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悟《孙子》地形第十 地利之巧要靠人来运作[长城军团]

温带杨 收藏 14 318

感悟《孙子》地形第十 地利之巧要靠人来运作


此篇是将上面几篇中提到的地形问题单独拿出来细加研究。孙子把地形归纳为: “通、挂、支、隘、险、远” 这五种。通形就是谁都可以来来往往;挂形就是我可以往,难以返的地形。这样的地形敌无备可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就别去了;支形就是我出而不利,敌出也不利。这样的地形一般不要去,如果敌人去了,等他半出而击之利。明显前面讲的半渡,河流就属于支形。隘形就是谁先占领对谁有利。险形也是谁先占领对谁有利。上一篇讲的天涧、天罗、天隙等地形,如果我先占领高处,就是这里说的隘、险之形。远形就是双方势均力敌,谁过来谁劳师远袭不利的地形,感觉中唐时高仙芝的西亚之战就是劳师远袭,不占地利优势。

地形之利还要参以军队自身的特质,其作用才能发挥,孙子[非天地之灾,乃将之过者有六,有走者、有驰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双方势均力敌却不出全力击敌造成败逃的叫‘走’;卒强吏弱,叫‘驰’;吏强卒弱,叫‘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叫‘崩’;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叫‘乱’;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叫‘北’。凡此六者,败之道也,这是挡将官不可不认真对待的。地形只是战争的助力。用好则起作用,甚至起决定作用,不知地形学问往往战败。

说完地形孙子又来了一段治军带兵之术,好像前几篇也有这样的现象,多出提及如何带兵,如何任事。这里孙子主要讲爱兵是凝聚力和战斗力的源泉:[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下面这段话先具体而理论,具体阐述知己知彼的情况。[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


原文:地形第十


孙子曰:

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凡兵有走者、有驰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凡此六者,非天地之灾,将之过也。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卒强吏弱,曰驰;吏强卒弱,曰陷;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凡此六者,败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隘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故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于主,国之宝也。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