血都快给蚂蝗吸干了,不知哪个鸟人给的情报!”

“呵呵,狙击手不好当——”胖大胡子表示同情加理解兼支持。

“可不是?我连那枪都不会开。上次对准一头野猪,‘嘭’一声,我才是真的毛都没打到一根。”啃玉米棒的人说着玉米棒啃完了,将骨儿一丢,踩了一脚,过来便问大胡子要烟抽。

大胡子不肯,说:“牙擦苏,你又来!三天两头总是白吃老子的,老子又不是后勤部长,专管你抽烟来的。不给!马上要吃饭了,要给也饭后再说。”

牙擦苏听了有点不高兴,但只得说:“饭后?好的!你说的哦,我这只耳朵和这只耳朵都听到了,还有这位打狙击的哥和他们这几个也都听到了。饭后得给,不然我不答应!”

胖大胡子说:“算逑了,老子怕了你了。先拿给你吧,免得你烂着个脸子老子觉得难看,也让刚进来的这两个打狙击的哥子难看——饭后莫再问老子要了哦——先给了你的,我这只眼睛和这只眼睛都看到了,还有这位打狙击的哥和他们这几个也都看到了。饭后不给了,不然我不答应!”

大家都笑起来。向前进肚子“咕咕”叫,见还没到开饭,就开始擦枪。刚擦到一半,叫傻B的炊事员却又再一次出来喊可以准备吃饭了。大家于是都搬弹药箱,拿了碗筷,各就各位。

在这里,向前进跟黎国石两人吃上了自渗透出境以来时隔四天后的第一餐热食。撑饱了肚子,他接下来又继续擦枪。擦着擦着眼皮重了,收拾过后,倒在弹药箱上就入梦。

这一夜,他俩在这安安稳稳甜甜美美地睡上了一觉。

睡梦中向前进似乎还听到响了一阵雷声,不知是重炮打击还是真的打雷。到天快亮后,两人早早起来煮了饭吃,而后离开了这里,在黎明时分又出洞往峡谷外面去了。

他们得先去补给休整点与三号地域之间的联络站,向那里的人打探三号地域的位置。因为今日是渗透以来的第五天,按原计划,三号地域侦察到敌重炮位置后应该转移了。

所谓三号地域,就是侦察行动指挥部所率大部分侦察兵根据任务进行侦察活动的地域。这次出来任务当然不止一个,也会临时接受到新的指令,因而活动地点常常会有所改变,但补给休整和几个联络点却是固定不变的。

现在刺杀蚂蚁兵团第一行动分队指挥官的任务告吹,作为配属人员他们得向行动队靠拢,加强其力量,随时受领执行其他任务。

他俩出峡谷后没多久开始翻山。大雨来了,下得很厉害,雾气也很浓。

这里地方山多谷多,地形相似,加之雨大雾大,很容易迷失方向。一路上来可视度一点也不好,他们白走了好些冤枉路。寻找到四号联络站时,时间差不多到了上午九点多钟了。

联络站也在一条山谷里。那个驻站兵很机警,将哨棚挨悬崖边的一株合抱大古树搭建着,位置相当隐蔽,伪装也做得极好,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到。

联络过后,两人顺他丢下来的藤葛攀援上去那里避雨。上去才发现,原来哨棚还算宽,尤其里面悬崖上的一个浅洞穴防水措施做得极好,很干燥,铺着厚厚一层草叶。向前进想晚上在那睡觉,裹条毯子真不错。

见向前进跟黎国石两人不住口称赞,驻站兵说:“这不是我的地盘。我是因为拉稀打摆子,前天才从三号地域退来这里的,替下原来的老歪,当是休养。这是老歪建成的安乐窝,不过这两日我都睡得很好,病也好了。当初可把老歪气得鼻子都真歪了,还说我是装病来图安逸的。呵呵!”

向前进抱着枪,也“呵呵”了一声。他穿着雨衣,坐在哨棚内,因为没事,就往外看了一阵大雨。外面真是雨大风大,不知何时可歇。他转头去跟黎国石说了句什么,黎国石就点头,那个驻站兵也点头,说那是的那是的,绝对错不了。

雨点终于小了些,看样子一时三刻倒还停不了,向前进于是决定趁雾气还没有来之前离开这,免得到时候雾气大了又迷路。根据驻站兵指示,他跟黎国石溜下了藤葛,出山谷爬一座陡峭的乱石嶙峋山后,很快上到半山的林带顺着走。穿过一个横断的马鞍形山头,他们又开始往下顺着两山间的结合部走。如此左走右拐,上山下坡,钻草丛过树林淌溪河浊流,一路冒雨,爬山涉水,虽是艰难了点,但倒也没费多大的劲就找到了三号地域。

在三号地域活动到第三天中午,大家又转移到了那溪河谷边上来。这次渗透任务,除了没能狙杀掉蚂蚁兵团那个高级行动指挥官,指挥部负责的其他几个任务在这几天里都完成得很顺利。这次他们将杀一个回马枪,在这一带执行最后一项任务,也就是要对还没能完成的刺杀任务做一个补救!待完成后,到天黑入夜就可以撤离回去了。

这是指挥部的决定,大家都没话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