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二十章:购枪

蒺藜 收藏 6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二十章:购枪 “咚咚”他站在两扇铁红色大门前,用力拍打着镶嵌在门板上的那对黄铜门环。过了好长时间,才从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吱呀一声大门露出了一条缝,一个矮胖的中年汉子从门缝里探出了半个光秃秃的脑袋。 “你找谁?”矮个光头咧着嘴,斜着一对三角眼傲慢地问道。 “俺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二十章:购枪

“咚咚”他站在两扇铁红色大门前,用力拍打着镶嵌在门板上的那对黄铜门环。过了好长时间,才从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吱呀一声大门露出了一条缝,一个矮胖的中年汉子从门缝里探出了半个光秃秃的脑袋。

“你找谁?”矮个光头咧着嘴,斜着一对三角眼傲慢地问道。

“俺找田老三田老爷。”牛全忠赶紧迎上前,毕恭毕敬地回答。

“田老三不在!”光头汉子用一副不屑一顾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牛全忠,就要关门。

“俺是来做生意的!您总不能不让俺进门吧?俺跟田老爷以前做过买卖,认识。”牛全忠赶紧伸出一条腿,挡在了门槛里。

“田老三不在!你听不懂?小王八羔子知趣的快点滚。不然,老子毙了你这个狗娘养的。”光头汉子一看大门被牛全忠的腿给挡住了没法关上,便一把将大门拽开瞪着两只牛眼破口大骂了起来,光秃秃的脑门上凸起了一圈子青筋。

“老五,什么事这么吵?”院子里传来了一个老年男人的声音。牛全忠一听声音有些耳熟,赶紧隔着大门喊了起来:

“三爷!是俺呀!俺是来做买卖的!您忘了?去年在绣水楼还跟您一起吃过饭哩!扁担细长赛铁杵,秤砣虽小压千斤!”

“老五,让他进来!”里面的男人一听来人对上了道上的黑话,又自称是熟人,忙招呼光头汉子开了门。

光头汉子把身子一侧,很不情愿地让出来一条路。牛全忠趁机闪身挤了进来……。屋前的台阶上站着一位身穿着一身青色外套,五十多岁、身材瘦弱,下巴长有一把山头胡子的老年男子。只见他手里飞快地转着两只硕大的核桃,正眯着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牛全忠。不用说,他就是田老三。说起田老三那背景深得很。他兄弟一共五个,大哥在省城韩复榘手下当师长;二哥在南京国民政府里做事;老四早年夭折;老五整天惹事生非现在跟他住在一起。正因为有如此大的靠山,所以才敢在县城里公开吃买卖军火这碗饭。

“三爷!”牛全忠冲着田老三抱了抱拳,憨厚的叫了一声。

“请!”既然是来做生意的,那来的全是客,田老三站在门口痛快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但他的目光却终始没有离开牛全忠身上半步。虽然牛全忠一身补丁打扮,其貌不扬;但两眼却炯炯有神,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庄稼人的朴实和干练。凭田老三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实在人,不象道上黑吃黑的贩子。

“三爷先请。”牛全忠推让了一下,便跟在田老三的身后走进了厅堂。厅堂里非常宽阔,摆设也比较讲究,一看就是一个有钱的主。两个人客气了一下,便按主宾位置纷纷坐在了迎门墙跟下的一张八仙桌旁边。光头汉子也从外面进了屋,双手抱在胸前站在了牛全忠的旁边,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看到大家都到了位,来人的目的也非常明确,田老三也不避讳,打开天窗说亮话,撸了一把山头胡子,直截了当地问了起来:

“不知道客人想要些啥货?扁担还是秤砣?”

“扁担太长招人眼,还是秤砣中看又中用。俺想要一批德国货,外加红枣三百粒。这是货款,请三爷验资。”牛全忠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肩头上的青布碎花包袱放在了桌子上,随手将头上的狗皮帽子往下拉了拉,挡住了半张脸。

“老五,”田老三冲着光头汉子撇了撇嘴。光头汉子立即来到桌子前打开了还带着点恶臭的包袱,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八封用红纸包裹好的银元。光头汉子从里面随手取出一封撕开了红纸,“哗啦,”一声,里面的银元立即滚落到了桌子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响。光头汉子从桌子上拿起一枚,放在嘴边使劲一吹,然后在耳边上听了起来……脸上渐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田老三摆了摆手,光头汉子又重新站回到了牛全忠的身边。

“小兄弟,不瞒你说,现在世道混乱,这价格可是水涨船高啊。只怕你……”田老三说着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两眼却始终盯着牛全忠的脸。

“三爷,俗话说的好:早上日头,午时阴,夜里还得把人淋。老天爷一天还变几次脸呢,更何况是做买卖?三爷说多少就是多少,俺一切听您的。”牛全忠一听田老三的话里有话,赶紧站起身冲他鞠了一躬,干净利落地表明了态度,一副一切由他说了算的模样。

“好,好,咳咳!”田老三干咳了起来,手里的茶杯随之剧烈的抖动起来。旁边的光头汉子看到这里,把手慢慢地伸向了腰间……

田老三忽然止住了干咳。

“小老弟,土匪猛于虎,官兵凶似狼!这世道不太平啊,自己出来买货难道不怕危险?”他端正了茶杯,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牛全忠说道。

“三爷,既然来了,还怕啥意外不意外的。俗语说得好:情义重泰山,诚信值千金,死有又何惧?”

田老三听完牛全忠的一席话,轻轻地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地把手里的茶杯重新放回到了桌子上。

“这年头啥都不保险,唯有这家伙。”田老三说着便从腰里抽出了一把德国造二十响驳壳枪放在了桌子上。牛全忠明白,田老三已经同意了这笔买卖,这是按道上的规矩让他验货。他急忙站起身从桌子上小心地抓过驳壳枪,熟练的操弄起来……。

“好枪!真是把好枪!”牛全忠一边摆弄着驳壳枪,竟忍不住喜上眉梢,叫起好来。

“小兄弟,行有行规,门有门道。一口价50块大洋,外加300发子弹!”田老三用眼睛端详着喜不自禁的牛全忠,干脆利落的说道。

“行!”牛全忠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手里的家伙,痛快地回答道。他知道,做这种买卖的人都是江湖中人,是讲信用的主。他们通常是说一不二的,来不得半点讨价还价。如果斤斤计较反而会让人瞧不起,说不定买卖会因此泡汤。

“爽快!老五,取货。”田老三冲着叉手站在牛全忠旁边的光头汉子吩咐道。

“嗯。”光头汉子不情愿的答应了一声,收起了桌子上的银元,转身向后堂走去。不一会,他提着一个沉甸甸的白布袋子回来了。

“老弟,请。”田老三指着桌子上的白布袋子冲牛全忠说道。牛全忠也不客气,一下打开了袋子。里面是崭新的清一色的德国造二十响驳壳枪!每只枪上都包裹着一层厚实的油纸!他没有点数抓起口袋就背在了身上,然后冲着田老三抱了一下拳:

“田老爷!后会有期!”

“老弟一路多保重!”田老三撸着山羊胡子微微点了一下头,用一种赏识的目光看着牛全忠走出了厅堂,向大门走去……

“兄弟,请留步!”田老三看着牛全忠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好象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从桌子上摸起了刚才的那支驳壳枪,赶紧喊住了他。

“三爷……”牛全忠站住了脚步,慢慢地转过了身子,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神情,声音也打起颤来。

“兄弟,我看你挺面熟啊!”田老三举着枪从台阶上慢慢地走了下来,他身后的光头汉子也从腰里掏出了驳壳枪,一脸的狰狞。牛全忠愣住了,脸上立即冒出了一层汗珠,整个人僵在了地上……

“这世道外面乱得很,处处要当心呀。这家伙就送给你作护身之用吧!”田老三说着就把手里的驳壳枪当空扔了过来。没想到田老三一张口竟是这句话,牛全忠真是又惊又喜,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人间与地狱的转换。

“哎!谢谢三爷!谢谢三爷!”牛全忠本能地接过了枪,刚才还惊恐万状的脸上立即涌起了无比感激的神情。他小心地把枪插在棉袄里面,冲着田老三连鞠了几个躬,转身出了大门。

“三哥,刚才为咋不下手?”光头汉子一脸怨气地问道,“到手的三百块大洋白白拱手送给了别人!”其实他一直站在牛全忠的身边,等得就是田老三手里的茶杯。只有茶杯一摔,他马上就对牛全忠下死手。但今天田老三却临时改变了主意。所以,他非常的不理解,有一肚子的怨气。

“老五,做咱这一行最讲义气。别看牛全忠是一个通缉犯,但他有情有义!这个节骨眼他还敢上咱这儿买枪,说明他是一条汉子,有种!为这,咱也不能赚这昧良心的钱!”田老三一提到牛全忠话音里立即充满了佩服的口吻,但眼睛里却流露出了一股不安的神情……。

太阳高高的悬在天空。

小巷里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影,巷口的车夫也知道啥时候不见了踪影。牛全忠抬头看了看天,往上背了背肩头上沉甸甸的口袋,迈开大步向巷口走去。突然,一个人影从巷口冲了过来,一下把他扑倒在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