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悟《孙子》行军第九 细节决定成败[长城军团]

温带杨 收藏 10 273
导读:[size=16][B][color=#3333CC]感悟《孙子》行军第九 细节决定成败[/color][/B] [/size] [size=15] [face=仿宋_GB2312]该篇是在军争九变的基础上,选择有利的地利行军作战、安营扎寨、侦察敌情等方面的学问,也是备尝具体的深入阐述,属于孙子学问的精髓所在。 内容很多,注解起来干巴巴,还是采取感悟心得的方式,有感即说,无感即略过。孙子说在山谷中行军作战,要[color=#DD4822] ‘视生处高’, [/color]感觉众人的解释与某所悟有所差

感悟《孙子》行军第九 细节决定成败


该篇是在军争九变的基础上,选择有利的地利行军作战、安营扎寨、侦察敌情等方面的学问,也是备尝具体的深入阐述,属于孙子学问的精髓所在。

内容很多,注解起来干巴巴,还是采取感悟心得的方式,有感即说,无感即略过。孙子说在山谷中行军作战,要 ‘视生处高’, 感觉众人的解释与某所悟有所差别,曹操解释说‘生者,阳也’,意思是说军队驻扎要居高向阳。我认为老曹解释也是过于粗放,我认为军事上应当讲地利,不能讲地形,不是所有居高向阳就有利,马谡失街亭可谓视生处高,结果呢?孙子这句话的本意是军队在山地的情况下,要视察适合生存的路径和场所,按照这样的思维原则选择居高有利的地形。看了许多版本,都没有把这句话解释的科学清楚,我认为我的理解是最科学的(说话要谦虚,还是说不知这样理解正确与否容易招人喜欢,呵呵)。

[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这话看着就是真理,但要运用的好,还是需要专研一番的。马超战曹操,老曹欲过黄河夹击马超,有人建议马超等曹操半渡而击之,马超大喜,人皆以为这是按孙子兵法打仗,绝对的正确决策,没想到曹操半渡的兵力也完全够骚扰马超韩遂的,搞的马韩两线作战很是被动。半渡的实质是待敌人前后各半都构不成完整的攻防体系之时,萨尔虎之战努尔哈赤歼杜松可谓活用半渡,好像杜松粮草先行,结果被全部击毁江中。所以思考战争的学问必须象洗衣机的发明一样,抛弃其形式,深究其理,方能推陈出新,灵活应用。

[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好像项羽、韩信都违背之而大胜特胜过。战争的规律真是奇正相生、虚实变化、转圆无始终、难知如阴啊!。

[平陆处易,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一直在思考现代战争中的地利问题,地利的作用好像大大降低了。感觉把孙子这些具体阐述上升到不利于展开攻势,阻碍进退的空间才是不利的地利。如中国要打日本军国主义(假设啊,日本网特看了别心惊肉跳),朝鲜半岛必须为跳板,这样才有利,海参崴港如掌握在中国手里,日本即面临左右夹击。

[绝天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这个解释一下,可能有的同志不知孙子指的是什么。两山夹一水为天涧;四周高中间低为天井;三面环山易入难处为天牢;草木茂密如罗网一样为天罗;地势低洼泥泞为天陷,滑铁卢就是典型的例子;山路狭窄为天隙。凡是这些地方别停留别靠近。

[军旁有险阻、潢井、蒹葭、山林、□①荟者,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伏击的上佳地形如上所述,险要或多阻碍之地,积水多的潢井之地,水草丛聚的蒹葭之地,山林及草木繁茂之地。举点具体的例子看着更生动易于理解,平型关那林彪选的伏击地形就是天隙,黄土岭和响塘铺伏击就是山林险阻之天罗之地,神头岭伏击有点特别,那地形既不是天井,也不是天牢,倒有点象天台。只讲地利不讲地形,可以理解为拱起来的天牢,呵呵。

下面这一大段段话是透过观察到的现象判断本质的学问,直接搬过来不再解释,总之很启发人: “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散而条达者,樵采也;少而往来者,营军也;辞卑而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轻车先出居其侧者,陈也;无约而请和者,谋也;奔走而陈兵者,期也;半进半退者,诱也;杖而立者,饥也;汲而先饮者,渴也;见利而不进者,劳也;鸟集者,虚也;夜呼者,恐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旌旗动者,乱也;吏怒者,倦也;杀马肉食者,军无粮也;悬□②不返其舍者,穷寇也;谆谆□③□③,徐与人言者,失众也;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先暴而后畏其众者,不精之至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

下面这段话对今天的各个组织和各项工作都有帮助。[卒未亲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故合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未亲在今天可以拓展为思想不通,一个团队应当首先在‘合之以文’上做足文章,适合用文的问题不适合用武的手段,属于观念和纠纷问题,即使僵化后产生违反规章问题,也要首先解决思想问题。人心顺则百顺,上面孙子已经说了 ‘数罚者,困也’。 陷入困境简单的动用手中的权利最省事,但后患无穷。这样敢于草率动用处罚的人往往又最胆小,那怕有一人有意见也畏首畏尾不敢决断。就是孙子说的 ‘先暴而后畏其众者,不精之至也’; 孙子的最后这句话也是很有深意: “令素行以教其民,则民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则民不服”。 那么如何才能做到令素行呢?孙子解释说“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与众相得是个大学问,孙子这里没有说,俺也不做深入讨论了。


原文:行军第九


孙子曰: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绝斥泽,唯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丘陵堤防,必处其阳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流至,欲涉者,待其定也。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远之,敌近之;吾迎之,敌背之。军旁有险阻、潢井、蒹葭、小林、□①荟者,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散而条达者,樵采也;少而往来者,营军也;辞卑而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轻车先出居其侧者,陈也;无约而请和者,谋也;奔走而陈兵者,期也;半进半退者,诱也;杖而立者,饥也;汲而先饮者,渴也;见利而不进者,劳也;鸟集者,虚也;夜呼者,恐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旌旗动者,乱也;吏怒者,倦也;杀马肉食者,军无粮也;悬□②不返其舍者,穷寇也;谆谆□③□③,徐与人言者,失众也;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先暴而后畏其众者,不精之至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谨察之。兵非贵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夫惟无虑而易敌者,必擒于人。卒未亲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故合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则民服;令素不行以教其民,则民不服。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