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三集 卸甲 第23集 卸甲 四、枪炮失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小峰得令立马站起身来,端着一杯酒大声喝道:“抗日班六条军规第一条——”老战士们皆喝:“服从命令,不许擅自行动!”小宝等九凤的声音格外悦耳。

小峰又喝:“抗日班六条军规第二条——”众人又是大喝:“做优秀军人,会打枪,会武术!”这回的声音中加入了晚辈们的声音,声势顿涨。让米处长等政府官员吃惊的不仅是抗战老兵还能背出军规,而是他们的儿孙们都能张口就来。他们不知这是抗日班著名的“四、六、九”,就是四句军歌,六条军规,九句军令。抗日班的老战士们尤其是龙凤虎豹是当传家宝往下传的。

接着“第三条保护战友,伤要救护,死要厚葬;第四条孝顺老人,保护妇女儿童;第五条学习文化,学识字会写信;第六条不打国人,不杀俘虏”大家一一轰然齐诵出来。当然,这里的第五条在现在来说起码是大学毕业的标准了。

大家把六条军规刚背完,小宝拉着若飞站起来走到场中,两人对视一眼便唱起了抗日班班歌。大家一听到若克创作的四句军歌,顿时都眼中噙泪,跟着唱了起来。小玉等九凤都起身拥在小宝身边一起唱了起来:“同胞们起来保卫我们的家园,弟兄们开枪打击我们的敌人,用我们的鲜血浇灌中华大地,用我们的生命安佑子孙后代。抗战必胜!中国必胜!!人民必胜!!!”当年若克要求完整的唱法是唱三遍,后面的三个必胜每遍用一句。小宝们唱到第二遍的时候,晓菲拉着小曼和丽丽也跑到奶奶们身旁,接着其它的小九凤都上去了,全场人的合唱如涛声阵阵。樱子也涛涛不绝地给武男和爷爷奶奶们翻译着,日本议员和武官秘书及拓哉脸色都很严肃地认真听着。

歌声一落,占彪向大家说:“只要我们没有忘记过去,我们虽然不打仗了,我们虽然手里没枪了,但我们的精神头儿就在!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仍然是重机枪那伙人,我们永远是战斗着的。”说罢把第三杯酒与大家同饮了一半,留了一半洒在了地上。

*******************************************************

婚礼在新建成的靠山镇举办,虽说占彪和小宝要求从简,但师弟们不同意,自是十分热烈和隆重。11个连的抗日班官兵以排为单位在33家农舍各放了三桌席,九龙、九虎、九豹、九凤和二民的侦察分队则集中在新建的袁家大院,这里是婚礼主会场。小蝶和小玉为婚礼的司仪,主持得不比小宝逊色。

本来占彪不想惊动新四军这边的,可是九凤之一阿娇得回来啊,自然彭雪飞闻之贺喜而来,不然他也要来的。

秀娟这次是婚宴的主案,阿娇给她搭了下手。大家逗着秀娟说她还是离不开阿娇。已见惯了大世面的秀娟简化了酒菜,一套“太湖四珍”就摆满了桌子。“太湖四珍”是银鱼、白壳虾、鲚鱼和大闸蟹,和“太湖三白”相比主多了一道太湖大闸蟹。“九月团脐十月尖”,这时正是吃蟹的好季节,秀娟老爸顾老二领着一帮渔民送来十多船太湖大闸蟹,个个肉肥黄厚都有一斤多重,足有三千多只。说是要“蟹蟹”(谢谢)抗日班在抗战八年期间保了一方平安。隋涛围着老丈人转让渔民们非常羡慕,顾老二自是十分自得有这么精神的连长当女婿。

这样各排的宴席加上袁家大院的一大桌共摆了一百席,被成义设计成了百蟹(谢)宴。占彪让各排把靠山镇全村各家的一家之长都请到了席上,也有着答谢和告别之意。

占彪和小宝拜完天地后马上领着龙凤虎豹等一应军官到各排敬酒。喜庆中有着凝重,大家心里都知道,这婚宴也是抗日班的散伙宴。见到占彪和小宝过来敬酒士兵们纷纷敬着礼,接着不是唱起了军歌就是背诵起六条军规,气吞山河的气势里不乏悲壮,士兵们都洒着泪笑着喝下杯中酒。

跟着占彪四处敬酒的彭雪飞并不知道抗日班马上就要释兵,他被士兵们的惜别情绪弄得莫明其妙。他以军人的敏锐还发现一个问题,抗日班从来都是枪不离人,可是他们现在只有腰间的手枪,那全班近百挺重机枪、300多挺轻机枪和500多具掷弹筒都哪儿去了?还有走遍各排也没看到哪个院子里有步兵炮和野炮,那可是几十门宝贝啊。不过,对武器他并没太放在心上,因为他只从龟村那儿就受降了一个旅团的装备,新四军现在不缺枪炮了。这次来除了给彪哥贺喜,主要是想打抗日班的50辆卡车和22艘汽艇的主意。他和谭旅长都向新四军军部做了保证,一定利用和占彪的交情弄来抗日班的卡车和汽艇帮助新四军第二天开始向江北的大转移。

成义注意到彭雪飞在挨院敬酒的过程中心神不定的样子,还看到彭雪飞很注意抗日班的武器,还听到彭雪飞问隋涛和三德卡车和汽艇的数量。他悄悄牵了下彭雪飞衣角问道:“小飞团长是不是又有啥事要求彪哥啊?先和我说说我帮你参谋下。”

彭雪飞一听忙端起手中酒和成义碰了一下抬手饮尽:“成义呀,不怪都说你是抗日班的小诸葛,啥事都瞒不过你。”然后拉成义到一旁小声讲道:“成义这事你一定要彪哥帮我啊。我们明天开始就要向江北撤退了,最难办的是我们有个医院,有二百多名行动不便的重伤员连马都骑不了,还有乱七八糟的医疗器械和设备也不方便带走。如果三德的20多艘汽艇能帮我们走海路,就可以把医院直接搬运到我们的山东根据地,那样我们就无后顾之忧了。再有一个难办的是这次地方党政干部的撤退,他们因暴露了身份要把家属孩子带走,一百多个拉家带口的家庭靠步行过江北实在是困难。如果隋涛的50辆卡车要能上手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成义狡黠地看看彭雪飞:“不只是伤员和家属吧,小飞团长。”彭雪飞脸顿时红了,嘿嘿一笑:“你这个小诸葛眼神太刁了,当真人不说假话,还有一个小军工厂的设备。别的,武器弹药都我们自己扛了。呵呵。”

成义严肃起来说:“小飞团长,我也当真人不说假话,我们明天有个行动,如果没有这个行动应该是没问题的,等会儿和彪哥说说看他啥意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