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孙子》九地第十一 九地不是地


九地明明是地,孙子解释的很清楚,你凭什么说不是地?你敢颠覆兵圣人几千年的真理?且听某慢慢道来,孙子说的这九种地,你细看即不是地形,也不完全是地利,而是指身处不同状态的境地,就如‘陷某于不仁不义之地’的地是一样的,境地非地也。还有人说九地是论述的战略地形,这个说法还算说得过去,但我认为都没有境地准确。九种境况深刻影响人的情绪情感,反过来掌控好人的心情是得九地之利的重要基础。

孙子把九种境地分为:“散,轻,争,交,衢,重,泛,围,死”。又说: “是故散地则无战,轻地则无止,争地则无攻,交地则无绝,衢地则合交,重地则掠,泛地则行,围地则谋,死地则战”。 感觉这个分类是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而定的,已经不能适用于当今。充分利用各种境地的特点,能 “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 前面说的是防止九地的不利于我,下面说的是如何利用九地不利于敌。总的原则仍然是 “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

下面长长的一大段,孙子基本上是以深入敌境的情况为例来说事,因为这种情况下最不利,问题最多,学问也就自然最深。开头便来一个难题: “敌众而整将来,待之若何?”,孙子的破解之法是:“首先夺其关键有利之处,则敌人必然被动应付,主动权即失,必听从于我”。这一招写出来好像没什么高明的,可实际中实现之可不是闹着玩的,找不到敌人之所爱,大概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所以说深入敌国作战,不要等敌人集结大批军队,并从容整齐的来与我对战,一定要 “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如果我们深入敌后站稳了脚跟,就要注意军队的凝聚力,尽管 “为客之道,深入则专”, 但仍有很多不利于我军“专”问题需要注意。首先要 “掠于饶野,三军足食。谨养而勿劳,并气积力”, 就是吃敌人的,用敌人的,还要努力做到养精蓄锐。充分利用深入敌国带来的凝聚力自然增强,需要注意的是 “禁祥去疑”, 即禁止占卜吉凶和各种猜疑等小道消息在军中传播。这样,军队士卒就会变成‘诸、刿之勇也’,就是专诸、曹刿那样的勇士。这样,整个军队就形成了战斗力,象常山之蛇那样: “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

[齐勇如一,政之道也;刚柔皆得,地之理也]。齐勇如一就是说军队的战斗力调理的象常山之蛇那样成为统一的一个整体,这是组织、教育等政治方面的学问和能力。刚柔皆得就是说进可攻,而且攻击力能尽情发挥,退可守,而且退步从容安然,这是地利把握的好。[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易其事,革其谋,使人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虑。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而发其机。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这段话解释多了感觉意义不大,从政治角度看是愚民政策,从战争角度看是做好保密工作,从组织角度看是在没有统一思想认识情况下保持凝聚力的权宜之计。[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九地之变,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这里孙子道出了境地与人情之理的关系,其实这里隐含的道理就是那句著名的话:“地利不如人和”。人和不行,有好的地利也白扯,人和武问题,地利不足也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反败为胜。下面孙子论述的就是这个道理,不多说了,各位看原文吧。论完了己方的九地之术,结尾处孙子又加了一句这样的话:[故为兵之事,在顺详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是谓巧能成事]。我看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说话前后照应事理而已,知己然后知彼而已。[是故政举之日,夷关折符,无通其使,厉于廊庙之上,以诛其事],这段是论述做好保密工作。[敌人开阖,必亟入之,先其所爱,微与之期,践墨随敌,以决战事。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结尾太经典了,战争不是公平的游戏,抓住机会就要渗入,抢夺对其有利的关键所在,更不能象打扑克牌那样约定对垒日期,抛弃墨守成规的一些成见,顺随敌人的意图做战略决策。所以开始要像处女一样的柔弱,令敌人轻敌放松门户的把守,最后象脱手的兔子飞快,使敌人来不及阻挡。


原文:九地第十一

孙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泛地,有围地,有死地。诸侯自战其地者,为散地;入人之地不深者,为轻地;我得亦利,彼得亦利者,为争地;我可以往,彼可以来者,为交地;诸侯之地三属,先至而得天下众者,为衢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为重地;山林、险阻、沮泽,凡难行之道者,为泛地;所由入者隘,所从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之众者,为围地;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者,为死地。是故散地则无战,轻地则无止,争地则无攻,交地则无绝,衢地则合交,重地则掠,泛地则行,围地则谋,死地则战。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敢问敌众而整将来,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凡为客之道,深入则专。主人不克,掠于饶野,三军足食。谨养而勿劳,并气积力,运兵计谋,为不可测。投之无所往,死且不北。死焉不得,士人尽力。兵士甚陷则不惧,无所往则固,深入则拘,不得已则斗。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约而亲,不令而信,禁祥去疑,至死无所之。吾士无余财,非恶货也;无余命,非恶寿也。令发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卧者涕交颐,投之无所往,诸、刿之勇也。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敢问兵可使如率然乎?曰可。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而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是故方马埋轮,未足恃也;齐勇如一,政之道也;刚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携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易其事,革其谋,使人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虑。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而发其机。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此谓将军之事也。九地之变,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凡为客之道,深则专,浅则散。去国越境而师者,绝地也;四彻者,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浅者,轻地也;背固前隘者,围地也;无所往者,死地也。是故散地吾将一其志,轻地吾将使之属,争地吾将趋其后,交地吾将谨其守,交地吾将固其结,衢地吾将谨其恃,重地吾将继其食,泛地吾将进其途,围地吾将塞其阙,死地吾将示之以不活。故兵之情:围则御,不得已则斗,过则从。是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预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一不知,非霸王之兵也。夫霸王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是故不争天下之交,不养天下之权,信己之私,威加于敌,则其城可拔,其国可隳。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犯三军之众,若使一人。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害,勿告以利。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夫众陷于害,然后能为胜败。故为兵之事,在顺详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是谓巧能成事。是故政举之日,夷关折符,无通其使,厉于廊庙之上,以诛其事。敌人开阖,必亟入之,先其所爱,微与之期,践墨随敌,以决战事。是故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