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十八章节 交易(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这个价码,我看对于阁下来说,并不觉得是苛刻。”坐在沙发上的郜归仁将军,总是那样的洋溢着一番颇是自信的笑容。尽管这种笑容背后,更多的是一种黑暗。

“oh,郜,你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一个人军人。”尼古拉斯-洛克菲勒瞥了一眼坐在一旁显得有些无动于衷的布热津斯基,微微带着笑意对自己对面的那位中国将军说到。

“唔,难道不是吗?”郜将军耸了耸肩头,哈哈笑道“洛克菲勒家族不也是在政界、金融界都很风生水起。记得曾经有这样的一句话‘民主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而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我想洛克菲勒先生应该不会忘记的。”

“郜,我想您更应该清楚,现在的安德鲁总统可是民主党人士。”尼古拉斯-洛克菲勒端起面前案几上的咖啡,轻轻的用银勺搅动着杯子里的褐色液体。

“但洛克菲勒先生,您也应该明白,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作为商业财团,洛克菲勒家族首先掂量着的是会有多少金钱能够划入自己的口袋里。”郜将军同样是笑容依旧。

“11亿2000万人口,劳动人口只有4亿9千6百40万,而其中有60%从事农业或农业相关行业,您认为,这种几乎以农业为主体的国家,会是能够带来多少利润。”尼古拉斯一副精明的商人模样。

“是个商人就得算算投资和投资回报率。”郜将军摊开手,表示自己很能理解洛克菲勒家族的考虑点“但剩余的60%人口中,有28%从事服务业及相关产业;从事工业的占12%的比例。现在的GDP比率中,农业只占19.9%的比率,反倒是服务业和工业分别占到了60.7%和19.3%的高比率。这一点,我想洛克菲勒财团一定是有计算过的。”

“大米、大麦、油菜籽、棉花、黄麻、茶叶、蔗糖、马铃薯,以及工业产品中的软件、汽车、水泥、化工、消费电子、食品加工、机械、采矿、石油、制药、钢铁、运输设备和纺织品,这样的所有都是一个国家的必须支撑方面。”郜归仁将军轻缀了一口咖啡,接着说到。

稍稍的皱了下眉头,尼古拉斯-洛克菲勒似乎在盘算了下,旬即说到“郜,不是我不满意这些,而是你们的价码能不能再降低一些。”洛克菲勒一副讨价还价的表情。

“我们拿走政治而已,土地依然是11亿2000万印度人的。而所有的一切战后重建,将由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负责拿走主要份额。而我想,洛克菲勒财团不会拒绝这份蛋糕的。”郜归仁将军笑了下,继续弹着自己的手指,洛克菲勒注意了下,这个中国将军几乎每次在说话的时候,都在这样的弹着手指,这个动作似乎就是中国人所谓的‘打算盘’。

“摩根财团、第一花旗银行财团、杜邦财团、波士顿财团、梅隆财团、克利夫兰财团、芝加哥财团、加利福尼亚财团、得克萨斯财团、高盛财团,我想无论是哪个家族,哪个财团都不会拒绝这样的一笔效益丰厚的交易。”郜归仁将军哼了哼声“中国有句话,蛋糕得一口一口的吃,生意得一笔笔的做。当然,买卖不成,仁义犹在,即便是洛克菲勒现在想放弃这份大礼,那我们只能表示遗憾。”

尼古拉斯-洛克菲勒摇头晃脑的半天,才开口说到“郜,要想让美国置身于战争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至少政客们也不会去关心一场与己无关的战争。但作为商人,我们不得不考虑一份蛋糕的大小,这你是知道的,只要价码合适,我们不在乎一个国家的是否存在。只要北京能够开出合适的价格,我们什么都可以交易。”

“譬如,只要郜,你给我一笔钱,这栋别墅里的位置我们立刻就可以调换过来,你是主人,而我是客人。”尼古拉斯-洛克菲勒的这番直白几乎是道出了资本运作社会里的根本。

“什么主义、思想、国家、政治,所有的一切,在商人眼里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价码。”尼古拉斯-洛克菲勒喝了咖啡,赤裸裸的谈论着他所想要的一切钱的‘铺垫’。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有这样一句话,在历史急剧转变的关头,往往连先进的政党也会在相当的一段时间内不能理解新的局势而复旧的口号,这些口号在昨天是正确的,但在今天已经失去任何意义。”洛克菲勒笑道“何况是美国的所谓的民主党、共和党之争。”


郜归仁将军笑道“那么这样一个故事,我想洛克菲勒先生一定熟知。当1921年6月,正在哥伦比亚医学院就读、靠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阿曼德-哈默来到新生的苏俄时候,这位原先是本着想帮俄国人医治斑疹伤寒的百万富翁却为俄国的饥荒所震惊,100万美元从美国购买的100万普特小麦,被阿曼德-哈默船运到苏俄,而这也是开启了一个时代。”

“在与列宁在克里姆林宫的会面后不久,哈默就成了第一个在苏俄经营企业的美国人。随后亨利-福特也来到了俄国,成了做起了销福特汽车和拖拉机的生意人,后来,福特还在俄国新建了汽车工厂。尽管福特一向与布尔什维克主义为敌,却对这笔生意颇为满意。因为苏俄按照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保证了外国商人有利可图,有钱可赚。”

郜将军笑了笑,对尼古拉斯-洛克菲勒说到“您应该知道,虽然现在的印度实行的是所谓的民主政治,但其国内还并行着准社会主义,新德里、各行政邦政府都是对私人经济活动、外贸、以及外国资本直接对投资,有着严格控管。虽然在1991年通过经济改革,放松了一些对外贸和外资的管制,逐渐开放了部分国内市场。但国有企业的民营化和部分领域开放对私人以及外国投资的设限却依然存在着,而且您知道的,国大党政府一向的作为。”

“现在的国大党主张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主主义、社会主义’四项原则,强调在坚持‘混合经济’和‘计划经济’的前提下,来进行改革和发展。”郜将军冷笑了下“如果换一个政府,我想作为海外财团的进入,那将是怎么样的一个局面。”

洛克菲勒倒也没有回答这番话与,而是继而转向说到“之所以洛克菲勒家族一直看好中国,那便是因为国家资本与私人资本合作的国家资本主义性质的经济体制,这种鼓励私人资本向国家资本主义方向发展,与国家合营,或用租借形式经营国家的企业,开发国家的富源的由国家力量主导的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一种晚期形态。”

“但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北京能够在其他方面给予一些退让,就如同你们发展自己的国家经济那样,在某些方面给予一些我们想需要的,我想,不但是南亚,或者洛克菲勒家族,会同样在其他方面给予你们想要的,譬如非洲。”尼古拉斯-洛克菲勒放下手里的咖啡杯。

“就如同阁下的故事里的哈默先生和列宁主导下的苏俄一样。什么都能够合作,只要彼此觉得价码合适。” 尼古拉斯-洛克菲勒很是直接的说道。

郜将军的眉头稍稍皱了皱,显然他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但他却没有开口,而是坐等着美国人掀开自己的底牌,或者那才是他们想要说的。

“贵国已经将自己的兵锋指向了马来西亚,诚然,我们认为中国军队的合成化作战水平和远洋投送能力已经足够强大了,但如果给予半渡以击之,那么美国军队的强大力量将是能够打垮登上婆罗洲的中国军队,并恢复东南亚地区的原有秩序的。”布热津斯基忽然开口到。

这只老狐狸一上来就是咄咄逼人之势,这让郜归仁倒也没有想到“我们知道,北京一直是和Party MCA(马来西亚华人公会)有着接触,但您应该知道,DAP(民主行动党)这个作为人民联盟三党中的组成成员党,他们的背后可是有着英国人的背景。” 布热津斯基的话语总是点在了骨眼关键处。

简称民联的人民联盟是由公正党、行动党及回教党在2008年3月8日组成的联合阵线,作为马来西亚两大政治联盟之一,在国会下议院222座位中有着近百席的议席,联邦的十三州中,吉兰丹、吉打、槟城、霹雳、雪兰莪都是该党的主导。

而行动党又是这其中的重要组成力量,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在马来西亚联邦下属各州的支部,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联邦独立以后,人民行动党在马来西亚的原有力量就在当年10月重新组建了民主行动党,也就是说,DAP和新加坡本身就脱开不了关系。这一点,郜归仁将军当然很是清楚

“我还想告诉郜将军的是,我们的情报系统已经得到了消息,新德里将会出兵马来西亚,这是执政的马来西亚国民阵线内的力量发生改变的结果。” 布热津斯基在谈论政治的时候,总是那样的神采飞扬,让人很难觉得他是一个高龄之人。

看来美国人的冷眼旁观倒是一幅‘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的架势。郜将军不动声色的依然是那样的冷然表情,因为他知道,政客也好,财团也好,他们所要的一切就都在这张底牌上了,而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落足点就是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