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能,中国何以不能?----

加蓬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翁丁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病逝,终年73岁。做为西非一个人口仅一百五十万的落后小国的总统,邦戈之死却出人意料地引起了法国媒体的广泛关注,一连多日不吝报道。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法国总统萨科奇不仅表达了深切哀悼,称之为“伟大的、忠诚的法国朋友”,而且要关注法国全球利益、公务极其繁忙的萨科奇竟然还要亲自参加他的葬礼。

法国的表现之所以令人感到反常和不可思议,并不仅仅加蓬是一个落后的非洲小国,更重要的是,加蓬完全与法国的价值观南辕北辙。加蓬独立仅仅四十九年,但在法国接受教育、并在法国扶持下上台的邦戈却连续执政41年并死于任上(颇具讽刺的是,他在最后一次就职时宣布,一个领导人死在任上是最大的失败,应该留点时间给余生。),是世界上除君主外在位时间最长的国家元首。他及其家族几乎垄断了全部权利。他的儿子出任国防部长,他的女婿是现任外交部长(还曾担任过矿业部长和财政部长),女儿也身居要职。而政治上的反对派则流亡国外。这个国家百分之五十依靠石油,然而百姓却无法分享到石油红利。相反邦戈本人却聚集了大量财富,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尽管没人真正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财富。法国媒体报道称,邦戈及其家人在法国拥有大量不动产,其在巴黎拥有的财产比任何其他外国领导人都更多。可以说加蓬和中国支持的非洲国家苏丹、津巴布韦以及亚洲的缅甸和朝鲜,没有任何区别。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却和第五共和国例任总统保持极为密切的关系。前总统德斯坦此时也打破沉默,披露邦戈曾重金支持希拉克的总统竞选,从而成为也是法国在非洲的最亲密盟友。双方的特殊关系从邦戈的一席话可见一斑:“非洲没有法国,就如同汽车没有司机,法国没有非洲,就如同汽车没有碳氢燃料”。不但法国长期公开支持邦戈,西方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指责加蓬独裁、腐败、违反人权。更没有任何国家对法国施加压力,以使加蓬改弦易辙。这和西方对待中国和中国支持的苏丹、津巴布韦、缅甸和朝鲜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这不由得使人困惑甚至愤怒地发出这样的疑问:何以西方能,中国不能?

其实,这种西方能,中国不能的事例绝非个案。当朝鲜进行核试验的时候,美国宣称对韩国和日本提供安全保护,自然也包括核安全。可是中国为什么就不能宣称给予朝鲜安全保护呢?美国可以禁止任何国家向一个主权国家古巴出售武器,却可以不顾中国的反对,向它自己也承认是中国一部分的台湾出售武器?美国为了支持以色列,拒绝参加联合国召开的反种族歧视大会。当欧盟反对加拿大捕杀海豹时,加拿大总督庄美楷公然来到现场与众人共同生吃海豹心进行回应。加拿大国会公然否决加拿大政府已经签署的三项与禁止童工、强迫劳动和增加工会权利为核心的联合国劳动公约。美国出台的大规模救市计划,就可以公开规定只能购买美国货,中国的四万亿方案何以就不能?

从西方的角度讲,在它们的潜意识中,西方的黄金岁月十九世纪仍然没有结束,“十九世纪思维”仍然根深蒂固。它们有制定规则的权利,更有解释规则的权力,更重要的是还享有规则的豁免权。而西方之所以视中国为威胁,因为中国的崛起将会彻底终结他们的“十九世纪”。而从中国角度讲,虽然三十年间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然而,在整体上,我们仍然无法和西方抗衡。依然是实力不济。因此,面对西方单方面有选择的不公正压力,中国只能一方面继续对之表示支持,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得不应和西方的要求。比如,同意美国提出的六国会谈机制来解决朝鲜问题。美国可曾同意举行国际会议解决以色列问题?中国也不得不派驻特使到苏丹斡旋,说服同意联合国维和部队进入,而中国做为应变之策,也成为在苏丹的最大维和力量。但是我们相信,这一切都会改变的。随着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西方能,中国也能,还要象今天的西方一样,中国能,西方不能!

附:我一直很不明白,国内的自由派精英究竟是过于理想化而相信西方,还是由于视野不够宽广而被西方蒙骗,或者干脆就是甘心随之起舞。否则,何以东西方不平等交流了一百五十多年,到今天却居然连西方的本质都难以识别?西方眼里除了自己的利益,哪还有什么公理和普世价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