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六十章 夺药(二)

wangvct 收藏 27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72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张贤刚刚发出去的战令又派人紧急追回,命令第一营与第二营不再设伏,向南撤退,在平溪河南岸预设阵地,防备敌人渡河。同时他又命令团部与警卫营马上出发,放弃洞口城,急追先前已经南撤的先头部队,他担心第三营护送的一六九团的医院及辎重队会遇到麻烦。

这个命令下发出去后,雷霆、于长乐以及萧副团长都赶了过来,大家很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临时变更计划是很危险的事,他们需要张贤的解释。

张贤一面命人抓紧时间收拾,马上撤离洞口,一面向大家解释着原因:“我以为松下靖次郎的一二零联队会北投山门镇,哪知道这个松下靖次郎偏不按常理出牌,根据可靠的消息,他已经带着这个联队出现在了城东,从北向南移动。”

“他这是什么意思呢?”萧副团长问着。

雷霆也为之一怔,与于长乐对望了一眼,他们两个人都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不等张贤回答,雷霆当先道:“这个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们是要把我们包围,然后一口吃掉!”

萧副团长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于长乐点了点头,也道:“如今我们没有重火炮,这个洞口城根本无险可守,一旦被鬼子围在了洞口,其后果不堪设想。”

雷霆也点着头,知道于长乐所说得不错,看到张贤这样果断的发出命令,将原先的所有计划都打破了,他还有一些不甘心,想了想对张贤道:“张贤,其实我们还有另外一套对策,没必要这样匆匆忙忙地撤离。”

“哦?你说说看?”张贤问道。

雷霆道:“我们其实也可以行一次险,就让鬼子把我们包围,同时急电张师长和王长官,让他们急派援军赶来。只要我们在洞口城坚守上一日一夜,我想我们的援军就可以到达,然后便里应外合,中间开花,将敌人的这两个联队齐齐歼灭!”

于长乐的眼睛也一亮,兴奋地道:“不错,雷大哥的建议实在不错,这样一来,也就是逼迫着上峰与日军进行最后的决战,呵呵,我可以看出来,王长官对一六九团和贤哥很是在意的,他一定不会让一六九团被敌人吃掉的。这样一来,我们一定可以速战速决!早日结束这次会战。”

张贤白了他们一眼,却摇了摇头,坚定地告诉他们:“你们别有这种妄想。首先,王长官自有大手笔来应对这次会战,这不是我们操心的,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打好自己的仗就行了;其次,现在与敌人决战,还为时尚早,就算我们可以顶住敌人的猛攻,援军也及时应援,里应外合,我们也无法断绝鬼子的退路,他们还可以放弃洞口,通过山门镇退到隆回。最后一点,我要强调一下,在我们以后的作战中,无论何时何地,请两位尽量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援军和友军都是不可信的!打不过宁愿败溃下来,也不要去想援军!”

雷霆和于长乐对望了一眼,有些不明白,于长乐问道:“援军和友军不可信?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张贤和萧副团长对望了一眼,两个人都会心地点了点头,同是从常德走过来的人,当然知道其中的心酸。见到于长乐还在问起,他也只能悠悠地道:“如果援军可信,那么,就不会有常德被打没了的五十七师,也不会有衡阳投降的第十军了!”

雷霆和于长乐都愣在了那里!

*************

张贤带着团部和警卫营很快就撤离了洞口城,从城南的平溪桥上离开了这座刚刚收复两天的城镇,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同时,张贤也非常清楚,迟早自己还是要回来的,可能也就在几天之后。

按照原订的计划,一六九团的下一站会是凤凰山下的毓兰镇,那是洞口西南三十华里外的一个小镇子,同时也是洞口往武阳间的要冲,武阳此时已经被日军南路的关根支队攻占,但是关根支队旋及又陷入了汤恩伯第三方面军的包围之中。一六九团会在毓兰镇休整,等待着上峰下一步的作战命令。五十七师也会从江口方向过来,那时就是再次会攻洞口的时候了。

刚刚过了平溪河,前方便传来了枪炮声,这让众人都吃了一惊,那个方向照理说不应该有敌情,在前面前行的是一六九团牛华天的第三营护卫的辎重队与战地医院和部分伤员。

“不好!一定是鬼子绕到了南面!”张贤经不住大叫了起来。

大家也都紧张起来,按照熊三娃提供的情报,如果前面有敌情出现,那只能是松下靖次郎的一二零联队。这个松下靖次郎绕着洞口城转了一个大圈,从西面过不来,便从北面绕到东面,再到南面,就是要堵截一六九团。

“要是真是松下联队可就遭了!”雷霆也这样的叫了起来。是呀,谁都明白,以第三营护卫的那些非作战部队来说,与敌人正面相遇,其后果可想而知。

张贤急令警卫营轻装急行军,向着枪炮声响起的地方奔去,听这声音,应该就在五里之外,可是山路并非平地,弯延崎岖,起伏不平,跑过去只怕也要三四十分钟之后了。

看到张贤如此着急的样子,警卫营的邓营长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只是对于团部又有些不放心,问道:“团长,警卫营轻装前进,那么团部万一遇到了鬼子怎么办?”

张贤道:“你尽管快去,团部还有我们团的一个特务连呢,你带着这些东西跑不起来,要是遇到了鬼子我自有对策。”

听到张贤这么说,邓营长再没有多问,带着自己的警卫营向着枪炮声响起的地方跑了过去。

“贤哥,要是遇到了鬼子你有什么办法?”于长乐信以为真地问着。

张贤却双手一摊,笑道:“我有什么办法,要是真得遇到了,我们就只好等着束手就擒了!”

雷霆道:“那你还让警卫营离开?”

张贤正色地道:“前方如果真得是鬼子偷袭,那么单凭着第三营击退敌人,根本是力不从心的。那些辎重丢也就丢了,但是我们的随军医院、伤员也在前面,要是真有一个三长两短,我这个当团长将永远心存愧疚。”

“所以你宁愿自己冒险,也不愿意让那些伤员遇难?”

张贤肯定地点了点头。谈话间又不免长叹了口气,道:“要是我们的兵力足够,我倒真想在洞口城摆一个空城计,也就不必要这样急急忙忙地撤离了。”

“哦?”听他如此一说,雷霆与于长乐都来了兴趣,忙问着:“那你快跟我们说说想法。”

张贤笑了一下,道:“洞口西面的鬼子一三三联队来势汹汹,一个大队作为前锋,我们可以在印盒山设伏打掉这个大队,但是鬼人随后马上还会过来两个大队,如果不及时撤离,第一营与第二营势必陷入苦战之中,这个时候,松下联队再从东面和南面夹击过来,我们肯定会陷入绝境之中。呵呵,如果我们是两个团,那么就好办得多了。我们可以让出洞口城,叫松下联队扑一个空,一个团集中兵力击败西犯之敌,另一个团迅速展开,攻击立足未稳的松下联队,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算不能完全歼灭掉松下联队,也可以扒他一层皮!”

雷霆点着头,同时又笑道:“这个松下靖次郎并不是吃素的,只怕你的计谋会被他看破,到时再来一个将计就计,只派一小队入城,等我们的兵力一出现,再配合敌人一三三联队从北面包抄下来,呵呵,只怕两个团也会让他们包了饺子。”

张贤也笑了,点着头,道:“你说得不错,我们根本是兵力不够,就算有两个团,我也不敢如此行险。”

于长乐却道:“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等西面的两个营伏击敌人一三三联队前锋成功之后,再让那两个营南撤,你让他们马上撤离,等于先前所做的工作全部白费了。”

张贤摇了摇头,告诉他:“你的想法很危险,松下靖次郎突然出现在我们的东面,你以为他会给我们打伏击的机会吗?就算我们可以打一个漂亮的伏击,再让那两个营撤离战场,只怕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想撤也撤不下来了。我可不想捡了个芝麻,丢了个西瓜。”

雷霆和于长乐同时点了点头,同意张贤的看法,也理解了当时张贤作出全团不要战果,迅速南撤的苦衷。

正说之间,特务连的王连长跑了过来,急急地对张贤报告着:“团长,我们的侦察兵发现鬼子有大队的人从东面向这边过来了!”

闻言,众人皆为之一愣。

“鬼子来得好快呀!”雷霆不由得叫道,同时问着:“他们离我们还有多远?”

“他们的斥侯离我们也就三里地!马上就要过来了”王连长道。

“我们怎么办?”于长乐问着张贤。

这确实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张贤也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将警卫营派出去,敌人的大队就出现了,那么也就是说前面第三营遇到的可能只是小股的敌人分队,那边的战斗应该不成问题了,事实上,前面的枪声也渐弱了下来,战斗可能很快就要结束了。只是,在这么狭小的地域上,鬼子的大队竟然能够钻隙而来,这说明自己当初在洞口城布防上还是有漏洞的,此时,自己的团部除了一个特务连不到两百的人之外,其余全是些通讯、报务、参谋、政治教导之类的非作战人员,再加上驮着资料、器材等物资的一个骡马队,所有的人加上牲口足有近五百余口,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目标了。

“这真是不期而遇!”雷霆也叹了一声,建议着:“张贤,我们应该立刻占领有利地形,所有的人员紧急戒备,进入作战准备,同时派人向警卫营求救,让他们迂回到敌人的侧面去,双管其下,将之击退!”

王连长也点着头,催促着:“团长,下命令吧!”

张贤看了看附近的地形,前面是一个三叉路口,从北面洞口过来,一条是向东再折向东南奔往高沙镇,一条向南再折向西南奔往毓兰镇,不用想,鬼子一定是从那条往东的路上过来的。而这附近,北面是刚刚过来的平溪河,两侧东边是大片的稻田,西边倒是有一座不高的山包,山包上是一片松树林,一条小路从这条大路通向了山包之后,显然那边有一个小村落。

“往西从这条小路到山包后面去躲一下!”张贤指着那条小路,这样地命令着。

雷霆怔了怔,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只用了不一会儿,团部已经从大路上转到了山包之后,看了看这里的地形,于长乐摇了摇头,这真是一块死地,从大路上看,这是一座小山包,但是来到了山包之后再看,这里原来是一个小山岙,三面环着山,一面平地,如果敌人发现他们,从大路上杀将过来,那么,他们都将成为瓮中之鳖,跑都跑不了。

也就在大家刚刚藏住身形,张贤和雷霆等人爬到山包上的树林中,就看到一队鬼子骑兵从大路上过来,转向了洞口而去,这是敌人的一队斥侯,紧接着不一会儿,一大队鬼子兵从东面跑着步快速而来,只在大路上留下一道烟尘,也向着洞口而去。山包之后,团部里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会被鬼子发现,而最令人担心的却是那些骡马,如果有一只嘶叫起来,都肯定会被敌人发现,饲养员个个紧张万分,都拿出草料小心地伺候着这些平日里被他们又抽又打的牲口。

“敌人意在洞口!”张贤肯定地告诉大家:“松下靖次郎肯定是要包抄我们的退路的。”

雷霆也点着头,同时又有一些后怕:“幸亏我们从洞口出来了,不然,再晚一点,肯定会被他们堵在里面。”

于长乐也笑了起来:“这些鬼子没有想到我们其实就在他们的身边,呵呵,他们还以为我们还在洞口城呢,就让他们去扑一个空吧!”

张贤却紧崩起了脸,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等鬼子一消失,便立刻催促着大家赶快上路,追上前面的部队:“松下靖次郎如果在洞口扑了一个空,肯定会掉转头向我们追击的!”他这样地告诉大家。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