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部为我抗日川军健儿正史呐喊的小说[长城军团]

上校新兵 收藏 6 869
导读:书 名:《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作 者:何允中 铁血书库链接:[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url] 一直都想为何允中先生的《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写一点什么的,由于本人才疏学浅,白看了何允中先生这部小说的许多章节后,总算找到了一点点灵感,特意赶来,写下这篇书评,一来算是对何允中先生表示一下敬意,二来也作为四川的一个后辈,向当年在抗日前线杀敌报国的川军将士,表达自己深深的崇敬之情。 在下自称是四川的一个后辈,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认同,因为在下

书 名:《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作 者:何允中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一直都想为何允中先生的《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写一点什么的,由于本人才疏学浅,白看了何允中先生这部小说的许多章节后,总算找到了一点点灵感,特意赶来,写下这篇书评,一来算是对何允中先生表示一下敬意,二来也作为四川的一个后辈,向当年在抗日前线杀敌报国的川军将士,表达自己深深的崇敬之情。

在下自称是四川的一个后辈,也不知道能不能得到认同,因为在下是重庆人,可现在成都工作,虽然重庆已经是直辖市了,但在直辖之前,成渝两地都是四川的一部分,而且当年抗战时的四川,也包含了重庆市的地界的,因此,在下在根上,还是应该说是四川人的,更何况现在还生活与工作在四川的省会城市。不管是重庆人还是四川人,来向当年出川抗日、报国杀敌的四川健儿,表达发自内心的敬意,在下想这都是应该的。

在拜读了何允中先生的这本小说前面的章节之后(目前已经看到了小说的第二章之“七,二十三集团军在南京保卫战中(五)),随着何允中先生的笔,让在下了解到了过去自己应该了解而不曾了解的四川健儿出川抗日、报国杀敌的英雄事迹,深深地被当年不计个人得失、不计个人恩怨,毫无怨言出川抗日的川军将士以死报国之心所折服,同时,也被何允中先生的笔所折服。

对于川军出川抗日的史实,在记忆里,最深刻的是电影《台儿庄》。在这部电影里,让在下知道了川军将领王铭章,至今还记得他坐在那堆废墟上,抽着烟,看着围上来的小鬼子们,举枪自戕,壮烈殉国;后来到成都读书之后,在万年场那里,看到了“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这纪念碑,与别的纪念不一样,是一尊塑像,雕塑的是一位面向东方、背着斗笠大刀、手握长枪、足蹬草鞋、胸挂手榴弹的川军抗日好汉;此后又在南郊公园里看到了抗日将军刘湘的墓。总的来讲,对于川军出川抗日这一段历史,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在记忆里的,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东西。后来,在大邑那边的安仁古镇,樊建川先生私人出资修建了以抗日历史为主题的“建川博物馆”,据说门票也不低的,再一个离成都的也比较远,一直没有去参观,也就一直没有机会去全面了解有史料记载的川军出川抗日的历史。

写到这里的时候,让在下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地方历史文化传承的问题。现在各地政府对本地历史文化的传承都在大力宏扬,特别是有历史文化沉淀的人文与景观,远的就不说了,近的就有乐山大佛。乐山大佛也应该是举世闻名的吧,门票定价40元人民币/位,而对于生活在乐山的当地人来讲,他们可是幸福的了,凭当地身份证,每位只需要10元人民币。看看我们成都呢,有历史沉淀的地方不少,市区有金沙遗址、武侯祠、草堂寺,城外有都江堰、青城山,等等,观光票价没有一个低的,而且在这些景点,成都人享受不了像乐山人游乐山大佛的那种优惠,一视同仁,标的是多少,进去就得给多少,现在去这些景点的,大多是外地人,如果是本地人的话,不是陪同,就是持老年证的人,长此下去,这本地文化,可能本地人也没有几个能够了解全的了。

在下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危言耸听,如果本地人对本地的文化都没有了了解,这会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作为四川人,不知道我们的前辈在上世纪那场世界大战中,为保卫我们的国家、保卫我们的民族,而作出的牺牲与奉献,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悲哀?也许还应该是一个巨大的耻辱吧。何允中先生在人们最需要了解前辈的光荣历史的时候,适时地推出了大作《抗日战争中的川军》,让我们感受到了前辈的光荣。

要说川军出川抗日,先得说说当时的中国军事割据的情况。

中央军,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势力范围在山东、安徽、江南、浙江、江西、福建等省,从地理位置上讲,和现在的东部区域基本是重合的;西北军,领军人物冯玉祥,势力范围甘肃、陕西、河南及现在的内蒙;东北军,统帅张学良(败家子一个),势力范围不说大家也知道,就是黑吉辽那片辽阔的黑土地;晋军,占据山西全境,是阎西山的禁脔;桂军,领军人物李宗仁、白崇禧,以两广为主,辐射两湖;占据云南、贵州的,是唐继尧的滇黔部队;四川,以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李家钰、杨森等为首,各立门户,在川内是打得吆二喝三的,但总的来讲,还是挂的一个牌子:川军。

在川军出川抗日前,日本鬼子占领了东三省,堂堂东北军统帅张学良,一个屁都没有放,就带着十几万东北军,一口气跑到了西北,把个几千万东北同胞就丢给了日本人。

何允中先生的小说,起笔于日本人来成都设立领事馆和抗战前的“川康整军会议”。

九一八事变”后,到处都是东北的流亡同胞,中国人已经是一腔怒火了,我们四川,虽然没有直接遭受到日本人的侵略,可东三省的人,还是我们一个民族的同胞呀。日本人欲借在中国腹地_四川成都设立外交使领馆,一是可以刺探军情,二可以找机会对川军进行分化,即使达不到把川军变成其伪军,至少也可以收买川军将领,使其不听从中央政府的调动。日本人的算盘打得不错,只是小日本太低估了我们中国人的团结,想我东三省同胞遭受到日军的奴役,四川军民提起日本人就是一团怒火,现在日本人要来四川成都开立外交使领馆,虽然当时的中央政府并未对日宣战,可在我四川老百姓眼里,日本人就已经是我四川军民不共戴天之敌。既然是不共戴天之敌,那自然对于不请自来的日本人,肯定得用四川人特有的火辣,来好好地“款待”一下的。于是似,在一九三六年那火辣辣的八月,成都军民 在四川省主席刘湘的协调与组织下,将奉日本外务省命令,潜入四川成都的四个“黑龙会”日本特务,在当时的“大川饭店”里,打死了两个、重伤两个。对于那个作接应的汉奸,也让示威群众给打了个半死,最后让刘湘的情报处借“保护”之名,找了个地方勒死了事,也算便宜了这个汉奸了吧。

在下1987年来到成都求学,到现在为止,在成都生活了已经20年了,也能算是半个成都人了,可对于这段关于成都军民群情激昂,痛打小日本的事,却从来没有听说过。现在,通过何允中先生这部小说,才了解到了上世纪成都军民那拳拳爱国之心,不由得为自己生活在这样具有光荣历史的城市与人群里,感到一种骄傲与自豪,可如果没有何允中先生的小说,这事,又会有多少人知道呢?又如何来增加我们四川人的自豪感呢?

打死来蓉的日本人这事,可以说是大快人心,唯一的遗憾就是,在事后与日本人的交待中,不管是当时的南京中央政府,还是四川省主席刘湘,都显得不够强硬,给人的感觉太软弱,政府及政府官员都这么软弱,又岂能不让国土遭受侵略?

不管如何,刘湘在一年后的抗日战场上的表现,足以证明他不是一个软弱的军人,特别是和手握雄兵,却只知道撤退的张学良比起来,那更是英雄豪杰,更应该是我们四川人永远的骄傲。

1938年,在“七七事变”之后,身在大后方_四川的军人们,以刘湘、邓锡侯、李家钰为代表的川军将领,纷纷致电国民政府,请缨杀敌。在拜读何允中先生的小说前,只略微知道有川军出川抗日这事,可不知道是他们主动请缨出征的,更不了解他们请缨出征的背景是那样的恶劣。

在出征前,正值蒋介石授意“川康整军会议”时,目的就是裁减川军队伍,让嫡系中央军进入四川。四川军阀虽然各立山头,但多少还是不愿意有中央军介入的。因此在“川康整军会议”上,各派为了自己的利益,嘴皮子仗打得难分难解之际,传来小日本在北平卢沟桥制造的“七七事变”消息,我川军将领从民族大义出发,主动请缨北上抗日,空巢以待蒋介石的中央军入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蒋介石此后才有机会将战时的陪都设在我们四川重庆(虽然重庆现在已经是直辖市了,但当时还是属于四川省的一个地级城市)。我们四川,无论是在人力、物力及经济上,都为中国的抗战胜利,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这是我们四川后进的荣光,是我们四川人永远的骄傲。

先来说说我们川军将士请缨杀敌的牺牲与贡献吧。

在刘湘等川军将领请缨杀敌后,国民政府任命刘湘为第2路预备军司令,辖两个纵队:第1纵队(后改称第22集团军),司令邓锡侯,副司令孙震,辖4141军(孙震部)、45军(邓锡侯部)、47军(李家钰部),经陕西、山西开赴抗日前线;第二纵队(后改称第23集团军),司令唐式遵,副司令潘文华,辖21军(唐式遵部)、23军(潘文华部),顺长江而下到武汉、南京作战;另有从贵州出发的川军第20军杨森部,经长沙、武汉,绕道郑州、徐州、南京,驰援上海。从1937年9月起,川军前后组织了12个军,共30万人,分批出川投入抗战。

我出川抗日的部队,装备差,看看“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就知道了:单衣单裤、草席、二斤重的棉被、一顶斗笠、两双草鞋,武器是人手一把大刀片子,步枪是川造的,最好的也不过是汉阳造,也就是中正式。部队“没有野战医院,没有炮兵,没有一门野炮或山炮,团有一个迫击炮连(四门炮)、一个重机枪连(四挺)。轻机枪最缺,一个师不过十几挺,有的师仅几挺。没有辎重后勤、没有担架救护、没有通讯设备,仅旅以上有无线电台”, “正如当时人说,衣不足以御寒,枪不足以制敌”,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明知道自己的武器装备比小鬼子落后,可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前线。就这精神,就足可以让那位东北少帅汗颜,他可是带着他整编制的东北军,从东北撤出来的,而且他还有空军、有装甲部队,他可是一枪都没有放,就撤出了东北。也许有朋友会说他是奉蒋介石之命撤退的,可那东北,是他张家的地盘呀,离开了自己的地盘,离开了东北,还成什么东北军呀?自古就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难道他就不可以自己守卫自己的黑土地吗?由于他一个人的错误,却让整个东北军的热血男儿背上了“不抵抗”的骂名,虽然东北军的热血男儿们也在抗日的战场上奋勇杀敌,可历史却永远记下了那一笔,这是永远没有办法取销的。

四川健儿出川前,南京中央政府是答应给川军更换装备的,可一直都到了战场上与小鬼子兵戎相见的时候,南京中央政府的承认不过是一纸“空头支票”,可我川军健儿却并没有因为被南京中央政府的这种戏弄,而打道回府,而是在战场上打出了自己的雄风。

川军20军在军长杨森的指挥下,在上海蕴藻滨与鬼子血战,受伤川军将士真正是“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坚守着自己的阵地上。

林相侯,一三四师四零一旅四零二团团长,泸州市南门外马窝子人。在战场上,林相侯身先士卒,英雄向前,不幸被鬼子的机枪击中头部,壮烈牺牲,时年三十七岁,是川军第一位在抗日战场中牺牲的团长。临终前,林相侯还用手,指着前方鬼子的阵地。

当官的身先士卒,以身报国,当后兵的也不是孬种。

在四零八团向文彬的阵地上,由于与日军激战多日,“阵地上己经分不清战线,敌我犬牙交错”,向文彬都只能用军号来对全团将士进行指挥。“士兵们一听见冲锋号声,跳出战壕挥起大刀,挺起刺刀迎着敌人就上。敌人一退下,立即找地方躲避炮弹和炸弹。工事被炸垮了,拉过尸体作掩护,继续作战”,伤员送不下战场,“伤重的,各自在那里躺着呻吟;伤轻的,手不离枪,打倒一个算一个”,“一位姓唐的老兵被炮弹炸断双腿”,团长“向文彬命令担架队抬下去”时,这位老兵“举起一颗手榴弹,一只手抓住导火拉线吼道:‘谁要抬我下去,我就与他同归于尽’,兄弟们都呆了,随即扑上去一起抱着老兵痛哭起来。战斗结束时,唐老兵牺牲在阵地上”。

光看川军20军杨森部的表现,就可以知道其它两路纵队将士的表现了。在中条山、在南京,都留下了我们四川前辈英雄杀敌的身影。我们可敬的前辈,像林相侯、唐老兵等一样以身报国的四川健儿的英雄事迹,也许已经被埋没了几十年了,今天,终于有了像何允中先生这样的有心人,把这段已经快被人遗忘的历史,重新摆在了我们后辈面前。历史不会忘记我们为国捐躯的前辈们,我们也不该忘记我们光荣的前辈们。

再一次感谢何允中先生,向何允中先生致敬,感谢你让我们了解到了我们前辈的光荣事迹,感谢你为我四川抗日健儿恢复名誉而所做的努力,期待小说早日完成,让更多的四川人,更多的中国人,都来了解那段历史时期,我们四川前辈为国家与民族所作出的努力、贡献与牺牲。

向我们可敬的前辈们致敬!


本文内容于 7/2/2009 10:46:44 PM 被上校新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