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磨砺中的国庆阅兵纪念(阅兵征文)[长城军团]

sniper0614 收藏 22 103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是国庆六十周年,很多单位都有准备庆典活动,比如国庆晚会、国庆烟花等等。当然,我们大家所关注还是在十月一日,天安门广场前,宽大的长安街上,再一次进行国庆大阅兵。这次阅兵距离上一次1999年国庆五十周年的阅兵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年。十年前,正值风华正茂的我,刚刚跨入大学的校门,有幸也亲身参加了一场国庆前夕的大阅兵,至今回忆起当初的阅兵风采,心情就会很激动,有种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阅兵”这个字眼,它是崇高的,是激荡的,是振奋人心的,在我的人生中有种特殊的意义。

1999年的初秋,顺利通过高考的我带着一种兴奋和喜悦跨进了大学的校门。这是一所本省的重点高校,据说有近80年的历史,学校的校园里的确有几幢民国时期建筑风格的房子隐蔽在翠柏之中,还有一些苏式风格的小楼,也别有情致,这一切都在向我们这些新生昭示这所高校的历史、文化和沧桑。

当然,昭示历史的建筑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楼房还是最近几年新盖的,整体划一的学生宿舍楼群,错落有致的教学楼群,各具特色的学院楼群都向诉说着这里是文明的集中地,知识的天堂。学校还有一个很现代的体育场,绿草塑胶交相辉映,充满青春和阳光的男女青年在这里锻炼身体、游戏。

在一系列的报到手续完成后,每个入学的新生要去体检,按照身高体形去申领军训的服装。学校安排设计的还不错,军训服装是仿制我军的军装,浅绿色的衬衣,军绿色的裤子,戴上战斗帽,还是挺像那么一回事的,我身高一米八,穿上这个身军训服,还是可以用帅气两个字来形容的。

军训的第一天,由于新生的人数太多,我们是按照学院分好几个场地来进行军训的。带领我们军训的班排长都是军校的学生,看年龄也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可就是这些热血青年,把自己宝贵的青春献给了祖国的国防事业,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军人的奉献是值得我们这些普通人去尊敬的。

秋老虎的余威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知道的,就是穿着T恤空着手在外面走走转转,就已经汗流浃背了,何况我们还都穿着长袖的军装。领口袖口为了军容都要扣紧扣子,头上还顶着一个密不透风的大帽子。站在骄阳下,可以感觉到后背的汗水一道一道的往下流,流到了束紧的皮带上,浸湿了皮带周围的衣服。头上的汗也是顺着脸胛往下直流淌,打湿了头发,眉毛……往往军训了一天以后,衣服上面都是出汗留下的一条条的盐碱白道。

站军姿是军训的第一项内容,要求双腿并拢,膝盖处绷直,双手五指并拢,夹紧身体放于裤缝中,要一动不动。军姿往往一站就是一个小时,刚稍事休息一会儿,又是一个小时。刚开始还好,双腿绷直了站着,站一会就感觉腿发麻了,稍稍移动身体的重心,轻微的活动一下一条腿,过一会儿,再换另外的一条腿。军训的班排长们,这个时候开始了“耍坏”,他们悄悄的走在我们的后面,看谁的退打了弯,用皮带在后膝盖处一抽,谁就得一个趔趄,然后他们就吼上一嗓子“站直了,别一碰就倒!”记得在第一天的站军姿中,我们这个运动场参加军训的新生总共有六七百人,其中竟然连男带女晕倒了二十多人。

接着,我们开始了军队常用的队列和动作训练。“向左看齐,向右看齐,报数,立正,齐步走,稍息……”等等一个个口令我们都得认真去做。烈日下我们排成一行行,一列列,重复着每一个命令,几十上百次的重复着简单的口令,不厌其烦,不怕流汗,认真对待,尽量减少出错误。可是,平时很少接触军训的我们,哪能做到认真统一去执行口令?有的人在齐步走的时候,左臂和左腿同时迈出,走了好多步自己都没有感觉到。有的人在听到向左转的口令后,结果却向右转了,和右边的人来了一个脸对脸,还说对方,你转错方向了。有的人在报数的时候在前面的人报了那个数,自己还要报哪个数,或者就是多报和少报一个数。总之,在军训的过程中我们闹出了不少的笑话,在我们辛苦的训练中,也算是一种调剂和放松。

因为我们都是大学新生,来自祖国天南海北,有着不同的生活习惯和语言,大家今后要同窗共读渡过四年,刚凑在一起新鲜的很开心,结识着新朋友,体会着新鲜的感悟。在每天训练结束后,我们拖着疲劳的身体在一起开玩笑,一起去食堂打饭菜,品尝着这个陌生城市的饮食。晚上,我们一个宿舍的舍友在一起聊天打扑克,畅谈着自己的家乡趣事,聊着自己以前的故事。白天的军训是辛苦的,枯燥的,晚上的娱乐又是丰富开心的。我记得那个时候好像饭量大了很多,晚上睡觉也是很快,沾枕头就睡着,属于哪种没心没肺的开心。

军训了一周的时间后,一天上午我们在进行完例行的队列训练完后开始休息,看到一辆军用切诺基驶到我们的操场边缘,几个军官从车上下来,好像是大官。我们这里负责军训的营长跑步过去敬礼,他们在一起商量着什么。不一会儿,集合的哨声响起,我们排队集合完毕,教官们宣读了刚刚接到的命令,原来他们接到了来自省教委会同省军区的联合指令,因为那一年是国庆五十周年,省领导,教委的领导,还有军区的领导都要来我们学校观摩军训的成果。这是我们学校与省军区联合训练大学新生十多年以来第一次进行如此正式和盛大的阅兵,省军区很重视这项活动,省军区的1号首长亲自指示要搞好这次活动。教官们自然不敢懈怠。命令如山倒,这一下本来感觉平时训练就很辛苦的我们又要为迎接自己的阅兵加大训练量,保证军训最后一天的阅兵式圆满举行。我的这些新生同学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几乎晕“倒”下一大片。

在当天的下午,教官们决定了阅兵哪天的检阅内容和阅兵方队的组成,决定从新生中间挑选男女生各50人组成阅兵方队接受检阅,其他人只进行常规的队列训练即可以。因为我的身高和体形都比较标准,平时的训练也很认真,被我们的排长挑选出来推荐进入了阅兵方队。教官们显然很重视这个阅兵仪式,他们集中了最好的几位教官到我们这支仅仅五十多人人的方队中,这些教官们都是“官衔”立刻变小的一级。连长成为排长,排长成为班长,七八双挑剔而严厉的眼睛整日盯着我们这支人数只有半百的队伍。其他没有被选进阅兵队伍来的新生们松了一口气,他们不再向以前那样训练,休息的时间也变多了,教官的要求也松懈了很多。

在阅兵方队里面,我们开始了高强度的训练。我们又从站军姿开始了一个新的轮回,但是这一次,要求的强度远比前一段时间要大。我们可以说是被要求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教官们会拿扑克牌夹在我们的领口,站上半个小时不容许掉下来,如果谁的掉落下来,那对不起,捡起来重新来站着。重新来一次不行,那就第二次,别人可以去休息了,不合格不达标的还要在烈日下继续流汗一动不动,直到全部能够达到要求。然后是走正步的训练,踢腿要到一定的高度,高一寸不行,低一寸也不行,每个人的眼前摆着一个小板凳,踢腿的高度要正好到那个小板凳的凳面上,而且要把这种抬脚踢腿的高度作为一种习惯。一排七个人,步伐频率要一样,步伐大小要一样,看起来要一条直线在有规律有节奏的行进。在我们走正步的时候,两边都有教官们弯着腰一路看我们的踢腿。先是一个人一个人的训练,然后是一排七个人的训练,最后是四十九人的方队一起训练。

炎热的天气下经常一训练就是一天,酷暑折磨的我们筋疲力尽。我们这些人在这个“魔鬼”方队训练了几天后,有些人出现了身体上的不适,包括我在内。因为长时间的,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再加上酷热的天气,我发烧了,一开始烧的温度不高,认为是中暑,没有太在意,去医院开了一些药物,回宿舍早点睡觉多休息一下就好。可是第三天就不行了,浑身打冷战,下不了床,头脑也很晕,体温也升高到38.2度,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已经不能再去军训啦。这时候,距离检阅也还剩下三天,托我的同学向教官们请了假,方队里连长和排长都来看了我的情况,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我休息。幸亏当初组建方队多准备了七八名替补的新生,影响还算不大,方队可以继续训练。但是,我被转成了替补,一般来说是参加不了最后的阅兵仪式了。那个时候,感到真的是很大的遗憾,之前付出了那么多,准备训练了那么久,最后因为发烧而上不了场。

夏天的感冒发烧来的快,去的也快,在充分的休息了一天之后。我基本上已经完全好了,精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恢复。就在我休息的哪一天下午,突然而至的雷阵雨把在运动场上军训的大伙浇了个措手不及,那一天的军训提前结束,我们宿舍的其他舍友回来一个个都成了“落汤鸡”,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地方。他们还取笑我,说我好运气,老天都庇护我,让我少了一场“大雨灌顶”。第二天,基本痊愈的我又去参加了正常的军训,当时心想,就算不让我参加阅兵仪式,我也要坚持完最后一次训练,有始有终,从头到尾我都要认真对待。结果,前一天的雷阵雨浇倒了我们方队七八个新生,所有的替补都上了人数还是不够。看到我痊愈归队,教官们别提多高兴了,连长还亲自过来表扬我。我还是站在我原先的哪一排参加军训,走正步的时候我心里还在乐,真是老天眷顾,让我参加我们学校“国庆五十周年的阅兵”仪式。在军训的倒数第二天,军区后勤部给我们参加阅兵的方队发了全套的海军陆战队的士兵迷彩作训服,除了没有徽章以外,和正式的士兵服装没有区别,而且只有我们阅兵方队有这样的待遇。这下我可神奇了,穿上这套真正的军服后,我感觉我又精神和帅气了很多。我们宿舍就我一个人入选阅兵的方队,晚上回宿舍后,他们也都很羡慕我的这一身蓝白褐相间的海军迷彩装束。

到了阅兵仪式的这一天,1999年9月28日。一大早,运动场的大喇叭就响起军歌,很多不参加阅兵的新生在哪里忙碌着插小红旗,布置主席台。上午八点半,警车开道,十多辆小轿车鱼贯驶入运动场,省军区以一名少将政委为首,十多名军官跟随,省教委的秘书长也前来捧场,我们这所高校的校长党委书记等等悉数参加。主席台下,阅兵道旁,还来了十多名记者,在调试着他们的“长枪短炮”。偌大的主席台,一会就坐满了人。早已整装待发的我们在运动场的入口处立正待命。

上午九时整,负责我们军训的营长戎装站在了话筒旁,宣布阅兵仪式正式开始。第一项,奏国歌。全体起立高唱国歌,气动山河。第二项是领导发言,几位领导都做了精彩的发言。第三项主角登场,阅兵仪式开始,在八一军歌的伴奏中,我们整齐划一的向主席台进发。我是阅兵方队里第一排第03号,刚开始在等待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些紧张,害怕走错了步伐,在开始后走了起来,踩着音乐的鼓点,忘记了紧张,心中已经升起一股自豪和激动。在距离主席台还有20米的地方,领队的连长一声口令,我们变做正步向前,主席台上的领导又一次全部起立,军官们全部敬礼。省军区政委喊了一句“同志们好”我们统一回应“首长好”。“同志们辛苦啦”,我们回应“为人民服务”。80步正步走完,我们通过了主席台,变成齐步走,完成了检阅,旁边的排长班长们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对我们给予认可。我们阅兵方队用20天军训的成果,展现了我们大学新生的素质和纪律,向学校和军队的教官们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那一天晚上,学校在教工餐厅为参加阅兵方队的我们和所有的教官们举办了“晚宴”,一边吃饭一边联欢,在餐厅的中间还空出一块儿空地,学校歌舞团的才子艺女们为我们表演了精彩的节目,那一晚,我们都喝多了,是为了这二十多天的一种发泄,一种男子汉们的撒野,也是为了与朝夕相处二十多天教官们的一种惜别。二十多天虽然不是很长,但在一起摸爬滚打,所建立的感情不是用时间和言语所能衡量和形容的,我用亲身体会感悟到了深深的战友情。

第一次求学出远门,又正逢国庆长假,我还是决定要回家过国庆。阅兵后的第二天和几个来自同一地区的同学去买火车票,因为国庆那几天流动的人太多,我们只买到了一个十月一日凌晨的过路车,还是站票。归心似箭的我们也顾不了那么多,能回家就行了,因为公交车时间的缘故,那一天晚上八点多我们就到了火车站,车站里面人多的只能让我们席地而坐,聊着即将到来的国庆阅兵。凌晨两点我们坐上了火车,一路站着,而且是很拥挤的站着,经过夜里几个小时的火车颠簸,在十月一日早晨五点我到了家乡的火车站。我家距离火车站步行也就是十多分钟左右的路程,很近。当我打开家里面的房门,闻声起来的父母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流浪的游子回到了家。匆匆吃了母亲给我煮的挂面荷包蛋,回屋躺在床上去休息了。在国庆阅兵的前几分钟,母亲叫醒了我,问我是否要看这场五十周年的大阅兵。当然了,我一定要看。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天安门盛大的场面,为祖国能有这么一天而倍感骄傲和自豪。一会儿,阅兵仪式开始了,看着走在队伍前列的依仗部队方阵,我突然想象到我也在哪里,是他们中的一员,正在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我可以体会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一定激动澎湃,因为在国庆五十周年的前夕,我也参加了一场庄严的阅兵,走在队伍的前列,接受领导们和同学们的检阅。这次阅兵的经历让我懂得了很多东西,人生有次这样的经历,苦点累点怕什么,将来想起这次阅兵的经历,还会以此为骄傲,因为我也是曾经参阅方阵中的一员,我的阅兵方队位置编码是第一排第03号。

本文内容于 2009-6-22 12:23:26 被sniper061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