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弹问题,责任不全在朝鲜

Yang Sung-chul 韩国前驻美国大使


朝鲜的导弹计划再次使亚洲的紧张情绪升温。和以前“出人意料”地发射导弹不同,这次朝鲜政府提前通知各国际机构,它将在4月4日到4月8日的某一天中发射一颗“卫星”。对国际社会而言,现在的问题不是朝鲜当局是否会发射导弹的问题,而是朝鲜发射导弹后会发生什么的问题。


美国日本和韩国都已经公开宣称朝鲜发射导弹的行为是“挑衅行为”,并谴责朝鲜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第1718号决议——这个决议是朝鲜2006年10月份进行核武器实验五天后,由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


但是,对于朝鲜发射导弹的问题,现在需要的不是激烈的言辞,而是对朝鲜发射导弹军事意义的冷静评估。如果日本、美国和其他国家试图拦截或者回击朝鲜发射的导弹,那么,军事紧张局势——甚至是可能的对抗——就非常可能会接踵而来。对该地区的各国政府来说,怎样防止不必要的军事措施以及对抗措施,是最紧迫的考虑。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为努力结束朝鲜核计划而持续进行的六方会谈(六方会谈由中国、美国、日本、俄罗斯、韩国和朝鲜六方组成),不能成为朝鲜发射导弹的牺牲品。


在应对朝鲜问题上,我们必须注意两个基本问题。首先,虽然各国政府有权批评朝鲜多年来的莽撞、适得其反以及自毁性的行为,但是,朝鲜不应该是唯一为其“导弹怒火”承担责任的国家。


事实上,布什政府的单边行为——包括其背弃在1994年和朝鲜达成的《日内瓦共识框架协议》,大肆宣传朝鲜的铀浓缩交易以及发表声名狼藉的“邪恶轴心”演讲——都强化了朝鲜已经很偏执的政府的偏执倾向。所以,美国前总统布什的对朝外交政策,特别是在其第一届任期内的对朝外交政策,必须为当前的混乱局面承担一定的责任。


更根本的是,各国都不应该认为朝鲜的体制能够在一夜之间发生改变。不论是在朝鲜国内还是国外,都没有人能够清除这个政权,外人也不能期望很快改变朝鲜军事、政党和政府官僚的政策行为。这就是朝鲜现在的冰冷的现实。


但是,冰冷的现实不一定要变成激烈的对抗。事实上,鉴于朝鲜半岛战争可能引起可怕的人员伤亡,在朝鲜半岛发动战争的观点是不可想象的。即使只是考虑朝鲜半岛战争的可能性,也是外交失败的证据,而不是真正的领导力的胜利。


而且,领导错配已经成为解决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主要障碍,也是实现朝鲜半岛统一的根本问题。自从1948年在朝鲜半岛出现两个独立的政权和政治制度以来,韩国和美国(韩国唯一的防卫同盟国)只应对过两位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然而在此期间,在韩国换了10位总统,在美国换了11位总统。


在过去十年里,三位韩国总统和三位美国总统都试图对付同一位“永远”的领导人——金正日。在金正日看来,应对韩国和美国的领导人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政策冲突,让人既无所适从,又很难加以领会。仅仅在韩国方面,金正日就不得不应对金大中接触朝鲜的“阳光政策”,卢武铉多变的外交政策以及现任总统李明博的对抗立场。在美国方面,金正日经历了比尔·克林顿的接触政策,乔治·沃克·布什的单边主义政策以及巴拉克·奥巴马新提出的“有原则的接触”政策。


这种形式的领导错配也扰乱了韩国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国的总统最多连任两届、每届任期四年和韩国的总统只能任职一届、每届任期五年之间存在的差异,有时也会产生问题,而且,美国政府和韩国政府的朝鲜政策还经常发生冲突。在美国和韩国的朝鲜政策发生冲突的时候,美韩双方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努力在朝鲜问题上达成共识,而这让孤立的朝鲜政权形成美韩在进行各种各样的阴谋的理论。如果将该地区其他有关国家的领导人的变化——例如,中国、日本和俄罗斯的领导人变化——纳入政治平衡的考虑之内,那么,朝鲜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而棘手了。


以上问题引起的长期结果是,朝鲜问题在对话和僵持之间摇摆,这导致朝鲜问题各方在一段时间里进行不稳定的接触,在另一段时间里进行激烈的对抗。为了打破这种没有结果的怪圈,各国现在要做的不是对朝鲜发射导弹发表更激烈的言论,而是致力于形成一个超越政治周期中的变化的稳定的、耐心的外交政策。在解开朝鲜问题的死结上没有捷径,只有坚持和稳定的外交政策承诺才能实现朝鲜问题的解决。


(Project Syndicate供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