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瞬息万变

til11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马得草领回来一个名叫丹尼尔的人,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属于哪个国家,因为几百来,他的祖国一直被别人所统治着,而现在,那里归奥、匈二帝所有,也称奥匈帝国。 “他是什么意思?”袁克恒焦急的望着翻译,他想快点知道战俘们的态度,而那个叫丹尼尔的人却只知道吃,吃的直往外喷面包渣,还在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马得草领回来一个名叫丹尼尔的人,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属于哪个国家,因为几百来,他的祖国一直被别人所统治着,而现在,那里归奥、匈二帝所有,也称奥匈帝国。

“他是什么意思?”袁克恒焦急的望着翻译,他想快点知道战俘们的态度,而那个叫丹尼尔的人却只知道吃,吃的直往外喷面包渣,还在吃。

费了好大劲,翻译才问清楚了个大概,也许是因为他对‘南斯拉夫语系’不太明白吧,含糊着回答道:“他们需要证明,所以派他来看看”。

“证明什么?”。

翻译耸耸肩膀转过头继续问了一些问题,才恍然道:“他们是担心我们是骗子,所以让他过来看看有没有军队,他现在放心了,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我们谈”。

“那快谈啊”袁克恒有些等不急的催道。

又过了一会,翻译才说:“由捷克人为主的战俘们准备暴动,需要得到我们的帮助,想让我们…..”。翻译转头又问,一边听一边解释道:“想让我们解决掉鄂木斯克城北的红军团,大概有2000多名红军,都有枪,他们的人负责攻击城市,时间定在后天凌晨…一点!”。

“什么?他们已经决定动手了?那条件呢?我们总不能白帮忙吧?”。

听了袁克恒的话,翻译连忙又和丹尼尔呜哩哇啦地交谈了起来,他们似乎谈了很多个问题,翻译不停的问,丹尼尔一个劲的答,一边说还一边比划着什么。

“旅长,事情是这样的”翻译稍微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句,讲述道:“他们捷克人在奥匈帝国始终被奴役,连参政权都没有,但和俄国人打仗的时候,却被派到了最前线,做了俘虏。俄国人答应他们要送他们回国,但却要他们先去远东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从那坐船回国。他们答应了这个条件,就被俄国人送到了这里,但又突然不走了,俄国人还不给他们东西吃。所以,他们决定暴动,暴动时间在我们没来之前就定好,而且,俄国人已经有所察觉,正在从叶卡捷林堡派兵过来,所以不能再等了。他说,就是没有我们的帮助,他们也要暴动”。

“什么乱七八糟的?”袁克恒抱怨道,但他大概听明白了捷克人的意思。说白了,这就是一群被视为下等民族的送死鬼,上了战场不想白白送死就投降了。俄国人又骗他们说,要送他们回国,其实是想送他们到远东去当劳工送死,这可是苏俄人惯用的计量。

俄国内战结束后,绝大多数白俄战俘和反对派都被苏俄政府送往远东,其实就是‘变相处决’,几千公里的路连火车都不让坐,像放牲口一样赶着去,一路上冻饿而死的人非常多。也是从1918年俄国内战开始,令人谈虎色变的‘古拉格体系’随之建立,根据后来俄罗斯政府解秘的文件显示,到1953年为止,共有1400万人次被强制关押在443个‘劳动营’内接受改造。有近600万人,被流放到建立在北极圈或俄国远东地区的‘死亡劳动营’。

袁克恒拍着脑门制止住了令他头疼的‘外语交流’,问翻译;“红军的军营在什么位置上?他能确信只有两千多人?”。

翻译回答:“他说没问题,他来就是带我们去苏联军营的,他们的人负责袭击城市,只要我们能拖得住苏联红军就行”。

袁克恒考虑了一下。“那好吧,让他先回去一躺,把暴动时间向后推4个小时,定在凌晨5点左右,关于我军的消息也一定要封锁好,我这就召集连以上军官开会”。

袁克恒果断处置了这一次的突发事件,并迅速布置好了战前准备。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他也只能先推动‘捷克军团’的暴动,再讨价还价。

…………………..

春季是个多风的季节,位于鄂木斯克城北的平原上,半夜里,风呼呼地刮着地面,干蒿草像鬼影一般翻在风中飞来扫去,扎在人的脸上份外的疼,随带而起的沙土更是吹的人睁不开眼睛,抬不起头。

呸——,袁克恒匐进仓促挖好浅战壕内,吐掉嘴中的沙子骂着老天,这都什么年月了,怎么还刮西北风。

“旅长,几点了?”警卫营长边永茂就爬在袁克恒的身边,攥着手枪朝战壕外看了看,他从都没见过这么黑的天,像是掉到了天坑里,什么也看不见。

“11点多了吧,这么黑我哪看的着,不要急,战俘营那边只要一动手,这边肯定会过去增援的,我们只管打好埋伏就行”。

“是” 边永茂小声地应道。

“对了小边”袁克恒突然想到了什么,问边永茂:“你小子什么时候和狄安娜勾当上的?我刚下的规矩可不能被你小子给坏了,你要是敢作畜生,骑洋马,看我怎么收拾你!”。


边永茂压着嗓子回道:“旅长,看您说的,我只是觉得她可怜,那天我们放她回去后,村里人都以为她被…….”。

“娘的” 袁克恒气愤道:“就那么屁大点工夫能干成啥?他们以为咱中国骑兵和他们欧洲骑兵一样啊,喜欢骑‘快马’?”。

狄安娜就是那天被袁克恒拉来教训张顺礼的俄罗斯姑娘,只是没想到她已经19岁了。这点袁克恒也很奇怪,不是说西方人不都早熟吗?这么会长出如此一个嫩瓜。

袁克恒威胁道:“反正你往后少和她来往,小心串了你边家的种儿。你瞧今天出发时她那哭哭啼啼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把她怎么着了”。

“是”边永茂低下头不再言语,他可很少会这样。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了话说,离行动的时间还有五个多小时。袁克恒翻过身靠在战壕里,仰头望着那漆黑一片的天空。他想起了在耶夫斯克时认识的安菲娅,也不知道那个败家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还是每天赶着马车出城去砍木头?他不由觉得,女人就像是一场烈性传染病,只要随便念叨起哪一个,就很容易会联想到另一个。问题是,自己为什么会想安菲娅呢?难道是喜欢上她了?还是喜欢上她那倔强的性格?

“旅长,旅长,你听,马蹄声”边永茂突然提醒道。

袁克恒直起身子仔细听着,发现,那马蹄声不是北边军营传来的,而是从南边城市方向由远至近,朝自己的战地上来了。

“不好,肯定是走漏消息了,这该死的风,过来这么些人,后哨竟然没能发现”。

袁克恒咬着牙做着考虑,从马蹄声判断,来的人最少也有十几个,肯定不会是他派出去的骑哨,而一定是城里的红俄发现战俘营那边出了问题,想和军营内的红军取得联系。

袁克恒懊悔着,五万多人的大行动,不走漏消息才怪了,早就应该想到才是。他果断下令:“准备,把他们都打下来”。

“可是旅长,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个多小时。我们的阵地又在军营东南角上,他们不一定会过来” 边永茂提醒道。

“不能再等了,只能我们这边先动手。我们这边的枪声只要一响,战俘营那边就会知道事情已经泄露,也会跟着动手,这样,就能减少他们的损失。打吧!”。


“是!”边永茂拎着枪站起来,向阵地后小声的传达:“三连!全体调头,把过来的马队打下来!”。

“是!”。

伴着呼啸地风声,负责防守最外围的三连战士连忙掉转枪口,朝向了马蹄飞奔而来的方向。

(抱歉,短了点,第二更早点结束晚上出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