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韬光养晦”调整为“秉持公道,伸张正义”

高青 收藏 2 16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5月25日朝鲜进行了核试验,引发国际社会的热烈反应。中国作为朝鲜的友好邻邦和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对于这个事件的态度和反应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中国需要正确地应对国际社会的反应,更需要从自身国家安全利益和中朝友谊出发审慎地做出恰当的回应,避免陷于国家安全利益受害和中朝关系恶化的不利境地,要认清当前的世界格局和西方对待中朝的态度,并洞悉其纸老虎的本质,不为一时的西方舆论所胁迫而做出追随西方孤立乃至打压制裁朝鲜的错误决策。当前,国内不少媒体舆论受到西方势力渗透的影响,几乎一边倒地站在西方立场为西方出台制裁朝鲜的措施而鼓与呼。在这种情势下,中国的爱国力量更是需要清醒的认识。为此,乌有之乡于2009年6月6日举办了专场研讨会,邀请一些学者围绕朝核问题在国内外的影响,对当前世界局势的冲击,以及我们应该采取的战略战术等问题,在理论与实践等不同层面做了分析,现将主要观点整理如下,以供参考。


国内外反应


这次研讨会的主持人北京外国语大学青年教师徐亮首先介绍了这一事件的背景、过程及最新进展,各国对这一事件的反应,以及我国国内的不同观点。(1)韩国宣布加入反核扩散条约,声称将对朝鲜进行“惩罚”,发布了禁防令,韩国总统李明博召集安全会议,要求朝鲜重返六方会谈,5月30日宣布已厌倦对朝鲜发布“警告”,声称为了保护自己,已做好防范准备;(2)日本宣称已做好准备防止威胁,国内在讨论是否“先发制人”问题,宣布将“强化制裁”;(3)美国表示极为关注,将采取行动,宣称如爆发战争,将会参战;(4)印度表示“担忧”;(5)德国表示“谴责”;(6)欧盟表示“不安”;(7)俄罗斯推迟了与朝鲜的相关会议;(8)联合国召开紧急会议,但尚未就制裁达成一致。我们中国也就这一事件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坚决反对并表示“强烈谴责”,国务委员陈至立推迟了对朝鲜的访问,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时表示中朝是“正常的国家与国家的关系”,已同意对朝鲜进行制裁。


我国国内对这一事件的立场与观点,大致可以分为六派:(1)“西化派”,完全站在美国的立场上,要求放弃“中朝友好条约”,对朝鲜实行禁运等制裁措施;(2)“旁观派”,让朝鲜自己去“折腾”,中国不必过多介入;(3)“坚持六方会议”,要求朝鲜重返六方会谈,在这一框架内实现朝鲜半岛“彻底无核化”,这一派在主流舆论中占据主流;(4)“冷静处理”,认为对这一事件不要过敏,不会引发军备竞赛;(5)“支持朝鲜”,认为这一事件责任在美国,中国应支持朝鲜,进行新的“抗美援朝”,这一派在爱国知识分子及民众中占据主流;(6)“全面控制朝鲜”,认为中国应趁此机会通过停止援助等方式,全面控制朝鲜,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这是一种“右翼民族主义”的言论。


朝鲜核试验是冲谁去的?


朝鲜核试验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反应,但是各方反应实际上很不一样。有学者在发言中提出,我们首先要看清基本形势,朝鲜核试验是冲谁去的,是冲中国吗?与会学者一致认为,显然不是冲中国来的,而是冲美国去的。朝鲜核试验主要是美国逼迫出来的,是朝鲜反抗国际压力,保卫自身安全被迫所为。


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左大培研究员在发言中认为,朝鲜从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投降被审判和伊拉克的萨达姆没有核武器反抗失败被绞死的先例中得到了教训,只有搞出核武器,才能够对付美国真正保证自身的安全。


北京大学中文系孔庆东教授认为,公正地看,朝鲜核试验没有什么错,甚至可以说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1964年的中国和现在的朝鲜很相似,内外都很困难,但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们搞出了原子弹,当时西方和美国也是攻击我们,甚至不是“流氓国家”那么简单。另外,从历史上看来,对于朝鲜来说,谁是它最好的朋友,谁是它的依靠?还是中国。谁最希望中国和朝鲜掰了?是美国,它可以借此实现“吞吃中国”的图谋。


既然如此,朝鲜核试验,首先是冲美国的,不是冲中国的,中国根本不必向美国的态度靠拢。


朝鲜核试验对中国有什么不利?


认清了朝鲜核试验是冲美国去的,那么在当前的世界格局下,这对中国有什么不利?有学者在发言中提醒大家深思。与会学者基本上认为其实对中国没什么不利,不会直接伤害到中国,中国要搞好同朝鲜的关系,只会对中国有更多的好处,相反如果搞坏兄弟关系,好事将变成坏事,加大我国周边安全压力。


中央民族大学张宏良教授认为,从大处来看,90年代以来,核武器在向亚洲集中,向中国集中。在中国周边,美国有十个军事基地,又与韩、日有军事保护条约,除蒙古外,已形成了对中国的核包围圈,中国要“崛起”或有一个安全的空间,必须打破这一包围圈。右派知识分子提出的“中国如何应对一个有核邻居”,是一个伪命题,美国在中国周边有十个军事基地,日本的核武器随时都可以造出来,所以中国不在乎多一个“有核邻居”,关键是人家是否与你一条心,如果小兄弟有了核武器,对大哥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有学者认为,现在东北亚是世界三大经济中心之一,发展势头很快,这在西方金融危机之时尤为突出。我们可以看看朝核问题的时机,中日韩三国达成了货币互换的协议,中国与俄罗斯、欧盟、东盟也达成了货币互换协议。中国与东盟的关系,美国可以用南海问题牵制我们,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美国可以用中亚问题牵制我们,中国与欧盟的关系,美国可以用南亚、中东、科索沃问题加以牵制。而朝鲜核问题,则是美国牵制我们以及我们与韩国、日本关系的一个重要手段,这对我们有点不利。现在的情势,比以前的“新月形”包围圈更加严重,是一种“立体合围”的态势。这次朝鲜核问题,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调子不高,而我们中国的调子反而高,这是06年以来的一个重要变化。这次盖特纳来访,在增持国债、人民币升值之外,就是在朝鲜问题上探中国的底,我们应该有所警觉。


给予朝鲜实际支持,搞好兄弟关系,绝不孤立或制裁朝鲜


分析了基本形势之后,大家提出了各种应对方针。当前而言,大部分学者不赞成谴责朝鲜,有的学者认为要谴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这仅仅只是说给西方媒体听的,而在对待朝鲜的实际政策方面决不可跟着西方走,与会学者一致认为要给予朝鲜实际支持,搞好兄弟关系,绝不孤立或制裁朝鲜。


中国社会科学院左大培研究员在发言中提出,我们要注意中国和越南交恶的教训,美国在中越关系恶化中渔翁得利,越南现在和美国的关系居然比中越关系更好。现在美国是在挑拨中国和朝鲜之间的关系,让中国充当美国的打手,让中国出面制裁朝鲜,然后美国和朝鲜可能暗中接触,而后美国会充当好人,扶植一个有利于美国的朝鲜政权。现在右派在煽动我国的舆论制裁朝鲜,陷入美国的诡计中。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原新华社高级编辑熊蕾发言说,鉴于历史上中越关系的教训,中国不能第二次犯傻。自己给自己拔刺的思路要转变。奥巴马6月4日在埃及开罗大学的讲话中说:“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权规定谁该有核武器”。这一点说明美国和朝鲜可能在私下里已经有沟通。如果中国还急于去谴责朝鲜,以邻为敌,将朋友变成敌人,那将是非常愚蠢的。


杨晓陆发言时说,朝鲜是中国的邻居,这是更改不了的事实。只有一个友好的朝鲜对中国才是有利的。中国将一个有核的国家朝鲜视为敌人或威胁则是愚蠢的。中国和朝鲜党政军最高层应当立即接触,推迟陈至立访问朝鲜并不明智。中国应当做好一定的军事准备,不能再买美国的国债,应当储备战略物资。


中央民族大学张宏良教授认为,目前朝鲜核试验事件的发展有三种可能性:(1)朝鲜拖住东北亚的力量,对东南亚形成一种牵制;(2)朝鲜被纳入美日的势力范围;(3)朝鲜走向殖民化或半殖民地化道路,与美日结盟。这三种情况,后两种都对中国很不利,我们应争取第一种。


美国通过阿富汗战争形成的军事基地,已形成了对中国的包围,中国不仅在石油资源等经济利益上受损,而且蒙受着战争的威胁,朝鲜如果被占领,下一步的目标便是对准中国,如果说阿富汗战争是对中国“捆腿”,朝核问题便是对中国“捆胳膊”,最后将要对中国下手,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中国的“崛起”不可能,而且生存也受到极大的威胁。


但美国与西方也面临巨大的问题,那便是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这一危机现在看似平静,但下半年必将会以激烈的形式再次爆发,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机会。所以在战略上,中国必须联合朝鲜,至于如何联合,是战术问题,至少可以“表面上进行道义谴责,实际上给予政治经济的支持”,如果与朝鲜决裂将是死路一条。朝鲜与我国东北各地方连接在一起,又是东北亚政局的关键所在,对于我们中国很重要,所以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支持朝鲜。无论从中国的民族利益,还是从摆脱殖民体系、消除核武器对人类威胁的道义角度,中国都应支持朝鲜。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明确,朝鲜进行核试验,不是挑战,而是要生存的空间,朝鲜不想打仗,而是被逼的,从这方面讲,我们也没理由制裁朝鲜。


北京大学孔庆东教授认为,应对朝鲜核试验,我们也可以学习一下美国的“两套政策”。 也可以在表面进行谴责,但这是给西方媒体听的,就像欧美的宣传一样,我们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首先要与朝鲜开展积极、务实的磋商,在舆论上要改变态度,不要老跟在美国后面,渲染对朝鲜的敌对、冷漠情绪。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媒体老是跟着美国讲朝鲜的政治笑话,其实这是美国一贯的手法,针对过苏联、中国,现在又针对朝鲜,不过是换了对象,讽刺政治领导人的愚昧、专制、蛮横等等,我们的媒体也跟着他们这样讲,是很成问题的。我们要正面报道朝鲜(当然朝鲜对中国的报道也不友好,这是双方的责任),不要总是将朝鲜妖魔化、丑化、扭曲化。


其次,我们要加强援助,不要怕宣传。美国援助朝鲜一百万美元,就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援助了那么多,却不见宣传,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似的,这样的心态不对。我们要给朝鲜急需的安全感,和物质利益上的实惠。我们改革开放了30年,在物质上有了极大提高,我们也应该让朝鲜人民分享一下“改革开放的成果”,要帮助朝鲜把生活水平提高到我们80年代末的水准,现在他们的水准还在我们80年代的初期,这样可以取得朝鲜政治上的信任。另一方面,从我们自身的国家利益来说,我们应该认识到朝鲜的重要性,逐步恢复过去的“势力范围”。明朝时,丰臣秀吉入侵朝鲜半岛,万历皇帝举全国之力对朝鲜进行支援,就是认识到了朝鲜对中国的重要性,50年代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也是同样,我们支持朝鲜,也是在保卫我们的国家。


第三,我们要保持冷静,静观其变,做好准备对付美国的“两手”。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韩德强副研究员在发言中认为,中国不一定要“谴责”朝鲜,朝鲜的选择有它的道理,在一个无政府状态的世界体系中,只有各方力量达到平衡才能相互制衡,而其前提则是各国都有力量。在这个意义上,一个国家应该有自己的“核权”。如果说要“核不扩散”,那就应该所有的国家都取消,这才是一种“普世价值”。朝鲜核试验有道理。


另一方面,在现有的国际关系体系中,美国和西方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帜,但他们在南斯拉夫伊拉克战争中的表现,让人看到了它们“替天行道”的虚假,以人家有核武器发难,结果仗打完了,又说没有查到,这不是滑稽吗,不是“虚假”吗?认清了它们的虚假,才知道什么力量最能保护自己。


中央民族大学杨思远教授认为,看待朝核问题可以有三个维度,首先从世界体系的角度去看,这是雅尔塔体制逐渐终结的表现,在冷战之后,东德融入了西德,中国、越南进行了改革,朝鲜核问题也是这一总体进程中的一部分,其中有意识形态的对抗,但不能仅仅在旧的世界体系中来看,而应在世界体系演化与转变的过程之中来看;其次,从中朝上千年的“大历史”角度来看,中国从秦汉开始一直奉行“远交近攻”的战略,而朝鲜则一直是中日关系的缓冲带,我们应该对其战略地位有充分的认识;再次,从中国的内政角度去看,外交是内政的延续,我们以前与朝鲜的关系,建立在社会主义、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的基础之上,而现在除了爱国主义之外,我们的社会主义、国际主义都很淡漠,这是值得反思并加以调整的。朝鲜核问题的处理,不仅对中国的“崛起”,对中国的“安全”也都是绝对重要的。综合看来,我们没有理由谴责朝鲜,朝鲜有充分的理由搞核试验。


中国不怕军备竞赛


司马平邦在发言中指出,在朝鲜问题上,是中国的意识形态、媒体在变,而朝鲜则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们对此应持一种反思的态度。认为朝核问题将引发新一轮的“核竞争”是错误的,朝核问题在军事上也不会演化成大的战争。


中国社会科学院左大培研究员认为,“不竞赛”更不安全,我们虽然在表面上可以不讲军事竞赛,但是要有决心要把中国的军事力量搞上去,这才是根本的解决之办法。我们要破除自由派罗织的谎言,第一,朝核引发核军备竞赛,当前的局势搞军备竞赛对中国有利,对美国不利,美国已陷入经济危机,搞军备竞赛将把美国拖垮。第二,中国经济目前需要转型,实现产业升级,搞军备竞赛,有利于复兴军工,把中国拉强。第三,搞军备竞赛,有利于我国技术升级,是解决产能过剩的好办法,也是应对危机,解决内需的好办法。搞军工能够拉动内需,解决就业,朝核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机遇。


有学者在发言中认为,六方会谈是53年停战谈判的延续,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企图,在必要时我们可以做和平体制向战争体制的调整与转变。


丢弃朝鲜会危及中国自身安全


甄为民发言时说,我们应该首先明确一点,对于中国来说,“放弃朝鲜就等于放弃和平”,而不是“制住朝鲜就会有和平”,从最近奥巴马、李明博的表现来看,可以说战争的危险在增加,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其次,在国内,我们要防止“西化派”误导我们的外交政策。他们拿“核竞争”、朝鲜“接班人”问题来解释朝鲜核问题,不具备太大的说服力。朝鲜核问题是美国刺激出来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的表现,让朝鲜看到只有发展核武器,才能维护国家的安全。“西化派”的宣传对美国有利,符合美日韩的战略利益,与中国的战略利益背道而驰。


再次,我们应该认识到,朝核问题是关系到我们国内政局的重大问题,如果丢了朝鲜,没有人能担当起这么大的罪责。可以想象,如果朝鲜失利,接下来必然是对社会主义历史的控诉,共产党最后合法性的丧失,中国将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这是国内右派乐于看到的,但也是爱国知识分子与老百姓所不能答应的。


苏铁山发言时说,朝鲜问题涉及国家安危,对外交部的那个声明不是让人很满意。中国不能放弃朝鲜,否则可能危及中国政权安稳。








中国外交政策需要反思


北京大学孔庆东教授认为,朝鲜进行核试验,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对中国说,“忽视小弟久矣”。这提醒我们反思我国外交上忽视东北亚的问题。有学者研究员在发言中认为,我们应该重视东北亚的战略利益,巩固朝鲜,巩固我们与朝鲜的关系。


司马平邦发言时说,我们的对朝政策应该有延续性,因为历史关系的形成是国家利益、制度利益积累的结果,我们现在应该摸清各方的底细,再做出我们的立场,不能孤立朝鲜,在媒体上被丑化的金正日,恰恰是一个有作为的领袖。


在外交上,我们应该反思一下“不结盟”的外交政策。由于这一政策,中国没有国际空间,在很多问题上面临尴尬。我们应该有一个外交联盟,发展我们在政治、军事上的地位,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政治方向,在舆论上应该有一个厘清,逐步建立一个新的联盟。


有学者发言时表示,对我们中国的表态这么快、这么激烈感到很惊讶。我们国家外交的总体方针,中国应该不是做某一个大国的附庸,而应该在国际关系的均衡中发挥“制衡”作用,在此基础上谋求民族的整体利益。


中央民族大学张宏良教授发言时提出,“十七大”的报告中,对我国的外交方针做了调整,从“韬光养晦”调整为“秉持公道,伸张正义”,这是一个重大的调整。以前我们“装孙子”不是要“当孙子”,要真的“当孙子”就没有必要装了。我们“装孙子”是为了能有出头之日,而不是装成了真的。这么多年我们受了那么多窝囊气,现在是该“秉持公道,伸张正义”的时候了。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韩德强副研究员在发言中认为,我们应该反省中国的外交政策,我们是有大国胚子却不做“大国梦”,被人家逐步蚕食侵吞。没有一个大国梦引导,必将被消灭,我们应该发展主动性的外交政策,有理念指导的外交政策,而不是被动地应付。一百多年来,两次中日战争、抗美援朝,朝鲜问题都是中国近现代转折中的重要因素,我们应该重视。

转乌有之乡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