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 正文 第六章 巡逻路线 (3)

sscl08 收藏 0 1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size][/URL] 3. 做好笔记以后,黄昏来临,林中黑暗得早,看来今天是没法走完全程了,只能先找个地方休息下来。大家走到右边山头后,站在一块巨石边,向前进跟武安邦各自用望远镜搜索着丛林中的山头和谷地,想要找个可靠的地方。 “前面不远有个山洞可以利用,我们进去过两次。不如到那里去,安全点。”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9.html


3.

做好笔记以后,黄昏来临,林中黑暗得早,看来今天是没法走完全程了,只能先找个地方休息下来。大家走到右边山头后,站在一块巨石边,向前进跟武安邦各自用望远镜搜索着丛林中的山头和谷地,想要找个可靠的地方。

“前面不远有个山洞可以利用,我们进去过两次。不如到那里去,安全点。”那个向导兵说,用手指着前方。

大家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前面山谷中的悬崖上倒是有个洞口,但看样子上去不大容易。不过他们是丛林侦察兵,攀援是基本功夫,上那里的洞口应该不在话下。

看看表,十七点五十分。天气不知何时转阴了,这时候看不到西下的夕阳,林间变得相当暗,在山谷边还好一点。但是风很大,摇动着林梢,发出阵阵啸叫,大家都感到冷。

“它妈的得打到只野兽来搞烧烤就好了,生起一堆火,真是享受。”熊国庆端着枪,没事做,跟黎国柱闲聊。

“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今天跟敌人遭遇,想不到是地雷帮了我们的忙,要不然很不好说。你说这条路是我们的,敌人怎么会有兴趣来走呢?是不是来进行封锁的?等会我们可得要小心点。”黎国柱说着,往旁边走开了两步,到向前进身边去问道:“向排,我们是不是别走下面山谷,改走这边山湾,重新找个地方来驻扎。我估计敌人在我们的路径上进行了封锁。”

张文书说:“是有这个可能,我看这个意见值得采纳。向排你拿主意,听黎国柱一次。借过,我撒尿!”一手拨开挡在前面的人,往向前进身边的大石头旁去。他一边撒尿一边转回头问:“怎么样,向排,主意定了没?”

“我也赞同!估计洞口给敌人用地雷封锁了,我们找别的地方。”武安邦边透过望远镜扫瞄身周边说。

“望远镜里能看得到什么?丛林那么密,浪费时间。别看了,我们走右边山湾里到前面悬崖上去。”张文书撒完了尿,收起法器,紧紧裤带说。

“等阵再说,时间还早得很。右边山湾的路我们不熟悉,难得走得通,还是听向导的好。”武安邦收起望远镜,转过身来看着大家。此时在山脚边的一根倒伏的枯树旁,几人一溜展开警戒着。

那根大树不知是如何倒伏下来的,并没有砍伐过的痕迹。树干上长着不知名的真菌,有一种是木耳,黑色。

向前进看了一阵,也收起了望远镜。“我们要分开来驻扎,那个洞子当然不能去,敌人可能早已封锁了,在里边和洞口外都埋设了地雷。我们只能上树,到树杈间安身。”

“到树杈间安身也不安全,晚上会很冷。再说敌人的特工要是盯上了我们,晚上会有人遭殃。刚才不是有几个敌人逃脱了吗?我估计他们在丛林里有据点,要是搬兵来跟上我们,那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马小宝说。

“那依着你看,该怎么办好?”向前进问。

“进那个洞,现在我们派人先去排雷。”向导还是坚持他的观点。

“对!”马小宝说。“我们将排除的地雷封锁住洞口和山谷的两边,防止敌人来偷袭。”

“嗯,听起来倒是不错!”向前进说。

“主要是你能听得见我们的声音,只要你听得见就好了,要是一味装聋——怎么样,采纳了?你是头,我们可得要听你的,你不发话,我们没法。”

“那就按照你们说的。我现在过去排雷,你们有谁跟我过去?”向前进放下背包,带上装具。

“当然是哥两个跟着你了,大家一向合手。”熊国庆举了举手中枪,向黎国柱示意了一下。

“好吧,你们几个在这边警戒,看紧点。我们过去了,你们跟着我!”向前进招呼熊、黎二人跟着他,往下面山谷里去。

他走得很小心,探雷器往前伸着,身后的熊黎二人隔着他十五米左右。草丛很深,路径不是很明显。谷地里除了草丛,还有芭蕉,宽大的叶片遮得很远。

在洞口正下方的两蔸芭蕉树下他探到了一颗雷。

“你们退回去!趴下。”他往回说道。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地雷跟前蹲下来,取出工具。轻轻地将地雷周围的泥土扒开后,很快雷体显露出来了,那是一颗跳雷。他突然变得很紧张,这可不是普通的设置啊,狗日的敌军狡猾得很,随之露出来的还有一颗炮弹。

只要雷体起跳,就会将紧挨着的炮弹引爆,这样空、地立体杀伤,威力巨大。向前进咽了口气,变得紧张的心一时间还没法平息下来。老实说,排除这东西他一点也没有把握。如稍有不慎,跳雷就会猛地跳起,并带动炮弹将之引爆。他毕竟不是专业人员,这种设置的情况处理得绝少。

关键是在那颗跳雷的身上,只要它没事,那么炮弹也没事。既然没把握,现在退回去,远距离用狙击枪瞄准了开一枪引爆它?当然不行,发现了它就得要手工排除,将之用来封锁敌人。时间不早了,里面洞里可能还有,现在得要趁着天还未黑,尽快才行,而后上到洞里去。

正要用左手护住保险销,突然一个恶作剧似的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出:为何不让它留下来等敌人上当踩中它呢?特工们经常将我们埋好的定向雷转过方向来,让我们自受其害,现在也让他们享受一下这种变态的报复滋味。

如果今夜有那逃走的特工人员带队来偷袭,那么他们一定会认为我们将这个地方的地雷排除了,绝不会在同样的地方再埋上。现在偏不动它——向前进像个孩子般的笑了,伸向保险销的左手停了下来。他重又覆上泥土,小心将之埋藏好。

在将周围都探查清楚了后,他反手叫身后的人跟上来,熊黎两人迅速过来了,问有什么要帮忙的。

“没有,这颗雷我们不动它,等会叫他们小心点。我现在上洞口去,你们帮助我。”

“是!”

很快,向前进进了洞后在里边起出了三颗简单的压发雷。只要敌人的地雷设置不诡异,排除就很容易。

天完全黑下来之际,向前进招呼同伴在洞里吃晚饭。大家在洞中席地而坐,有说有笑。对于向前进孩子淘气般的恶作剧创意大家很感兴趣,设想着敌人种种的中招惨状情形。

“一个家伙摸到了下面,突然有东西呼一声跳起来,紧接着亮光一闪——几乎是同时的巨响,哈哈!”

“也许明天我们出去后那倒霉鬼连尸骨也找不到,它妈的!只是今夜里敌人会不会来偷袭呢?”

“会!当然会!你们想,有好几个敌人特工在白天的交手中逃脱了,他们当然不甘心失败。他们估计我们是从那边过来的,不会马上撤回去。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算要走也走不了多远。他们没理由不追踪我们。”

“那要看情况了。吃东西啊,吃了就休息!我们保险一点,来个轮番警戒。”

两块压缩饼干和半壶水下肚,大家都很精神。

丛林里的黑夜真正的来临了,洞口外面风声很大,吹动得芭蕉叶“哗啦啦”响,不利于听到其他的动静。要是有敌人来偷袭,趁机摸过来,方便得很。

谷地两边的山上林涛尤其响得厉害,“呜呜”声音不绝。向前进坐在洞口边,腿长伸着,背部靠在石壁上,枪横拿着搁置在腿上,枪口指着外面。

熊国庆趴在洞口,用红外夜视仪观察着外面。丛林里一点也不安静,到处都是声音。风声、树叶声、鸟叫声、虫鸣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可能是觉得紧张,不能放松,向前进感觉很好,耳朵里一点事没有,一切都听得很清楚。看来在外执行特别任务是有利于听力康复的,就让机体自我调节好了。

听着那丛林夜间独有的嘈杂声音,突然间他想起一件事,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这样靠在洞口边极不安全!要是有敌人的狙击手爬上对面树梢,对准这里洞口的话……这真是百密一疏,他突然觉得自己太粗心,不是个久经战阵的样子。

“熊国庆,你看到什么没?”他侧过身,望向洞口外,用脚蹬了蹬趴着的熊国庆,低声问。

“没什么。看不到什么,不过我在听动静,你别多说话。”熊国庆说着,挪移活动了一下身子。

向前进记得洞口边有很多的藤条,可以把他们拨弄过来遮盖住洞口。于是叫熊国庆仔细看好外面,他自己开始往前移动身子,想要把藤条之类的东西拨弄过来做掩护。

“你要干什么?”可能是觉得他要做点什么事,熊国庆偏过头来小声问,口气里有点紧张。

“小声点,不用紧张。我去将藤条拨弄过来遮盖住洞口,以保安全。”向前进嘘了一声,回答他道。

“谢天谢地,你耳朵还灵光。”熊国庆想要爬起来,帮助他。但是向前进说:“你继续观察,我去弄。”

“你们在干什么?”后面武安邦猫着腰摸索过来了,问道。

“没事,你退回去继续休息。我们会把好洞口的,你不用担心,有情况我们会拉绳子报警。”向前进说完,人已经到了洞口边,半蹲起来,斜着身,伸手到外面去洞口边上捞东西。

外面是黑糊糊的森林,夜风里各种活动的鸟兽声音不停地叫唤着,响在耳边。这些声音很响亮,可真得要谢天谢地,向前进听得很清楚,一一在耳。

山谷里灌木和芭蕉丛里有一种特别的响动。“哗啦”一声,是野兽还是人?如果是有人来了的话那就应该只是敌人。向前进左手拿着枪,靠在洞壁上,右手伸出外面,整个人僵住了。不知道是不敢乱动,还是在谛听动静。大约过去了好几秒钟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他喘了口气,用手轻轻薅住了一片不知是什么叶子。顺着叶片,他拉住了一根藤子轻轻一用力。

藤条牵五挂四,一拉一大片,“哗啦”一声便全都带动过来。向前进赶紧退回身子,转过来,右手拿着枪伸到前面去,拨弄几下,藤条叶片之类便将不宽的洞口遮盖得很严实。

“这样可不好,我什么也看不到!”熊国庆抱怨起来。

“你说什么?看不到没关系,只要小心警戒,别让下面有人摸上来偷袭就好了。”向前进说着,往后退回了一点。“我们得要防止敌人用带夜视仪的狙击枪在对面山上打到我们,现在没问题了。”

“也对。可是明天白天我们怎么出去呢?”熊国庆问。

“先过了今夜再说。我倒是有点担心敌人不会来偷袭我们,而是在对面埋伏,等明天我们下去时,他们打活靶。”向前进想到这里,突然觉得情况对自己很不利。不过也许没那么糟糕,谁也不知道他们就藏身在洞里。如果敌人连这都算准了的话那就不是人是神了。

一切又都安静下来,只有洞口外的天籁之音充斥在丛林里。

从白天所见的情形来看,这里的丛林基本上都一个样,密密层层,空间被多重植被遮盖,下面的地表阴暗而潮湿。

走在林中要看到青天太难,一些地方的植被有好几层,最高的树干达到四五十米,笔直向上,顶部呈伞盖,率先将阳光和青天遮住。中间层是常见的乔木,枝叶浓密,下层是树藤之类,再下层的灌木和草丛密密实实,有时候跟敌人遭遇,一两米之内都看不到人。所以丛林作战是最为艰难的,随时都有中枪的可能,这一秒不知下一秒的事。

不过根据白天的地形观察所得,敌人要是有狙击手,必定在对面山上的树上。有了那一道藤帘后,向前进觉得心里安然了许多。在这道安全屏障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他开始想家,脑子里闪过家里人的脸庞,模糊而又清晰。

又有好久都没给家里人写信了,他知道这个年头所有像他这样在前线的军人都不能回家,跟亲人在大年团圆。回家,回家过春节,想起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不说别的,在家里的话,像这样的夜,至少可以躺在床上无忧无虑进入梦乡,而不用担心生死,时时刻刻警惕着敌人的动静,哪怕是一阵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不放心。

回家,是一种渴望,尤其在这样的夜里,在生死的前线,想起回家已经是一种幸福。但是他们却回不了家,想起来难免有点哀伤,心情难过。当他空出手来去紧裤袋的时候,碰到腰间挂着的无柄手榴弹,他怔了一下。想家的念头没了,这东西让他想起那次去捕俘时挂在脖子上的光荣弹,那颗鸡蛋大小的东西不能碰,一拉就响,来不及后悔。在与敌人的生死对决中,有那东西还真是没得说,至少它代表了一种勇气。这种勇气应该是西方军人所无法体会和理解到的,这应该称得上是一种杀气。

杀气,每一个军人上前线时抱定的必死之心就是一种可怕的杀气,这是西方军人不具备的,也是永远无法具备的。在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军人眼里没有投降,没有生命第一的字样。

他用手摸着那颗手榴弹,手掌感受着弹体,有那么一瞬间他脑海里闪现过弹体爆炸时的火光和纷飞的弹片。这种82式无柄手榴弹是用来取代77-1式木柄手榴弹的,弹体小,弹重轻。全弹质量260克,弹径48毫米,全弹长约85毫米,结构简单,安全性和可靠性均较高。爆炸时,壳体能产生单个破片质量在0.3克以上的破片330余片,杀伤半径大于6米,临界安全半径小于30米。平时用保险销将引信固定在保险状态,并使击发扭簧处于储能状态。使用时只要拔除保险销,翻板击针发火,延期3至4秒爆炸。平日侦察兵出任务很喜欢这种东西,大家能带多少带多少。

要是这东西能不冒烟火就更好了,利于隐蔽投弹。敌人的狙击手很厉害,在侦察兵与小股特工部队的较量中尤其如此。骚扰特工常常借着浓雾的掩护而来,狙击手在后面向着枪口焰火地方寻找目标,设伏时很容易吃亏。

十一点过后,夜气更增寒冷。他跟熊国庆被换了下去,两人在洞里边抱着枪靠着洞壁小睡了四个多钟头。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丝毫没有酣畅淋漓的感觉。向前进醒来得要早一些,是给外面突然的猫头鹰一类叫声惊醒的。当时在浅睡眠中,他分明地听到洞子外的对面山上树梢间发出“哗啦”的树叶惊动声音,让他心里一惊,差点跳了起来。但是摸出洞口跟值更的人谛听了好一阵都没有什么动静,可心里的跳动怪怪的,好久都没能停歇下来。

紧跟着熊国庆也醒了,摸出来小声问怎么回事。向前进正要摸回来叫他,于是说:“还不知道,总之大家小心!太黑了,洞口处有自己人在前面,注意保险,不要走火。我们过去,把他们换下来。”向前进跟熊国庆移出身子,将洞口的人换下,接着值班,坐守天明。

向前进感觉到今夜自己听力真的很好,没有一点问题。但可能是后半夜的缘故,寒气越来越重,没有人能再入睡,大家都静静等待着天明。

天快要亮了,这将是一个有雾的清晨。向前进在洞口附近感觉到雾气丝丝涌到身边,触在脸上很冷。

必须得要在天亮前撤离这里,不然给潜伏的特工发现,要出洞可就难了。

风停了。

“熊国庆,叫大家准备,我们撤离这里!”向前进话还没说完,突然外面山谷里响起了一阵细微的响声。

不好,有情况!

风又吹起来了,不过很小,没多大。向前进跟熊国庆立刻端起枪,俩人都竖起耳朵屏息宁声细听动静。外面的芭蕉叶和灌木草丛的混合响声虽然在风里很轻细,但入耳清晰,尤其是时断时续,显得神秘莫测,让人一下子紧张留神。

这时突然起一阵大风,瞬间将那声音盖过去了。向前进跟熊国庆同时往前爬到洞口附近,想要进一步甄别情况。

突然一声爆炸的巨响,没有任何的预示,惊天动地间在藤帘缝中闪过一道炽热的亮光。向前进看到藤帘给爆炸的气浪掀开,木本藤条的枝叶在洞口不住的晃动着。

刺鼻的硝烟味和灼热的气浪随之涌入洞中,后面的人也都忙着往洞口处爬行或猫腰过来问动静。

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剧烈的爆炸,这一次太厉害了,震得洞口都抖动起来,洞顶上也掉下好些土石。

闪光中有腾起的人体碎肢骨肉,血雾弥散,向前进跟熊国庆的脸上都被碎肢血,打中了,向前进只感到一阵恶心,差点要呕吐。但是没容他进一步有反应,伴随刚才那一阵闪光抛入洞口的,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像是一颗手榴弹。向前进来不及用手抹去脸上被飞溅到的血肉,飞快地用手捡起那东西来想要扔出去。拿住时软软的,借着爆炸的火焰余光一看才知道那是一只残缺不齐的橡胶底鞋,不是手榴弹,也赶快扔了。

那一阵闪光过后是一大团涌入的浓烟。“注意!有敌人。”向前进还没说完,所有人眼前一片黑暗,被浓烟呛得几乎闭过气去,呼吸不畅。

枪声响了,密集如雨的子弹向洞口覆盖上来,打得洞壁上火星四射,跳弹乱钻,向前进感觉到自己肩背上中了好几下。

“它妈的!我中弹了!”熊国庆骂了一声,往旁边滚动,到洞壁边挨着身子。向前进趴在地上,用一颗手榴弹估摸着向枪声响处扔了出去。熊国庆也咒骂着扔了一颗。

连环爆炸的闪光再一次将洞口照亮,爆炸过后,敌人的枪声停了。一株芭蕉树似乎被炸断了的样子,“哗啦”着倒下地去。

这时洞口外面传来低低地惨绝的叫声,似乎有人在爬动,弄得草丛和灌木“哗啦啦”响。

向前进不顾危险爬到洞口,拨开藤帘用红外夜视仪往下观察,看到一个敌人的重伤号拖着一只断腿爬过一株倒伏的芭蕉树干,边爬边回过头来看。

轰的又是一声,那残存的家伙触到了他们自己刚埋设的地雷。向前进放下夜视仪,赶紧缩回了身。

必须得在天亮前离开这里,不然还会有危险。说来真是侥幸,要是敌人不心急,而是改为到对面山上或者山谷两边潜伏着静静地等待,等他们天明出洞时再偷袭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向前进还没下到地底,上面的熊国庆突然大叫一声:“排长小心!对面有狙击手!”半蹲在洞口,左手拿着望远镜观察,右手将枪挟持在腰间,凭着手感,往斜对面打了一梭子。子弹打得对面山上树叶“哗啦啦”一片声响。于此同时对面山上也有人开枪了,枪口的焰火闪烁着,似乎在黑夜里跳动。

熊国庆一梭子打过去,第一时间解决掉了那个狙击手,但是招致了其他潜伏敌人的疯狂射击。

这里在洞口边的好几把枪同时发现了目标,大家也跟着一阵猛烈的射击,弹雨倾泻过去,覆盖住了一大片。

向前进跳下地后,立即打了个滚,落入了弹坑。对面山上的树丛里似乎响起来好几把枪,往下射过来的子弹相当密集。他赶紧躲到弹坑斜面,侧身蜷伏着,不敢动弹。

想不到敌人还有潜伏着的,这时候全开了枪。谢天谢地,在激烈的枪声中,他听到了前面有跑过来的脚步声。他一仰头,想要看看上面树林间的情况,但是敌人的弹雨让他不敢冒险,他放弃了这个愿望,只得屏住呼吸,等前面的脚步声接近。

听到有人在低低地喊叫着,似乎在彼此打招呼,或者是下命令,听不大清楚。但声音怪怪地是敌军无疑。

“它妈的!这些人真沉得住气。”他吐了口气,想刚才那么大的爆炸声他们都没有现身,现在可全赶过来了,真不知是来凑热闹送死还是终结牺牲弟兄未竟的事业。

向前进冒着危险,尽量调转过身子,不过姿势没多大改变,依旧是侧身蜷伏着在弹坑地里,但迅速摆过枪口,想要等过来的敌人走进了再打。

山上射下的子弹不停地打在身边,钻入泥土。洞口边的战友们还没有解决对面的敌人,只怕他们这些埋伏着的敌人跟刚才触雷丧命的那些家伙是一起的。

不好!模模糊糊中向前进突然感觉到另一边弹坑“哗啦”一下有人像是滑倒了。估计是有一个家伙正沿着弹坑边沿摸到了洞口下方,要是这家伙往上抛扔手榴弹的话,那可不妙。来不及细想,向前进摆过枪口,赶紧开火。

一声惨叫,打中了,从那剧烈的咳嗽声音来判断,打中了的部位还是非常关键的。敌人一瞬间滚落到了弹坑里,向前进赶紧将脚缩了回来。

冲过来的敌人哇哇怪叫,向着他藏身地位置疯狂地扫射过来。熊国庆据在洞口往对面山上开枪,子弹打完后,刚换了个弹匣,瞥眼见间到下面山谷里有好几把枪的枪口在闪烁着焰火,来不及细想,凭着本能,他赶紧掉过枪口,往下支援向前进。这样居高临下,敌人很快被他压制住了。

向前进一抛手,一颗手榴弹划着弧线还没落地,趴卧着的两名残敌就惊恐地叫喊着往旁边打滚。轰隆一声巨响,敌人没滚出多远,手榴弹爆炸了。借着爆炸的火光,熊国庆向着一名爬起来的残敌开了两枪,另一名则不知情况如何。

半个钟头以后,最后一名躲在树后开枪的敌人终于被向前进摸到下面瞅准机会干掉了,黎明前的丛林山谷里枪声终于消停了下去。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