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命中注定我爱你——面具、成长以及种种

傲视蓝天 收藏 7 201
导读:在进入我们的主题之前,我也来谈谈我对乔恩的观感。在命中之前,我只看过她的王子变青蛙,但我认为那是一部很聒噪的电视剧,因为配乐的时机真的不对,搞笑风格又过于夸张,所以不是很喜欢,但在那里,我还是记住了陈乔恩的名字。因为她演的爱钱女叶天瑜,感觉很不错,我一直觉得她长的,是很有观众缘的那种类型。 今次看命中时,我发现陈欣怡的性格和叶天瑜完全不同,和陈乔恩自己也不一样。陈乔恩自己说自己是一个很难搞的人。我前几天补完她的综艺节目型男大主厨看。是因为看完那个,才在信中说两年后的伊莲看起来更像是陈乔恩

在进入我们的主题之前,我也来谈谈我对乔恩的观感。在命中之前,我只看过她的王子变青蛙,但我认为那是一部很聒噪的电视剧,因为配乐的时机真的不对,搞笑风格又过于夸张,所以不是很喜欢,但在那里,我还是记住了陈乔恩的名字。因为她演的爱钱女叶天瑜,感觉很不错,我一直觉得她长的,是很有观众缘的那种类型。

今次看命中时,我发现陈欣怡的性格和叶天瑜完全不同,和陈乔恩自己也不一样。陈乔恩自己说自己是一个很难搞的人。我前几天补完她的综艺节目型男大主厨看。是因为看完那个,才在信中说两年后的伊莲看起来更像是陈乔恩自己而不是陈欣怡。这里涉及我对乔恩的感受。那就是她不是一个乖乖女,她身上有叛逆因子,是一个会耍个性的人,而且容易让人看到。就比如你举例的那个看人的眼神,其实是她的一个无意识举动,可能并不指向她的内心。我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倒不是因为了解她,我们知道我们谈论演员时其实都只是自己心中构筑的一个形象而已,并不可能真正的了解她们。

其实我要说的是,对于你在EP15中对欣怡的解读,我有一些略微不同的看法。这是今天给lj写了信之后冒出来的。因为她问我,两年后的欣怡和存希的相处方式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呢?怎样是比较合理的?G,我们虽然都冥冥中觉得乔恩的表演有问题,但是,我们没有特别明晰的讨论究竟怎样才是合理的相处方式。而欣怡变成这样在我们看来是不合理的,但脚本这样写了,写出来了,作为一种假定的合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看出什么呢?这就是我今天的主题,关于面具和成长,以及派生问题种种。

先说乔恩的表演是什么时候出现问题的,G,我认为最早要推演到EP14,那场抢车位的戏,你还记得吗?或许,你重看时总是跳过那一段,因为,在存希这里,那属于跟踪戏了,你说你重看的部分是到跟踪戏为止的。所以我怀疑你会跳过。^_^

那么在这场戏里,欣怡的表情是冷冷,而且有点不耐的,那种不耐,隐藏的很深,是一种一眼看到某些东西就会不耐的神情,还有一个小小的摸耳朵的动作,这个动作,在后来,好像还出现过几次。我现在回看那里,觉得,那个冷冷的表情,还有那个摸耳朵的动作,以及那个隐藏的很深但还是会被眼尖的人看见的不耐,其实是很陈乔恩式的。

这就要回到一个问题,陈欣怡是一个怎样的人?那个伤害,究竟让她改变的是什么?或者说我们之前一直讲的感觉不对,在我们看来,陈欣怡变成怎样是符合我们的期待和意念设置的?

陈欣怡是一个便利贴女孩,但我在陈欣怡的整个人格演化过程中,看到让我最喜欢的一个点是,她不是一个没有自我,以及软弱胡涂的女人。她是隐藏了自我,甚至在与前男友的相处过程中,看起来真的是软弱和胡涂的烂好人。但其实,在和存希的相处中,我仍然感觉这个女孩是不卑不亢的,这个不卑不亢当然不是我们理解意义上的对人态度,而是处在陈欣怡这个角度的不卑不亢。她温暖,体贴,善解人意,不会为自己争取利益。她对待存希,即使在有时存希很过分的时候,也仍然以她自己的方式理解着存希甚至保护着存希。这样的人,很容易被人误会为懦弱。但其实,欣怡的表现不是出于委曲求全,而是因为,她真正的站在他人的角度想。这个区别我们可以举几场戏来说明。EP5中存希把离婚协议书交给欣怡签字,没有个性的欣怡当然会选择接受,但是和存希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现在才知道,你有多恨我毁了你的人生。这是体贴的陈欣怡会说出来的话,也不稀奇,但这时,我们已经可以看出,欣怡其实是站在存希的角度来理解存希的举动,所以,她才可以接受,不然,就算接受,也只是一种假象和压缩。压缩自我和隐藏自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因为压缩一定会反弹,但隐藏其实更多的是找到另外的方法伸展。接着,欣怡又说,我希望你可以把自己的心勇敢的打开,看一看其实我和姜母岛上的人都是好人。这个态度,就真的是不一样了,换句话说,陈欣怡可以站在存希的角度想,但是,她仍然没有放弃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力,那其实,就是不卑不亢。我喜欢欣怡的地方就在这里。每一个保护存希的举动,欣怡都是出于自愿和真心,在别人看来,是傻气的,甚至连奶奶都看不过去,骂存希说 不要以为她不说,就不会痛。欣怡是痛的,但其实,因为欣怡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于是找到了问题存在和行为方式的合理性,因为如此,她的痛可以被自身缓解,只要她找到那个理解的点。她不是自怨自艾的缩在自己的壳中,而是用一颗温暖的心去努力的靠近别人。她的身影,一直光明磊落,姿态虽低但是骨骼却高。换句话说,陈欣怡也是一个有气量同时对待事物态度成熟的女人,只是这个气量这个态度,是借由理解他人入手的。在得知存希要卖姜母岛的时候,欣怡到存希公司质问存希,她写的纸条是,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能欺骗我。后来存希说明自己之所以上错床是因为乌溜溜父子捣鬼,欣怡于是马上说对不起。说完之后还是要走,因为一事归一事。从中可以看出欣怡是一个不会混淆的人,就是她其实很就事论事,这种明白,是很重要的。G,我在与人相处中有一个最大的原则,就是,一事归一事,不能混淆,还有就是不迁怒于人,我会因为某人心情不好,但绝对不会把这种坏情绪带到另外的人身上,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看到欣怡的隐藏自我,但其实,除了要受气之外,欣怡本身的人格,没有被导向不好的地方,这是我很喜欢的。也是存希说的,她很叫人怜惜。因为真诚,

因为善良。但我发现,原来欣怡在爱情中是要求自尊的,对于别人她可以不要求,但对于爱情,她要自尊。所以,她不会死缠烂打存希,就算她可能感觉到存希有点喜欢她了,而在存希要拿掉纪念品之后,欣怡决定离开,自己抚养纪念品。所有的事情,欣怡都可以站在存希的角度想,但这件事不行,欣怡没办法站在存希的立场想,因为这件事根本是假的,这件事没有逻辑可言,尤其是在存希曾经跑进手术台解救要流产的欣怡,尤其是在存希为了孩子决定和欣怡结婚,而且表现出了父亲的温柔时,她真的不明白了。她原本对存希是没有抱什么期望的,但是,存希的表现给了她期望,比她想象的还要多。因为有期待,所以有误会滋长的可能,所以有下面的痛彻心扉。在欣怡不能理解的范围内,存希的表现让她觉得痛了。

这是两年以前的陈欣怡,所以在病床上,欣怡说不要见存希,甚至连道歉的机会也不给他。

那么两年后的伊莲呢。她学到的究竟是什么?在伤痛和时间中,是如你所说的优雅的长大,还是带上一副面具?我发觉其实两条路都可以走,会有不同的味道。

我们先说前一种,也是我们预先设想的一种。为什么我在设想时只想过这条路,长大的路呢?我想了想觉得那既是由于脚本中的那个两年时间处理的太美(那其实也是编剧的初衷),同时也是因为那是我们一心所想,我们都渴望看见透过伤痛,两个人,会以更美的身姿站立,同时最后的携手才会更美。那么,我对两年后伊莲的整体性格的设置应该是这样的。首先,她当然是独立了,这一点,剧本中有表现。那么除了独立之外呢,我希望看到的陈欣怡是保持了以往的优点,并且,以更自信的态度发扬的样子。我希望看到蜕变后的陈欣怡,是一个成熟稳重独立的女人,是一个有忧伤但懂得把忧伤收藏的女人,是一个褪去了便利贴的隐藏自我,而在骨子里保留着陈欣怡的温暖乐观坚强天真的女人,是一个对世界有着温度和明媚笑容的女人。

她当然可以在见到纪存希的时候冷漠,因为存希伤害她至深,但是绝对不应该是挑衅的有仇必报的神情,那个神情是陈乔恩的不是陈欣怡的。她可以对存希冷漠但是不能对别人冷漠,因为陈欣怡本来就是一个就事论事的人,这一点不会变,所以,在抢停车位的时候,欣怡的态度放的太冷了,可以更温和一点。(这里,我觉得是编剧在设置桥段上只考虑了效果,也就是存希看见欣怡不一样的地方的那种笑果,而不是欣怡性格发展的稳定性,其中欣怡给石头贴便利贴的行为,还有在病床上醒来说道歉的行为,我觉得是符合对欣怡的设定的,但是后面一段,编剧在考量上是为了出笑点,引出欣怡对别人态度和存希态度的区别上,是不对的),欣怡应该不会开口骂存希,欣怡可以变坚强但不是变泼妇,所以在家中当存希要道歉的时候,欣怡说:“道什么歉,说你不能喜欢我吗,我两年前就知道拉。”这句话也没有错,欣怡可以说,但是说的语气错了,那种上扬的语调,略带嘲讽的,是讽刺存希也是讽刺自己,是不对的,那时属于乔恩的语气,乔恩这个人,看起来是这样的,会讽刺别人,但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她也讽刺自己,就是一种讽刺本能拉,这一点,我在好友身上经常看到,其实没有什么恶意。欣怡的语调应该是无奈苦涩略带伤痛的。至于你说的那段,欣怡倒地说的那句“你想要说什么?”,我取出来重看了好几遍,但我觉得,这里,欣怡只是略微僵硬,她的眼神都没有动过,只是眼白部分过多,和存希相比,美感的部分少些,可能是姿势角度的问题,是存希后来说的你看到我是不是身体僵硬,我真的没感觉有不屑的意思,这个不屑,其实是在前面那个部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感。但我同意这一段的处理,在不改变剧情大纲的条件下,乔恩没有演好。欣怡也可以不愿意和存希合作,她当然不愿意,愿意才是怪事,欣怡帮中山龙推掉存希的邀约这件事本身没有错,也是就事论事,因为中山龙本来就很忙,这些事都不是无中生有,但重要的是,欣怡在和存希讲话的时候,脸上有挑衅的神情,还有一丝俏皮,这个情感游离了,使得她整个的行为似乎变成了针对纪存希的挑衅。这也是属于乔恩的,而不是我们所设定的欣怡应该有的。换句话说,欣怡成熟但是应该不会变成一个个性出众的人。

所以,我常觉得,是前面的便利贴的角度和乔恩自己太不一样,而到了后面的伊莲部分,一方面是由于剧情的轻松路线和男女主角矛盾推进的要求(编剧好像找不到别的方法来推进矛盾),另一方面,就是乔恩自己太想帮欣怡打翻身仗,所以看到有好欺负的就上喽。^_^

另一方面,其实我后来想想,陈欣怡用另外的一种表现方法是不是可行,那就是面具。就像你曾说的,有了伤痛人会想逃避,有一些人,会为了摆脱伤痛,极力摆脱过往的自我,于是一并连曾经具有的一些很好的品质也想要一并抹去,以求彻底重生。欣怡的两年,是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呢?我觉得有些地方还是泄露了这个可能性的存在。一是外滩那场戏,欣怡说:“我不是陈欣怡,我想忘了陈欣怡。”她的眼神落寞,那个点,冷热刚好,温度适中,我很喜欢。忘了陈欣怡,包括忘了陈欣怡的一切,当然也可以包括忘了陈欣怡的善解人意体贴天真。或者说她否定了以往那个陈欣怡的价值,因为伤痛太深。而还有一场戏也可以透露这个内容,那就是存希跟到欣怡的家中,说“真的一点过去的痕迹都没有”。这个没有过去一点痕迹,也可以说明欣怡想和过去一刀两断的决心。那么,伊莲的一些举动似乎找到了印证,伊莲和欣怡的特质的不同也似乎找到了断裂的理由,但这是编剧模糊表现的。其实我觉得编剧自己也没有拿定欣怡的走向,到底是面具式的企图抹去来表现,还是重获新生的涅槃。因为前者,其实更容易催发两人重新相爱,而后者,对表现欣怡个人的完整度更高。

两者若要结合也是可以的,而且可能更符合现实人物的特质,但是那个,难度太大,真的力有不逮了。所以我们看到伊莲塑造的裂痕,这个裂痕是借由编剧表现和乔恩自身处理相结合变成的。

乔恩自己,因为遭遇情变,而且一直个性鲜明,曾经遭到公司的雪藏,她的确是一个个性的人,公司一度拿她很头痛,可以说是任性率直。但是欣怡即使变成伊莲,也不会是这样的会耍点小机心又任性的人,即使是面对存希,她应该想快点逃而已吧。但那样设置,剧集还有什么爆点?所以编剧和导演也纵容这种演绎方式,就说明这是集体作用的结果。因为命中剧组,其实真的蛮喜欢搞怪的。导演自己也说看有钱人吃瘪是很愉快的。所以,在存希的追妻行动中,存希一定还要继续吃瘪才行啊,而如果欣怡不变强悍泼辣,存希怎么吃的了瘪呢?

面具和长大,真的都是处理伤痛的方法,但是偶像剧,真的很难承载这个严肃而艰涩的问题。

1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王丹丹 在第2楼的发言:
楼主您好,感谢您对影视区的支持,

你的文章与http://qzone.qq.com/blog/550674495-1222968482一致,

请问此QQ空间是否是你空间?若是,请在QQ空间此文章回复一下,标明此文发往铁血!

请与48小时之内给于答复!谢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下是引用傲视蓝天 在第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王丹丹 在第2楼的发言:
楼主您好,感谢您对影视区的支持,

你的文章与http://qzone.qq.com/blog/550674495-1222968482一致,

请问此QQ空间是否是你空间?若是,请在QQ空间此文章回复一下,标明此文发往铁血!

请与48小时之内给于答复!谢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好意思,我可能没说清楚。

请用那个发这篇文章的QQ回复一下!


这些事情还是很复杂的.

绝对有创意的影评~支持原创!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